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真的不想离开你〕〔伏魔师之长生诀〕〔六道佩恩的自我修〕〔黑白世界,彩色的〕〔我是幕后大佬〕〔老子已经无敌〕〔仙道第一小白脸〕〔红包游戏群〕〔快穿:男主,开挂〕〔仙女修真日常手记〕〔青铜战纪〕〔我家女儿是教皇〕〔全民秘境时代〕〔世人畏我〕〔披着上帝的球衣打〕〔带着仙葫开农场〕〔头号前锋〕〔独宠小萌妻〕〔超级科技工业〕〔高能来袭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845章 大师 要矜持一下吗
    武林,最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最新章节!

    南浔唉哟完之后没听到什么声音,不禁瞅向孟子毅,却发现他好像有些走神,又好像在沉思,进入了某种冥想的状态中。

    良久,他才开口问了句:“你觉得那狐妖可怜吗?”南浔微顿,语气并未有他想象中那般沉重,“与其说是可怜,不如说是可悲。凡人寿命不过数栽,她一只有千年修行的狐妖不去好好修道,偏生要搀和到凡人的这些情情爱爱当中,连凡人都没有参悟的东西

    ,她又来搅和做什么?落到这样一个下场也在意料之中。”

    孟子毅听到她这番见解,心中不禁生出一种古怪之感,“你怎知凡人参不透这情情爱爱?”

    “人有七情六欲,能参透这些情情爱爱的的便已经不是凡人了,所以我说凡人参不透情爱,这话难道不对吗?”

    孟子毅沉默片刻,忽地哂笑一声,“你一个小妖竟比我看得还透彻。”

    “大师抬举我了,不是我看得透,只是经历得少而已,我还没有感受到这些所谓的情,又哪里有参透的机会。或许,我也不想参透。大师想参透吗?”

    孟子毅眉目微敛,似染了一层淡淡的寒霜,“情之一字太杂太多,也太重,只这亲情一个,便困了我数年。我放不下,也不想放下。”

    南浔轻笑,“大师跟我想到一起去了。有些东西既然放不下就不放。人心本就复杂矛盾,饶是想得再通彻明白,也总有顾忌不到的地方,不如遵从本心。”孟子毅微微摇了摇头:“你这小妖,说的道理倒是一套一套的,但你不觉得自己说的话已经前后矛盾了?先前你说那郭玉然因为仇恨变得人不人鬼不鬼,想必是不赞同他的做法,如今又来跟我说什么遵从本

    心,那郭玉然便是遵从本心才变成了如今这副样子。”

    南浔忽地哈哈笑了起来。

    孟子毅微微蹙眉,又在她脑门上轻轻敲了两下,“笑什么?”

    南浔止笑,“没什么,只是觉得一本正经跟我谈心的大师特别可……可亲。”

    她其实想说可爱来着。咳了一声,南浔正色道:“大师,路要自己走过,方知对不对好不好。遵从本心而走,即便在外人看来可能是错的,或是荒谬的,但起码自己不会后悔,因为回首看去,那每一步都是自己一个脚印一个脚印

    走出来的。

    那郭老就算有生之年报不了仇,更甚至会因为这几十年惹的业障提前殒命,这些结果他恐怕早就料到了,但他走到今日这一步,我想他也从未后悔过。”

    孟子毅眉眼微垂,突然问了句:“如果明知是错还要继续吗?”

    神棍忽悠浔上线,“会问出这种问题,说明大师自己内心也不知道是对是错。既然不肯定是对是错,那大师就继续这样下去,因为大师现在做的就是内心想做的。”

    孟子毅沉默许久忽又笑了起来,笑声沉沉。

    这是南浔第一次听他笑出声,虽低沉却悦耳。

    南浔也笑,“大师是不是觉得我讲的很有道理?我也觉得自己讲的很有道理。”

    孟子毅笑过之后,又问:“还有吗?今日不如一并道来。”南浔想了想,继续道:“其实我方才讲的这道理那得对人,像大师这般心志坚定之人,做事遵从本心就好,但像我故事里这只狐妖,那便行不大通了,本身心性不定心志不坚脑子不够好识人不清,这样的若

    是遵从本心,迟早落得狐妖那般惨烈的下场。”

    孟子毅微微挑眉,示意她继续。

    南浔本来已经说够了,可见孟**oss今天心情格外好,她就算瞎诌也得多说点儿。“那张公子给狐妖喝下符水,其实也是人之常情,毕竟人都怕妖,可若联想之前这位张公子和狐妖之间的种种恩爱甜蜜,便只让人觉得心寒,都说日久生情,就算知道枕边人是只妖,但相处多日,总该知道

    对方的品性,但他却毫不犹豫地给对方喂下符水,可谓不是个东西。”

    前面还说得好好的,最后却突然来上这么一句,让孟子毅有些忍俊不禁。

    “至于那狐妖,方才也说了,可怜更可悲。贪恋人间情爱倒也无可厚非,但是,眼光不行。如果是我,我定要找个绝不负我之人。”

    孟子毅想了想,道:“有句话叫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那狐妖相中那位张公子的时候,也未曾想到他会辜负自己,所以你又如何确信自己找到的就是良人?”

    “唔,因为我相信自己的眼光,如果我真的眼瞎相中了一个负心郎,我就趁他辜负我之前甩了他。”

    “我以为你会说杀了他。”孟子毅的声音里似乎含了一丝笑意。

    “大师也太小瞧我了,我岂是那种动不动就杀人的妖?”微顿,虚心求教道:“大师,你说,该如何识别一个人话中真假呢?”

    “用心去感受。什么都能欺骗人,唯独心不能。用心去感受对方的心。”

    南浔一听这话精神了,有些小喜悦地问:“大师当初没有杀我是不是因为感受到了我这颗善良的心?”

    孟子毅听到这话,这下不仅嘴角,连眉梢都染了笑。

    然后,他嗯了一声。

    南浔轻哼一声,“我就知道,我这么善良聪明还学富五车的画灵,大师没道理一刀就削了。”

    “浔浔,你……”欲言又止。

    “大师,我怎么了?难道你觉得我不够聪明不够有才?”

    “没什么,只是觉得你与初见时不大一样。”

    “哈哈哈……初时不相识,自然要矜持一些,而且我见得多了,那些文人也大多是这样的。如今我已与大师相识相伴,当然就摒弃那些矜持了。”

    孟子毅听着刀鞘上传来的笑声,握着刀柄的手指微微下移,指腹搭在了刀鞘边缘。

    “大师,我现在这样不好吗?要不……我还是稍微矜持一下?”

    “……不用,这样挺好的。”

    南浔轻笑,“我也觉得自己挺好的。”小八:不要脸。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杀手兵王俏总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千亿盛宠:闪婚老〕〔不灭剑主〕〔寡嫂〕〔逆天炼丹师:妖神〕〔医毒绝世:帝尊的〕〔武道大宗师〕〔君临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