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音乐之恋,项链爱〕〔王的二次元〕〔三界主宰〕〔美女总裁狂保镖〕〔三界微信群〕〔美女总裁的贴身保〕〔游戏世界旅行者〕〔我有一座军火库〕〔皇家宠婢〕〔乡村兵王〕〔婚婚欲动总裁霸道〕〔极品姐姐领进门:〕〔养个狼人当宠物〕〔侠女来袭:本王妃〕〔先宠后爱:老婆大〕〔萌宝上线:爹地,〕〔我的老千之路〕〔李强寻美记〕〔器焰嚣张〕〔冥界典刑司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918章 醉鬼,魔音再现
    南浔微微抬起的手不着痕迹地收回,看着眼前的亭亭玉女,笑问:“这十年在桃花峰呆得可好?可有人欺负你?”

    “谁敢欺负我,我就将他打趴在地。”夭萌浅笑嫣然,垂在两侧的手欲动未动,似乎想做一个干架的手势,后来却忍住了。

    “师……仙子姐姐,我听师父您修为大增,已升至出窍巅峰大圆满,连黑师弟都比我厉害了,是筑基中期呢,所以我带了美

    酒过来,仙子姐姐的话弟子一直记着,我已经攒了十年的桃花酿,共有十余坛,仙子姐姐和黑师弟可愿与弟子一同畅饮?”

    夭萌一脸期待地望着她。

    南浔心底的那一丝惆怅已经散去,扬眉道:“有何不可?还不快快将你攒下的桃花酿全摆出来。”

    “好嘞!”夭萌高声应道,手臂一挥,储物袋里的十多坛桃花酿出现在眼前,整整齐齐地摆了两排。

    紧接着,她的手里又多了两只玉碗,一只递给了南浔。

    南浔推开,笑道:“这碗太,喝不尽兴,直接拿酒坛子喝吧。”

    ……

    因着之前那天劫气势惊人,血冥捉来的那只白兔竟一口气跑去了别的山峰,让血冥找了好一阵子。

    他完全可以另外再捉一只更好看的送她,但新的终究不是原来那只了,她不会高兴。

    等血冥提着兔子回到青竹峰时,南浔和夭萌已经一人两坛子桃花酿下了肚。

    夭萌喝多了,趴在酒坛边昏睡了过去,南浔却一脚踏在石块上,一手举着酒坛子,正往口中灌酒,那架势活脱脱一豪迈爷们

    。

    可等她朝血冥这边看来,却是双颊酡红,眼里漾了水,媚眼如丝,醉态尽显。

    血冥眸子一深,缓步走去。

    “师父,你喝醉了。”

    “醉?”南浔将手中刚刚喝空的酒坛子朝地上一扔,酒坛子发出哐当一声脆响,四分五裂。

    她哈哈笑了起来,“酒是好酒,可惜却不醉人,整整两坛桃花酿下肚,我的脑袋还清楚得很。”

    然后,她美目眨了眨,冲他歪头一笑,酡红的脸蛋又晕染开一些,“冥儿,来陪师父喝酒吧,你师姐酒量太差,我还没有喝尽

    兴。”

    南浔一挥手,将一坛未开封的桃花酿朝他挥去,自己则随手拎起另一坛酒,将那软木塞子直接用牙咬开,仰头灌了一大口。

    血冥单手接住酒坛,没有马上开封,而是将另一只手上拎着的兔子往前一递,“师父可在它身上打个印记,它喜欢乱跑。”

    “哎?白,是我忘了,你去帮我找它了。”南浔放下酒坛,身子微晃着上前两步,从他手里接过兔子。

    被血冥找回来的白兔全身上下脏兮兮的,成了个灰兔子。

    南浔掐了个诀,水汽汇聚,形成一片悬浮在空中的溪流。

    女子手指轻轻一勾,那溪流便如同瀑布一般,冲兔子冲刷而去,将她淋成了只落汤兔。

    “哈哈哈……”南浔欢快地大笑起来,“叫你乱跑,个没良心的,好不容易把你洗得又白又香,都能给我暖被窝当抱枕了,如今

    却变成了一只叫花兔。”

    血冥见她如此孩心性,不禁低笑一声,轻轻吐出一句,“调皮。”

    南浔抬头看他,“嗯?冥儿什么?”

    “师父,叫阿冥。”血冥更正道。

    南浔定定地看他一眼,反应慢一拍地哦了一声,“阿冥,谢谢你帮我找回白兔。”

    “可是阿冥,我不想在它身上打印记。下次它若再跑了,也不用寻它回来了,放它去吧。”

    血冥眸子微转,问她,“为何?”

    南浔哂笑一声,“未开灵智的白兔,便是对它再好,它也记不得,我觉得它可爱让它陪陪我,是出于私心,但她终究属于大自

    然,不属于我。”

    “这兔子未开灵智,自然不大记得师父的好,师父若是喜欢,日后我去寻些其他开了灵智的兽,师父再签个主仆契约便是。”

    南浔摇摇头,表情在这一刻竟有些淡漠,“我这人念旧,不管什么东西,相处得久了用得久了便容易生出感情,所以我从来不愿

    意养这些,偶尔遇到一两只喜欢的,同它玩耍个几日便好。”

    南浔将兔子全身上下洗白白,拎着它一对长耳朵,将它提了起来,眼里的淡漠早已不见,笑嘻嘻地对它道:“白,跟我一起

    喝酒吧,咱们来个不醉不归。今日过后,我放你自由,你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自顾自后,她举起酒坛子,灌了一大口,嘴一撅就欲朝白兔喂去。

    血冥神色蓦地一变,目光随之一沉。

    他手掌极快地在中间一挡,南浔撅起的嘴儿便实打实地贴在了他的掌心。

    血冥的掌心微微颤了颤。

    “脏得很,别碰它的嘴。”他提醒道。

    南浔咕噜一声将酒水咽下,噗地笑了出来,“我没想嘴贴嘴的,方才只是想捏开它的三瓣嘴,然后将酒水吐进去。”

    血冥目光幽幽地看着她,也不知信没信她的话。

    “算了算了,不喂它了,我也不知道白能不能喝酒,要是喝出个好歹岂不是我的罪过了。白,那你看我喝吧。”

    南浔一手抱着白兔,一手拿起那酒坛子继续灌了起来。

    她边喝边晃荡着身子,看向兔子时,觉得它的头都在晃。

    若不是它没沾酒,她会以为是它喝醉了。

    等到第三坛酒也终于喝完了,南浔随手将酒坛子一抛,听着那脆响,哈哈笑了起来:“就是这响儿,听得我浑身血液沸腾,还想

    再来一坛。”

    血冥斜靠在一边,不知何时也开了酒坛,边饮酒边看她。

    明知她喝醉了,他却不拦她,任她喝个够,好似要看到她喝醉耍酒疯才好。

    八:完了,爷已经预料到接下来……

    南浔没继续喝,却拎着白兔的两只长耳朵,同它共舞了起来,时不时转个圈圈。

    长裙在夜色中飞舞,脚步轻快得像精灵。

    八:再好看也只是个醉鬼。呵呵,久违的魔音好像马上就要来了……

    果然,下一秒,南浔一边拎着兔子转圈圈,一边哼唱了起来,“发飞法,发哇飞法 ,发哇发,发发哇,哇发发 发哇发唉…

    …发发哇,发哇发哇,发哇发啊啊唉,哪几哪,哦哦拉几拉,哪哪哪哦哦哪几哪啦啦几啦啦啦几嗯嗯嗯……”

    连最高的海豚音都飚上去了,干净空灵的歌声直冲云霄,整个青竹峰都仿佛为之一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复仇的单细胞〕〔鬼王传人〕〔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大千劫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重生八零:媳妇有〕〔大自在天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