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杨千帆孙小云〕〔绝世双魂〕〔我爱那么真,你却〕〔都市神龙狂兵〕〔盛宠邪魅皇子妃〕〔富贵盈香〕〔重生豪门:影后娇〕〔萌宝36计:妈咪,〕〔皇叔追妻:重生王〕〔偷爱〕〔目光所及都是你〕〔修真狂少〕〔农门丑妇〕〔史上最强小农民〕〔味香〕〔末日轮盘〕〔重生之本宫只想做〕〔画堂归〕〔福妻满满〕〔飞不过的保和海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酆都鬼域 第285章 道退魔现
    “嗷——!该死的人类!”鬼魔右臂近乎完全毁掉,它发出了愤怒的吼声,顷刻间又将右臂补全,然而身形却淡了很多,“乱鬼咆哮!兵焚阵起——!”。

    随着它的吼叫声响起,一片片黑云翻动,周围顿时变成了愁云惨淡的模样,黑褐色的大地上,到处是青烟、烈火,一个个狰狞的恶鬼从四面八方冒了出来,向着虚竹子立身的这处山头涌来。

    感受到一股强烈的怨力、死气和污浊气息的围拢,虚竹子不敢再托大,厉喝一声:“九婴速归!听吾号令!”手中长剑挥动,脚踏天罡阵,开始施展降魔法!

    九子鬼婴在他的命令下,不得不放弃还剩些许的血骨,一个个飞身护持在了他的左右,对着扑上来的死灵恶鬼凶猛攻击起来,它们的手段十分凌厉、诡异,飞跃交错间,一个个恶鬼被它们撕咬、吞噬,九婴身上的黑死气息越来越浓郁。

    虚竹子眼见恶鬼们突不破九婴的防御,心下沉定下来,灵力运转,随着行功走步,一个强大的法术凝聚出来,“诛魔雷,降!”。

    陡然间,一道灵力从他剑上喷出,瞬息游走八方,“轰隆隆!”,四周的空气仿佛齐齐坍陷,一道道红色的火雷凭空涌现,如雨般落在成百上千恶鬼中,狠狠炸开。

    惨嚎声不绝于耳,恶鬼群瞬间被清空一大片!

    “啊——!该死的道人!本域丞一定要你死!”,黑雾翻涌,一道愤怒的咆哮传了出来,接着,又是无数恶鬼从地面爬了出来,与此同时,大地裂开一道道口子,黑红色的火焰涌出,翻滚着淹没向四面八方,死炎,生命腐朽之火!

    “不好!好棘手的邪物!”,虚竹子看到眼前情形,脸色大变,先前还以为自保有余,现在却是动摇了,看敌人手段,分明实力远在自己之上,若是观中再有一师兄弟随同前来,或还能与之周旋一番,现在自己势单力孤,是万万抵敌不过了,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

    这时候,他也不考虑什么善后不善后了,脱身要紧,从怀中掏出一张又一张的符激活甩出,以九婴开路,没命向楼下逃窜,他有道术开“阴阳眼”能看出虚实变化,分辨个逃脱路径还不算难,当然,这也跟巳厌拔布的“兵焚阵”太过初级有关,否则哪容得他如此轻易看破。

    “哪里走!本域丞定要杀你祭旗!”巳厌拔阴冷怨毒的声音响起,周围阴风席卷,魔气滚动,一个个通体乌黑的恶兽并着不知多少的恶鬼从黑云中脱出,就地一滚化形出来就杀向虚竹子。

    虚竹子一边将“烈焰符”、“火雷符”、“回春符”、“明光符”、“化气符”、……,有用的没用的符都甩在前方引爆开路,一边驱使九婴同拦截的恶鬼、恶兽战斗护持己身,飞快就冲到了院中,他之所以不计损耗,就是因为太戒惧那些黑炎,一旦被沾染上,就如跗骨之俎,甩也甩不掉,轻者被重创,重者道基毁损、磨灭。

    数十上百的恶鬼重重叠叠堵在四面八方拦住了天上地下,他就差几步路就能逃出生天,偏偏被围了个水泄不通,此时,符已用尽,他暗恨自己准备的太少,九婴还在跟恶鬼、恶兽们激烈缠斗,护持着周围,但蚁多咬死象,它们又能支撑多久?

    虚竹子左冲右突,在层层阻力之下竟然挪移不动,九婴吞噬的恶障死力越来越多,渐有失控的趋势,一旦这九个半僵半鬼的邪物失控,对他来讲就是灭顶之灾,事实上,他先前也没打算大用它们,只是想利用生人血肉完成第一阶段的蕴养,而后再用魔炼法门继续祭炼,只是没想到的是,第一次放它们出来就遇上了这等生死危机,不得不倚为臂助,这却是刀尖上跳舞,弄不好就是个引火烧身的结局。

    “看来不得不拿出压箱底的手段了!”他脸上狠色闪过,终于不打算再隐藏魔道修为,身上灵力褪去,一道道黑气从“魔种”中弥漫出来,细看去,这种黑气带着一种紫意,跟周围空气中的黑色魔气、阴气并不相同。

    “妖邪!是你逼贫道的!”,虚竹子魔性显露,一身气息变得诡异莫测起来,探手一抓,一道带着死气和魔气的气云汇聚向他掌心,里面夹裹了距离最近的十余个恶鬼、恶兽,“给我爆!”,他催动魔道真力爆发,轰隆一声,这些鬼物尽皆化为了虚无。

    “垂死挣扎!”,巳厌拔隐身“兵焚阵”中冷声道,催动鬼物继续攻击的同时,勾动大量死炎再次反扑!

    虚竹子面色一变,将玄门宝剑插于背后,探手间取出一个黑色锥子,与九婴一起奋力厮杀起来,那锥子却也了得,通体乌光剔透,擦着恶鬼、恶兽便将之分尸数块,同时一道褐色火焰附着上去,将之烧成灰烬。

    阵中囚缚的死灵一个接一个被灭掉,巳厌拔冷冷看着,也不出手,它等待着虚竹子力量消耗到低谷,到了那时,它不介意收割最后的胜利果实,炼化了这个实力强横的道人的一身力量,哪怕只能吸收十几分之一,稳固玄灵三阶的修为也绰绰有余,说不定还能让它把握住突破到四阶的机会。

    “等我除掉这个大敌,修为稳固下来,一定要去城西南看看,那里似乎有着本界某种很高层次的奇异存在,散发的召唤力量竟然能勾动我的灵魂本源,也许那里有我继续晋升的关键!”,巳厌拔不由想到了那晚的特殊感应,只是当时他在疗伤的重要关头,没能赶去,不由有些遗憾。

    虚竹子冲杀一阵,和九婴一起又灭了上百个鬼物,其间冲到了院落门口三次,然而,每次都有一股奇异的力量突然出现,将他们重又导引回后方,白白做了无用功。

    九婴身上黑红交杂的光芒越来越强,渐渐眼神中出现了灵动和诡异的神采,虚竹子驱使它们越发吃力,心神中传来了严重的示警,对方那种强烈的抗拒心念,更让他意识到,反噬随时都可能发生。

    恶鬼、恶兽仍悍不畏死冲来,死炎声势越来越大,反复席卷,躲避越发困难,察觉到形势已是岌岌可危,虚竹子心一横,咬破舌尖喷出了一口心头真血,猛然掐动法诀镇压下了九婴的反抗,“血磨盘!”,他大喝一声,身上所有的魔道真力轰然爆发!

    只见,一道血光从他头顶涌出,疾光电闪间挟裹住九婴爆炸了开来,随之一股厚重无比的血气氤云散布向四周,顷刻间笼罩了大半个院落,氤云成型即上下分层,望之真如磨盘一般。

    挥手间收起九婴萎靡残破的“僵体”,虚竹子就手又是十数道法诀打出,“轰隆隆!”,天雷滚动的声音在褐色云磨中响起,无数恶鬼、恶兽惨叫着被研磨成齑粉!

    突然,又传来一声惨叫,巳厌拔现出了身形,身上黑气涌出,褐色火焰一闪而灭,却也被这凶猛一“磨”弄出了不轻不重的伤。

    此时,“兵焚阵”局部被虚竹子的“血魔盘”意外破开,它已无法隐匿,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冲杀了过去,“该死的人类!我一定要将你抽魂灭魄!”,身后,无数鬼物跟着冲击,更有黑白二鬼操控阵法修复,大量黑色烈焰也席卷着围拢过来。

    “找死!血云流散!”,虚竹子双眼血红,全身青筋暴突,强压下过度催动功法带来的反噬后,挥手间再次施展了“血魔盘”的一重变化,只见,“血磨”轰然震响,无数殷红的光芒如火焰一般散布开来,包裹住数十上百鬼物剧烈燃烧起来。

    “桀桀!你死定了!人畜!”,巳厌拔猛然从半空扑落,突然,眼前一道白光闪过,一个方形玉质物事猛然炸开,煌煌白烟扑面而来,一股直透灵魂的刺痛感传来,心中大骇,它连忙折身退走,惶急间扫视后方,只见宣烨老道一行正怒气冲冲赶来。

    “孽障!哪里走!”,宣烨老道又是一声厉喝,挥手间再次激发一道玉符,“镇鬼符”没有发挥出想象中的威力,他心中也是一惊,暗自惊啧于对方的道行,看敌人形态似乎还颇有些熟悉,莫非正是几人追踪之“邪物”?情急之下,他却也来不及辨认。

    “嗖——!”,这道玉符在灵力催动下,同样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飞速射向巳厌拔,几乎顷刻间就到了它跟前。

    “不好!”,巳厌拔见已来不及闪入大阵,双爪挥动,猛然凝聚一个阴气漩推了出去,试图稍微阻挠一下玉符的前进。

    “轰!”,阴气漩炸开,玉符只是一摇摆,立即又向它扎来!

    “旋斩!”,巳厌拔惊愕之中眼中厉色一闪,猛然一个掌刀向前劈去,躲不开,那就硬碰硬,它就不信,对面老道打出一个“暗器”就能奈何得了它。

    “嗡——!”、“砰!”,玉符和它的冥力攻击相撞,顿时爆了开来,巳厌拔眼中喜色一闪,暗道:“果然不堪一击,看来哪怕自己受了不轻的伤,也不是区区人畜能对付的了的!”,不过,它的喜色只维持了一瞬,立即神色大变。

    “呼哧!”,一道红色雷火从碎裂的玉符中劈出,正正砸在了它的身上,火舌乱窜,它立时如被抛入了油锅惨叫连连。

    “妖孽!受死!”、“受死!”、“受死!”、……,又是接连几声厉喝,几个各色法器、宝符又打了过来,巳厌拔亡魂大冒飞速向后逃窜,惊呼:“救我!救——!啊——!”。

    凄厉的一声惨叫,它已被宝符和法器接连打中,一阵红白光芒乱闪,它被硬生生打成了一团黑气,黑气被磨灭了大半,只剩下最后一小团,依然顽强冲入了黑雾大阵中。

    “好深的修为!这都不死?”,德法在宣烨老道身后站定,有些惊讶地说道。

    “废话少说!德明,虚空子,去察看虚竹子伤势!其余人跟我冲进宅子!不得显露超常本领”,宣烨老道见身后几人都陆续跟了上来,严肃地吩咐道,说着已一马当先挤入了人群,所谓打蛇不死反受其害,这鬼物逃脱后,即便不找自己报复,也不知要害多少人!这样的事,他绝不容许发生!

    “站住!这里是案发现场,闲杂人等不得入内!”,就在他们即将要挤入别墅大门口的时候,几个警察手持警棍冷冷地拦在了前面。

    “我们是来驱邪的!”,德法见状立即陪着笑上前说道。

    他不说还好,一说,几个警察的脸色都阴了下来,开什么玩笑,装神弄鬼都糊弄到警察面前了?真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啊!

    其中一个领头模样的人一声冷笑,挥手道:“戏法耍的不粗嘛,又是亮光又是法器的,不过,敢造谣生事,宣扬玄学,这是扰乱社会治安的行为,来人,把他们都铐上,带回局子管教!”,当即有几个警察冲了上来,要擒拿宣烨老道六人。

    “德明,德法,不得滋事!”宣烨老道一看自己的几个师侄都要反抗,立即出声训诫道,接着大声向那领头的警察喊道:“警察同志,你误会了!误会了!我有凭证,你看了就知道,我们不是闹事的!”。

    “一看你那副神棍的模样就不是什么好人,带走!”那领头的却不屑一顾,对着底下人挥手道,接着转身安排起现场救护事宜,那些受伤的保安还有刚刚闯出来的虚竹子,都需要尽快联系医院来救治,同时,这个有可能被歹人挟持的别墅必须严密布防,然后再安排人手解救人质,一切但求万无一失。

    至于巳厌拔这种鬼物,他们根本看不到,在讲证据和科学的时代,自然不会相信有什么鬼神之说,而院中弥漫的黑雾,更是掩盖在夜色中,普通人根本无从分辨。

    “唉!算了!天意啊!真相总会大白!你们几个先稍安勿躁!”宣烨老道脸色一变,最终只得叹了口气吩咐道。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网游之生死劫〕〔九零军嫂有空间〕〔王者归来洛天〕〔传奇之超级法师〕〔兵王隐花都秦风〕〔萌宝来袭:爹地请〕〔天才萌宝,妈咪要〕〔叶飞张雨桐刘婷〕〔跨越24区的留学生〕〔娱乐圈之老祖驾到〕〔嗜血霸爱:爵少你〕〔西游之白莲妖圣〕〔重征娱乐圈:季先〕〔三国有君子〕〔快穿:拯救尸体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