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乡村极品农场主〕〔网游:灵武皇妃〕〔能穿越美漫的大奥〕〔封神问道行〕〔洪荒之大反派〕〔联盟之超级奶妈〕〔人族第一帝〕〔万界次元商店〕〔仙尊传人在都市〕〔神级承包商〕〔重燃热血年代〕〔帝姬传奇:华都幽〕〔木叶之式神召唤〕〔缉魂录〕〔快穿之女配的悠闲〕〔艾梅达斯战记〕〔我只是个不用奋斗〕〔盛世医妃:病娇太〕〔天龙神主〕〔圣武称尊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897章 太瘦,胖点儿舒服
    趣阁 om】!

    黑娃血冥果真不是而已,当晚便找了个地方靠坐着,一副打算就这样到天亮的架势。

    南浔问:“当真要在这儿露宿一晚?”

    血冥正色点头。

    南浔笑笑地看了他半响,没有再什么,直接御剑飞行离开了擎山,然而没过多久便又返了回来。

    她手臂一挥,两块新鲜剥下的妖兽皮出现在他面前。

    她不爱干这剥皮的活儿,脏兮兮的,洛水就更不喜欢了,所以储物戒指里备用的皮毛不多。

    “虽然我擎山灵力充沛四季如春,但你如今还是凡人之躯,夜晚露重,心风寒。”南浔伸手又摸了摸他脑袋。

    她好像格外喜欢这个动作。

    血冥嗯了一声,将两块兽皮抱在了怀里,“时候不早了,师父去歇息吧。”

    南浔轻笑,道:“我是仙人之躯,于我来,修炼便是歇息。只是我每每一修炼,就会忘了时辰,短的话可能两三天不出洞府,慢的话有可能一两年。如此,你还要我去歇息?”

    血冥淡淡道:“无妨,等你歇息够了,再教我们不迟。”

    南浔伸出一根指头,戳了戳他脸儿,“知不知道每次你板着这脸儿学大人一本正经话的时候,我有多想笑?真的很逗。”

    血冥眼珠子往旁一转,视线落在那戳他脸蛋的手指上。

    南浔讪讪地收回手指,颇有些嫌弃,嘀咕道:“太瘦了,脸儿戳着没有你师姐的舒服。”

    血冥嘴儿微抿,沉默片刻,忽沉声道了句:“那我吃胖些便是。”

    南浔眼睛一亮,“唉?冥儿这是喜欢师父戳你脸儿的意思?”

    血冥沉默不语,身板坐得笔直。

    南浔哈哈大笑起来,“冥儿你放心,虽然你师姐长得你比可爱,但你也非常萌,师父就喜欢你这种反差萌,所以绝不会厚此薄彼。”

    着,她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两串铃铛手链,将其中一串给他,“此为情殇铃,曾是一对道侣的法器,那对道侣身陨道消之后,这情殇铃便流落在外,后来为我所得。

    我教你一句口诀,你念口诀时摇动情殇铃,我手中这串情殇铃便也会跟着响。”

    血冥盯着那漂亮的铃铛手链看了看,低垂的眼里闪过过一丝什么,没有多,直接将手链套在了手腕上。

    他肌肤黑,这银铃戴在手腕上十分醒目。

    “日后我若是不心误了时辰,你便摇响这情殇铃。”南浔道。

    血冥嗯了一声,见她并未戴上另一串情殇铃,微微蹙眉,“师父为何不戴?”

    “因为师父我有储物戒指啊,喏,你看。”

    南浔朝他伸出右手,还俏皮地来回动了动食指,给他看食指上的储物戒,一枚玉指环。

    “等你和萌成功进入炼气期,我便送你们二人一个储物袋,虽然比不得我这储物戒指,但绝对比外面卖的那些好。”

    血冥表情淡淡,没啥兴致。

    南浔暗中嘟囔了一句臭子,继续解释道:“情殇铃可以放在这枚储物戒中,它响的时候我能感觉到,况我手上已经有一个玉镯,再戴一个铃铛就显得过于累赘了。”

    起手腕上的这枚镯子,南浔百思不得其解,她确定洛水没有这东西,这镯子像是她刚刚穿越过来时出现的。

    莫非……是老天爷给她的金手指?

    八若是知道她所想,肯定会回上一句:可不就是金手指么!爷就是你的金手指,带你穿梭带你浪!

    南浔曾尝试将神识探入这玉镯,却发现神识被一道无形的屏障阻隔了。

    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很可能是这玉手镯已经认主,可这玉镯若真是有主之物,又为何取不下来?

    血冥听到她的话,冷冷地扫了那镯子一眼,深邃的目光仿佛透过那屏障直直探入镯子更深处。

    于是乎,空间里的八半分不差地对上了血冥大大那双散发着寒气的眼睛。

    八差点儿没将自己缩成一团。

    嘤嘤嘤,它也没办法啊,这是高级世界,镯子本来就是用来盛放星辰空间的,高级的是空间,又不是这镯子,没法隐身,况且星辰空间的主人是它,不是南浔。

    八突然有种血冥大大很想把这镯子打碎的感觉,好怕怕~

    “你便是戴再多手镯手链也好看。”血冥突然对女子道。

    南浔乍然听到这话,颇为诧异,笑得眉眼弯弯,“原来咱们的大人也会夸人,好吧好吧,既然冥儿这么想师父戴上它,那师父便戴着。”

    银色铃铛手链套在女子纤细白皙的手腕上,那手腕来回轻转,铃铛便来回晃动了起来,好看至极。

    “看到没,不管我如何晃动,这情殇铃都不会有任何声响。冥儿,你试试我方才告你的口诀。”

    血冥嘴儿动动,念出口诀的同时,摇晃手上的情殇铃。

    铃声清脆作响,不多时,南浔手上未动的情殇铃竟也跟着响了起来。

    两人手上的银铃声响交相应和,铃声清脆悦耳,竟比普通铃铛的声音好听数倍。

    血冥听着这声响,清冷的眸中染上了一抹淡淡的暖意。

    “为何叫情殇铃?”他问。虽是问话,那眼里却看不到好奇之色,沉寂不已。

    南浔乐道:“还道你是个沉默寡言的,没想到话一点儿不少。想听故事的话等以后,今儿不早了,快睡吧。”

    又好生嘱咐一番后,南浔召出残影剑,御剑飞向青竹峰峰顶,回了自己的洞府。

    血冥望着她身影片刻,某一瞬忽地收神敛眉,目光愈发幽深。

    第二日,夭萌得知师弟黑在外面露宿之后,颇有些过意不去,嘟着嘴儿,别扭了半天后才勉为其难地道:“师弟,不然你到我洞府里睡?但是你只能睡地上。”

    血冥睨她一眼,淡淡道:“不用。”

    “哼,不用就不用,以后可不要哭鼻子,师姐我欺负你!”

    血冥直接无视了这碍眼的肉墩儿。

    突然想起……她喜欢自己胖点儿,血冥不由地抿抿嘴,多看了这肉墩儿一眼。大概就是胖成她这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时来孕转:总裁欺〕〔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不灭剑主〕〔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