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乱世之道士〕〔绝品神医混花都〕〔最强魔帝归来〕〔我的粗大金手指〕〔千颜〕〔三国之皇帝发家史〕〔回到上古当大王〕〔奇幻塔世界〕〔寻仙少年〕〔罗德的野望〕〔我有一枚建城令〕〔血魔无相〕〔千亿蜜宠:宋少,〕〔3岁小萌宝:神医娘〕〔火影之鼬神再现〕〔绯色迷情:血色蔷〕〔路边捡到一只猫〕〔超凡卡神〕〔乾坤陨帝〕〔隐婚蜜爱:总裁欺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841章 往事,人与妖
    南浔郁闷了,她也是妖啊,听到孟大师提到妖的口气后,她已经想象出自己日后的追夫道路不会太顺遂,起码是不能指望这家伙发现一只小妖已经对他暗生情愫了,叫他自己发现自己对一只妖动了心神马

    的更是痴心妄想。孟子毅少见的情绪泄露让老者再次大怒,“老夫见你身怀神兵利器还以为你有所不同,没想到你也是这样!妖怎么了?她从未害过人!我们安安生生地过日子,怎么就碍了你们的眼了?捉妖师?我呸!狗屁

    的捉妖师,我不信你们这些一天天把道挂在嘴上的捉妖师就没错杀过人!”

    “老头,你先给自己止下血,都快流干了。”南浔好心提醒道。

    被孟子毅砍了条胳膊,他除了一开始捂着嚎叫了一声,竟也不去止血,身下已经汇聚了一滩血。

    老者的目光落在刀鞘上,虽然觉得一个刀鞘说话有些稀奇,但此时他满心满脑的仇恨,已经不想去细究这些。

    他神色颓然,叹道:“我连一个稚子都干不过,何谈报杀妻杀子的大仇?”

    然而说完这话,老者还是从怀里取出个药瓶,在断臂切口处撒了药粉后用断袖紧紧缠了一圈,好歹止了血。他还是有机会的,方才若是能及时召出恶鬼布下恶鬼吞噬阵,他就算干不掉这瞎眼小子也能毫发无损地离开,只是……因着心里那个执念,他还想着尽快集齐三百只恶鬼炼制鬼王,如此,才有那一瞬间的犹

    豫,结果失去一条胳膊。

    不过没关系,只要炼制出了鬼王,他还是有机会杀死仇人!

    孟子毅“看”了老者片刻,淡淡道:“与妖苟合,有违天道,便是那人不杀你,你们也不会有好结果。”

    老者冷笑,“结果如何我们自会担着,我和小玲当初既然选择在一起,就已经打算接受各种恶果,但这种恶果绝不是我眼睁睁看着妻儿被狗屁捉妖师斩杀!”

    孟子毅面色淡淡,突然道了一句:“如果是我,我或许也会杀了她们。”

    若在以前,他绝不会用“或许”两个字,他要做的事情从来都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不会犹豫不定,可眼下,他却不确定了。

    小画灵说,她要先掌掌眼,确定是好妖的话,他就放对方一马。他似乎……答应了。

    “大言不惭的臭小子!你们都是王八蛋!”老者怒极大骂。

    孟子毅没有搭理他,竟是提起刀,转身就走。

    南浔连忙道:“大师,咱们在这儿歇会吧,顺便把斩妖刀上的血渍擦一擦,您大白天的拎着这么一把血淋淋的大刀,会把人吓着的,他们肯定以为大师杀人了。”

    孟子毅眉头微微一皱,迈出去的步子又收了回来。

    他撩开袍子,盘腿坐在地上,掏出发旧的抹布开始擦拭斩妖刀的血。

    一副不在理会老者的模样。

    老者怒瞪着他,想起他刚才的杀招,心底还是有几分忌惮。

    只是,瞧这小子的模样,大概是真打算放过他。

    老者微微松了口气,心里嗤笑。还是太年轻,见的世面少,若是他,一定会将对方弄死,毕竟已经结仇。不过,这些人向来都是这样,他不是早就知道了么?

    扫了孟子毅一眼后,老者靠在一边调理气息。

    光线昏暗的屋子里突然安静下来,难以想象这里不久前还发生过激烈的打斗,而双方就面对面坐着,一个旁若无人地擦着自己的宝贝斩妖刀,一个调息。

    南浔咳了一声,突然打破了这氛围。

    她好奇地问:“老头子,你的妻子一定很美吧?妖精都长得非常美艳。”

    老者一愣,盯着孟子毅放在身侧的刀鞘,目光有些古怪。

    他只听过有些神兵利器可以修出器灵,就这种情况也是少之又少,毕竟死物不同生物,修出灵智更难,可眼前这个,说话的不是那把刀,而是那刀鞘,这就更稀奇了。别说南浔没有丝毫妖气,就算有,老者也不能马上猜出这是妖物的精魂附在了刀鞘上,毕竟能附在死物上的多也是“死物”,一些鬼魂可附着在死物之上,但这些死物大多是可以孕养容纳鬼魂的阴玉等阴物

    。

    一个刀鞘?还是容纳斩妖刀的刀鞘?呵呵。

    “你这般瞅着我看作什么?我是刀鞘灵。”南浔瞧这小老头盯她的眼神,阴测测的,十分让人不喜。

    老者收回了目光,摸了摸自己的缚鬼乾坤袋,“你刚才问什么?”

    “我问,你妻子既然是妖,一定很美吧。你年轻的时候应该是风流倜傥的人物,我能看得出来。”

    老者听得出来,这刀鞘就真的只是好奇,提到妖的口气也不像这瞎眼小子一样不喜,甚至有杀意。

    他叹了一声,几十年了,其实他已经记不清小玲的样子了,印象中她笑起来很好看,娇俏活泼,只一眼就把他吸引住了。

    “她其实长得很平凡,跟你们想象中的妖精不太一样,可是她一旦笑起来特别好看,那个时候我还不是什么半吊子猎鬼师,只是一个富家公子哥儿……”

    老者叫郭玉然,几十年前还是个游戏花丛的公子哥儿,整日游手好闲,没事就跟一群狐朋狗友去逛逛花楼游游湖,后来家道中落,父母相继去世,他也借此一事看尽世态炎凉。

    就在他迷茫不知所措的时候,他的桌上多了一锭银子,那银子帮他度过了难关,后面的一段时间里,每当他有需要的时候,就会有人给他送银子。

    有一次,他有事出门,却在离开后想起有东西没拿,便又折返回去,就在那时,他恰巧看到了那送银子的人。

    然而,那多次给他送银子的竟不是人,而是一只……金丝雀。

    那金丝雀爪子上抓着一锭银子,正偷偷往桌子上放。

    更让他诧异的是,那金丝雀下一瞬竟变成了一个黄衣少女!

    他以前跟狐朋狗友厮混的时候见过不少花楼女子,什么好颜色没见过,可在看到这女子的模样后,他的心脏却狂跳不止。那一瞬间,他突然相信了一见钟情。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农门悍妇撩夫忙〕〔天骄战纪〕〔逆天炼丹师:妖神〕〔重生八零:媳妇有〕〔大千劫主〕〔鬼王传人〕〔真武狂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