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后一个契约者〕〔娇妻似火:隐婚总〕〔美女总裁的透视高〕〔妖女受死〕〔我的拖鞋成精了〕〔神级大账号〕〔域王神主〕〔逆世魔尊〕〔超凡贵族〕〔我得拯救世界〕〔重生最强纨绔:邪〕〔通天帝尊〕〔极品小相师〕〔逐恒〕〔重生之都市仙尊〕〔最强捉鬼炼妖系统〕〔重生女魔头:晚安〕〔以罪之铭〕〔大时代之巅峰人生〕〔BOSS凶猛:陆少,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865章 大师,你抱抱我
    狼六看到同族被他毫不留情地屠杀,狼嘴一张,獠牙在夜色中反射出一道寒光。

    “你这胆大包天的捉妖师,居然敢只身踏足我狼族领地,还屠杀我狼兄狼弟,今日老子要将你碎尸万段!!”

    孟子毅再次开口,声音较之刚才更冷,“她在哪儿?”

    狼六怒极大笑,“就在我身后的洞府里,可惜已经被我采补了,死了!她的滋味妙极,我本来还想多采补几次的,奈何太过**,一时没注意就弄死了。”

    孟子毅周身的煞气陡然间又浓了一倍。

    狼六仰头嚎叫,一声狼吼响彻夜空,周身妖气全部释放出来。

    而这一身嚎叫后,群狼嗷呜着围来,越聚越多,竟有数百只。

    等群狼逼近,孟子毅还没有任何动作,只是薄唇蠕动,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蹦,“都、去、死。”

    屠杀,残暴的屠杀。

    狼血四处喷溅,到处都是野狼的断肢残腿。

    这狼族中但凡有个聪明的,就应该去狼六的洞府中将那掳来的女子还给这疯子,但是狼族好战好杀戮,看到同伴被杀怒极,已经忘了这男人是来要人的,只当他是来专门屠杀这山狼一支。

    直到最后,这一片山头的小霸王狼六被斩妖刀一刀砍下了头颅,同时飞出的流星诛邪剑刺穿了他的胸膛,狼妖身死命陨。

    孟子毅提着刀一步步朝那洞府走去,斩妖刀上的血滴了一路。

    剩下的狼被吓到了,再不敢阻拦这人类的去路,只小心翼翼地徘徊在领地外围。

    没人知道,方才杀狼如同切瓜的捉妖师此时心脏跳得极快。

    孟子毅从未这么怕过,他怕洞里等着他的是画灵的尸体。

    他迈入洞府的一瞬间,听到了里面的呼吸声,也闻到了那熟悉的墨香。

    ……没死,协灵没死。

    “大师!”南浔看到他,激动地大叫一声。

    孟子毅的心脏狠狠跳了一下后慢慢地恢复了正常,他几大步冲过去,一把将人搂入了怀里,手臂越收越紧。

    狼六一死,先前那捆住南浔的妖法消散,她得以动弹,连忙抱住了男人的脖子,整个人缩在他怀里,明明害怕,却欢快地对他道:“我知道大师一定会来救我,所以我一点儿都不害怕。”

    “……傻瓜。”孟子毅在她颈间狠狠吸了一口气,然后将她一把扛抱了起来,似乎怕她不舒服,转而又变换了姿势,单用一只手臂便托住了她的臀儿,南浔几乎是坐在了他的臂弯上。

    小八:“羞羞羞,大人抱孝才这样抱。”

    南浔:“嘻嘻,我喜欢。”

    男人一只手抱着女子,一只手握着那染血的大刀往外走。

    一路上,无狼阻拦。

    狼群悲伤地低低哀嚎起来,南浔乍一看到那满地尸首和刺鼻的血腥味儿,微微蹙了下眉,在看到孟子毅那一身血和通红的斩妖刀时,她就料到外面的血肉不会少,却没想到这么多。

    不过,大师都是为了她,所以她一点儿不觉得大师残忍。掳她的灰狼残害了那么多无辜少女,当杀。

    离开狼妖领地,孟子毅回到两人失散的地方。

    取了落在那里的包裹后,他没有逗留,他不喜欢这个让他们分离的地方,所以想重新找个栖息地。

    走着走着,夜空中陡然间劈过一刀闪电,几乎照亮了大半个夜幕。

    随即是轰隆隆的雷声。

    “大师,要下雨了,你把画卷打开,我回画里。”南浔道。

    孟子毅没有说话,他周身的煞气还未散去,足以能够让任何一个人退却。但南浔早就习惯了,并不怕。

    “大师?”南浔又低低唤了一声。

    “别回去,我找个山洞避雨。浔浔,别回去。”他的声音有些嘶哑,说话间那托着她的手臂也不禁往怀里揽了揽。

    南浔搭在她右肩上的手缓缓上移,轻轻落在了他的脸颊上,似捧住了他的脸,“大师,我真的没事。虽然有些吓到了,但大师去得及时,那狼妖没有来得及做什么。”

    孟子毅听到这话,非但没有被安慰到,反而愈发暴躁。

    如果他去晚了一步,那后果绝不是他想要的。

    ——轰隆隆,又是一阵雷声。

    南浔可不想被雨水淋成纸糊糊,她朝远处望去,找了许久总算找到了一个山洞。

    “大师,那边有个山洞,我们进去避避雨。大师?”

    孟子毅深深吸了一口气,嗯了一声。

    将协灵送入山洞内后,他没有逗留太久,提着那把染血的斩妖刀出去了。

    这次他没敢走太远,就在洞口,等到大雨倾盆而下,他避也不避,就让那瓢盆大雨冲刷在他身上,好似要将那一身血腥之气洗去,又好像要让那大雨冲刷掉他心里不该存留的东西。

    也不知过了多久,直到洞中那女子唤他,他才重新回到洞中,整个人已经淋成了落汤鸡。

    “大师,你快些换衣裳,小心染上风寒。”

    孟子毅静坐在一边,闻言并未动弹。

    南浔犹豫了一会儿,嘀咕道:“大师身上湿气重,我不喜欢。”

    孟子毅这才微微变色,从包袱里取出干净袍子和长裤。

    他脱去长袍,轮到那湿哒哒的长裤时,不及他开口,南浔已经转过头去,手臂一挥,一条白纱朝他飞来。

    协灵轻声道:“用这擦干身子再换。”

    那轻纱上全是她的体香,孟子毅攥了一把,有些发怔。

    他背过身去,飞快脱去长裤,可用那轻纱擦拭身子的时候,动作却不自觉地慢了下来。

    “大师,好了吗?”

    女子轻软的声音让孟子毅陡然一僵,连忙套上了衣袍和裤子。

    “……好了。”他应道。

    南浔这才转过身来,转身的动作似乎牵扯到了哪里的伤口,她小小地嘶了一声。

    “浔浔,怎么了?可是之前伤到哪儿了?”

    他眼盲看不见,之前周遭的血腥味儿那么重,没有留意到她是不是受伤了。

    “大师放心,只是小伤,那狼妖抓我的时候,把我腰间的肉抓破了。”

    孟子毅一听这话,眉眼陡然间染上厉色。

    “大师有伤药吗?不严重,但是我有些疼。”

    孟子毅走到她身边蹲下,伸手探向她的腰间。

    在快触碰到她时顿了一下,但随即又轻轻地盖了上去,指腹上下游弋,最终摸到了那利爪留下的伤口。

    “大师,你能抱抱我吗?你抱抱我,我就不疼了。”

    说完这话,不等他答应,协灵已经伸手抱住了他,砰的一声脆响,一个瓷瓶从女子怀里掉落出来,砸到了地上。

    瓶子碎了,香味儿瞬间弥散开来,离他如此近,一下就盈满了他的鼻。那香味儿麻痹了他的思维,麻痹了他长久以来的退避,让他心底那压制许久的东西顷刻间涌了出来,如同洪水决堤,汹涌无比。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杀手兵王俏总裁〕〔逆天炼丹师:妖神〕〔寡嫂〕〔第一强者〕〔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医毒绝世:帝尊的〕〔复仇的单细胞〕〔半妖修仙传〕〔武道大宗师〕〔大完美主播〕〔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