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明宦之风流无边〕〔大历史小神仙〕〔妃常撩人:王爷,〕〔天才萌宝:总裁你〕〔赤壁之崛起荆南〕〔无限武者道〕〔嘿,魔法师〕〔唐云的异能生活〕〔大齐悍卒〕〔氪无不胜〕〔科技霸权〕〔全民领主〕〔妖艳贱货学习手册〕〔神级娱乐主播〕〔超神大刀魔〕〔妖灵狂潮〕〔兽医娘子已上线〕〔掌贵〕〔生存之末世为王〕〔人道至真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820章 大师,你摸到我的脸了
    山林里果真如同那大娘所说,树木高大,遮天蔽日,地面上有落叶,日积月累的,枯黄的叶盖了厚厚一层,最上层又落了一层

    绿叶,有杂草从枯叶里钻了出来,翠绿翠绿的,处处显生机。

    孟子毅那双发旧的靴子踩在上面,发出咯吱咯吱的脆响,落叶被碾碎。

    “大师,这林子里很美,就是有些阴森森的。”南浔道。

    孟子毅面无表情:“再美我也看不见。”

    “那我讲给大师听吧。这里有很多大树,它们枝叶繁茂,翠绿的树叶如碧玉一般,阳光从树缝儿间钻进来,在地上投下被树叶剪

    碎的光影,随着阵风,轻轻摇曳着……”

    画灵的嗓音本就低柔好听,加上她刻意放轻,那声音听起来便愈发舒服了。

    孟子毅听到她的描述后,脑中已经自动生成了一幅风景。

    的确……很美。

    好久没看过这么美丽的风景了。

    那低柔舒缓的声音继续道:“被树叶剪碎的光打在大师的身上和脸上,让大师冷峻的面容看起来柔和了许多,一个小光点恰巧落

    在大师的靴子上,照亮了大拇指处的那个……破洞,噗!哈哈哈……”

    孟子毅:……

    原以为是只让人省心的小妖,不曾想胆子这么肥,竟连他的玩笑也敢开了。

    孟子毅下意识地缩了缩那快要顶破洞出来的大脚趾头,难得生出了一丝尴尬。

    “大师,这林子大得很,路也不好早,你自己小心些。”

    孟子毅嗯了一声。

    走了许久,周围的风好像大了些,一阵一阵的,阴冷得很,从树缝里透下来的阳光已经不能驱散这股寒意。

    孟子毅的眉头微微拧了起来。

    这里的阴气比他想象中的还要重。

    “大师,这边怎么都是些……招鬼树?”南浔有些讶异的声音响起。

    孟子毅细微地扬了下眉,“你还知道招鬼树?”

    南浔解释道:“之前有个主人喜欢研究风水,我学了一些皮毛。”

    当然,这是南浔胡扯的,她的风水知识都是跟老祖学的,虽然半路拜师,只学了几年,但她勤奋啊,老祖的那些书她全都看完

    了。

    桑槐杨柳乃四大招鬼树,也是四大阴树,从风水上来讲,前不栽桑,后不插柳,院内不栽鬼拍手,鬼拍手即白杨树,杨树遇风

    ,叶子发出的声响哗啦啦的,像是鬼拍手。

    而这几种树之中,槐树最招鬼,因其乃木中之鬼,阴气重,它身上的那些大树瘤便是附着鬼物的好去处。

    “大师,槐树真的招鬼吗?”南浔佯装一知半解,虚心求教。

    孟子毅听到她的疑问,声音还是平仄无波的,但却比之前平缓了不少:“凡事没有绝对,譬如槐树,虽为木鬼,但品性端正之人

    能用其求高官厚禄,柳木虽阴,有时候也能同桃木一样驱邪,柳树本身就为二十八星宿之一。有时候吉树和凶树是可以相互转

    化的,这与人的命相有关。”

    南浔笑问:“大师也懂风水?”

    孟子毅:“对捉妖师来讲,这些只是常识,我们只捉妖邪,可不会帮人布置风水。”

    南浔:“大师懂得真多。”

    孟子毅微顿,然后继续往里走。随着他越往深处走,周围的风越阴冷。

    “大师,我觉得这边有些奇怪。”南浔小声道,“这里好多柳树和槐树,那位小梅姑娘该不会是在槐树上吊死的吧?”

    孟子毅的声音微沉,“她的死显然是有蓄谋的,她本就盼着自己死后化成厉鬼,当然会挑鬼槐来上吊。”

    “大师,我总觉得事实真相不是像大娘说的那样,如果这位厉鬼有冤情,我们能不能帮她?”

    孟子毅一听这话,声音更冷了,“冤不冤我不管,她害了这么多人,当杀!”

    南浔小声道:“那……杀她之前帮她沉冤得雪?”

    孟子毅嗤笑:“你倒是好心肠。”

    南浔就当他答应了,立马道:“谢谢大师!”

    孟子毅:……

    他什么时候答应了?

    “大师!”南浔突然惊恐低呼一声,“方才在你后面有一抹红影掠过!”

    孟子毅不慌不忙地嗯了声,“我知道,已经到她吊死的地方了。”

    南浔看去,这才发现,孟子毅已经站在了一棵鬼槐下。

    这棵鬼槐比旁边几棵都要高大,前面横出一根粗壮的分枝,应该就是大娘说的那棵歪脖子树。

    只是没想到,这歪脖子树是棵鬼槐,还是这么一大棵鬼槐。

    这鬼槐诡异得很,树皮上面的树瘤尤其多,每一个树瘤上都附着或浓或淡的煞气。

    南浔将自己见到的说了,孟子毅冷笑,“不必你说我也感觉到了,本以为这厉鬼杀人是因为心怀怨恨迁怒于旁人,如今看来,倒

    是我小瞧她了,她在养煞,以此增强自身道行。”

    孟子毅刚说完这话,眼前的槐树便轻轻晃动起来,树叶发出沙沙的声响,一阵阵哭声从树上传来,“呜呜,呜呜呜……”

    阴风阵阵,森寒不已。

    南浔听得头皮发麻。

    孟子毅突然握住刀鞘,一把拔出斩妖刀。

    南浔啊地低呼一声:“大师,你摸到我的脸了!”

    孟子毅握住刀鞘的手不禁一抖,差点儿将刀鞘甩出去,他将刀鞘放到了地上,然后右手举起斩妖刀,一刀子朝那鬼槐上的树瘤

    斜砍下去。

    “啊——”

    树瘤被削下去的一瞬间,南浔听到了一声男人的惨叫。

    可细细一听,竟仿佛还有一声轻呼,只是那声音极其短促,又被这惨叫声给遮住了,所以听得并不真切,让人以为是错觉。

    “大师,为何这树瘤会惨叫?”躺在地上的刀鞘浔问。

    孟子毅淡淡道:“是那厉鬼用死去村民的鬼魂养出来的鬼煞,他们已经没有转世投胎的机会了,我只不过是一刀让他们解脱。”

    南浔:是啊,只是这解脱的法子真是简单粗暴。

    孟子毅一连削下了六个树瘤,便听到了六声凄厉的惨叫。

    南浔对那厉鬼的心情一下就复杂了,就算你有冤情,也不能杀其他无辜村民啊,不,还不是杀,直接让人家连投胎做人的机会

    都没了,这造的啥孽就有点儿多了。

    在孟子毅准备削下第七个树瘤的时候,身后一阵阴风袭来,一抹红色的影子张开五爪朝孟子毅背后抓去。

    不及南浔出声提醒,孟子毅已经猛然一个转身,手中不知何时捏着的一张符箓朝她飞掷而去。

    符箓正中她胸口,发出刺啦的声响,那红衣女鬼惨叫一声,被定在了原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妖娆炼丹师〕〔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天骄战纪〕〔农门悍妇撩夫忙〕〔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鬼王传人〕〔真武狂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