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龙在都市〕〔穿越之悍女种田〕〔慕林〕〔战少,你被捕了!〕〔都市狂少〕〔逆成长巨星〕〔厂公攻略手札〕〔蛮荒化龙决〕〔长生十亿年〕〔都市之最强仙帝〕〔侠女来袭:本王妃〕〔上门狂婿〕〔我在火影画漫画〕〔都市之活了几十亿〕〔重生之后强无敌〕〔荒野王座〕〔末日双子星帝〕〔一顾芳华〕〔最狂御灵师〕〔娇媛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酆都鬼域 第289章 小题大做
    心头大骇之中,我调动全身的真力开始疏通经络,镇压摧毁这些阴冷力量,一如先前,我的真力仍旧不是对方的对手,往往一触即溃,哪怕是十比一的交换比都达不到。

    “不行!这样下去,我的真力耗光了,那种阴邪的力量也祛除不掉,怎么办?”万分无奈之中,我脑中急速思索着。

    “摩楞击!或者我可以尝试镇压身体一切异状,凝聚所有力量排出体外!”这时候,我灵光一闪想到了刚凝炼的大道术,这个道术极不一般,可以凝聚修炼者体内的十成力量化为暴烈攻击,无论是精神层面还是肉体层面的力量,都为它所调动,并且攻击之后,消耗的力量会被回拢部分,保证施法者不会虚脱。

    它实际上是释放了人体的一部分潜力,将力量的收放效率提高到了一个很高的水准,对目前走投无路的自己来讲,这种以攻代“疗”的手段,已是唯一能依靠的办法了。

    想到就做,神思沉定,驱动“定”、“净”、“融”三篆缓缓从三才阵变幻,凝结为一个单金色的奇特符文,我瞬间就发动了“摩楞击”!

    那股流蹿的阴邪力量,果然无法抗衡“定”字篆的镇压,更没能抵挡住金色符文的抽取和释放,猛然汇聚在我的真力中,“呼哧”一声化作一道黑色的气流轰在了对面的墙上。

    “轰!”

    “嗡——!”

    一声闷响之后,极度冰寒的气流反卷回来,扑到了我身上,冻得我竟不禁打了一个寒战,“好冷!”,脑中划过了这样一个念头。

    再看墙壁,被轰出了两个脸盆大小的浅坑,一片冰晶蔓延着将两个浅坑和附近两倍大小的面积都冻住了,好骇人!

    “什么情况?”听到屋子里的闷响和隐隐传来的震动,门外守着的两个警员惊慌地冲了进来问道。

    “没事!没事!”我一愣神立即脸上堆笑道,开玩笑,练功能把墙打个坑,还冻结了那么一大片,让普通人看见了还不得瞠目结舌,不加以掩盖,还不知闹出多大的事情。

    狐疑地向四周看了一眼,那两名警员立即发现我床对面墙上的浅坑,周围还有大片晶莹的东西覆盖,似乎是冰霜?再看周围,白色的涂料、粉尘洒落一地,跟刚经历了一场猛烈的冲撞似的。

    “不对!你刚才是不是跟什么人搏斗过?”其中一个年级在三十岁上下的中年干警,脸色一凝,职业病似的立即举起手枪戒备了起来,接着又对周围说道:“出来吧!藏着已经没有用了!”

    看着这个警员神经质地拿枪一会对着柜子、一会又指向床底、……搞的另一个年青警察也是紧张地拿枪四下乱指,我的脸苦了下来,不知该哭还是该笑,终究,我无奈地解释道:“警察同志,真的没别人,我刚才故意砸的墙,额,你就当我发疯胡闹吧!我甘愿受处分!”

    那警员正想用对讲机向其他人通报呢,听到我的话犹豫了起来,若是真的像这小子说的那样,自己就有点小题大做了,想了想不放心还是坚持道:“不行!为了对你的安全负责,我们要进行一次彻底搜查!你先到外面等着!”。

    “嘿!”我无语了,这个警察倒真是敬业,不过,总归也是对自己好,便没有再阻拦,此时,我已清晰听到门外的脚步声,一共来了一、二、三……七个人。

    走到门外,果然几个警员正在布防,三四个在迅速站位,另有三人正往自己屋里冲,看到我,冲过来的人明显一惊,差点就扣动了扳机,“嗯,你没事?”,其中一人惊道。

    “没事!没事!误会!误会!”我急忙摆手,看来,自己闹出的动静还是太大了,惊动了许多人。

    外面天色已经微微透白了,看看挂在墙上的石英钟,凌晨四点五十六分,我估计再回去也睡不了多久了,就让那些警察折腾吧,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摊上事再说,不然还能怎么着?

    先到王瑶晨的房间看了她一眼,小姑娘睡得正安稳,我不想打扰,周围亦有警察亦步亦趋跟着,也不方便多说话,我就走向了楼梯,此时,楼梯间也错落散布着七八个警员,都处于半戒备状态。

    大厅中,十几个警察排在了前方,其中包括吴队、虬队还有一个应该是后半夜过来的某分队的队长,后面紧跟着的就是董局长,他也丝毫不以自身的安危为重,其余警力已在别墅周围铺展了开来,毕竟楼上去不了太多人,不如在周围布下天罗地网,让犯罪分子逃无可逃!

    从这方面来讲,隶城的武警官兵还是训练有素、执行力极强的。

    看着目前的状况,我很不好意思,自己一个无意的举动,竟惹得整个警察队伍如临大敌,实在是罪过、罪过啊!想来,这些人恐怕都是彻夜未眠,又被自己这么折腾一下,实在是有够辛苦!

    随着我一步步走下来,全场的目光都聚焦了过来,有史以来还是第一次这么惹人注目,而且是这么多的警察严肃注目着,我心里有些毛毛的感觉,更因为怀着的小小愧疚,脸色都有点涨红了。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在董局长示意下,吴队长对着楼梯口的警员问道。

    不等那警员回答,我就抢先道:“误会!误会!各位领导,我弄得动静太大了,惊扰大家了,实在对不住!对不住!”我连声道歉。

    风波过去,警察们还是将别墅里里外外又进行了一遍清查,这种严苛认真的态度,让感觉有些小题大做的我也不禁肃然起敬,看来什么事情都要分两面看,以往总感觉警察破案能力差,很多案子总是一拖再拖,迟迟抓不到凶手,可他们也未必没有尽力,自然,肯定也会有个别玩忽职守的,但不能以偏概全,否认了整个队伍的廉洁自律、默默奉献。

    我想四处转转,但被警察禁足了,在不能确认我们已经安全的情况下,警察们不允许我们任何人离开别墅,以免给犯罪分子可乘之机。

    既然不能自己寻找一些线索,我就想着法子打听想知道的事情,我首先很疑惑的是竟然没有发现王焘隆,询问之后才知道被送往市人民医院了,又问起马龙、弓宝是否遇害的事情,却没有得到明确的回答。

    想起昨晚自己昏迷加受伤的异状,我知道里面很可能隐藏着巨大的秘密,这些警察未必能调查出来,也便放弃了刨根问底的打算,静了一会索性去了二楼自己的房间,在别墅里,人身自由是不被限制的。

    昨晚的疗伤,成效非凡,一下子将异种力量排除了出去,当然,自身的真力也跟着陪葬了,好在,金符反哺的一些力量足以基本控制住伤势,让我能够自如活动。

    “摩楞击”这个法术,是我以微薄实力真正掌控的第一个法术,这是真真正正的法术,可不是“瞬雷裂灵式”和“瞬雷殛”那样的近战术武,但这个法术走的却不是传统的修法道路,很有些一次性攻击的味道,而且基础不是真力或灵力而是“戒言神咒”的真篆。

    这貌似跟他所传承的妙玄宝箓是两种体系,否则以我现在锻体中期的修为,施展几个术武还没问题,至多勉强能发个低级法术,还要准备硬抗反噬,哪能掌握住真正的法术?到此时,我才隐隐发觉,以往认为的“妙玄宝箓”修体,“戒严神咒”炼神似乎并不正确。

    或许,当你知道的越多,你会发现“了解”的越少,往往认为的真相和事实,随着阅历和智慧的提升,分明发现已经出离了物象掩盖下的真实。

    “实力才是一切的根本!”始终铭记着这一点,心中更有一个急迫的声音在催迫,我眼中闪过坚毅,甚至带着些残酷,沉入了静定修炼之中,先养经脉、再炼真力。

    在“炼真功”和“合气功”的交替中,这门顶级功法,将我的伤势也顺带着一点点治疗好转起来。

    别墅大门外:

    警方代表正在接受记者的采访,经过一夜的酝酿,王焘隆家的事件已经在一些隐秘渠道传播开来,记者们就像问道腥的猫,蜂拥而至!

    最先到的是鲁郡日报和隶城晚报的记者,接着郡内和市内各大媒体的记者都陆续赶来。

    “您好!我是鲁郡日报的记者王延生,请您具体介绍一下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案子行吗?”

    “您好,警察同志,我是隶城晚报的记者凌美娇!……”

    “…我是文化报记者孟如燕,……”

    ……

    记者们一涌而上,警察们不得不主动维持起秩序,警方代表是董局长身边的一个秘书,他看着纷乱的场面,眉头一皱说道:“都不要挤,这里的事情警方自然会通报,不如从你们中选个代表吧”,想起董局长淡化处理的交待,他又指着前方的一个卷发女子道:“嗯,不如就选这位最先到的隶城晚报的记者吧!你请进来!”。

    这明显的优待立刻引起了其它媒体记者的不满,尤其是鲁郡日报的王延生,他还先到了一步呢,结果竟然被警方人为忽略了,他便大声抗议起来,然而,警察们已经放开通路让隶城晚报的人进去了,外面的这些记者只能睁眼看着!

    王焘隆家的案子,警方定性为绑架案,通过隶城晚报的喉舌,首先向社会各界通报了出来,作为商业和文化界的名人,王焘隆的安危自然受到了诸多人的关注,好在他并没有收到伤害,只是昏迷而已,这让风波小了很多。

    早晨七点一刻,就在记者们陆续离开,或去医院看望王焘隆,或去做别的采访的时候,一辆警车急速从市里方向驶来。

    “虬队!不好了,上面来人把那个道士带走了!”车上的一员干警下来后直奔门口站着的虬队长冲来,人还未到就急急忙忙喊道。

    似乎还有什么隐情,还没走的记者立刻停下了脚步,观望了过来。

    狠狠瞪了他一眼,虬队古铜色的方脸上露出极度严肃的神情斥道:“慌什么?城南一个装神弄鬼的骗子被带走了也能把你吓成这样?是我们局送走的,要交给城管大队处理!”他使着眼色故意大声说道。

    那警员会意,连连干笑着应和,周围记者听到原来是个小治安事件也失了兴趣,渐渐散去。

    虬正龙将这件事立即汇报了董局长,他似乎已经有所预料,摆摆手说道:“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上面一早就打过招呼了,道联那边不允许我们羁押在籍高级道士,这件案子,要立刻侦办,尽快给社会一个交代,上面还会派来人协助调查,整个案子必须定性为绑架勒索案,至于结案简报,会由上面的来定下!”

    “局长!这件案子处处透着诡异,似乎没那么简单啊,上面这一插手,是不是……”虬队长皱眉说道。

    “你不要管那么多,做好自己的事情,到结案时,提供所掌握的所有资料就好,好了,你快安排部署吧,很多同志冒雨熬了一夜,安排人换班!我看有不少都已经感冒了,要做好医疗准备啊!”董局长挥手打断他的话,又似语重心长地叮嘱道。

    “是!”,虬队长“啪”,脚跟并拢敬了个礼,随后转身就离开了!

    “唉!这世间若是没有这些神秘,是否就平静许多,人的生命或者还是太脆弱了,有些事情普通人或许永远不知道的好,平平静静、安安稳稳的过一生,是多大的福气!知道太多了,反而会时刻惶恐”,董局长看着虬队长离开的背影,心中暗暗叹息道。

    二楼房间中沉入修炼的我并不知道凌美娇的到来,他一旦陷入修炼,在“戒言神咒”的影响下,全部的身心都会彻底浸入无住无往、浑然忘我的境界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嗜血霸爱:爵少你〕〔网游之生死劫〕〔王者归来洛天〕〔傅爷,夫人又逃婚〕〔西游之白莲妖圣〕〔转世袁世凯之大总〕〔绝地求生之超强王〕〔跨越24区的留学生〕〔我有一座恐怖屋〕〔三国有君子〕〔烈冰长歌〕〔旺夫小农女〕〔英雄?我早就不当〕〔天才萌宝,妈咪要〕〔我老婆是花木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