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杨千帆孙小云〕〔绝世双魂〕〔我爱那么真,你却〕〔都市神龙狂兵〕〔盛宠邪魅皇子妃〕〔富贵盈香〕〔重生豪门:影后娇〕〔萌宝36计:妈咪,〕〔皇叔追妻:重生王〕〔偷爱〕〔目光所及都是你〕〔修真狂少〕〔农门丑妇〕〔史上最强小农民〕〔味香〕〔末日轮盘〕〔重生之本宫只想做〕〔画堂归〕〔福妻满满〕〔飞不过的保和海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酆都鬼域 第288章 冰冻砼墙
    我正想着,对面传来了一个催促的声音:“喂!你怎么回事?做笔录呢,你怎么老走神?还想不想配合警方的工作了?”说话的是一个外表干练的中年警员,面上时刻挂着一副严肃冷苛的神情。

    “对不起!对不起!您问到哪了?”我连忙赔笑,待那警员横了我一眼,继续追问起来,我才接着半隐瞒,半坦白的吐露着实情。

    王瑶晨趴在王焘隆身上呼喊了好一会,眼泪流了无数,也始终没有将父亲唤醒过来,抽咽着不知道是累了还是因为惊吓过度,竟睡着了。

    别墅外,“吱呀”一声,一辆特种军车停了下来,上面陆续下来两个迷彩服的武警和几个道士,正是宣烨老道六人,他们通过道联的关系,很快联系到了中央高层,由保密部门出面从警察局迅速将他们带了过来。

    “不好!这里的邪阵已破!恐怕那些妖邪鬼物们已经逃离!”老道探出灵识扫视了周围一圈,发现除了一些弥散的邪气和不断喷涌的地底阴气,已经没有一个鬼物的踪影。

    “道长!其它的事情由上面来交涉,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再会!”两个武警敬了个礼,迅速上车离去了。

    “走!进去看看!”宣烨老道挥手说道,门口两个守卫的警察伸手阻拦他们,老道掏出一个油纸封着的证件递了过去,两人一察看,立即敬了个礼让开了通路。

    “师叔!那两个当兵的给的啥玩意这么管用?”走进别墅,年龄最小的德治按捺不住好奇心伸过头来问道。

    在他扁圆的脑袋上一拍,宣烨长老叱道:“道心无妄,虚怀静笃,你都修炼到哪去了?”虽是斥责,还是将手中的证件递了过去,只见那证件上盖着几个鲜明的钢印,几个蓝色的大字极为醒目——“中央特别调查科专员证”……

    别墅楼顶:

    “立即找法医上来检验尸骸,注意保护现场,侦查科分析取样!其余人扩大搜索范围,通知四分队、五分队,对方圆十里之内的可疑迹象进行排查。”董局长看着两堆散落的,分不清是一人还是两人尸骸的碎骨碎肉说道,心里泛起了强烈的恶心和惊悸,办案这么多年来,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凄惨、残暴的现场。

    “受害者的头颅不见了,而现场的衣服碎片有两种,初步判定应是两人,只是,尸体碎块残存较少,根据死亡的状态推断,是被猛兽如虎狼之类吞食而死,这……这种情况似乎有点不正常。”侦查科警员察看后,上来汇报道,眼神中充满了犹疑和惊惧,这么凶残的食人猛兽,他简直闻所未闻,更不用说见到了。

    “嗯!吴队,你那边的调查进行的怎么样了?”董局长听完汇报不置可否,转头问起不远处的另一个中年干警道。

    “还在小区内排查,不过,这场暴雨来的太不是时候了,将很多线索都冲刷掉了,对我们破案十分不利!”身形敦实健壮,面色较黑的吴队回道。

    “局长,有发现,有发现了!”突然,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年青警官爬了上来,欣喜地对董局长汇报道。

    “哦?虬队长,你们二分队有什么发现?”董局长面色凝重地问道。

    “小区围墙外的草丛里,同样发现了一点残尸,死亡特征跟这里的几乎相同!”虬队长喘着气快速汇报道。

    “走!下去看看!”董局长听后眉头一动,决定道,这个案件太扑朔迷离了,先后出现道士、主人异常昏迷、残尸以及两个安然无恙的人质,种种迹象表明,肯定有歹徒潜入行凶,可偏偏找不到他们的半点踪迹,岂不诡异?

    到了一楼,却见那个做笔录的那个中年干警正在楼梯口等待着,见他下来,立即上前汇报道:“报告局长!笔录结果已经分析出来了”。

    “哦——!你说来听听!”董局长眉头一挑,聚精会神地听了起来。

    “这……这件事情有些……离奇,两个证人的笔录口供也基本一致,据他们讲述,先是那个年青小伙子上了楼顶,后来两个保镖马龙、弓宝也上去了,根据小伙子讲,因为他的冲动,他们三人随后发生了争斗,再后来,他就被人从楼顶打下来昏迷了,醒来后出现了黑雾笼罩,……,这期间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俩就谁也不知道了,……

    根据他们的讲述,目前有六个疑点存在:

    一是,这个叫姬灵生的年青人很可疑,他跟马龙、弓宝发生冲突期间都发生了什么,他完全说不清楚;

    二是,据王焘隆的女儿王瑶晨讲述,王焘隆的昏迷原因很可能是人为,就在前几天,他们家里还接到了别人的恐吓,很有可能跟此事有牵连,但是,根据法医检查,王焘隆的状态明显不同于受伤或药物导致的昏迷,究竟是什么导致的他昏迷,就需要进一步查验分析了。

    三是,两人都说别墅里出现过黑雾,之后又看到了许多诡异的景象,甚至有鬼怪的出没,这里面似乎隐藏着重大的实情;

    四是,别墅外昏迷的道人,这两人竟谁也不知道他的身份、来历,甚至不知道家中曾经进来过这么一个人,但根据王瑶晨的口供,我们推断,在大厅里跟王焘隆对话的人,很有可能就是这个道人;

    五是,楼顶马龙、弓宝的动静,在黑雾出现之后,他们就声称再也听不到半点了,这件事十分可疑,楼顶受害人死前不可能没有剧烈的挣扎和呼喊,他们仅相隔一层楼板,如此近的距离,哪怕是上了年纪的人也不该听不到一点动静才对;

    六是,出现在这里的道士究竟是来干什么的,我们还在他身后发现了九个拴着的拳头大小看不出材质婴儿雕像,十分诡异、邪恶,他带着这些东西是做什么的?

    目前我们得出的初步结论是:这起别墅凶杀案,很可能是有人参与的,有预谋、有计划的恐怖活动,具体动机不明,估计王焘隆醒来,会有进一步的线索出现。”

    “嗯!”董局长听后眉头拧的更紧了,就在这时,他突然神情一愣看向了门外。

    门外鱼贯而入五六个身手敏捷的男子,有老有少,看样子似乎是从正门进来的,丝毫也没有顾忌一屋子的警察。

    “是你……们!”虬队长一看有些吃惊了,他明明已经安排手下将这几个人扣押送回市局了,怎么又出现在了这里?

    “这里是办案重地,你们什么人?不能乱闯!快出去!”这时候,门口附近的一个警员拦了上去,对着几人呵斥道。

    宣烨老道也不废话,给德治使了个眼色,德治一看,轻咳一声,神秘莫测地将黑色小本本证件递到了那警员面前。

    这警员一看证件上的字脸色都变了,慌忙接过就送到了董局长手里,扫了一眼证件,董局长正色翻开察看了起来,神色随之凝重,证件上有监察部的大印,还有几个只有副厅级及以上干部才知道的隐秘标记,他已经确认,这证件是真的!那么,这些人来干什么?

    看出他的疑惑,宣烨老道摆手道:“我们不是来干扰你们破案的,只是顺便来看看,还有,我们有一个人被你们扣押带走了,你们得把他交给我们!”。

    “哦?您说的是哪位?虬队长,之前你们分队还扣押了什么人吗?”董局长语气也客气了起来,转头又对着最先到达现场指挥的虬队长问道,语气里颇有些不悦。

    年青的虬队长察觉到上司的不满,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不知道先前自己究竟冒犯了什么人物,竟连局长都需要小心应对,硬着头皮回道:“先前,我除了扣押他们,没扣过别人啊!”。

    董局长脸色一青,差点没一巴掌扇过去,什么人你都敢扣啊,这是想闹内部纠纷怎么地?枉你屡立大功升到如今的位置,做起事来,还是少了份圆滑,太自负太莽撞了啊,看来还得下放敲打敲打才行。

    不提这番心思,他脸色严肃地道:“仔细想想,下去问,到底有没有误扣了什么人?”。

    “呵呵,可能有所误会!我说的同伴没有跟我们在一起,他昏倒在门口,后来被你们的人带走了!”宣烨老道处事圆滑些,摆手笑道。

    “是他!那不行!他是重要疑犯,我们必须进一步审讯!”虬队长一听立时着急了,瞪眼反驳道,乖乖!整个现场好不容易才抓到这唯一一个外来人,很可能是破案的关键,怎能让你们说带走就带走。

    狠狠瞪了他一眼,董局长轻笑道:“虽然我们说起来不是同一个系统,但都是为国家办事,这里的情况,同志们也看到了,首先介入的是我们,上面也没有其它指令下达,所以,一切跟案件有关的人证、物证及相关线索,恕我们要遵守规定,不能移交!”。

    “什么?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宣烨老道还没说话,在后方的虚空子就着急上来抢白道,他是真着急了,虚云子、虚竹子和他三人都是自小被师父抚养长大的,感情非比一般的深厚,近十年来由于虚竹子越来越反常,彼此才渐渐疏远了些,然而,一旦真关系到这个师兄的安危,他便无法坐视了。

    摆手示意他稍安勿躁,宣烨老道皱眉问道:“真不放吗?”

    “恕难从命!不过,若是证明他没有嫌疑,我们一定会第一时间放人。”董局长一看人几人都得罪了,索性硬着头皮继续扛下来说道,但话到后来还是缓和了些,留了条退路。

    “好!我也不让你为难!我们走吧!”宣烨老道点点头,招呼了声身后几人,转身便向外走去,就在这几句话的功夫,他灵识外放,已经将整栋别墅的情况摸清了,这里已没有任何邪物鬼祟的存在,既然人也要不回来,不如回去再想办法。

    虚空子还要理论,却被德明、德法拖走了,看着他们离开,董局长面色阴沉了下来,心中异常恚怒,今天出现这种局面,是他完全没有料到的,竟然连……也介入了,以后会怎样很难说啊,一时他心绪难宁。

    倾泻的暴雨不知在之前的哪个瞬间停歇了,此时外面只剩下夜的寂静,我皱眉看着院子的方向,心却有些惴惴,我不敢确定自己先前是不是错觉,临走时,那老人似乎刻意盯了自己一眼,眼神很奇怪,仿佛察觉到了自己身上的某些异常。

    对于这伙来历似乎很神秘的人物,我并不认为自己有对抗的能力,他们背后很可能有着机构的强大力量,不是我单枪匹马能挑战的,这时候,想太多也无用,我暗叹:“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随着警方的调查陷入瓶颈,在详细的笔录做完后,这里实际上已经没我什么事了,警察不久就将我送回了房间安置,当然外面部署了警力看护,既是一种保护也是监控。

    既然有了空闲,我便开始静心检查起身体来,如今,魂魄的更加强大,让自己的精神层次也拔升了许多,触觉、思维都比以前更敏锐了,静待的这段时间,我已察觉到体内似乎在进行着某种隐秘的调整变化,在这个过程中,我的精神意识和身体的衔接融合在加深,换句话说,再过一些时间,我就应该能够重新掌控身体了。

    这个好消息让我的心也渐渐安定了下来,要知道,不能调动身体的力量,甚至不能完成一些很简单的动作,对我来讲,是一种很可怕的体验。

    时间缓缓流逝,到了凌晨的时候,先是知觉开始恢复,接着身体的掌控力快速回归,短短几分钟里,他就已重新控制了身体,不过,还来不及欣喜,我就面色一变,五心向天地盘坐了起来。

    此时,胸腹部,一股阴冷的精纯能量在四处游走,所过之处,腑脏和肌肉中的经脉被一点点冻结住,肌肤外面已经出现了青黑色,再晚会,所有经脉堵塞,气血不通,他不立刻暴毙,也要在半身瘫痪中慢慢走向死亡,好歹毒的手段!好阴毒的力量!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网游之生死劫〕〔九零军嫂有空间〕〔王者归来洛天〕〔传奇之超级法师〕〔兵王隐花都秦风〕〔萌宝来袭:爹地请〕〔天才萌宝,妈咪要〕〔叶飞张雨桐刘婷〕〔跨越24区的留学生〕〔娱乐圈之老祖驾到〕〔嗜血霸爱:爵少你〕〔西游之白莲妖圣〕〔重征娱乐圈:季先〕〔三国有君子〕〔快穿:拯救尸体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