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校园:天下男〕〔枕上萌妻:老公,〕〔她是我的星辰〕〔闻到你的世界〕〔无限升级系统〕〔仙妻在上:倾少,〕〔文道祖师爷〕〔女总裁的全能兵王〕〔冒牌愿望店〕〔随身带着个世界〕〔哥哥是大反派〕〔都市之特种狂兵〕〔我的金主爱上我〕〔六耳猕猴闹洪荒〕〔精灵大师直播间〕〔魔王奶爸的幸福人〕〔大道朝天〕〔重生小俏娘:摄政〕〔侯府商女〕〔超级制造商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910章 幼稚,血冥的小动作
    一大一两人闹了一阵,南浔取出了那两颗上品洗灵丹,戳他脸,“冥儿,去喊你师姐过来,为师现在就给你二人洗灵根

    。”

    血冥面色淡淡地嗯了声,不一会儿就将人给带来了。

    “师父!师父是真的吗?师弟您可以洗去弟子身上的杂灵根?”

    夭萌激动异常,哒哒哒地跑了过来。

    单灵根修士乃修真界中的上等天资,千个里面才一个的概率,修炼速度最快。

    若她洗去杂灵根,岂不也是单灵根修士了!

    南浔笑着点了点她的鼻子,“自然是真的,只是——”

    她摸了摸夭萌的头,笑意微敛,正色道:“萌,你须知道,纵使服用了洗灵丹,洗灵根也没有想象中那般容易,毕竟灵根如

    同树根一般扎根于周身筋络之中,几乎已经与筋络融为一体,洗去一种灵根,就相当于要割断筋络重铸,那种痛苦你可承受得

    住?”

    夭萌咬咬牙,点头,“徒儿不怕!”

    八嘀咕道:就算现在不洗灵根,日后你也会遇到其他机缘,洗成单一水灵根,修为大涨,成为一个不输于白莲仙子的人物,

    还跟气运子抢男主。

    不过,八现在也不确定这个世界的主线能不能按照原来的轨迹发展了。

    原世界白莲仙子为情所伤,生了心魔,后来在冲击出窍期的时候直接为心魔吞噬,身陨道消,成为修真界上的一大憾事。

    可现在南浔成了白莲仙子,血冥大大成了未来大反派,八都不清楚这个世界会朝什么鸟样子发展了。

    反正有血冥大大在,天塌了他顶着。

    夭萌从南浔手里接过洗灵丹,一口吞掉。

    洗灵丹入体,一股强悍的灵力瞬间冲击着她的四肢百骸,通过她全身经脉,将一根根筋络割断又重铸。

    夭萌疼得全身都蜷缩在了一起,最后没忍住还是疼哭了,“哇哇——师父,好疼啊,呜呜……”

    南浔立马抵住她后背,引气为她疏通奇经八脉,缓解痛苦。

    她本可以一开始就这么做,但她必须要让萌知道任何东西都来之不易,洗灵根是要付出代价的。

    成者,就拥有了人人羡慕的单灵根,败者,极有可能灵根尽断,永别仙途。

    足足一个时辰之后,夭萌才成功洗去了多余的灵根,变成了单灵根。

    南浔随手翻出一块灵根石,“萌,现在来测测灵根。”

    成了一个湿哒哒水人的夭萌连忙擦了擦脸上的汗,迫不及待地将手放到灵根石上。

    灵根石上很快出现了浓郁的橙色,颜色纯粹。

    夭萌则激动地欢呼一声。

    “成了,萌以后就是单灵根修士了!”南浔展颜道。

    然而,南浔突然意识到什么,笑容一下僵在了脸上。

    夭萌也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她瞪大眼瞅着眼前的灵根石,再次将手放在上面。

    看到那浓郁的橙光后,夭萌先是愣了愣,随即就哇一声嚎了起来,哭得那叫一个惊天动地泣鬼神。

    南浔:呃……

    居然把……水灵根洗掉了。

    她明明记得萌的水灵根比土灵根强上许多。

    洗灵丹应该是洗去修士体内较弱的那一种,怎么会把水灵根洗掉,留下的反而是土灵根?

    空间里的八突然一下蹦了起来:卧槽怎么回事?

    啊啊啊,这可是以后的碧水仙子啊!

    碧水!碧水!人以后可是单一水灵根天才,现在居然变成了单一土灵根?

    八蓦地瞄向血冥大大,发现他表情淡定,无丝毫意外。

    难道是血冥大大搞的鬼!

    血冥大大你是有多幼稚,才会对一个七岁娃娃搞这种动作?

    莫非身体变了,心理年龄也跟着变了?

    您可是十数万岁的上古变异凶兽啊啊啊!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八绝不会相信这位大佬能做出这种事情。

    幼稚,幼稚至极!

    如今八已经不奢望这个世界维持原样了,只要主线不像脱缰的草泥马那样拉都拉不回来,它就谢天谢地了。

    南浔短暂的郁闷过后连忙哄起了徒弟。

    夭萌哇哇大哭,“我不要离开师父!不要离开!”

    如今夭萌已经变成了单一土灵根修士,而南浔却是水灵根大能,虽然金丹以上修士对五行属性都已经有了很好的理解,但她

    对土属性的理解到底不如专门的土灵根修士,一些攻击性招式也只有土灵根修士可以演示。

    萌这么好的苗子,南浔不想因为私心耽误她。

    “擎山不大,七十二峰不过占地三四百里,你便是换了师父换了峰头,一个御剑飞行,很快就到了。”

    夭萌还是哭得很伤心。

    她真的好喜欢师父。

    “桃花峰的于长老也是个女修,性子十分宽厚,比师父还要和善……”

    南浔好哄歹哄才把弟子哄好了。

    夭萌不哭了,只是眼睛还有些红,“我没想到洗了灵根的代价是跟师父分开,若是知道,我肯定就不洗灵根了。”

    南浔笑道:“什么傻话,洗灵根是天下修士都梦寐以求的事情,成为单灵根,修炼速度要比其他人快上数倍。”

    夭萌瘪着嘴道:“师父,您得对,别人想要洗灵根都洗不了呢,我这是得了大便宜。”

    南浔摸了摸她的头,将血冥叫到跟前,“冥儿,你师姐已经成功洗掉了杂……呃,多余的灵根,现在轮到你了。

    虽然洗灵丹只能洗掉最弱的一种灵根,而且只能服用一次,但是四灵根总比五灵根要好些,日后师父再去给你寻其他的机缘,

    不定还能洗去一种。”

    夭萌本来还有些伤心,但想到黑师弟那拿不出手的五灵根资质,顿时转移了注意力,拍着胸脯道:“师弟,不管以后如何

    你都是我师弟,师姐会保护你的,别人欺负你你就告诉我,我帮你欺负回去。”

    八死人脸:果然被南浔养歪了。

    现在想想,这妞被洗去水灵根也不算坏事,起码换了个好师父,不会继续歪下去。

    血冥看着南浔掌心里的洗灵丹,手突然握住她的,将那洗灵丹推了回去,肃然道:“师父,我不想洗灵根。”

    南浔一怔,“为何?”

    夭萌眼珠一转,嘻嘻笑道:“黑师弟莫不是怕疼?羞羞羞,我都不怕。”

    血冥淡淡扫了那瘦子一眼,对南浔道:“只能洗去一种灵根的话还不如不洗,我可以五种灵根齐修。”

    南浔发愣地看他,五灵根齐修?

    特么的,这子当他是修仙里的绝世天才啊,还五灵根齐修。

    等等!

    卧槽,不会吧……

    南浔不知突然想到什么,表情顿时变得古怪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枕上名门:腹黑总〕〔重生八零:媳妇有〕〔大千劫主〕〔大自在天尊〕〔君临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修行在万界星空〕〔和美女班主任合租〕〔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