刚刚更新: 〔宠妻108式:韩少,〕〔白马掠三国〕〔混在隋唐当佞臣〕〔无限之灾厄纪元〕〔九转星陨诀〕〔我在诸夏当大王〕〔萌妻十八岁〕〔禁爱总裁太霸道〕〔超级医生在都市〕〔末世我的红警基地〕〔我家女友是巨星〕〔败家导演〕〔网游之锦衣卫〕〔代练荣耀行〕〔史上最强血脉〕〔诸天剧透群〕〔暖婚似火:顾少,〕〔韩娱重生之月光〕〔重生之极品皇帝〕〔我在东京当剑仙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酆都鬼域 第284章 道魔相抗
    小区拐角的大路口,一个醉汉从出租车上被踢了下来,他一骨碌爬了起来,摇摇晃晃四处打量着说道:“咦?我到家了吗?那里?那里?还是那里?”他伸出一根手指向周围指着,最终“嘿嘿”一笑向“云岚华苑”走去,自认,那里就是自己住的地方。

    “呜哇——!”,突然,身后一阵诡异的叫声传来,醉汉头也不回地骂骂咧咧道:“妈的!哪来的夜猫子!再叫,老子把你的头拧下来当球踢!”。

    黑暗中,九个小小的黑影猛地扑了出来,片刻间爬满了他的身子。

    “啊——!”一声惨叫,醉汉被拖入了黑暗之中,小区保卫室,两个保安从门口走了出来,向四处打量了一眼没有看到任何异常又走了回去。

    “噗嗤!”、“噗嗤!”、“咔嚓!”、……九个骷髅婴儿如同饥饿了千百年,争先恐后地吞食着醉汉的血肉乃至骨骸,短短几分钟就将他撕咬地不成人形。

    别墅楼顶,青袍道人收回看向西面的视线后,走到马龙和弓宝跟前,在他两人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一人一掌就击晕了过去,同样在每人身上贴了一张符。

    “怎么还不过来?天魔诛法!极律招魂!九子鬼婴!还不速至!”他手捏剑指,一道黑色魔气击出在空中燃烧起来,化成一声厉鬼咆哮。

    小区西面墙角,正争先恐后吞食醉汉血骨的九婴同时抬头怪叫一声,停顿了下来,接着,便越过小区围墙,像野猫一样飞扑王焘隆家别墅!

    小区外的墙下,只留下了一堆碎骨和一滩污血,另外还有几条残破的布片,已完全看不出曾经这里倒毙着一具尸体。

    王焘隆家别墅下方:

    巳厌拔眼中露出极度疯狂欣喜的神色,将最后的人类死魂炼化投入了大阵的弥合口处,“小黑!小白!还不速速就位!”就在这时它眼中闪过一抹厉色喝道。

    黑老鬼和白老鬼眼中露出惊惧和无奈,却只得乖乖奔赴了两处阵眼的位置,魂力散发,顿时跟“兵焚大阵”勾连在了一起,一股庞大的力量贯通,滚滚黑色死气、魔气顿时从大阵中浮现,并快速向上方渗透,这一刻,黑老鬼和白老鬼感受到了力量数十、上百倍的膨胀、延伸,强大!无比的强大!

    接着,这股力量就被化入了大阵,黑老鬼和白老鬼在这种落差下,不由心绪激荡,险些化成愤怒。

    看着它们,巳厌拔露出了阴冷的笑意,“桀桀!敢背叛本域丞逃跑,你们就成为这个死阵献祭的阵眼吧!便宜你们了!哈哈哈哈!”。

    “我要让这里变成一片死域!人类再也无法进入!桀桀!这块宝地将永远属于我了!”,它控制着黑、白二鬼导引阵法铺展,缓缓向地面升去。

    “不好!有诡异!”,别墅楼顶的虚竹子一看院中黑雾升腾,顿时惊声叫道,与此同时,双手一捏剑诀,“呛啷”抽出了背后长剑。

    黑雾弥漫极速,转眼间就将整个别墅包裹,并快速向内渗透着,二楼王瑶晨的房间,将昏迷的姬灵生从阳台拖了回来,女孩儿正用毛巾沾了温水给他擦脸,边擦拭边焦急地呼唤着,眼看着就要流下泪水来,就在这时,突然周围景色一变,她惊愕地抬头向前看去,顿时大叫出声。

    那凄厉的尖叫声,将摔昏迷过去的我惊醒了过来,看清楚周围的状况后,我挣扎着爬了起来,背心处一阵阵剧痛传来,让我几乎再次仆倒下去,“我这是在哪?怎么会受了这么重的伤?”我脑海里一片空白,完全不记得之前发生的事情了。

    “呜呜!灵生哥哥救命!”突然,身侧传来王瑶晨惊恐地呼救声,我立即惊醒过来,转头向旁边看去。

    只见,两个黑气化成的独角恶鬼正缠绕向女孩,尖利的爪子掐向她的头颈,欲要将她置于死地。

    “你们敢!滚开!”我看清情况,顿时怒上眉梢,强忍着剧痛站起来,直扑王瑶晨,两人抱成一团滚了出去,险险从独角恶鬼爪下逃生。

    “噗——!”一口鲜血喷出,我只觉身子绵软,险些昏厥过去,体内的伤势比自己想的还要严重,隐隐间,有一股异常强大坚韧的力量盘踞在督脉中部附近,不但阻断了真力的运转,更散落出去破坏着自己体内的经络,让气血瘀滞,身体状况越来越恶化。

    此时,独角恶鬼嘴角流出恶心的涎液又围了上来,我敏锐的发现,这些恶鬼的神情都有些呆滞,似乎只存在着行动的本能,“苗苗,不要慌,躲在我身后扶住我,我来对付它们!”我大喝一声唤醒王瑶晨,挣扎着坐起身子,王瑶晨赶紧伸出小手从背后扶住了我。

    “灵生哥哥!呜呜!我好怕!”女孩儿哭的梨花带雨地说道。

    “别怕!有我在,它们伤害不了你!瞬雷殛!”我说着,眼神一凝猛然喝道,真力被催动从带脉震出,化作一道电光被我狠狠甩出。

    “嗤啦啦~!”两个扑上来的独角恶鬼猝不及防被电光扫中,全身火光迸现,惨叫着化成了两股黑烟消散。

    长出一口气,我眼神松了下来,嘴角汩汩血丝流下,伤势却是更重了,我强忍着后背以及胸侧的剧痛,安抚王瑶晨道:“苗苗,不要怕,坏人已经被我打跑了!”心中却是急速回忆着之前发生的事情,自己究竟是怎么受的这么重的伤?又怎么跑到王瑶晨房间的?“癞痢头”又去了哪?

    始终想不起来,我只好问王瑶晨道:“苗苗,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我们怎么会在这里?”。

    王瑶晨一直在惊恐地打量着周围,不明白为什么明明上一刻还在自己的房间,现在却到了一个到处是黑漆漆树木、野草的荒山野岭中,听到我问话,她带着颤音回道:“我……我听到你从楼上掉下来了,就拉你回了房间,谁知道……谁知道会变成这样?呜呜,灵生哥哥,我想回家,我想爸爸!”。

    小女孩被一问立即触到了伤心事,泪眼汪汪地又大哭起来。

    我眉头紧锁,仔细打量着周围,剖析着事情的真相,“恍惚间我记得最后马龙和弓宝上楼了,只是之后我就丧失了意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难道是他们打伤的我?不,不太可能,马龙的实力不错,三五人敌,相较我却不是对手,弓宝可能厉害点,但绝不可能有将我重创的实力,究竟是谁?难道……”

    悚然间,我想到了另一种可能,恐怕王焘隆的仇家上门了!

    仔细感应着后背的伤势,我发现,那是一种奇异的力量在作祟,究其质地,竟比我的真力还要精纯,而且,诡异地是,这种力量带着强烈的腐蚀性,盘踞的地方,血肉都在萎靡、枯竭,仿若中了剧毒一般,魔道?第一时间我就想到了这种可能。

    而且,就修为来看,这个魔道中人,至少也有洗髓期甚至更高的修为,以他这个锻体期还不曾圆满的“菜鸟”去放对,分分钟就会被对方捏死,看来必须得暂时避退了,只是,对方为什么要放出这种诡异阴森的“幻境”?对付他们这些普通人用得着这么大费周章吗?

    “嗯?这道符?”突然,我耷眼看到了胸口下贴着的一张黄符,伸手去扯,竟如牛皮纸般牢牢粘在了肉上,衣服的隔绝效果丝毫也没有发挥作用。

    接连撕了几次,王瑶晨也伸过小手来帮忙,把肉都快揪下来了,符纸却纹丝不动,我愁眉深锁,仔细辨认着符头的铭文,认出这竟是一张“追魂符”,用以锁定目标气息的,符没除掉之前,自己在对方眼里就像暗夜明灯一样,想逃都逃不掉,没想到,那魔道中人竟根本没有要放过他的意思。

    临时抱佛脚查起宝箓,我脸色急速变幻起来,一秒钟、两秒钟……,无数信息在眼前流过,我过滤了一个接一个的法术和符法知识。

    “呜哇~!”、“呜哇~!”、……,突然,极度阴森诡异的婴儿哭声在黑暗中响起,并快速逼近,我本能地感觉到了一种绝大的危机,似乎自己已被猛兽盯上了一般。

    “不行!修为不够,根本没有办法!”我猛地从浅层沉定中醒来,眼中闪动着焦急的光芒,“呜哇~!”婴儿哭声更近了,隐隐不知是上方还是哪里也传来了一阵呼喝声,就在王瑶晨吓得花容失色,惊恐地已钻到我怀中的时候,我猛地眼中一亮。

    “敛息术!破不掉,我就藏起来!不管有用没用,先试一试再说!”我想到这种与天罡伏魔功并为基础的辅助法术,立即潜心研究起来。

    “砰”、“砰”、……,“咣当!”,只是几个撞击,加了一层外防护的合金门,就被外面哭泣着的婴儿撞变形了,眼看着它们就要冲进来。

    我以指代笔,咬破中指,在胸前急速涂画,真力涌动,快速消耗在血色笔划上,大量鲜血更是如开闸洪水般涌出,仿若没有止境,然而,就凝结在胸前十几道交错圆融的血纹上。

    “天宝至道!血凝符成!敛息!”符绘制完成,他一声敕令,手捏剑指,点在了敛息符的最后一点上,一股真力涌出,沿着敛息符游走,炽烈的红光散发一下子将我和王瑶晨笼罩在了里面。

    门外,马上要将合金门撞开的几个鬼婴“玖呜”叫了两声停了下来,逡巡了片刻,似乎失去了目标竟缓缓远去。

    危机感过去,我终于松了一口气。

    “苗苗!没事了,快起来!那边是房门,我需要运功调息一下,你守住那里,有危险就来通知我!”,我将王瑶晨稳住,吃力地说道,这次是险中求活,下次呢?我必须尽快恢复一些自保的力量。

    “可……可是我怕!”王瑶晨紧紧拉着我的胳膊,支支吾吾地说道。

    “没事的,我就在你身后,你看到有什么过来,马上通知我!”我语重心长地安慰道,接着又运转真力暂时给王瑶晨开了“天眼”此天眼其实不能叫天眼,实为阴阳眼也。

    终于看清了房间,王瑶晨一咬牙站起了身子,试探着向门边走去。

    我勉力盘膝坐好,开始运转真力疗伤,我现在唯一需要克服的,就是后背诡异力量造成的伤害。

    连试了几次,自己的真力根本无法疏通经络,碰到那种异种力量一触即溃,我无奈之下只好停下再想办法,此时,外面已经形势大变。

    有着“兵焚阵”的隔绝,内外声音不通,哪怕同在一栋别墅内,都很难听清稍远些的动静,别墅楼顶,九子鬼婴齐聚,疯狂扑向了被“追魂符”标记的马龙和弓宝。

    二人在剧痛中醒来,就发现身上已爬满了吃人的骷髅婴儿,大惊之下立即疯狂挣扎起来,然而,面对铜筋铁骨、钢牙利齿的骷髅鬼婴,他们哪里是对手?不一会就惨死在九婴口中。

    虚竹子冷眼看着,丝毫没有阻止的意思,眼中反而露出一丝赞赏,有了生人的血肉祭奠,九婴的实力会更加强大,面对此时的危境,他自保就更有把握了。

    “桀桀桀桀!该死的道人!在鬼域中就是你们这群人类爬虫顽抗我伟大鬼部的统治,今天,本大人要大开杀戒,先拿你开刀!”黑雾中,一阵阴恻恻的笑声响起,一个硕大的独角鬼魔的身影凝聚了出来,周身褐色的烈焰在燃烧,一朵朵火苗蹿进蹿出,化成一个个狰狞小鬼的模样。

    “哼!装神弄鬼!”虚竹子眼神凝了起来,冷哼声中,左手掐剑诀,右手引动长剑,灌入灵力,一剑向前刺了出去,就见一道红光闪过,径直刺向了院落上空的独角鬼魔。

    “呼哧!”红光穿透了鬼魔巨大的身体,将它打的四分五裂,无数恶鬼嚎哭的声音传来,然而,虚竹子还未来得及庆幸,那鬼魔又凝聚了出来,厉吼声中,巨大的右爪径直向楼顶抓来,阴风阵阵,好不渗人!

    “你敢!”虚竹子一声怒斥,迅速从胯前口袋掏出了一张符用灵力引燃,手捏道诀将符狠狠拍出,“轰隆!”,一道雷光乍起,顷刻间将鬼魔的大手炸成粉碎。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网游之生死劫〕〔诡秘之主〕〔修真聊天群〕〔九星毒奶〕〔明朝败家子〕〔我在万界送快递〕〔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我真没想出名啊〕〔最豪赘婿〕〔玩家公敌〕〔这里有妖气〕〔幻想世界大穿越〕〔人生交换游戏〕〔王者归来洛天〕〔元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