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梦回隋唐之我是程〕〔绝美女神的超级兵〕〔江山如此多姿〕〔第一强者〕〔修改超凡〕〔冰山总裁的峨眉保〕〔王牌宠婚:首长,〕〔战道天图〕〔氪金魔主〕〔名门眷宠:娇妻养〕〔崛起复苏时代〕〔凤域倾权〕〔同住第1天:校草哥〕〔绿茵天骄〕〔无耻术士〕〔山村庄园主〕〔王者荣耀之创界〕〔刀刀爆塔〕〔皇朝一品〕〔超级英雄之恶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880章 夫君,他们欺人太甚
    孟子毅不仅口头这么说,洞房花烛夜也是这么做的,房内端的是热火朝天,战况激烈,一波战罢一波又起。

    热浪中,男人摸着女子的脸,喟叹一声:“真想亲眼看看你此时的模样。”

    “大师不是能够摸出我的样子么?”南浔姿态娇媚,声音也酥麻入骨。

    “那如何能一样?能摸出浔浔的样貌,却摸不到浔浔此时的媚态,你的眼里是不是噙满了水,你的唇瓣是不是比平时更加红润动人,还有你的脸蛋,你的耳垂,是不是染了红晕……”

    孟子毅的语气无不遗憾,也无不暧昧。

    南浔换了个姿势,居高临下地看他,憋笑:“夫君完全可以自己想象,想象出来的说不定更加生动。”

    孟子毅握着她的腰,认真道:“浔浔,日后等我修为再提高些,说不定可以可以令双眼复明。”

    南浔有些意外,随即便淡然一笑,“夫君的眼睛能不能复明于我来说区别不大,所以此事夫君不要太在意,当然,若真能令双眼复明,我只会为夫君感到高兴。”

    孟子毅紧紧抱住她,叹了一声。

    他知道小画灵这么说,只是为了让他不要有压力。他以前也不会这么在意一件失去的东西,但他想把最好的自己给她。

    洞房外设了隔音屏障。即便如此,外面还是蹲着一只试图听墙角的傻兔子。

    还什么都没听到呢,兔妖便被卓不凡拎走了。

    兔子的一张小脸红的滴血,“卓大哥,我什么都没听到。我只是突然想到那一天不小心撞见浔姐姐和孟大师那啥,好激烈啊……”

    卓不凡:……

    兔子一脸向往却欲言又止的神情刺伤了卓不凡身为男人的自尊。

    于是在孟子毅和南浔洞房花烛夜这一晚,卓不凡被刺激得也开了半荤。

    两方不是一路人,最终还是分道扬镳。

    “孟兄,嫂子,有缘再见。”卓不凡朝两人抱拳道。

    南浔意味深长地笑道:“再相见恐怕物是人非,卓小弟,希望你不忘初心。”

    卓不凡一怔。

    不忘初心?他其实没什么大志向,只是想妖邪害人的事情少发生一些,他不喜欢屠戮,这天下妖何其多,岂能屠尽?或许可以找到办法,让人妖之间可以保持一种平衡,对彼此都好。

    眼睁睁看着那两人走远,卓不凡微微敛眉。

    不知为何,他总觉得画灵话里有话,而他的直觉也告诉他,或许不久之后他们就会再相见……

    路上,南浔转头看孟子毅,“夫君,你好像有心事。”

    孟子毅道:“有心事的恐怕是夫人。浔浔,你待这卓不凡的态度很奇怪。”

    南浔想了想,不答反问:“夫君以为此人如何?”

    “性格坚韧,不拘小节,且有一身正气,除了有些迂腐,不失为可塑之才。”

    南浔轻笑道:“我能从他身上看到几分大师的影子。”

    孟子毅扬眉,“浔浔莫不是开玩笑?”

    “呵呵,非也,我是认真的。”

    孟子毅哂笑:“我杀妖只为自己痛快,可不是为了匡扶正义。”

    “哦,我是说夫君当初的迂腐比他过之而无不及,我记得当初某人啊,一个劲儿地跟我强调人妖有别,每天都要跟我讲一大堆道理,你说这么个迂腐之人如今怎么就成了我的夫君了呢?”

    孟子毅哭笑不得,本是拉着她的大掌松开,改为搂抱她的腰,“当初是怕你步入歧途,所以才会跟你讲那些道理,事实上很多东西我自己并不认可。”

    “夫君啊夫君,我该如何说你,你自己都不认可的东西拿来教我,夫君是想把我交成一个正义大妖吗?”

    “呵呵,或许吧,可现在,不是我教夫人,而是夫人教我。夫人口中的道理可是一套一套的,比我还多……”

    孟子毅一手拄着斩妖刀,一手揽着女子,两人的背影在乡间小道上越来越小,直至看不见……

    这个世界有些事情发生了改变,有的事情却还是重复着原来的轨迹。

    孟子毅杀了一个正道捉妖师。

    不是因为发狂也不是因为失手,他就这么当着其他几个捉妖师的面杀了那“捉妖师”。

    一只千年蜈蚣精吃了那捉妖师的**,藏在了那捉妖师的皮囊下。

    这蜈蚣精本就修为高,刻意敛起妖气,加之有外面的皮囊遮掩,竟让它在这群捉妖师里藏匿了数日。

    孟子毅眼盲看不见,自然不知道这妖披了人的皮,只是在闻到那淡淡的妖气后,以斩妖刀将其斩杀。

    蜈蚣精自诩聪颖,混在这群捉妖师当中数日未曾被发现,于是愈发猖狂。但因为太过自负,孟子毅挥刀过来的时候,它竟连反抗也来不及,便被其一刀斩杀。

    在捉妖师同伴看来,他们好端端地走着,半路上突然出现一个男人,直接就将他们的小师弟斩杀了。

    这群年轻的捉妖师神色大变,连忙将孟子毅和他身边的女子团团包围,“猖狂!竟杀我云海门弟子!”

    “他是妖。”孟子毅淡淡解释了句。

    “我呸,这是我们小师弟!他若这是妖,能一动不动任你一刀砍成两半?我看倒是你跟这位女子更像妖,一般人可长不出你们这般相貌!”

    孟子毅没有理会那人,兀自蹲到那尸体面前,伸手摸了摸,随即眉头蹙起。

    “夫君,这尸体不对劲儿。”

    “是人皮。”孟子毅道,他正欲扒开人皮一看究竟,却在这时,那人尸体突然干瘪下去,只留下了一层皮。

    那几个同门师兄弟面色又是一震,为首之人大喝:“你到底施了什么术法,竟把我师弟变成了这样?近日我五个师弟莫名失踪,莫非就是你干的?”

    孟子毅抬头,面容冷峻。

    他忽地呵了一声,轻轻一个呵字便道尽了嘲讽,“愚蠢至极,你们的师弟早就被这妖吃了。”

    男人扒开人皮,用刀尖将里面已经变回原形的蜈蚣精挑了起来,“藏在这副皮下面的是这只蜈蚣。不过是披了一层人皮便认不出来,也敢自诩捉妖师?”

    接着,嘴角微弯,“想必你们失踪的师兄弟也都被它吃掉了。”

    孟子毅奚落完,便与南浔离开了,没有看到这群年轻捉妖师脸上惊恐羞恼的表情,更不知道这群人中有人认出了他背后的流星诛邪剑,进而推测出了他的身份。

    捉妖门派中的流云派曾有一资质超群的弟子,只是十年前判出师门,走之前还盗走了流云派镇门之宝流星诛邪剑。

    这群捉妖师是这次出来围剿鬼王的捉妖大派云海门弟子,只是听说鬼王被乌山卓不凡灭掉了,他们便欲返回,哪想中途有师兄弟接连失踪。

    为了找人,他们的行程这才慢了下来。

    最小的师弟竟是蜈蚣精,失踪的五位师兄弟也被这蜈蚣精吃了,这几人心知如实上禀给师门的话,他们定会受到不小的惩罚。

    为了推卸责任,这几个弟子便将这些事推给了流云派叛徒孟子毅,称此人心术不正,连同蜈蚣精一起杀害他门派弟子,众人联手也抵挡不过,师兄弟们最终惨死六人。

    那六人皆是新一辈弟子中资质上乘的,不然也不会被门主挑选出来参与鬼王的围剿,以此历练。

    这云海门门主得知凶手跟流云派弟子有关后,勃然大怒,当即找上了门,要流云派门主协同他一起铲除此人,谁叫这叛徒以前是流云派的,手里还有流云派的镇门之宝。

    孟子毅全然不知正派之中也会有如此奸邪之人,竟睁眼说瞎话,颠倒事实黑白,倒是南浔那日走之前多看了那几人一眼,总觉得这事儿可能会留下祸患。

    果不其然,当第一波捉妖师围剿孟子毅时,南浔就知道,之前那些人恐怕是往她夫君身上泼脏水了。

    刚开始南浔还试图解释几句,但一个盗走镇门之宝的叛徒跟云海门数个内门弟子相比,众人更倾向于相信后者的话,就算南浔解释也没人信。

    “以多欺少,真够无耻的。”南浔冷笑。

    “便是以多欺少又如何?此人杀我众多同门师兄弟,此乃血海深仇!”

    “浔浔,退后。”孟子毅沉声道。

    “夫君,此时哪容我退,我与夫君共进退,千年大妖我伤不了,但这些小喽啰我却不怕。”

    孟子毅打斗的时候从来不许南浔出手,但眼下人多,她要么回到画中,要么就跟他一起战斗,但不管哪一种都会暴露她不是人的事实。

    果然,这一战之后,众人皆知流云派十年前出走的那个叛徒跟妖精搅和在了一起,他还娶了那妖精为妻!

    后来也不知谁流传了消息,称这孟子毅身上除了流云派的流星诛邪剑,他手中的那柄斩妖刀也是神兵利器,一时之间,孟子毅处境越发危险。

    “夫君,他们欺人太甚!”南浔恼怒道。

    孟子毅冷笑:“我早已被打上叛徒的烙印,所以他们再如何往我身上安罪名倒脏水也不会觉得愧疚。”

    孟子毅这一身行头太过打眼,加之众人都已经知道他眼瞎了,所以他的行踪很容易暴露。

    离上次围剿没多久,两人便又遇到了第二波人。

    这一次是熟人。——流云派的弟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从姑获鸟开始〕〔妖娆炼丹师〕〔逆天炼丹师:妖神〕〔重生军嫂有点甜〕〔第一强者〕〔君临星空〕〔鬼王传人〕〔凌天至尊〕〔一品道门〕〔大完美主播〕〔不灭剑主〕〔顾轻舟司行霈〕〔永生不灭〕〔最强透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