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祸乱天下:国师大〕〔幽灵与少女与漫画〕〔透视兵王在都市〕〔未来美食日记〕〔至尊兵王俏总裁〕〔捉妖奶爸〕〔云海中的风〕〔凰栖梧桐,落笔生〕〔婚婚欲恋:盛少宠〕〔冷王娇宠:农女重〕〔万界黑科技聊天群〕〔快穿系统:反派bo〕〔蜜爱娇妻:闪婚老〕〔快穿逆袭:反派bo〕〔医女倾城:少主,〕〔夭寿啦,奶奶是穿〕〔你别欺负我,我后〕〔皇后每天都无视朕〕〔甜蜜暗恋:总裁诱〕〔师门至上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919章 阿冥,不要老夸我
    实话,好听,是真好听。

    歌声干净,空灵。

    就是——

    这声儿太高了!还带着回音一般,听着悲戚戚的,加之现在已经是晚上,那听着可就有些……

    惊悚了。

    八第一次听南浔唱的时候,那歌声比这低了好几个度,调子也欢快不少。

    能吸引百鸟起舞,那歌声能惊悚么?

    可今儿却不知怎么了,南浔的调调高得都快震飞灵魂了,听着也有些悲伤。

    血冥静静地看着她,目光在这一刻幽暗深邃,如同两个黑洞,一眼望不到底。

    等到南浔一曲高歌之后,她松开了兔子耳朵。

    那兔子终于得到解脱,飞一般地跑远了,很快便消失不见。

    南浔坐在酒坛子旁边,没有再灌酒,而是望着夜空发呆。

    血冥走到她身后,高大的阴影笼罩着她。

    南浔往后仰头,对上星空下他俯瞰过来的俊脸,眼睛恰落在他纤薄的唇上。

    她吃吃一笑,“阿冥,你挡住我的亮光了。”

    血冥将她快要仰倒的头扶正,挨着她坐下。

    “师父似乎有心事,可否与我?”血冥的眼睛里倒映出女子的影子,的,很清晰。

    南浔眉眼弯弯,摇头道:“不算什么心事,年幼时容易悲秋伤春,不过一点点事就觉得天要塌了,世界都灰暗了,那时候听到

    这首歌,虽然不知道什么意思,却觉得里面那种绝望压抑的情感跟我挺像的,我最喜欢的是后半部分近乎发泄的高音。

    可惜啊,我不是歌唱家,别人唱出来的是绝望的发泄,我唱出来的大概是鬼吼鬼叫,但效果达到了,每次这么‘尖叫’上一阵后,

    我的心情就很舒畅。”

    血冥道:“不是鬼叫,师父唱得很好听,像仙音。”

    南浔盈满水的眸子斜睨他,轻笑道:“阿冥,你总这么夸我,我会飘上天的。”

    “你飘便是,等你下不来的时候,我也飘上去找你。”

    南浔没忍住,哈哈笑了起来。

    她就徒弟不是闷葫芦,这话的真讨人喜欢。

    南浔笑了一阵后,接着道:“后来啊,等到自己越长越大,才发现,你曾所以为的苦难不过尔尔,世界上有很多美好的东西,我

    们不应该浪费时间和心情在那些无聊的事情上。”

    “美好的东西?如我这般俊朗的人也算吗?”血冥突然问了句。

    南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喝多了,才会觉得徒儿的表情如此温和,声音也低柔好听,那双幽黑的眼里在夜空下缀着光点,

    还有星星点点的笑意,看得久了,最后似汇成了一条河,比今晚的星空还要明亮。

    南浔一晃神,伸手掐了掐他的俊脸,笑嘻嘻地道:“是啊,阿冥长得真好看,每天看着你这张脸,师父的心情都特别好呢。”

    血冥道:“那你每天便多看看。”

    南浔唔了一声,“阿冥要快些修炼,等你日后出名了,我想看你穿别的衣袍,到时候阿冥肯定更俊。”

    血冥看着她,点点头,应道:“……好。”

    “为师头有些晕,大抵真是喝多了,我先带萌回洞府歇息了。”

    血冥闻言,目光第一次落在醉倒的夭萌身上,淡淡道:“她已是桃花峰的弟子,师父留她在这里不好,不若我送她回去?”

    南浔想了想,叹道:“那你便送萌回去吧,你们师姐弟两人还未叙旧,下次你可以去桃花峰找她,我……我就不去了。”

    血冥目送南浔进入洞府后才带着那醉鬼走了,直接用术法将夭萌定在剑上,御剑飞往桃花峰,看到一个桃花峰女弟子后,便

    将昏睡的夭萌抛了过去,淡淡道:“她同我师父喝醉了。”

    那女弟子满脸绯色地瞅着血冥动作迅捷地将人抛来又飞走,后知后觉地叫了一声。

    莫非……这便是今天盛传的白莲仙子的那位五灵根弟子?

    五灵根齐修的天纵之资!

    长得可真俊啊,就是这性子冷了些,对人没个笑脸,将萌师妹抛来的时候就跟抛一颗球似的,实在粗鲁。

    南浔回洞府后一躺下便睡着了。

    洞府大门被她习惯性地打上了符文,却忘了内侧石壁上也多了一扇门,那里连通着徒弟的洞府。

    半夜,那门被人从另侧打开,连吱呀声也未发出,身姿颀长的男子轻轻走至女子床边,俯身看了她许久。

    空间里的八暗搓搓瞄了一眼后便不敢瞄了,心里直嘀咕:血冥大大还是这么喜欢翻人家的闺房。

    如从前,他定会做点儿什么,可此时,他只是安静地看着南浔,似乎只这样静静看着她的睡颜,心里便能涨得满满的。

    八微讶,这还是那个强取豪夺想干啥干啥的四爪赤血腾蛇妖王血冥?

    直到天快亮的时候,血冥才从那扇连同之门离开,丝毫未惊动睡着的女子。

    自这日后,夭萌便时不时来窜个门,三五天一次,雷打不动。

    南浔在的时候,师姐弟俩互助互爱,感情看着颇深,但南浔不在的时候,其实是这样的——

    “我这十年来思来想去,可算知道你是个如何心机深沉的人了,腾血冥,你就是个无耻王八蛋!”

    血冥淡淡扫她一眼,表情冷漠。

    夭萌气得跳脚,“时候我长得比你白比你可爱,你却骗我师父喜欢你那般瘦的,叫我连灵禽肉都不敢吃,生怕变得更胖。”

    “你还暗示我,师父对我好,是因为我修炼刻苦,于是我修炼更刻苦,跟师父相处的时日越来越少,倒是你捡了便宜,日日与师

    父朝夕相处!”

    “还有还有……”

    血冥等她得差不多了,才淡淡地提醒一句,“她已经不是你师父,莫要乱叫了。”

    夭萌气绝,直接拔剑,“决斗!”

    血冥斜她一眼,“想被打趴地九十八次?”

    夭萌:……

    夭萌狠狠吸了一口气,“算了,今儿我不是来找你打架的,我有事情跟你。”

    她神色变得严肃起来,“你和师父常年呆在青竹峰,是以不知道,修真界近日出大事了。”

    血冥没什么兴致。

    夭萌正色道:“那位陆世寒和他的道侣下落不明,怕是……身陨道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杀手兵王俏总裁〕〔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寡嫂〕〔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君临星空〕〔我的邻家空姐〕〔和美女班主任合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