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道万年〕〔以我江山,许你盛〕〔遂古之上〕〔凡俗至尊〕〔天价宝贝:总裁爹〕〔梦幻天朝〕〔嫡女令〕〔重生军婚:首长大〕〔都市圣医针神〕〔帝国总裁的囚笼〕〔韩少追妻:老公狠〕〔大德云〕〔清穿娇妃:四爷,〕〔重生蜜恋:上校,〕〔一抱成孕:总裁甜〕〔一生一世笑皇途〕〔逆天命:问梦情〕〔森罗拈花录〕〔惹火田妻:至尊丑〕〔首席心尖宠:甜心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829章 大师,你欺负我
    南浔觉得小八真容易满足,才3点恶念值就高兴成这样。不过孟大boss的确是所有大boss里面最抠门的。

    南浔夸了一句后也没指望孟子毅深入探讨这个问题,不想他竟自己主动说了起来,“这是我娘给我做的最后一件衣袍。自我拜入

    师门之后,每年回去都能收到她亲手缝制的衣袍,刚开始还是锦缎长袍,后来我说太扎眼了,她便换了软一些的麻布……”

    这是南浔第一次听孟子毅说这么多,他的语气和神情是从未有过的柔和。

    南浔有些欢喜这次的大boss终于有个幸福的家,却又为他后来的遭遇感到心酸。

    在你以为最幸福的时候命运给你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这会让人崩溃。

    “大师。”南浔低声唤他。

    她的声音放轻放柔的时候总带着一种奇异的抚慰人心的力量。

    孟子毅头一次不觉得女人烦。

    他没有应声,脸却朝南浔微微偏了偏。

    “大师,以后我给你做衣袍吧。”

    画灵的话让孟子毅怔了一下,随即那脸便沉了下来,他冷冷地道:“不用。”

    南浔没想到他突然变脸,略顿了下,哦了一声,淡淡道:“是我逾距了。”

    他还是嫌弃她的身份,不能交心,方才让他放下防备心,哪怕只短短一会儿,已经很难得了。

    南浔叹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

    小八:这一声叹息真是明显,生怕大boss听不到似的。

    直到孟子毅灭油灯前,南浔都没有再说一句话,更别说像刚才一样,仿佛忘了孟子毅捉妖师的身份,打趣他说他有汗臭味儿的

    那般胆大了。

    这样的安静才是孟子毅喜欢的,可不知为何,他的心情反而变得糟糕起来。

    他习惯了坐姿入睡,所以上床后并未躺下,而是背靠床头,盘腿环胸。

    他很珍惜睡觉的时间,虽然大多数时候都是浅眠,可此时他闭上眼睛,却怎么也睡不着。

    孟子毅将自己的失眠归咎于习惯被破坏,以往他都会抱着斩妖刀入眠,可此时……臂膀里空空如也,而那斩妖刀被他放在了身

    侧。

    离得很近。

    但画灵附在刀鞘上。

    她时不时说上一句还好,她这么久不说话便会给他一种错觉,他的斩妖刀还是跟以前一样,指不定他什么时候突然一忘,就又

    把刀抱入怀里了。

    不过……他方才的口气真的很差?

    她很爱说话,就因为自己凶了她一句,就被他吓到了?然后一句话都不敢说了?

    不对,这小妖胆子明明很大,他第一次见她欲杀了她,那时也没见她跪地求饶。

    所以,她这是……生气了?

    可是她生气什么,他一个捉妖师怎么能让一只小妖给他做衣裳?这像话吗?

    反正睡不着,孟子毅便不睡了,他动了动腿,又动了动胳膊,都是很小的动作。

    斩妖刀那儿还是没什么动静,连偷窥的目光他都感觉不到了。

    孟子毅不知怎的就回想起以前还在师门时的事情,师门里有几个喜欢撒娇的师妹,师兄们便变着法儿地哄她们。那些哄人的画

    面突然在他脑海里一闪而过。

    他不禁蹙眉。

    怎么会想起这些……

    师门里的事情,这些年他都不愿意回想,他一直往南行路,何尝不是存了躲他们的心思。

    他打伤了同门师兄,偷了师门的镇派法器流星诛邪剑,从那时起,他就是师门叛徒了。

    孟子毅敛神,主动伸手摸到斩妖刀刀柄,顺着往下,往哪刀鞘上轻轻弹了一下。

    刀鞘没动静。

    孟子毅又弹了一下,这一次下手稍稍重了些。

    “大师何事?”南浔完全一副陌生人口吻。

    画灵再次打破了孟子毅对她的印象。他以为她性子好,不想是个有脾气的。

    跟他置气?真的不怕他一刀斩了她?

    孟子毅现在留着她只是因为她在自己跟千年狐妖打斗的时候搀和了进来,最后差点儿灰飞烟灭,虽然那时候就算她不出手,他

    也有办法灭了那狐妖,只不过要费些功夫。

    “生气了?”孟子毅问。

    南浔:“我只是小小画灵一个,哪敢生大师的气。”

    孟子毅:好像真生气了。

    他眉头一拧,“你生什么气?要生也是我生气,你附在我的斩妖刀刀鞘上,致使我夜不能寐,我之前已经习惯了抱着它入睡。”

    南浔听了这话,不禁一乐。她觉得挺稀奇的,大boss这是在跟她抱怨?他还有抱怨这种情绪呐?

    “大师现在也可以抱着斩妖刀睡,反正我附在刀鞘上,又没有真身。大师碰我时的触感应该跟原来的刀鞘一样吧。”

    微顿,她小声道:“虽然我比较敏感,外界的触感对我来说就跟真的一样,但我可以忍着。”

    孟子毅听了这话,表情突然变得有些微妙,“其实,我也比较……敏感,碰到你的时候我感觉到的不是刀鞘的质感,而是……女

    人身体。”

    南浔过了好一会儿才好似消化了这个消息,她大震道:“那你岂不是……你你你不要脸!我全身都被你摸光了!”

    孟子毅的脸上难得地浮现出一抹尴尬之色。

    他仔细地回想了一下,替自己辩解道:“好像就不小心摸到了胸、腰、头、腿、脚,其他的没了。”

    南浔声调微微拔高:“这还不多?这就相当于全身了!我一直以为你碰我就跟碰冷冰冰的刀鞘一样,好几次我都忍着没吭声,哪

    知道……”

    最后,她委屈地小声嘀咕一句:“大师,你欺负我。”

    孟子毅:……

    南浔转而又识趣地道:“但是……算了,你也是无意,我在大师眼里本就是一只小妖,妖精还讲什么贞操。”

    孟子毅沉默,眉头拧了一下又松开。

    “你跟那些妖不一样。”孟子毅道。

    南浔听到这话,心情突然好了,声调一扬,“我当然不一样了,要是一样,大师早就把我灭掉了,哪里会把我带在身边,还允许

    我附身在斩妖刀上。”

    孟子毅的嘴角微微勾了下。

    心情好像突然变好了?明明不是人,却比人还喜欢变脸,跟个小孩儿似的。。

    “大师,我很快就能恢复了,到时候大师就不用像现在这样为难了。”南浔道,话中带了些许歉意。

    孟子毅嗯了一声,重新闭上了眼,“修行这种事儿急不来。我要睡了,你也休息吧。”

    南浔低声道:“大师,好梦。”

    孟子毅又嗯了一声。

    这一次他很快就睡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寡嫂〕〔逆天炼丹师:妖神〕〔第一强者〕〔不灭剑主〕〔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最强医仙混都市〕〔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君临星空〕〔医毒绝世:帝尊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