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鬼医倾城,冥帝爆〕〔帝少惯宠:夫人太〕〔重生军婚甜如蜜〕〔最强帝师〕〔腹黑邪妃,太子绝〕〔我家水井有条龙〕〔归藏剑仙〕〔劈天斩神〕〔暗黑光耀九重天〕〔青坞妖奇谈〕〔宠物天王〕〔花都最强医神〕〔穿越之傻王哑妃〕〔魔医言钰〕〔狼少挚宠:简先生〕〔神农小辣妻〕〔蜜爱甜妻:爵爷,〕〔我的大脑里有门〕〔头狼〕〔横穿一万年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805章 当杀,你是妖
    方老爷瞄到画上内容后不禁抽了一口气,瞪向方越:“这……这幅画,越儿,你怎么能把这种画放在书房里?荒唐!”

    方夫人扫了一眼后也赶紧挪开了目光,羞得不行,她偷偷掐了一把方老爷,“老爷,这幅画你认得?”

    方老爷咳了一声,坦白道:“早时在外跑货时遇到一个落魄公子,他差点儿病死在路上,我找了大夫给他医治还赠了他一些银两

    ,他心存感激,便将这幅画给了我,说是出自名师之手,很有收藏价值。

    虽然这画的内容有些……但我找人看过了,确实为名师所画,还极有可能出自皇室御用画师之手,后来我一直压箱底收着,上

    回越儿帮着一块整理东西,恰好看到了这幅画,喜欢得紧,我就送给他了。”

    方夫人羞恼不已,低声道:“你就算要给也该在越儿成亲的时候给啊,幸好大师看不见,不然丢死人了!”

    两人自以为声音极小,这位捉妖师听不见,却不知对于一个眼盲的人,还是像孟子毅这样有道行的人,耳力了得,所以这些话

    也一字不差地落入了他耳中。

    只是方老爷和方夫人从头到尾都没有提画中到底是何物,孟子毅只是微微蹙了下眉,便跟之前一样,大掌在画纸上粗粗划过。

    说来奇怪,这书房里并没有妖气,但他之前确实从方少爷的身上闻到了不属于人类的味道,那是上了年份的……墨香和纸香。

    本以为是因为妖气太淡才没有闻出来,不想就是到了书房,也没有什么妖气。

    孟子毅的鼻子很灵,师父曾说他是天生的捉妖师,所以他的感觉不会出错,这书房一定有什么东西。

    在细细闻了许久后,他终于找到了那气味儿的来源——那些画。

    若是开了灵智的画妖,画妖成形,他能摸出来。比如一张桌子,如果成了精,孟子毅从画上摸过的时候就能摸出到桌子的质感

    ,若是一只动物,他便能摸到动物的皮毛。

    这触感跟画妖的道行有关,道行越深,他摸到的感觉越真实。

    方越死死盯着孟子毅,看他还是跟前面一样,伸手抚摸那画卷,心中怒意顿生。

    从知道画灵的存在后,他就再也没有这般放肆过,这人居然、居然……

    孟子毅手掌粗略地从画卷上划过后,神色微微一变。这是……

    虽然触感不甚清晰,但绝不是画纸的触感。果然是画妖。

    孟子毅神色一凌,又以大手抚过,这一次不是粗粗略过,而是用指腹,一寸一寸,仔细地描摹。

    方越震惊地瞪大眼,这人明明眼盲,他的指腹此时却准确无误地找出了画中人的轮廓。

    突然间,也不知孟子毅摸到了什么,手指蓦地一颤,跟触电了一样,飞快地收了回去。

    ……人……

    而与之同时,从这幅画卷中突然传出一声恼怒的低喝:“你放肆!”

    屋中方老爷和方夫人吓了一跳。

    方夫人:“老、老爷,方才什么声音?”

    方老爷:“有人,是个女人的声音,天啊,是从画里传出来的,这画有古怪……”

    画中的南浔已经涨红了脸,在心里咆哮,“啊啊啊,小八,你看这个不要脸的,他摸哪儿呢摸哪儿呢!”居然摸她腿!

    小八小声应了一句,“主要还是你太敏感了。”

    孟子毅此时的脸色已经变了,冷沉不已,“妖孽,还欲躲到何时,给我现身!”

    孟子毅以手指沾了唾液在掌心飞快画了一个符,对准那画中之人,然后猛地一抓,似乎以一无形的绳索缠住了画中人,他胳膊

    一收,竟生生从那幅画里拽出个人来。

    身着轻纱的女子扑倒在地,如瀑黑发铺散在地上,柔顺发亮,白皙的腿露出半截又被她迅速缩回,藏到了纱裙下。

    受到惊吓的女子猛地抬起头来,那一张颠倒众生的脸落入几人眼中,惹得几人齐齐倒吸一口气。

    方越痴痴地看着她,这几日画灵都是在画中跟他对话,画中她的一颦一笑便已让他痴迷不已,不想从画中出来的真人竟比在那

    画中时还要美上许多。

    真的……好美。

    孟子毅听到几人的吸气声,眉头微微蹙了下,但他没有丝毫犹豫,直接从刀鞘中拔出了那把斩妖刀。

    南浔见状差点儿吐出一口血,王八蛋,我身上都没妖气了,你特么还想杀我!

    “大师!我并非画妖,而是画灵。”南浔急道。

    方越也回了神,见捉妖师拔刀,想也不想便挡在了南浔面前,有些薄怒地道:“孟大帅,画灵她灵智初开,从未害过任何人,就

    是和我在一起的这几日,她也是日日监督我读书,从未做过害我的事。大师怎能不分青红皂白就杀人?”

    “越儿,你快过来!”方夫人怒道:“还说没有害你,现在你不就是被她迷惑了!”

    “让开。”孟子毅冷冷地道,握着斩妖刀的手不禁松了些。

    南浔看到大boss的小动作,吓得够呛,他要是完全松开,那斩妖刀就自己飞过来了,就算方越挡着也没有用。

    “大师可否给出一个杀我的理由?”南浔盯着他问。

    孟子毅:“因为你是妖,当杀。”

    南浔:“我并非妖,大师若不信可凑近了些闻,若是我身上有妖气,我任凭大师处置。”

    方越急忙点头:“大师绝不能滥杀无辜,即便画灵是妖精,那也是好妖精,更别说画灵并非妖类。”

    孟子毅顿了顿,握着斩妖刀的手紧了些,他忽地将方越拎起推到一边,然后一把拽起了地上的女子。也不知他是怎么做到的,

    竟准确无误地抓住了女子的手腕。

    南浔低呼一声,因着他这粗鲁一拽,长长的秀发在空中划过一道弧度又落下,飘动间,她身上那淡淡的墨香便浓了些,飘到了

    男人的鼻间。

    南浔嘶了一声:“你轻些,弄疼我了。”

    手都快被捏断了。

    她声音轻柔好听,换作任何人听到这声儿都会下意识地怜香惜玉几分,但孟子毅的手愣是丝毫未松。

    他忽地将脸凑了过去,因为看不见,他乍然凑过去的时候,那冰凉的薄唇差点儿就碰到了她的粉唇。

    南浔没动,她盯着对方的那张脸,也不知在想什么。

    孟子毅吸了吸鼻子,仔细闻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寡嫂〕〔逆天炼丹师:妖神〕〔第一强者〕〔不灭剑主〕〔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最强医仙混都市〕〔医毒绝世:帝尊的〕〔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