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妖帝尊〕〔星王传奇〕〔火之日向〕〔金庸绝学异世横行〕〔魔煞燃血〕〔神兽召唤师〕〔伏魔师之长生诀〕〔玄天造化功〕〔玄幻之我是大反派〕〔师门至上〕〔万古纪元〕〔斗天记〕〔灵武明尊〕〔龙帝逆神诀〕〔异想成神〕〔不我轮回〕〔我的法师〕〔难道我是神〕〔最强红包皇帝〕〔你可能看了本假火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847章 撒娇,大师去吧去吧
    南浔拍起马屁来连她自己都能信服,可见语气之真诚。

    孟子毅的表情淡定,也不知是信了这高端的马屁,还是压根没当回事儿。

    他将那一方蒙刀鞘用的丝帕叠好放回了包袱里,留待下次再用。

    南浔瞧见他的动作,不禁嘀咕一声,“大师果然不信我。”

    八:信你就是傻子。

    孟子毅拾来一些干柴,生火,支起架子,将方才洗过的衣袍和长裤搭在上面烘烤,然后坐在一边吃干粮,动作有条有理,做起来也不失优雅。

    今天他没有捕鱼,因为烘衣服的时候他从来不烤野味吃,味道会熏到衣服上。南浔早就把他的那点儿习惯讲究弄清楚了,到底就是有些洁癖。就像他可以穿破旧的衣裳,但一定要干净,从他以前那件洗得发白的衣袍就能看出来,还有他最喜欢的那把斩妖刀,每次斩杀过那

    些妖邪之后,他都要将刀反复擦拭好几遍。甚至于带着的干粮,他都会用干净的布巾里外包上好几层。

    简单吃了点儿干粮后,孟子毅倚在树边,暗淡的双目盯着眼前的篝火,有些走神。

    “大师,你怎么了?”南浔低声问。

    他顿了一下才道:“没什么,只是在想一些事情。”

    南浔嘟囔:“难怪方才都不搭理我。”

    她不禁纳闷。洗澡之前还好好的,怎么洗完澡就变样了?难道洗澡之前她的某几句话起了反作用?

    “那大师想通了吗?”

    “未曾。”

    南浔心道:还没想通就对她不理不睬了,不行不行,绝对不能让他想通!

    孟子毅闭上了眼,准备歇息,突然听到画灵问他:“大师,今晚风好大,我能在大师怀里躲躲风么?”

    孟子毅的眼皮子突地一跳,缓缓睁眼。

    明明他睁眼不睁眼都看不到,可南浔有时候总有种他眼睛并没瞎的错觉,就像现在,他睁开眼,往她的方向看了看,如果不是那眼睛没有焦距,她会以为他的眼睛能看到她。

    孟子毅没有多什么,将斩妖刀拾起,端端正正地放在了自己大腿上,然后将自己的衣袍盖在了上面,好似给斩妖刀外的刀鞘盖了一层薄被。

    那衣袍上带了夜的湿气,也有他的味道。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南浔闻着衣袍上那独属于他的味道,突然有些害羞。

    她居然躺在了孟子毅的大腿上,不是隔着一层裤子的话,都要肌肤相贴了。

    南浔正荡漾的时候,孟子毅突然问她:“已经一个月了,还没恢复?”

    南浔乍一听到这话,懵了一会儿,等反应过来,便十分干脆地回道:“大师,快了,就是这两天。这一个月给大师添麻烦了。”

    她算了算,用刀鞘形态能刷的好感都刷了,的确该恢复真身了。

    孟子毅得到答案后淡淡嗯了一声,又重新闭上眼睛憩起来。

    八听到这话后,想起某次的赌约,心里那个懊悔啊,“好的一个月内将**oss拐上床呢?嘤嘤嘤,爷被骗了,早知道就跟你打赌了。”

    南浔不慌不忙地道:“这不还差两天么?”而且她的拐上床从来就不是指酱酱酿酿,是八自己太污。

    歇息一晚,第二天天还未亮的时候孟子毅便继续赶路,路经几个村庄,一人一刀来到了这一个月来遇到的最大城镇——金香城。

    听闻金香城里有很多品种不一的菊花,这里的每家每户都种有菊花,其中尤以金菊居多,到了秋天,城里一片金色,菊花飘香,景观十分壮美,是以被人称作金香城。

    现在是夏末初秋,正是菊花盛开的季节,已经有很多外地人慕名而来,城里人来人往,十分热闹。孟子毅这一身着装有些惹眼,毕竟又是握刀又是背剑的,长得还英俊不已,是个人都会多看一眼,但因着近日城中热闹,不乏各地来的风流才俊,这里又是大城,来往商客和江湖人士亦不少,众人的眼界

    相对地方开阔,所以顶多在心里赞一声俊俏儿郎,并不会唐突地盯着看太久。

    “大师大师,这金香城好热闹啊!我从未见过这么多的人!”

    因为兴奋,南浔的声调便比以往高了一些,不过周围声音嘈杂,倒没有人注意到话的是个刀鞘。

    孟子毅在她脑门上轻轻敲了敲,“声音低些。”

    “大师,我见前面有个书的茶楼,不如……大师进去喝口茶?”

    孟子毅声音微微一扬,“想进去听故事?”

    南浔没有丝毫被戳穿的窘迫,“我的确是想听故事,但最重要的还是大师,您这一路上降妖除魔,多辛苦啊,现在就应该找个地方坐着喝喝茶磕磕瓜子。”

    “呵……”孟子毅笑了声,果真就往前面的茶楼去了。

    不需画灵,他已经闻到了那飘来的茶香。

    “大师,前面有门槛,您进门的时候心些。”

    像这种善意的提醒,南浔得多了,孟子毅也渐渐习惯了,虽然他很多时候并不需要。

    茶楼店二一看他的穿着和不凡气度,不等他进来,便已端着笑脸迎了过来。自从画灵需要他养之后,孟子毅帮人捉妖的时候也开始收银钱,多是碎银和银票为主,所以他现在的穿着并不像最初那般寒碜。除了那次从曾家穿出来的那身玄色长袍,他自己也买了一件青色长袍,

    还是画灵一眼相中极力推荐的一款。

    青色束腰长袍令他身上那股不近人情的冷漠淡了许多,添了几分温润儒雅。

    店二热情地将人带到靠边的一桌,笑眯眯地道:“公子运气不错,这是店里最后一个空桌了,您要是再晚来一步,我们茶楼可就没位置给您了。”

    孟子毅耳朵动了动,问:“怎么不书了?”

    “哈哈,这可不巧了,今天的份儿刚刚讲完。不过近日茶楼生意好,公子再坐一会儿,那书的老吴很快就会出来,不书,但会讲讲我们金香城的一些趣事。”

    孟子毅点头,没有再问。不过是妖喜欢听,他才顺口一问罢了。

    二上了茶和一碟瓜子,忍不住多嘴道了句:“我金香城青年才俊不少,但像公子这般英俊潇洒的可没几个,公子若是去参加今年的菊花公子大选,指不定能拔得头筹。”

    孟子毅没有应话。

    见他一副没甚兴趣的模样,二摇摇头,虽然觉得可惜,但也没再多嘴,倒完茶便走了。

    “噗!尼玛菊花公子,哈哈哈……笑死爷了!”八喷了。

    南浔也憋笑憋得不行,“菊花公子,这特么是谁想出来的?君不闻,菊花残满地伤,菊花……哈哈哈……”

    虽然南浔忍着笑,但孟子毅感觉到了,他摸了摸剑鞘脑袋,奇道:“浔浔,在笑什么?”

    “咳,就是觉得菊花公子的称呼挺有意思的。大师,这个什么菊花公子大选,一听就很热闹,我们去看看可好?”

    孟子毅端起茶杯饮茶,没有应话。“大师,去吧去吧。”南浔撒娇,“大师抓了那么多妖怪,也不差这几天客栈住宿的银钱,我们就多逗留几日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杀手兵王俏总裁〕〔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逆天炼丹师:妖神〕〔君临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我的邻家空姐〕〔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