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凉城空余心〕〔妇贵〕〔天下第九〕〔你们这些NPC〕〔都市修真邪少〕〔神通不朽〕〔无尽超武系统〕〔人皇葬天〕〔都市之最强快递员〕〔爆笑天王:来呀,〕〔赝品新娘〕〔谁不怀忧〕〔DNF之直播阿拉德〕〔重生之绝色男神妻〕〔网游之王者再战〕〔六零军嫂有空间〕〔无限次元之神迹追〕〔星球捕手〕〔游戏姬入侵异世界〕〔闪耀篮坛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898章 小冥儿,穿什么都好看
    趣阁 om】!

    两人等了许久也不见白莲仙子出现,夭萌望眼欲穿,用自己的大嗓门冲着师父的洞府连喊了好几声,“师父——师父——”

    “师弟师弟,不然你爬上去看看?”

    血冥斜眼看她,目光淡漠。

    夭萌嘀咕道:“我是开玩笑的,你真无趣,以后再也不跟你开玩笑了。”

    青竹峰山腰至山顶处最为陡峭,以凡人之躯自然爬不上去,何况他们还是孩儿呢。

    夭萌本欲开个玩笑,从黑师弟脸上多看到一些其他的表情,哪料……

    刚才好像被鄙视了,他那眼神莫不是看傻子的眼神吧?

    夭萌气鼓了脸儿,更像一只包子了。

    就在这时,黑娃血冥突然摇响了手上的情殇铃。

    “咦?这是什么?好漂亮的铃铛手链!师弟你羞羞羞哦,这种东西明明是女孩子才会戴的,不如送给师姐吧。”

    夭萌以前在府邸大院里过的那是大家姐的生活,什么好东西没见过,但眼下还是觉得这手链好看。

    血冥淡淡道:“是师父送我的。”微顿,“师父也有一个。”

    夭萌听到这话,“什么?为何我没有?”

    血冥本不欲开口解释,却不知突然想到什么,一本正经地胡八道:“好像是因为……你太胖了。”

    夭萌瞪大眼,眼睛慢慢变湿了。

    嫉妒使人丑陋,肉墩儿狠狠地抹了一把眼睛,坚决不哭。

    血冥丝毫没有欺负孩儿的自觉,将手上的铃铛摇啊摇,招摇得很。

    夭萌忍着忍着,最后还是哇一声哭了出来。

    血冥嫌弃地瞥她一眼,往旁边挪了两步。

    爱哭的孩儿真讨厌。

    此时的南浔可没有睡懒觉,而是亲自去了执事堂一趟,领取夭萌和腾血冥的腰牌,和两套擎山弟子服饰。

    因为半路上遇到了一位颇为热情的峰主,两人便闲聊了一会儿,虽然大多数时候她维持着高冷的表情,但对方完全能一个人唱独角戏。如此一来,她便在路上耽误了一些时间。

    执事堂发放腰牌和服饰的大弟子见到白莲仙子,恭恭敬敬地将东西递给她,客气道:“何必劳烦仙子亲自走一趟,一会儿弟子自会差人送去青竹峰。”

    “你们近日繁忙,我恰好无事,便自己过来取了。”南浔淡淡道,虽然还是一副清冷模样,出的话却让对方觉得熨帖。

    执事堂这几日的确是最忙的时候,又是做腰牌又是做衣袍的,还要统计分发这个月的灵石。

    突然间,南浔手腕上的情殇铃响了,叮叮当当的,在这氛围沉闷的执事堂里煞是好听。

    她先是一愣,随即嘴角掠过了一丝浅笑。

    如果不是有外人在,南浔一定会噗噗地笑出声。

    真是离不开鸡妈妈的鸡仔,这才多会儿呢,就在找她了。

    那弟子听到这铃声,忽地惊诧出声:“仙子,此物可是情殇铃?”

    南浔淡淡颔首,“是我徒儿在寻我。如此,东西我先拿走了,你们继续忙。”

    执事堂的几个男弟子们痴痴地望着白莲仙子走远,再一次感叹陆世寒的眼瞎,这么美的白莲仙子怎么就不要了呢?

    瞎,真瞎。

    方才那位大弟子却还在想情殇铃的事情。

    “乍然听到这情殇铃响,我还以为白莲仙子有了情郎,将那另一情殇铃给了对方,却原来是我想多了,她竟给了昨日新收的弟子。

    这……似乎不太合适。”

    “师兄,为何不合适,你的这情殇铃到底是何物?”

    “传闻一千年前,有一对恩爱无比的道侣,两人的辅助法器便是这情殇铃,情殇铃可以用来迷惑敌人,激起对方心底深处的七情六欲,尤其是男女之情欲,非是你想的那种,而是一段情殇。”

    人有七情六欲,再厉害的修士在漫漫修仙道途中也会经历过情劫,修真界里有太多无疾而终的感情了,便是那缔结了的道侣最后也有可能因为实力的差距而分道扬镳。

    情殇铃一旦发挥作用,影响可见一斑。

    那大弟子继续道:“那对道侣身死道消之后,这情殇铃也跟着消失了,没想到如今落入了白莲仙子之手,其中一个还送给了她的徒儿。”

    “师兄懂的真多。”

    “不过是凑巧见过一对仿制的情殇铃,又恰巧听到那店主讲了这情殇铃的来源。”

    情殇铃只能一对男女佩戴,所以白莲仙子肯定将另一个情殇铃给了那个五灵根弟子。

    如今这位五灵根弟子也算出名了,擎山上下谁人不知白莲仙子收了一个五灵根弟子,瞧这样儿,还宝贝得很,连情殇铃这等地阶中品法器也随手送了出去。

    回到青竹峰的南浔看向血冥,取笑道:“真当我闭关修炼忘了时辰?师父不过是给你们取东西去了。喏,你们的腰牌和衣袍。”

    夭萌见到腰牌和衣袍,瞬间就忘了之前的伤心事,飞快接了过去,“师父,我回洞府里换衣袍!”

    不等南浔回应便哒哒哒地跑远了。

    血冥却淡淡扫了那东西一眼,没什么表情。

    “怎么,不喜欢?”南浔微微扬眉。

    擎山的弟子服饰统一都是青灰长袍,虽然这颜色看起来过于老气稳重,但这布料上乘,穿在身上很舒服。

    血冥的目光落在她一身轻纱白裙上,抿嘴道:“师父没穿,我也不想穿。”

    南浔哈哈笑了起来,“家伙,跟我比?师父何等修为,你又何等修为?在咱们擎山只有一种人可以不穿这道袍,那便是实力足够强悍之人。在擎山乃至整个修真界,人人皆知我白莲仙子,是以不管我穿什么,都无法影响我的名气。那你呢?你穿着便服走出去,谁知道你这屁孩是谁?若是擎山弟子将你误认成偷盗贼,不心伤了你,你这

    苦找谁去?”

    南浔将衣袍塞到血冥怀里,笑道:“若是不想穿,那便赶紧变强,但现在可由不得你。”

    见他不情不愿地接了衣袍,南浔笑得乐不可支,“别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这衣袍虽然不好看,但也不丑,而且我相信冥儿穿什么都好看。”

    “当真?”血冥突然问道。

    “比真金白银都真。”微顿,南浔补充道:“若是再白些再胖些就更好了。青竹峰上有灵禽,回头我抓两只给你补补。”

    昨个儿拜师大典上,掌门训话中了一条要克服口腹之欲,南浔显然直接将这条忽视了。

    年纪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就得多吃,克服毛线的口腹之欲。

    血冥抿抿嘴,黑俊的脸儿上竟第一次出现了一种近似天真的神情,“师父会亲自做给徒儿吃吗?”

    南浔轻笑,“那是自然,师父能指望你这胳膊腿儿做什么不成?我的手艺不错,以后你有口福了。”

    血冥嘴角微微弯了弯,“谢谢师父,我一定把自己吃得白白胖胖。”

    南浔眼中笑意更甚,忍不住伸手掐了掐他的脸儿,“冥儿真乖。”

    八在空间里看着这一切,在心里默默地为南浔点了一排蜡。南浔,你自己保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时来孕转:总裁欺〕〔复仇的单细胞〕〔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不灭剑主〕〔我的邻家空姐〕〔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