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有妖气客栈〕〔夫人被拐了〕〔美艳王爷的多重人〕〔快穿:男神太甜,〕〔茅山鬼王〕〔王爷,我对你一见〕〔你是我的不可或缺〕〔校花的修仙强者〕〔农门辣妻:山里汉〕〔地球最强男人〕〔一纸成婚:顾少宠〕〔奶爸圣骑士〕〔重生之时代先锋〕〔公主嫁到:莫少,〕〔宠妻如命:霸道老〕〔校花之极品妖孽〕〔恶食之门〕〔下堂春锦〕〔重生八九甜蜜蜜〕〔妖孽鬼夫拯救计划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酆都鬼域 第286章 弑主暗算
    就在他们被押向后方的时候,突然,黑雾中传来一声极度惊恐愤怒的咆哮声:“混账!你们两个竟然敢偷袭本域丞……”接着就是不停的嘶吼声,最后随着一声惨叫传来,黑雾中又沉寂下来。

    这道凄厉愤怒的叫吼声,全都传入了几个灵觉已开的道人耳中,几位道人对视几眼,宣烨老道蹙眉道:“果然一切皆有定数,这个孽障被部下反噬了!不过,这样也算除了一害,底下的小喽啰就好对付多了!”说着不着痕迹掐动法诀,从袖中飞出了一些纸蝶般的物事,悄然飘向了别墅附近。

    “我们暂时先稍安勿动,只要三个小时内我赶回来,这些小鬼喽啰一个也跑不掉,就看天意如何了!”他心中暗想着,被警察押上了车,并着虚空子、德明、德法等五人被带回去“管教”了。

    就在同一时刻,一个夹着文件夹的小警察跑到了那个领队人的面前敬礼后禀报道:“头,局里来电话了,这里的事情牵涉太大,董局会亲自来办这个案子,让我们二分队先不要轻举妄动!”。

    “哦?牵扯太大?什么大事还得董局自己来处理这件案子,董局现在在路上了吗?”那领队的中年警察面色一凝问道。

    “我接到电话的时候,董局已经动身了,估计十几分钟就能到这里了”小警察斟酌着说道。

    挥挥手打发走了他,领头的中年警察想了想开始重新调整部署。

    “兵焚阵”中,老黑、老白趁着巳厌拔沉寂疗伤的时候偷袭重创了它,接着囫囵吞枣分割吞噬了它的部分灵魂本源,另一部分本源却混着大量魂力消散了,两鬼眼睁睁地看着,却无能为力,因为,它们根本没有办法吸收除灵魂本源外的任何魂力。

    弑主的过程中,因为“司命源种”和阶位的反噬,它们又受了不轻的伤,再加上之前虚竹子“血云爆”的冲击,也快到油尽灯枯的地步了。

    感觉到自己已无力主持大阵,两鬼想着冒着巨大的危险得来的好处,也有些心满意足了,索性便脱身出来,彻底放开了大阵。

    “我们得尽快逃离!巳厌拔都被伤成这样,我们一旦被那些人类发现,必然无幸!”老黑眼中闪动着狡黠、惊惧的光芒说道。

    “对!可是我们往哪逃啊?”老白刚干了弑主的事,显得有些六神无主,其实,平日里,它也远没有黑老鬼精明。

    “哪都行!不过,得分开逃!这样机会才大一些!”,老黑说出了心中的盘算,暗道:“先拿你探路,若有危险也只能对不住了,老兄弟!”。

    “好!你往哪?我往相反的方向!”老白点点头,神色沉重地问道。

    “大门方向肯定不能去,我往东面逃,你往西吧!”老黑装作沉吟了一番才说道,接着便飞身而起道:“白老鬼,你多保重了,日后再见!”。

    老白看到它飞得晃晃悠悠,心中暗道:“这老鬼看来伤的比我还重啊!嘿嘿!说不得,我还能先逃了去!你自求多福吧!”想着,全力向东飞去。

    黑老鬼察觉到它已快速飞走,悄然停下了身子,藏在了一根石柱后面,观察着东面的情形,外面若有埋伏,白老鬼就是最好的试探,若没有,它也就能放心从那个方向离开了!

    两个老鬼放开对“兵焚阵”的控制不久,我在二楼王瑶晨房间里疗伤时很快生出了异状,只见,我左手心沉寂了许久的黑色的图案符文猛然震动,竟突破一层无形光幕的封锁浮现了出来,接着,汹涌吞噬起周围的黑气来。

    与此同时,他右手心的黑白符文印记也似乎受到了刺激威胁,猛然爆发,强烈的白光弥漫出来镇压向黑色的图案符文,新一轮的争斗又开始了!

    不过,明显与以往不同的是,两者间的僵持已不再维持在我身体内,而是聚焦在他双掌间的某一个范围内,与之相应的是天象的变化。

    感受到强烈的能量波动,那种危机感一瞬间就将我从修炼中拉了出来,我看着不听使唤的双手,再次陷入了焦灼惊惧中。

    不修炼不知道,双掌中这两个“怪胎”的争斗,其牵扯的能量波动,真如汪洋大海般浩瀚、伟岸,他知道自己恐怕连膜拜的资格都没有,只要有亿万分之一的能量泄露出来,都足够毁灭他十次、百次!

    心中默默祈祷着漫天神佛、耶稣基督保佑,我却并不真的抱有侥幸,人力有穷尽时,自己的生死恐怕世间已经没有任何力量能左右,只能静静等待着最后的结果,但这个过程中自己该怎么做?

    “生,我所欲!死,亦非我愿!若能逃过此劫,我必勤奋修持,再不懈怠,我命由我不应由天!”,缓缓地,他的心绪变得微妙起来,在生死之间游走,反而有了种超脱般的冷静和沉着。

    “精气为物,游魂为变,是故知鬼神之情状。盖万灵皆由气生,气由神往……”,戒言神咒的总纲在脑海里过滤,他恍惚间感觉全身的气机都在凝炼,运转,变化,“定”字真篆先是发出道道豪光冲天而起,立于识海穹顶,受它牵引,“净”字真篆随后飞起,亦发出豪光相应。

    三篆本为一体,彼此连结,“融”字真篆亦缓缓浮起,在“定”、“净”二篆豪光的接引下,三者始终勾连一体,一股莫名的道韵在不停流转、洗刷。

    “……得神者昌,失神者亡。咒言大戒法者,全神合道,以御万物,……”总纲近五百字在心田流过,一股莫名的道韵不停冲刷着识海,流转在结“三才”之阵的“定”、“净”、“融”三篆之间,一股奇妙的力量缓缓在身体不知名处升腾,合于神而又交于体,最终汇入三篆之中。

    心神意识于冥冥不可察之时已沉浸入“定”字真篆中,一股古朴苍凉的意蕴直冲心田,福至心灵地,夏函根据不断涌现的感悟,在精神意识之中开始重构另一枚“定”字真篆。

    一笔一划,直曲弯绕,并不繁复的篆体,似乎透着无穷无尽的奥妙,更有一种勾连天地的力量,他用尽全部的精力也不过能勉强维持心神。

    随着心神意识中“定”字真篆逐渐成形,一股奇妙的道韵清晰浮现其上,缓缓化形脱出,虚形“定”字真篆载着这股道韵猛然合入了外部识海中的“定”字真篆的真形中。

    心神一震!我恍然间明悟,自己已将“定”字真篆的道韵掌握到一成,得其形哉!

    感觉到神意通明,我心知此时不是懈怠的时候,集中精神,以“定”字真篆为基,通过“三才阵”的疏通、约束之力,开始临摹“净”字真篆的道韵。

    就在我沉浸入识海之时,外界,黑白符文很快就镇压下了黑色的图案符文的异变,将无数汇聚而来的魔气、阴气能量隔绝在了外面。

    就是这短短的几秒钟,却让飞近的白老鬼察觉到了楼里的异常,它本要继续向西飞离开别墅,却在感觉到魔气浓度的异常变化后,稍一犹豫又飞向了楼里。

    “刚才,我似乎感觉到了本源的震动!不对,这里的魔气好浓郁,似乎越往楼里越厚重!有宝物!”,白老鬼眼中闪烁着沉吟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它是地狱恶鬼,贪婪本性更胜于人,此时如何还能忍耐得住。

    “在这里!”它根据魔气浓度判断,几经周折,最终找到了姬灵生和王瑶晨藏身的房间,却不料,黑老鬼已悄然跟在身后。

    这时,外面由于天象突变,已经下起了瓢泼大雨,人们纷纷退避,只剩下了十几个值守的警察,焦急等待着不知何时能到来的局长。

    别墅二楼,看到一个头如干瘪面团,颈细如绳的白衣鬼物飘来,王瑶晨吓得花容失色,连忙跑到我身边摇晃他道:“灵生哥哥,不好了,有鬼!有鬼来了!你快醒醒啊!呜呜!”。

    我神思内敛,处于深度沉寂,不像修炼真力,若有外界干扰还有可能醒来,此时,我在识海中修炼“戒言神咒”,属于沉入灵魂深处的修炼状态,是沉定中的沉定,精神层面的再沉寂,除非修炼完成,否则外界干扰将极难将他唤醒,这一层,是修炼前,我完全不曾料到的。

    越是顶尖的法门,修炼起来就蕴藏着越多的凶险和劫难,过去了便是海阔天空,过不去就是身受重创甚至化为灰灰的下场,这未尝不是大浪淘沙,全凭个人福缘、机缘、命运的道途之争,我道艰难,唯争一线!

    “桀桀!好精纯浓郁的魔气,待在这个房间,本扈正不修炼估计修为都会缓缓上涨!妙!妙!妙啊!究竟是何种至宝有此奇效?是我老白的了,桀桀!”白老鬼狞笑着冲进了房间,正对着惊惶尖叫的王瑶晨。

    “呜呜!你滚开!不要过来!”王瑶晨看到那吓人的恶鬼冲了进来,顿时吓得浑身瘫软,委顿在了我身旁,“灵生哥哥,你快醒来,救救苗苗啊!”她哽咽惊恐地喊道。

    “宝物在哪?小姑娘,交出宝物!”白老鬼寻摸一圈,最终对着唯一清醒着的王瑶晨冷喝道,细长的脖颈伸出,盘旋着将瘪白的头颅探到了小姑娘面前。

    看到那狰狞的鬼头,王瑶晨吓得“哇呀”一声大叫,埋头进我怀里就哭喊道:“你不要过来,呜呜,我根本不……不知道……什么宝物!求求你,快走开好不好?呜呜~!”。

    “嗯?她竟然不知道?”白老鬼瘪头转动盯着王瑶晨看了好一会,直到把她吓得白眼一翻昏了过去,才寻思:“这么个小丫头片子,不知道也不奇怪,那么宝物在哪?”眼睛转动,它又盯上了我!

    “这个人类的血气好旺盛,先前在楼顶打斗的怕是就是他了,先拿他开刀再说,万一他苏醒过来,弄不好就是本扈正倒霉了!”白老鬼这才琢磨到关节,现在对方处于修炼之中,岂不是天赐良机?想到这它猛地就扑了过去。

    目标直指我的心口,它的打算倒也简单,趁你病要你命,在我修炼无暇分心他顾的时候,它要重创我的魂识,剥夺我对身体的掌控,甚至直接吞噬掉我的灵魂,搜寻关于宝物的信息,不过,这样做会遗失大部分记忆,这是最后不得已才能为之的手段了!

    魂体撞在我的身上,忽然一阵白光荡漾,它惨叫一声被弹了回来,惊疑不定地看着对方,它暗道:“好厉害的小子!修炼中也有这么强的防范,难道我就近不了他的身了吗?”

    实际上,这哪里是姬灵生自身的防御,先前,黑白符文被激发,经镇压下“酆都鬼域”的“印记”后,哪怕此时已经沉寂,残留的威能依然能保证姬灵生不被任何阴邪、鬼祟之物(力)靠近伤害,除非是那种极其强大的妖邪鬼类。

    围着姬灵生急的团团转,白老鬼不断试探着,又接连吃了几次不大不小的亏,“娘个腿的!为什么就不行!为什么?”它有些暴躁了,越来越觉得宝物一定在眼前的小子身上,必须得找出来,可再耽搁下去,它又害怕外面的强敌会杀进来,到时候怕是走都走不掉。

    “轰隆隆!”别墅外雨下的更大了,短短时间里,瓢泼大雨已经灌满了院子,别墅周围的警察们在雨中已呆不住了,都躲到了一楼下面严密布防,大喇叭也不再叫了,仿佛一切都陷入了沉寂。

    “白老鬼个蠢货这是在干什么?不知道形势危急吗?还耽搁?”黑老鬼偷偷在二楼拐角藏身,焦急地观瞧着这边的房间骂道,“嗯?不对,它一定是发现了什么,这里……这里冥气异常浓郁,难道是有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存在?”。

    想到这,它也藏不下去了,飞身出来,直扑王瑶晨房间喊道:“白老鬼,你怎么在这里?还不快走?”,它故意这样试探。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网游之生死劫〕〔王者归来洛天〕〔传奇之超级法师〕〔浓情酒店〕〔娱乐圈之老祖驾到〕〔转世袁世凯之大总〕〔西游之白莲妖圣〕〔重征娱乐圈:季先〕〔嗜血霸爱:爵少你〕〔天才萌宝,妈咪要〕〔跨越24区的留学生〕〔快穿:拯救尸体行〕〔兵王隐花都秦风〕〔南溪醉〕〔恋上美女上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