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邪王宠妻:废材嫡〕〔蜜情霸爱:爵爷宠〕〔许你浮生若梦〕〔农女要翻身:四叔〕〔帝国老公狠狠爱〕〔心心念渝〕〔一窝三宝:总裁喜〕〔一窝三宝,总裁喜〕〔曲尽星河〕〔权门小老婆〕〔医武兵王俏总裁〕〔网游之无敌大富翁〕〔超脑高手〕〔和你诉说爱情〕〔唐思雨苏希〕〔初夏若雨等花开〕〔邢烈寒邢一诺〕〔从前有个问剑人〕〔仙墓〕〔手术直播间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酆都鬼域 第287章 摩楞天象通
    听到它的喊声,白老鬼一愣,接着面上一阵变幻,终究强装镇定道:“你没逃?怎么到这里来了?我马上就走,你来干什么?”。

    “怎么?你能来我就不能来?”黑老鬼似笑非笑地看着它,接着四处仔细打量起来,脸上明显露出狐疑的神色。

    “你看什么?这里什么都没有?”,白老鬼有些慌张地道。

    “哼哼!是吗?”,黑老鬼讥嘲一笑,似自言自语道:“这里的冥气好精纯浓郁啊!光只站在这里就像泡在‘孕魂池’里一样舒服了,老白,你说这里会不会……?”它故意不把话说下去,引着白老鬼开口。

    “你……你果然发现了!”白老鬼一脸愕然,话出口,又变成颓唐地道:“宝物我自己拿不到了,好吧,我们平分,不过,恐怕时间也不多了,黑老鬼你有什么办法吗?”。

    “果然有宝物!”黑老鬼眼中闪过一抹绿光,仔细看了看面前的王瑶晨和姬灵生,最终目光锁定在姬灵生身上试探地问白老鬼道:“宝物在他身上?”。

    “是!可惜,我根本近不了他的身,你试试?”白老鬼没讲出自己吃亏的具体经过,怂恿着黑老鬼道,心里却在暗想:“桀桀!老小子,让你也吃个亏!老子也乐乐!”

    “这倒是个麻烦!”黑老鬼却不上当,之前白老鬼吃的那些亏它全看在眼里了,“白老鬼,这个人畜身上你查探出是什么阻挠你了吗?”。

    “是一层阴力屏蔽,同我们凝聚的阴身之力有些相似,又有不同。”白老鬼一寻思说道,这时,它突然眼前一亮,抓住了一个一晃而过的念头:“不对!老黑,有古怪!这小子身上最开始那种防护的力量很强,后来我试探的几次,似乎力量一次比一次在减弱!”。

    “你是说?”黑老鬼眼神一凝,两个老家伙对视一眼,同时向姬灵生扑了过去,手快有!手慢无!谁先破了这小子的防御就能占了先手,现在,两鬼都到了力量最衰微的时候,每一分力量都得用在刀刃上,否则在如此性命紧要的关头还在为了谋求宝物“踩钢丝”,再若失手,搭尽老本,岂不愚蠢至极?

    姬灵生身上淡淡白芒一闪散去,黑老鬼和白老鬼微微一滞同时冲进了他的体内,直奔心神枢纽而去。

    此时,意识海中,我已经将“定”、“净”二篆的道韵领悟、烙印完成,正全力刻画着稍微生疏的“融”字篆,到这时,心力憔悴,已颇有不堪重负之态。

    突然,一阵警兆莫名传来,我豁然一惊,心神立时失守,“不好!必须集中精力,否则‘融’字真篆崩解,必会反噬我心神,轻则神智错乱,重则一命呜呼!”念头电闪之间,我已强自收敛心神,勾动“定”、“净”二篆压下心绪,同时镇压住“融”字篆的暴乱,孤注一郑,抛却身外一切,全力摹刻起道韵来。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更能激发大毅力,大潜能,本已强弩之末的他,受此一激,本有可能失败的道韵临摹,竟一气呵成,完成了最后一笔。

    道韵归体的一刻,“融”字真篆发出道道豪光,所有损伤完全修复,三篆接连一体,一道曼妙天音猛然震荡在夏函整个灵魂之中。

    心神节节拔升,我体悟到了前所未有的大愉悦、大解脱、大明悟,以往修习妙玄宝箓时积下的诸多碍难,此刻似乎都迎刃而解!

    天音过后,我的心神瞬间回归,“定”、“净”、“融”三篆旋转恰合,发生着一种玄妙的变化,当它们最终波动衔接,各自定位,熔融一体的时候,一个奇怪的金色符文出现了,并且迅速膨胀,瞬间跨越了虚无的意识海加持到了他的身体上——

    《戒言神咒》大道术之———摩楞天象通!第一术,摩楞击!

    “桀桀!果然如此,这小子正在修炼的紧要关头,体内简直不设防一般。”白老鬼进入我体内,甚至没有受到一丝精神力的干扰和阻遏,顿时大喜过妄,接下来,只需要先入驻心府以魂力封其心窍,再上行“神府”夺舍躯体便如瓮中捉鳖一般容易。

    正当它得意地先封了我的心中五窍,准备移魂上行的时候,突然察觉到我的精神力激烈波动起来,顿时暗叫:“不好!黑老鬼狡诈,竟已上了此人‘神府’!”。

    察觉到识海中一股冰冷阴邪的力量侵入,我于一瞬间就从大道术法成就的感悟中退了出来,神识归位,顷刻凝形化体,我对着整个识海急声怒叱道:“什么东西?敢侵入我的意识,滚——!”,这声“滚‘带着浩荡的意识冲击狠狠撞在了那股阴邪的力量上,一下子将它撞出了识海。

    “嗷——!”一声惨叫,黑老鬼被我“打出了”脑外,全身黑气翻涌,一时间逡巡着不敢再主动攻击,“白老鬼,还不快来联手!”它嚎叫着,这时候,再不奢望独得好处了,只希望先集合它们两个的力量镇压住这个人类小子再说,对方的灵魂力量之精纯强大,完全超出了它以往对普通人类的认知,恐怕全盛时候的自己才能对付,现在却是不行。

    “桀桀!我来了!黑老鬼,你咎由自取啊!”白老鬼从颈下冲了上来,怪笑着嘲讽黑老鬼道,“一起上!”它提议,缓缓向我的识海再次靠拢过去。

    “敢暗算我!你们都给我滚——!”我已经回过神来,意识波动,精神力瞬间灌注进了新凝炼出的金色符文,“嗡——!”一声震荡,全身突然间静下了一瞬,接着,一股强大的力量从整个识海抽离,凝聚成一块黑色磨盘,狠狠砸了出去。

    突然间被定住的“白老鬼”和“黑老鬼”神情大骇,眼睁睁看着那块磨盘轰在了头顶,“啊!”、“娘—!”,几乎不分先后的两声惨叫从磨盘下传出,两个老鬼被拍的黑气乱冒,惨不忍睹。

    磨盘散去,两鬼像被扒了三层皮,勉强才重聚出形体,却是成了矬小的“两团”黑雾,又淡薄又萎靡,看着意识海中漂浮的我,它们简直就像看到地域顶级凶魔一样,没命就向外逃蹿。

    “想走!给我定!”我神情冷冷地又吐出了一个“定”字,只见金符分解,“定”字真篆一震荡,一股无形的力量瞬间扩散到了我的整个身体,还未逃出去的两个老鬼顿时僵住了。

    “净!”,神意沟通“净”字真篆,我又吐出一个字,只见这枚真纂应声凸显,悬于二鬼头顶,大量豪光挥洒下来,如星火燎原,瞬间点燃了两个老鬼的魂体。

    在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嚎声中,两个扈正级鬼物顷刻间化为了两团小小的青气,天地间,从此再无它们的踪迹。

    看着这两团青气,这是最精纯的灵魂能量,我有些犹豫地想到:“我是不是要吞了呢?本来给癞痢头吸收也是不错的选择,可是一遇到危险,它也不知道跑哪去了,实在靠不住!唉!算了,试试‘融’字篆的威力吧!”,想着,我驱动“融”字真篆炼化起这两团气体来。

    一股股强大的力量涌入神魂,顿时一种无比愉悦、舒畅、飘然的感觉不断席卷而来,我顷刻间就沉醉在了其中,任凭意志力多么强大,依然无法在这种本源感受的冲击下保持清醒。

    过了十几秒钟,我终于苏醒过来,眼神中一片恍惚,这真是世间最顶级的享受啊,一切物欲、情欲……,种种美好体验,恐怕都无法与比拟这种感受的万分之一。

    强自压下心中不断涌起的涟漪,我勉强恢复了清醒,然而,此时的身体却仍在那种极度舒畅的愉悦感受中沉浸,全身都是酸软无比,一点力量也调动不起来,“该死!竟然出现魂肉分离的状况了!这得多嗨皮啊!”。

    无奈之下,我只好收敛心神,再次加持起“戒言神咒”来,“定”字真篆、“净”字真篆先后上阵,身魂越发清明、通畅,然而力量却不能收束,我不知道这是灵魂力量暴涨近倍,身体需要一些时间适应的缘故,还以为自己出了问题,开始尝试种种办法恢复,始终无果,便越发焦灼、惊惧。

    “怎么回事?难道我练功出错了?还是修炼期间身体受了什么不可知的重创?”我胡思乱想着,脸上全是焦急,这就是修炼经验贫乏,知识储备太少的弊端了,遇到各种突发及意外情况,我根本无从判断,只能胡乱猜测,并用各种自己能想到的手段处理,很可能有时候会适得其反,甚至对自身造成严重伤害。

    楼下,大批警察已经冲入了别墅,大喇叭又响了起来,“楼上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希望你们能交出人质!争取宽大处理的机会!”。

    我听到后,这才将注意力放在了身外,随后便看到了一旁昏迷不醒的王瑶晨,见她身上没有伤势,微微隆起的小胸脯一起一伏,很有规律,估计生命也没有什么问题,便松了一口气呼唤道:“苗苗!苗苗!你醒醒!你醒醒啊!……”

    呼唤了十几声,王瑶晨眼眸缓缓睁开,终于苏醒了过来,上方,金色吊顶的优美花纹映入了眼帘,这时耳边又传来了一声熟悉的呼唤,她神情一动,一个激灵坐了起来。

    看到果然是我,睫毛颤动,她一下子扑了过去大哭道:“呜呜!吓死我了,灵生哥哥!我没事!你没事!太好了!呜呜!”。

    似乎被女孩的哭声惊到,警察们几秒钟内就冲到了这个房间,踹开了房门,看到里面的两人都平安无事,他们便迅速分散开来,又向其它方向搜寻过去。

    留下来的四个警察,询问了两句关键之后,其中两人继续察看房间,另外两个则架起王瑶晨和我往楼下安置。

    这时候,王瑶晨才发现我的身体竟不能动了,大惊道:“灵生哥哥,你怎么了怎么不能动了?”女孩儿的眼里充满惶恐,眼泪又一下子涌到了眼眶。

    旁边一个二十初头的小警察看了眼脸色白净的我,隐隐露出一丝不屑,暗道:“看来这小白脸是被吓瘫了,嘿!长得好看有什么用?真没出息!”

    楼下,几个白大褂正围着昏迷的王焘隆忙活,他们身后站着一个穿着深色警服的中年人,神态威严,举止沉静,正是市局的董大胜局长,看到有两个人被架了下来,他立即大步迎上问道:“楼上情况怎么样?有没有人质受伤?”。

    那个小警察和架着我的中年警察同时行了个礼,汇报道:“报告局长,其他人正在搜寻,目前没有发现歹徒痕迹,据这两个目击者说,他们没有看到有歹徒出现!”。

    “嗯?没有歹徒?”董局长疑惑地说了一句,眉头沉了下来,如果没有歹徒,先前门口受伤昏迷的道士是怎么回事?而且老王也昏迷在客厅中,现在怎么唤也唤不醒,这不很奇怪吗?

    我见事情闹得这么大了,警察都来了这么多,知道之后的事情没那么容易善后,便急速思虑着如何应对稍后的盘问,我可不想因为说话不慎,将自己牵扯进去太深,目前,我还担心两件事情,一是王焘隆究竟怎么样了?二是,楼顶马龙和弓宝情况如何?他们是不是躲在别的地方?

    “局长!不好了!您快到楼顶看看,上面有一……两具残尸!”突然侦查科一个警员急速跑了下来,对着董局长惊慌的汇报道,他仿佛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走!吴队,留下几个人在下面守着,其余人跟我上去。”董局长神色一凝,立即安排道,说话间,人已蹿上楼梯。

    我看着他们远去,眼中露出了沉重,“一两具残尸?什么情况?难道是……,不会吧?”

    一股难以言明的恐惧感涌入我的脑海。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网游之生死劫〕〔诡秘之主〕〔修真聊天群〕〔明朝败家子〕〔九星毒奶〕〔我在万界送快递〕〔最豪赘婿〕〔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幻想世界大穿越〕〔人生交换游戏〕〔王者归来洛天〕〔元尊〕〔五千年来谁著史〕〔第6666次重生〕〔伏天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