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有妖气客栈〕〔夫人被拐了〕〔美艳王爷的多重人〕〔快穿:男神太甜,〕〔茅山鬼王〕〔王爷,我对你一见〕〔你是我的不可或缺〕〔校花的修仙强者〕〔农门辣妻:山里汉〕〔地球最强男人〕〔一纸成婚:顾少宠〕〔奶爸圣骑士〕〔重生之时代先锋〕〔公主嫁到:莫少,〕〔宠妻如命:霸道老〕〔校花之极品妖孽〕〔恶食之门〕〔下堂春锦〕〔重生八九甜蜜蜜〕〔妖孽鬼夫拯救计划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酆都鬼域 第297章 造神境
    他们神色疑惑的朝着西面的方向快速赶来,越到近前,他们对灵力的感应就越加强烈。“五行聚灵阵”本就是一种极为高级的阵法,在和顶级道宝“六壬金甲符”结合后,对我这么一个还不过是道基境锻体中期的小修士进行锤炼、辅助修为提升,简直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

    随着四周灵气的涌入,我身体中原本微弱的真力忽然迅速增长,又迅速消散,产生于体内源源不绝精-气的炼化,消散于灵力和五行精-气对身体的锤炼梳理,实际上,最终还是自产自销了,强化了自己身体的内外结构。

    由于我一直处于低级的修为,在聚灵阵的中央能够维持眼前的状态已是极限,而身体能够容纳的能量层次就是真力级别的,灵力和五行精气以远远超越他自身能量层次的精纯度,进多少就会迅速流逝多少,我的身体就像一个堵不住的筛子,只对真力会有效,然而,它们发挥间接作用却没有问题,在锤炼我身体,为自己夯筑道基、激发真力成长上效果绝对非凡。

    西服中年男在姬灵生引发聚灵阵之后,便第一个爬上了山顶,看着不远处的大岩石上趴着一个人被一道道旋风笼罩,不由瞠目结舌!

    反应过来后,他也不敢轻举妄动,强行进入旋风中心,而是谨慎地守在了旋风区域外围,知道公乘明带着其余人快上来了,强压住心中的震惊和焦急,他又靠近了一些试图分辨清楚里面是不是姬灵生?作为一个土系异能者,他能清晰感知到岩石周围那浓郁的五行能量气息,自己这点能力上去估计会被木系克的死死的,冒然闯进去又有什么用?

    然而,先攀爬的公乘明他们还未赶到,就见两道身影如飞鸟般直跃上了山顶,是两个老道:苦行子和宣烨道人!两人扫了一眼西服中年男,便看向了旋风区域,没有理会他的意思。

    “无量天尊!”苦行子稽首看着巨岩,脸色突然变的极为难看,在分辨清楚岩石上的人的身份后,转首向宣烨老道问道:“道友!你作何解释?”

    宣烨老道有些目瞪口呆,以他的目力自然也看清了趴在岩石上的是姬灵生,不过,他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很显然,这处地方暗藏玄机,灵气如此浓郁,怕是青元观的“修炼禁地”了,可,这跟自己又有什么关系?

    突地,他想到了,能够利用这里的必然都是修行之人,这些人又是他带来的,出了事,白眉老道不找他找谁?显然误会那小子是他清虚道的人了。

    “无量天尊!青元掌教,你误会了!此子不是我清虚道门人,他叫姬灵生,是俗世凡人,至于他怎么跑到后山这里来了,贫道实是不知!”悟通关节,他稽首连忙解释道。

    “这……”苦行子神色一凝,脸沉了下来,不是清虚道的人?那么,竟有能力启动大阵,此子究竟什么来路?有何企图?

    “道友!且听我一言,快想办法停下此阵吧!那年青人似乎不大妙啊!”宣烨老道运转灵力于双目,开了灵眼说道,他看到了一道道气旋被灵力夹裹着对姬灵生的身体捶打、切割,大量血液在向外渗透。

    “这……”白眉老道苦行子又是一愣,最终露出无奈说道:“无法可想,多年来,我观上下都是利用此阵自主的功能修炼,从无一人启动过大阵!”。

    “……”宣烨老道神色凝了起来,“罢!我且试一试能不能救下此子!”说话间,抽出背后青缨宝剑擎在胸前,手掐指诀,嘴里念念有词发动了清虚道法,只见,一道明光亮起,宝剑扩散出一层薄薄光幕将他整个人覆盖了一层,是以法术屏蔽隔绝五行,从而进入旋风区域后施法不受扰乱。

    苦行子看到宣烨老道竟然能够轻松做到借助半灵器施展灵力护体的法术,也不禁对他的修为感到敬佩,自己是去年突破到铸神境凝神期后才有此手段的,而看对方的修为显然还在自己之上,不过,看他的样子应还停留在凝神期,不知是中期还是后期了,抑或是圆满?

    宣烨老道掐着剑诀进入了旋风区域,果然,混乱的灵气和五行之力弥漫在这个小小区域内,使一切法术的施展都变成了不可能,除非有绝强的手段能镇压周围,否则休想展现一丝半点的本领,更可怖的是,五行之力的干扰,让自己的修为产生了共振紊乱,灵力开始出现失控的征兆。

    一步,两步……,只踏进去了四步,他就不得不退了出来,根本无法接近巨岩,更不用提救出姬灵生,此时从旋风区域出来,他的灵力护体已经被击散,头发、胡子和衣服都被吹扯的凌乱不堪。

    苦行子本想随后进入协助,没想到宣烨老道几步就退了出来,也息了自己去帮忙的打算,就在这时候,苦灵子、苦方子、德法、德治、虚云子以及公乘明五人先后赶了上来,山顶一时站满了人。

    “怎么回事?”公乘明问道。

    “是这样……”当下,四方脸的西服中年男将所见的一切如实汇报了出来。

    “田刚,你确定里面的五行能量无法突破?王天阳,你去看看。”公乘明听完后皱眉道,接着又不放心叮嘱道:“小心点,先在外面试探,不要冒然进去!”

    宣烨老道本想出言阻止,自己凝真期的修为进去都白搭,几个有点异能的小家伙过去简直是引火烧身,但想想,这是对方职责所在,他们不是要保护那小子吗?就让他们尽尽力吧,大不了自己从旁护持。

    王天阳距离旋风带越近就越心惊肉跳,到了大阵区域外,不用公乘明叮嘱,他都不敢进去了,探手在旋风区域边缘一引,“呼哧——!”一道冲天的火苗冒了出来,险些将他烧穿。

    心有余悸地滚到一旁,他惊骇地望向了公乘明一众人。

    再看那旋风区域,大火似乎引发了连锁反应,里面四色光焰陆续蹿出,接着旋风狂卷,又全被扑灭,五行相生,而后相克,大阵自有其运转法度!

    这还是当初布阵的大能心怀宽仁,没有设下攻击法阵,只是让“五行聚灵阵”自动困敌、反击,否则,像王天阳这样的区区小异能者,估计阵法的一个攻击或者囚禁就能重创甚至灭杀。

    宣烨老道看到这种情况,长叹一声稽首劝道:“都不要再白费力气了,想救夏小子,先掂量掂量自己还有没有命在,都在一旁等着吧,是生是死只能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什么?里面的真的是姬灵生?”公乘明惊住了,然而,下一刻,他脸色就沉了下来,眉头紧锁,似乎遇到了绝大的难题,一直过了十几秒钟,他才艰难地问道:“道长,你说实话,若是我们不救,他是不是会死?”。

    宣烨老道转头再次凝视向旋风区域,仔细观察了一会,终于发现了一个细节,击打在姬灵生体外的旋风流似乎被刻意消弱了很多,“难道……?”他突然生出了一个猜测,但终究不确定,便稽首向白眉老道苦行子问道:“无量天尊!青元掌教,敢问这个阵法究竟是个什么阵?”。

    “此阵包含五行变化,据教中祖师典籍记载,最初是中古末期一个铸神境顶级大能布下的,是为辅助修炼所用,可惜这位惊才绝艳的大能最终还是陨落在了归真境的门口。”苦行子沉吟着缓缓说道。

    “归真境啊——!”宣烨老道吟哦着这几个字,眼中也露出了神往,修行界已经有一千多年沉寂了,大猫小猫两三只深深蛰伏在俗世的角落,苟延残喘,若非天地灵气开始恢复,本应彻底消失在历史长河中,现在却又有了一线希望。

    “道长,您就别兜圈子了,他到底有没有生命危险?”公乘明急的眼中都要冒火了,大声催促道,一时也忘了对宣烨老道的恭谨。

    宣烨老道回过神来,眉头微皱道:“现在看来阵法是在为他锻体洗练,这样的话,大概、也许、可能不会有生命危险,可是,他连点修为也没有,这也难说啊!”

    公乘明眼前一黑,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晕倒过去!

    在宣烨老道的阻拦和劝说下,公乘明还是不死心,又亲自试过之后才不再冒险,跟众人一起在旋风区域外焦急等待着。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巨岩上,姬灵生外经受天地灵气旋风的捶打锻炼,那种摧残、破坏的力量从皮外一直渗透到肌理,内经受五行精气生克变化的熬炼,腑脏不停经历生死枯荣的变化,整个人处在了生不如死的境地中,然而,凭借着已大条到非人类的神经,靠着半入魔的心念,他一直竟咬牙坚持着,始终不曾崩溃。

    真力经过每一次锻体循环,越生越多,到最后,不断被涨大、开辟的下丹田中,蓄积的真力已经达到了拳头大小,这些真力终于达到了下丹田容纳的极限,锻体亦消耗不了多少,渐渐成了祸患,甚至会有爆体而亡的危险。

    还有半丝清明的姬灵生,知道这是最关键的时候了,极力收敛心神,运转“咒言大戒法”镇压住种种妄念、痛苦、魔念,开始搬运“炼真功”第三层,“轰隆!”,如开闸泄水一般,狂暴的真力下“尾闾”,上督脉,一路势如破竹冲穴走脉直至“夹脊双关”。

    这是修道三重关中的“中关”,本能固元保命,止妄存真,沟通上下,此关一通,前胸后背,四肢躯干的大循环便能建立起来,真正将周身“精、气、血”连成一片、打成一体,为筑基打下最重要的根基。

    神思沉定,我将所有心念、意志都契和入意境,投入到了行功开关中,此一关非比寻常,既不能着念,又不能不用意,着念,则双关不现,通路自闭,而若不能用意,缺乏引导,双关回还,冲关过猛可能功亏一篑!

    强行压制真力缓行,到“双关”处,犹如怒龙卷涛的真力已经是长河静流,奔涌之间,一重重冲向双关隔膜,此时锻体有成,内外皆炼,五气流转,体内窍穴弥张、气血蒸蔚,正是冲关开穴最容易之时,真力连续冲击十数次后,“叮啷!”一声清脆的冥冥之音,犹如编钟齐鸣,“夹脊双关”已通,殊是水到渠成一般!

    当此时,我只觉头脑一震,一股前所未有清明从心际直通大脑,种种妄念、怨念、邪意、痛苦,皆止息于一瞬。

    就与这一瞬之间,我的心神接连天地,无垠阔大的胸怀包容一切、照亮一切,一种前所未有的沉静和安稳,如山如海覆盖心神,使自己体外因入魔而积蓄的浓后怨气渐渐消散,只见灵魂之中的一团墨黑,这是自小被封印的绝望和仇恨的发酵,不到铲除不共戴天仇人的一刻永远无法化解。

    突然,天地之间变得一片黑暗,无尽恶欲邪障铺天盖地而来,我的心神瞬间受到感染,周身气息剧烈起伏起来。

    心神之中,“定”字篆陡然大放光明,一下子将我晋升的精神状态定住,“净”字真篆随后浮起,道道光辉弥漫,将自虚空灌入的大量黑色气息磨灭一空。

    精神巨震,我猛地苏醒过来,那种先是与天地混同,如羽化升仙般美妙,接着又心神沉沦,如永坠无边地狱般的恐怖感受一下子消失了。

    此时,“夹脊双关”一通,我的修为直入锻体三重,然而,炼脏还在继续,撕心裂肺的剧痛袭来,我一下子又差点咬断舌根。

    一路修行下来,我承受的痛苦难以想象,也由此锻炼出了无比坚韧的精神毅力,当下我立即沟通“定”字真篆镇压住心神,而后再次激发“净”字符梳理起心神。

    神思重返空明,一丝清明却超脱于外,让我能以后天脑力思考起来,很快,我就从思维波动中察觉到了异常,“咦?怎么回事?我的意识分明还沉浸内修着,怎么还能清晰思考?这不矛盾吗?”。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网游之生死劫〕〔王者归来洛天〕〔传奇之超级法师〕〔浓情酒店〕〔娱乐圈之老祖驾到〕〔转世袁世凯之大总〕〔西游之白莲妖圣〕〔重征娱乐圈:季先〕〔嗜血霸爱:爵少你〕〔天才萌宝,妈咪要〕〔跨越24区的留学生〕〔快穿:拯救尸体行〕〔兵王隐花都秦风〕〔南溪醉〕〔恋上美女上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