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有妖气客栈〕〔夫人被拐了〕〔美艳王爷的多重人〕〔快穿:男神太甜,〕〔茅山鬼王〕〔王爷,我对你一见〕〔你是我的不可或缺〕〔校花的修仙强者〕〔农门辣妻:山里汉〕〔地球最强男人〕〔一纸成婚:顾少宠〕〔奶爸圣骑士〕〔重生之时代先锋〕〔公主嫁到:莫少,〕〔宠妻如命:霸道老〕〔校花之极品妖孽〕〔恶食之门〕〔下堂春锦〕〔重生八九甜蜜蜜〕〔妖孽鬼夫拯救计划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酆都鬼域 第291章 与众不同
    “哇呀呀!”感受到剧烈的灼烧疼痛,“癞痢头”大惊失色,没命向上蹿去,身体才只是被一点火焰气息沾染,却像被炽烈阳火灼烧了一样,瞬间就湮灭了大量魂力,甚至魂体本身都受到了伤害。

    忍着剧痛,它惊慌地回头看去,只见,湖中浮现出一个通体黄色的“大饼子”,里面还似乎有一道似龙非龙的影子在游动,活灵活现,而慑人的威压就是自“大饼子”上透发出来!

    随着大饼子中的龙影越来越清晰,周围的威压波动越来越强,“癞痢头”本能感觉到了危险,强压下内心的贪婪,也顾不得找罅缝了,头也不回地向上方岩层钻去,这却要多消耗很多魂力,在空气中穿行,与在硬质结构的致密实体中穿行,带来的能量损耗是绝然不同的。

    某种程度上讲,无形能量与有形物质间,也部分符合“质能守恒”理论。

    似乎感受到了它的逃离,周围的压力突然急剧上升,一股无形中产生的拖拽力道开始将它向下拖拽,心中大骇,“癞痢头”更是拼了命地向上钻,终于,顶着巨大的压力上升了十余丈后,它接近了地面的土层,到这里,压力——竟在一阵波动后突然凭空消失了。

    终于侥幸逃脱,“癞痢头”放松了下来,就在这时,一声凶戾的咆哮突然从地底传来,灵魂被狠狠冲击了一波,魂体竟一瞬间僵直在了那里,一动也不能动了。

    一股诡异地力道从岩层中延伸了上来,有些吃力地束缚在了它身上,接着就狠狠向下拉去,“癞痢头”猝不及防,被拉下去了小半个魂体,回过神来,它拼着耗损灵魂本源奋力向上挣扎起来。

    那股力量似乎已达到了某种极限,僵持了一会,就在堪堪将它拉入岩层时,突然后继无力,“癞痢头”哪敢怠慢,抓住机会,死命就向上冲,在接连崩断了数股力道后,终于又回到了地下土层,压力开始消失,它不敢停留,“哧溜”一下就钻上了地面。

    头也不回地向远处逃离,它实在吓坏了,就这样,漫无目的地不知道乱窜了多久,等到天色渐亮,它才想起来,自己是不是应该回到主子的身边了?

    因为身上有伤,魂力又消耗严重,后半夜,它接连十几次遇到猎物都没敢动手,灵魂本源中,感应着夏函的气息十分平稳,应当安然无事,便动了回去的心思,它突然想明白了,“树大好乘凉”,在这个根本就不“美好”的人类世界,它必须找个靠山才能活得更长久。

    回去的路上,刻意远远避开了那块凶险的地界,它绕了一个大圈,才循着感应向王焘隆家赶去。

    事情就是如此,我听“癞痢头”讲完,眼神一动坐了起来,“你是说那块荒地下有宝潭?”我立即明白,在现在这个世界上,所谓宝物、灵物之类的东西有多稀少,甚至可以用近乎绝迹来形容,这与天地大环境的改变有关,灵气枯竭的世界,再也蕴养、支撑不起灵宝之材的生长、运用。

    同样的,正因为没有灵气的滋养,人类及万灵的心智也渐渐向污浊的方向转变,缺少了天地灵韵的无形感化和洗礼,实际上,众生堕落也不是没有原因,这也正是佛家说现世是末法时代的缘由。

    “你本来该死!不过,念在你找到了这么一个地方,将功折罪,先饶你一命!不过,丑话说在前头,我留着你不是让你遇到危险就跑路的,再有下次,你知道后果!”,夏函眼神冰冷地说道,那股杀意毫不收敛地再次传递到了“癞痢头”的灵魂之中。

    又来这一下子,真正是“透心凉”了,“癞痢头”磕头如捣葱,连声喋喋地道:“谢大人饶恕,奴才以后一定奋勇报效,绝不敢再逃遁!”。

    “好好养伤吧!以后没有我允许不许离开我十丈范围!”我沉声道,这十丈是他能够完全控制住对方的有效距离,再远,感应衰减,就不那么灵光了,当然,若是摧毁识海中“司命源种”的根源印记,无拂距离远近,立时就能要了“癞痢头”的命。

    对它如此狠厉,也绝非是他意愿,只是,从种在它灵魂本源的“司命源种”中时时传来各种阴狠、凶残、狡诈的负面念头,让我不得不打起十二分小心地应对这鬼物,本来,灭杀了此療是最好的选择,可如今我缺一个便利的“帮手”,很多不方便,或自己无法做到的事,都可以让“癞痢头”代劳,实是臂助不小,这就让他略有顾忌。

    院子中,不时有警力巡逻而过,整个王家别墅都处在严密的保卫中,我知道一时自己肯定是没有人身自由了,也不着急去那处宝地,静静修养起精神来。

    “咒言大戒法”大道术的第一种术法金篆凝结,将我的身意都凝练到了一个很高的程度,修炼再无需像以前那般刻意,这是我内心中突然产生的冥冥的感悟,躺在后院的泳池旁,我试着收敛心神运转“炼真功”,果然是畅通无阻,真力流转通达躯干四肢,效果与盘坐沉定修炼无异。

    心无旁骛地修炼了一会内功,不过运转了几个周天,体内新生的精气就又被炼化一空,我便起身打起“合气功”来,这个功法就随意不得了,必须一板一眼修炼。

    对于现在这个诡异大时代来讲,修炼才是根本中的根本,力量是应对任何事情的第一保障,一切算计、希望、运气、……都不如实实在在的力量更能带来踏实。

    警察们略微有些惊诧,没想到这个小白脸一样的大学生还会“武术套路”,不过也就仅此而已了,这种花架子他们看不上,就让这小子健身玩玩吧!

    大半个上午的时光倏然而过,到此时,我已经将身上的伤势基本理顺,不出两日当能痊愈,经脉和内腑的震荡和损伤需要慢慢调养,却是不可能一蹴而就。

    “你……姓姬吧?过来一下!楼上的女孩子找你!”我正静静躺着休息,突然,前院走来一个警员叫道,原来是那个小武子。

    “哦!马上!”我一骨碌爬起来向别墅走去,而就在我上楼不久,两辆绿色军用悍马车停在了别墅外。

    第一辆车上下来了六个黑西装,五男一女,都向着门口敬礼的警卫回了个标准的军礼,第二辆车上则下来的是——宣烨老道六人!

    不错,他们又回来了,虚竹子此时已经自己回了青元观养伤,这次来的依然是宣烨老道师叔侄五人外加一个虚空子。

    “道长,请!”黑西服中,一个国字脸中年人在门口等候着客气地说道。

    “公乘处长客气了!请!”宣烨老道笑着回应。

    门口的警卫并没有阻拦,眼观鼻,神色肃然地站着岗,军用车上的车牌是以“wj01”开头的,拥有特别通行权,车到这里,他们是不但不能阻拦,而且有需要时还要配合对方的一切工作。

    此时,别墅的二楼,王瑶晨已经醒了,小脸蛋虽然有些苍白,两腮却出现了一些红润,显然身体已经好了很多,旁边,正吊着一瓶葡萄糖,缓缓向下输着液。

    当她看到我自己走了过来,眼神中充满了欣喜叫道:“灵生哥哥!你好了?太好了!”,挣扎着就要坐起来。

    我见状,赶紧三步并作两步上前扶起了她,有些心疼地责怪道:“小丫头,你不好好躺着,坐起来干什么?”。

    “嘻嘻!我好了,才不想挂吊瓶呢!”先是甜甜一笑,接着她的小眉头又皱了起来说道,“灵生哥哥!我拔下来针头不输了好不好?我想去见爸爸,我听小武哥哥说,爸爸被送去医院了!我好担心他!”

    听到小姑娘焦急的语气,我神情一沉,是啊!马龙、弓宝失踪或是遇害,王焘隆昏迷着被送去了医院,到现在也没有消息,别说是小丫头了,就是我心中也难以放下,“等会我去问问这些警察的领导,看看我们能不能去医院看望,你先好好休息,一定先把身体养好,好吗?对了,你饿了吗?”

    “好的!我听夏函哥哥的”,小姑娘乖巧地甜甜一笑,接着有点不好意思地道:“有点饿了!”,就在这时,只听被下适时传来一声轻微的“咕咕”声,原来,是小姑娘的肚子叫了,她还真的是饿了。

    “什么?让我们全部撤走?”市局二分队的队长虬正龙惊讶地道,留守王家别墅的就只剩他们小队了,没想到这些武警总部来的人仍要将他们撵走。

    “这是你们武警总部的53号特别令,请配合我们的工作!”黑西服中,一个古铜色皮肤,高大英俊的年青男子捏着一张红头文件淡定地说道,话语里有着不容置疑的意味。

    虬正龙惊愕地接过红头文件,眼神死死地盯着上面,面色一变再变,终究还是抬手艰难地敬了个礼说道:“隶城市局二分队服从上级指示,现……将这里彻底移交,请贵方接受确认!”

    回了个礼,那高大青年严肃地道:“现场确认!移交没有问题!请!”说完他放下带着白手套的手做了个手势,示意虬正龙可以集结队伍带走了。

    客厅中,国字脸的公乘处长问宣烨老道道:“道长,这里您已经察看一圈了,有什么发现?”他的身旁,四个属下,正各自拿着一些高科技设备进行着探查,仪器嘀嘀作响,一台貌似笔记本的设备屏幕上线纹和数据不停变化。

    “嗯!这里的祟气和阴气已经散的差不多了,老道没有探查到有妖邪之类的存在,除了……”,宣烨老道说着突然止住了。

    “除了什么?”公乘处长有些惊讶地问道。

    “除了你们不让惊动的那个年青人,他身边还有一个阴魂邪物,看样子早已突破怨灵的层次,在厉鬼中也应属于比较强的一类了”宣烨老道捻着下巴上的短须说道,眼神里透着几分疑惑,除此外,他还有三件事情没有交待:

    一是,在这个别墅的地下,肯定有一个特殊的地形,他白天特意过来就是为了望气测算风水,再结合就近灵识感应中的反馈,他已断定这里是一个地气脉络汇集的地方,本来此处环山傍水,成水抱阁、连山阙之局,是个富贵、发祥的地方,但地气脉络异常汇集到这里,反而成了大凶之地,常人居此,必遭厄运反噬,经年日久,丧命乃至暴毙也不稀奇,但对修炼者来说,这里反而是个宝地。

    第二个,就在那叫姬灵生的年青人身上了,他隐隐感觉这个年青人有些与众不同,然而,用灵识隐秘查探,又什么也没发现,对方就跟普通人一般,身上甚至没有一丝真力、灵力的波动,但身边有一个厉鬼恭恭敬敬跟着,他会是普通人吗?

    第三,这则跟昨日的事情有关了,昨夜他跟随八卦盘的指引到了这里,未想到,还及时救下了虚竹子,那时候,在他的灵识感应中,王家别墅笼罩的邪阵威力十分强大,哪怕似乎跟虚竹子斗法时被破坏了大半,余下的威力克制一个筑基中、后期的修士也应不成问题,阵中更能隐约感受到数百厉鬼的气息,可是他后半夜再来的时候,这些厉鬼却都无声无息走了个干净,它们去了哪里?

    本来别墅的外面,他洒下了许多“灵眼鹤”可以追踪,然而后来天降暴雨,这法术却是成了摆设,仅有的没有被淋湿的两只,在收回后一察看,却是没有记录下鬼物从别墅走出的任何痕迹,它们究竟怎么诡异消失的?

    这三个疑问中,姬灵生是“特别调查科”的上面点名要求不要过多惊动的,他不想惹下别的干系,便自动忽略了,年龄大了,他心中虽然也很好奇这个年青人的身份,却也压得住。

    剩下的两个疑问就聚焦在地下了,据他猜测,很可能那些鬼物的消失也跟地下的异状有关,这块宝地,实是不容轻忽,对于整个清虚道乃至鲁郡道门都十分重要,他必须尽快探查清楚上报于掌教,将来若能由清虚道独掌这里,十年内门派实力必有望提升数成,跻身神州有数的大道派行列。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网游之生死劫〕〔王者归来洛天〕〔传奇之超级法师〕〔浓情酒店〕〔娱乐圈之老祖驾到〕〔转世袁世凯之大总〕〔西游之白莲妖圣〕〔重征娱乐圈:季先〕〔嗜血霸爱:爵少你〕〔天才萌宝,妈咪要〕〔跨越24区的留学生〕〔快穿:拯救尸体行〕〔兵王隐花都秦风〕〔南溪醉〕〔恋上美女上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