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九零之军妻撩〕〔一世帝尊〕〔无敌真寂寞〕〔情深不晚:求婚请〕〔丞相大人被翻牌了〕〔精灵之捕虫少年〕〔幻想世界大穿越〕〔权臣之妻多娇宠〕〔神通不朽〕〔修改超凡〕〔豪宠无限:恶魔少〕〔你从外星来〕〔最年轻的好莱坞大〕〔守望先锋——重整〕〔超级仙帝重生都市〕〔邪王专宠:腹黑逆〕〔房中有术〕〔大侠饶命〕〔勾魂咒〕〔寻宝全世界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817章 火化,附身
    南浔突然问了句:“小八,你觉得孟子毅那把斩妖刀的刀鞘怎么样?”

    小八多聪明的兽兽啊,立马就明白了,“你想附在那刀鞘上?”

    南浔笑盈盈地点头,“想法不错吧,大boss平时把那斩妖刀当宝贝儿,没事儿就摸几下,我要是附在那刀鞘上,岂不是……哎呀

    ,好害羞哦~”

    小八打断她的美梦:“别妄想了,那可是斩过无数妖邪的斩妖刀,世间妖邪的克星,别说附在上面,哪怕靠近都不行!这斩妖刀

    乃大boss机缘巧合下所得,虽然跟流星诛邪剑这样的神器没法比,但也是一等一的除妖利器,跟随大boss的这几年,因为斩妖

    无数早已修出了一点儿灵智,对妖邪鬼祟十分敏感。”

    南浔微微挑眉,“哦?”了一声,“那为啥我刚才不仅靠近它了,还用它斩断了三尾白狐的一条尾巴?”

    小八一噎,“这点儿我也在纳闷了。就算斩妖刀被重创了,但对妖邪还是很敏感的,它不可能允许你靠近才对。”

    南浔突然两手一合:“啊,我知道了!”

    小八:?

    南浔:“还不是因为本小姐长得花见花开人见人爱刀见刀喜。”

    见小八一脸无语,南浔哈哈笑了起来,“逗你玩的,虽然我不是人类,但我身上并没有让人厌恶的气息,而刀剑这种东西感应的

    不过一个气,既然我身上没有让人讨厌的气味儿,它自然不会抗拒我。也或许,它感受到了我当时想要救它主人的迫切心情?”

    小八勉强被南浔说服了。

    孟子毅与三尾狐妖一场大战后,一夜已经过去,天边泛起了鱼肚白。

    天亮之后,这里的一切都变了,偌大一座宅子凭空消失,变成了与其他地方无异的荒野之地,唯一的不同便是这里多了许多人

    骷髅,还有不久前死在这里的狐子狐孙。

    那几个得救的商队大汉,在大胡子的带领下齐刷刷跪下,给孟子毅磕了三个响头,“多谢大师救命之恩!”

    他们做皮毛生意已经多年了,狩猎那些披毛畜生,再剥了它们的皮毛拿到各地去卖,可此刻看到那么多狐狸尸体,他们却完全

    没了剥皮去卖的想法。

    几人甚至开始怀疑,是不是因为他们所造的杀孽太多了,所以才遇到今天这些狐妖来索命。

    孟子毅没吭声,掐了诀后,不知道落在哪里的刀鞘便自动飞到了他的手中。

    他盘腿坐下,从包裹里取出那块发旧的布巾,开始擦斩妖刀上的血,一寸一寸地擦,擦得极为细致。

    可是这次,斩妖刀上的血太多了,他竟怎么擦都擦不干净。

    大胡子连忙将衣服脱下来递到他面前,“大师,用我这上衣擦吧,我还有新的。”

    孟子毅动作微顿,没有接他的上衣,而是把沾满了血的布巾递给他,淡淡道:“找个地方洗洗。”

    大胡子终于听到他说话了,赶紧接过那血布巾,屁颠颠地找了个积水洼洗这血布巾。

    如此反复几次后,孟子毅终于将自己的斩妖刀擦干净了。

    他将斩妖刀重新插入了刀鞘里,然后,坐在一边歇息。

    商队一共十八人,死了十一个,全都是被挖心而死,大家将死去的人抬过来放在了一起,替他们整理好了着装。

    这么多人没法带着上路,如今只能火化了,带不走人,起码要把他们的骨灰带回家乡。

    想到跟大师一起的那位天仙似的姑娘,大胡子吩咐手下兄弟把那姑娘也抬过来。

    “啊!天啊——”那位去抬尸体的汉子突然失控大叫了一声。

    几人闻声纷纷赶去,也被吓了一跳。

    那位姑娘的尸体竟变成了一张薄薄的纸,人形的纸!

    这纸人穿着同那姑娘一样的纱裙,脸上的五官一看就是用笔墨勾画出来的,但五官却真实得很。

    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就变成了一个画出来的纸人呢?

    “老大,这姑娘该不会是纸变的吧?”

    大胡子没有说话,转头看向那位盲眼大师。

    他们的声音不低,他应当全听到了,只是,他还是老神自在地坐在原地,面无表情,让人捉摸不透他的心思。

    若不是他一只手在轻轻抚摸手中的刀鞘,大胡子会以为他睁着眼睛睡着了。

    见那位捉妖大师没发话,大胡子便自己做了主,“将这位姑……这个纸人也一并火化了吧。”

    孟子毅听到这话,握住刀柄的手突然一紧,另一只抚摸刀鞘的手也蓦地一顿,短暂的停顿后,他握刀柄的手松了,抚摸刀鞘纹

    路的手又重新摩挲了起来。

    忽地,咔嚓一声。

    在宅子消失之后,先前那幅被挂在墙上的“春宫图”挂在了一根细小的枝桠上,此时,那枝桠折断,画卷也掉落下来,砸入了草

    丛中。

    画卷摊开在地面上,画中人儿已是不见,只剩几条飘荡在画里的白纱。

    其他人都在忙活,没有听到这细微的响动,孟子毅的耳朵却微微动了动。

    大胡子和几人已经拾来了柴,只是骤雨方歇,这些柴都被淋湿,几人尝试了许久,生不起火。

    发生了狐妖的事情,这个地方是不敢呆了,万一那些逃走的妖精又回来了,或者找来了其他更厉害的妖精怎么办?可是他们人

    力有限,运不走这么多人。

    最后,大胡子决定将这些兄弟暂时埋在附近,回头再将他们的尸骨火化带回家乡。

    几人挖坑的时候,孟子毅突然拄着斩妖刀站了起来,走到了画灵的“尸体”面前。

    尸体无法火化,但这张薄薄的纸却能烧得一干二净。

    他蹲下身,伸出手摸了摸,在摸到那纸人的瞬间,指尖轻颤了一下。

    稍许,他放下斩妖刀,双手将那薄薄的纸人托了起来,用手背扫了扫上面并不存在的灰尘。

    孟子毅“看”着手中的纸人片刻,托着的一只手慢慢滑到了纸人的头顶,将她夹住,竖了起来。

    然后,他的另一只手从怀里掏出了……火折子。

    “帮妖物火化这种事儿,我还是第一次做,呵……”孟子毅轻嗤一声,不知道在嘲笑自己,还是在嘲笑别的什么。

    南浔:孟子毅,我艹你大爷!

    眼看着那火苗就要烧到纸上,孟子毅的神色却猛然一变。

    他蓦地丢到火折子,将旁边的斩妖刀一把抓在手中。

    “……大师。”

    一道虚弱的叫声在他耳畔响起,低低柔柔的,一阵风刮过,那声音就散了,仿若错觉。

    孟子毅却听得耳尖儿一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杀手兵王俏总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千亿盛宠:闪婚老〕〔不灭剑主〕〔寡嫂〕〔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医毒绝世:帝尊的〕〔武道大宗师〕〔君临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