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乡村透视仙医〕〔全民进化年代〕〔暖婚100分:总裁,〕〔超级制造商〕〔无敌神王〕〔魔王大人快跑〕〔我有无数神剑〕〔诸天辅助戒指〕〔我家房客不是人〕〔网游之大招法师〕〔超神学院天使之王〕〔谜之档案〕〔毁灭纪元〕〔肖少的蜜宠萌妻〕〔我能看到世界属性〕〔灵武逆天记〕〔末日帝皇〕〔禁墟迷城〕〔我家女友是巨星〕〔弱渣的逆袭人生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酆都鬼域 第290章 奇妙宝地
    “炼真功”第二层缓缓流转,真力凝聚越来越多,随着真力的滋养,胸腹间经脉的损伤一点点在修复,一开始,他还有忍着剧痛疏通,到了后来,真力缓缓流过,无声无息间就将经脉滋养的越来越强韧。

    到早晨七点半,我循着第二层中循环的路径已经搬运了三十六个周天,体内无数的精气被炼化成真力,汇聚在丹田中不断循环流转滋养体脉。

    余势已尽,我知道“炼真功”再运转下去收效也不会有多少了,便果断终止了行功,经过这近两个小时的修炼和蕴养,体内的伤势已经好了三四成,作为顶级功法的“妙玄宝箓”其效果之神异,远超我的想象,实际上,这也与他非人的体质也有关系,只是我未曾想到而已。

    “砰!”

    “砰!”

    ……

    突然,敲门声响了起来,我刚起势准备修炼的“合气功”不得不终止了。

    推门进来的是先前一直守在门外的那个中年警员,他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几根油条和两碗豆腐脑,看到我看向他,便笑着道:“小伙子,吃饭了!你们别墅的那个做饭大妈早晨来了之后要配合我们调查,可没空给你们做早饭了,来,快一起吃吧!”

    “额!这不太好吧,我自己到下面弄点吃点就行,警察同志您吃吧!”我可不好意思吃别人的东西,而且还是个警察的。

    “诶!别扭扭捏捏的了,一个小伙子,大大方方地,来,端来了你就吃!”中年警员性子倒是很豪爽,放下托盘,伸手就去拉我,没想到,一拉竟没拉动,于是又加了点力气拉扯,可却像扳在一块大石头上,还是没能拉动,不由就是脸色一变。

    我感受到对方又使劲拉了自己一把,随即反应了过来,撤掉了臂上的力量,但为时已晚,先前下意识的自主反应已经反弹完了对方的力量。

    随着炼体进入第二重境界,周身力量通达,我那本就远超普通人的身体素质力量、反应和速度等更是厉害,几乎下意识就能做出反应,中年警员突然伸手去拉扯我,碰个钉子也不足为奇。

    “咦?小伙子,你真不吃啊?”中年警员脸色有些沉了下来说道,他没料想到这个年青人性子这么拗,更吃惊的是,对方一身的力气更是出奇的大。

    “呵呵!盛情难却,吃!只是,我饭量可很大啊!哦,对了,大哥您贵姓啊?这一夜让你们守在外面执勤,真是辛苦你们了!”我看有些得罪人了,一挠头微笑着抱以善意道。

    “免贵姓刘,你就叫我老刘吧!没什么辛苦不辛苦的,于公于私都是肩头的责任!人嘛,没有苦哪来的甜,选择了这一行,就得守这一行的规矩!再苦再累,也是自己的路不是?”中年警员一边分着筷子和食物,一边爽快地对我说道。

    我拿起筷子,笑着应和,对方的话他不知道该如何接口,夹起一根香酥的油条咬了一口,不老不嫩,炸的正好,嚼碎处满口留香,唇齿有味,我正想夸赞这油条味道好的时候突又想起另一件事,便停下了用餐问道:“刘大哥,苗苗,就是昨晚和我在一起的那个女孩怎么样了?她起床了吗?”。

    “哦,那个女孩啊,她还在睡着,小武,就是和我一起执勤的小伙子,给她送去了早餐,但是她不愿意起来吃”刘姓警察三两口吞下手里剩下的小半根油条,接着拍拍手回应道,一看我一根油条才咬了一口,便笑着道:“小老弟啊,你这吃法要是在部队里,估计三分饱也吃不到,成天要饿肚子!呵呵!”。

    “怎么讲啊?”我好奇地问。

    “我们吃饭时间是有限定的,吃饭的时候也是手快有手慢无,你吃的慢,在高强度的训练下每个人都很饿,等你吃完定量份再去盛,不说菜,就是馒头都没有一个了!”刘姓警员耐心地解释道,说话时却是一口东西也不吃,坐的端端正正。

    两人平分吃完早餐,我感觉不过是四分饱,他估摸,自己的饭量至少是普通成年人的两倍,好在是生在和平年代,要是兵荒马乱的岁月,光是填饱肚子都是问题啊!

    心中惦记着王瑶晨,我一吃完早餐就去了小姑娘的房间,那个警队的小武正忠实在门外守着,看到是我,问清了来意他就让开了门,不过,我进去他却是紧跟在身后。

    “苗苗!苗苗!你该起床了!”我坐在王瑶晨床边呼唤道,然而,小姑娘似听到似没听到,呓语了一声就没有了回应。

    伸手探了一下她的额头,烫的吓人,我心头一紧,连忙对那警员小武喊道:“同志,不好了,她发高烧!”。

    小武一听也脸色一变,凑过来确认了一下,立即往楼下跑去。

    看着小姑娘,我眉头皱了起来,微微觉得有点心疼,不知何时起,妹妹小璇的身影跟这个小姑娘有些重合了,我不愿意看到她受苦、受罪,“或许我该做点什么?”这样想着,我眼神突然一亮,握住女孩子的手腕,一股真力小心翼翼度了过去。

    “咦?怎么会有阴邪的气息游窜?”我本想按照“宝箓”的医篇,为小姑娘疏导一下太阴经络,理气祛湿,让小姑娘病情好转起来,却不想有了意外的发现。

    “这股阴邪气息必须导出来,在苗苗的身体里,会让她的生理机能紊乱,久病难医!”我感受到这股阴邪气息,心中一凛,动念间,小心运转着真力将它们从王瑶晨的身体里催逼到了右掌心。

    一狠心,我咬破了王瑶晨的中指尖,一道青黑色污血顿时流了出来,附着其上的阴邪黑气随之散去,立竿见影地,王瑶晨的气色好转了很多,剩下的就是调养功夫了,身体自然会慢慢好起来。

    “蹬!蹬!蹬!”上楼的脚步声传来,是那个警察小武带着医生上来了。

    我知道王瑶晨已经不会有大碍了,便让开了位置让医生给小姑娘看病,自己则走向了楼下,此时,除了留守的一些警力严密保卫着这里,董局长已经带着大部分武警官兵离开了,市里需要处理的案件很多,不能将所有力量都耗在一处。

    突然,精神感应中,一个熟悉的气息靠近了过来,起初还在朦朦胧胧,不一会就清晰了起来,是“癞痢头”!

    我冷冷一笑,对这家伙是失望透顶,遇到危险,它竟一声不吭跑得没影,估计避过了风头这才赶回来,这种胆小怕事、自私自利的“小鬼”留之何用?

    静静在后院泳池旁的躺椅上闭目休憩,我等待着“癞痢头”的到来。

    时间缓缓过去,十五分钟后,“癞痢头”终于到了王家别墅,循着对我的感应一路向后院钻去,天亮了,它自然更喜欢走阴凉的地下。

    “大人!我回来啦!”它从躺椅下冒出头,谄媚地对夏函道,浑不似人类那般还有廉耻和忌讳。

    我没有回应,心中有两个念头在流转,“是直接灭了它?还是镇压了收入六壬金甲符中?”。

    “癞痢头”还不知自己已经“命悬一线”,以为凭着以往对这个“人类主子”的了解,不会有太大危险,不就是临阵脱逃了吗?心慈手软的“主人”肯定不会动真格的,当然,训斥和惩罚估计是少不了的。

    实际上,它大错特错了,所认为的姬灵生也完全偏离了真实的轨迹,数日以来,它见我待人接物都和善谦逊,处处透着人类的“软弱”和“虚伪”,自以为这个主人也不过如此,人性的弱点太强了,对付起来简直不要太容易,态度上自然也就越发散漫了。

    若它是从“归墟界”一路跟随过来的,就会知道,自己这个“主人”有多“凶狠”,也未必敢像现在这样“油滑”了。

    “癞痢头,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半晌,躺在乳白色排椅上的我才语气中透着一丝淡然和冷漠说道。

    一股冰冷的杀意从灵魂深处传来,“癞痢头”立时神色大变,知道,“主人”对自己真动了杀念,这可绝不是好事,求生的本能让它猛然跪伏在地,磕头如捣葱地告饶道:“大人饶了奴才吧!奴才知道错了!这次真的是事出有因!下次,奴才就是死也不敢擅自逃离了啊!”

    “嗯?事出有因?”我淡淡出声道,似自语又似在问话,我倒想听听这“癞痢头”要怎么胡诌,也懒得去窥探它的意识。

    “奴才当时向着东南方去,只想着远离……,额,我就在地下一直穿行着,直到到了五十多里外的一处小湖边,才停了下来,我四处游荡的时候,在湖水里意外看到了一个阴魂……”,不敢隐瞒,“癞痢头”一五一十将自己的经历和发现都说了出来。

    事情原来是这样:

    昨晚,它察觉到强烈的危险气息就躲了起来,在青袍道人和姬灵生交手的当口,就已逃到了远处,后来,它感受到“地狱魔阵”兵焚阵的气息越来越强,心中惊悸,便向更远处逃去,一路上遇到许多“猎物”(阴魂)都来不及下手。

    就这样,它一路穿行到了隶城东南的“龙湖”边,刚从地下冒出来不久,竟意外发现了湖中游荡的一只厉鬼,这是个溺死的年青人,这种魂体对它来讲可是大补之物,它便毫不犹豫地追了过去要灭掉对方。

    而这个阴魂厉鬼的实力也不容小觑,介于力羽士和重羽士之间,比普通人类的灵魂强了不少,不过,对于已经完全恢复,即将迈入罡羽士级的“癞痢头”来讲还是不够看,两“人”厮打了一阵,那厉鬼一看自己不是对手,就向湖底逃逸,身后,“癞痢头”哪肯放弃,紧紧追赶了上去。

    两鬼一追一逃,沿着湖底礁石不知转了几圈,人类阴魂见始终甩不掉“癞痢头”,急切间钻入了一个罅缝。

    “癞痢头”见对方往那个罅缝钻,也嚎叫着跟着钻了进去,只是没想到,这个罅缝里面竟还暗藏玄机,一直向着斜前方贯通,它们沿着罅缝急急穿行,一直钻出去了数里,却突然到了一处岩洞中。

    岩洞里幽暗阴翳,倒悬的石笋“滴答”、“滴答”、……,垂下一滴滴水珠,砸在地面的岩坑里,发出清脆的响声。

    那厉鬼看到这意外的场景不由发愣,“癞痢头”却阴阴一笑,无声无息间靠拢过去,待到近处,扑过去就狠命撕咬了起来,这次它是绝对不会再让对方逃脱了。

    力量上的巨大差距,让“癞痢头”付出一些伤势的代价后成功灭杀了那人类阴魂,在吞噬了对方的灵魂本源后,它身上的伤势也开始缓缓恢复,而实力,在将这些本源彻底消化后应该会有一些的增长,只可惜,它并没有修炼的功法,否则吞噬敌人利用魂源的效率会数倍、数十倍的提高,曾经,它听过一个不确切的传闻,据说混乱大地狱中流传的最顶级的功法,甚至能将魂力、冥力、阴身精华一并吞噬吸收。

    这厉鬼被消灭后,它的注意力自然就转移到了眼前的地下岩洞中,四处游窜了一会,隐隐约约,它感受到了一种清凉润泽的气息从某一个方向传了过来。

    “南面!”很快它就确定了具体的方位,也不打算浮上地面,径直就向着那个方向钻去,七拐八绕,也不知又穿过了几个大罅缝和狭长地洞,它又来到了一个巨大的地下空洞里,这里竟还有一个地下小湖,不,准确来讲应该是个小水潭,因为面积实在太小了。

    让它震惊的,不是水潭的存在本身,而是里面蓄积的潭水——竟是碧绿晶莹的,犹如琥珀玉液,那种极为清凉浸润的气息就是从里面升腾起来的。

    “这是个宝地啊!桀桀!”,它顿时双眼放光,毫不犹豫地就一头扎向了潭水。

    “呼哧~!”,似乎水潭上空的什么被它一身的阴力气息扰动,一道明黄色火焰突然从水面上燃烧了起来,像一个火焰大罩子一样将整个水潭笼罩在了下方。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网游之生死劫〕〔诡秘之主〕〔修真聊天群〕〔明朝败家子〕〔九星毒奶〕〔我在万界送快递〕〔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最豪赘婿〕〔幻想世界大穿越〕〔人生交换游戏〕〔王者归来洛天〕〔元尊〕〔第6666次重生〕〔五千年来谁著史〕〔伏天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