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清穿娇妃:四爷,〕〔千亿宠婚:总裁大〕〔助鬼师已上线〕〔少爷心尖宠:甜心〕〔路过漫威的骑士〕〔神武帝主〕〔我欲吞天〕〔这个游戏不简单〕〔奶爸戏精〕〔凌天战神〕〔道途无极〕〔一卡在手〕〔万古第一帝〕〔重生西游之齐天大〕〔蜀山剑宗系统〕〔天才萌宝,妈咪要〕〔萌宝来袭:总裁爹〕〔全职法师〕〔狼啸苍穹〕〔枕上名门:腹黑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922章 应该,不是故意的
    a ,最快更新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最新章节!

    南浔实在意外。

    就像陆世寒于她是路人一样,她于这对道侣而言,应该也只是个过客而已。

    苏念念宁愿相信她这个装逼的白莲仙子,也不愿相信那瓶子是空的?

    这未免也……

    难道他们一开始就对彼此没有足够的信任?

    可即便如此,十年的陪伴和相处,这信任也该建立起来了,除非这两人之间十年来零沟通。

    南浔自诩不是什么大善人,但也绝不是那等刻意拆散别人姻缘的恶人。

    当初之所有坑那陆世寒,一是他的所作所为确实影响到她了,让她成了别人眼里的“弃妇”,她心里有那么几分不痛快。

    二是她看出那陆世寒真心喜欢苏念念。

    虽然她口上说着如果彼此不信任早晚出问题,那是给他们感情上的一个考验……

    但其实,她也是看出他们感情好,才这么坑了陆世寒一把。

    不会真是因为她当初的恶作剧吧……

    南浔想到这个可能,突然有些烦闷。

    路经一处,南浔又听到两个弟子在讨论那陆世寒和苏念念的事情,还提到了两人那独子。

    那孩子才十岁,名唤陆时与,据说长得十分好看,集他爹娘优点于一身,聪颖异常。

    他本就中了冰魔毒,如今又失去双亲,没了曾经的光环,顿时成了一个人人同情的小可怜。

    南浔突然想起了阿冥小时候的萌包子模样。

    此时,那萌包子从天上咻一下摔倒了地上,哇哇大哭……

    突然从天上掉到地上,岂能不疼?

    南浔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自以为心肠冷硬的她,好像自从养了孩子之后,圣母心就泛滥了。

    南浔回到青竹峰后,像个树袋熊一样,抱着一根粗竹子,一动不动。

    脸蛋贴在上面,都快压出印儿了。

    竹身那凉凉的触感能让她清醒许多。

    “师父又有烦心事了?可以同徒儿说说。”血冥神出鬼没,不知何时就站在了她身后。

    南浔终于松开了竹子,一屁股坐在地上。

    她将自己听来的八卦同小徒弟说了,然后皱着脸问他,“阿冥,你若是那陆世寒,会让区区一颗并不存在的升境丹影响到他与心上人之间的感情吗?”

    血冥默了默,回道:“我若有了心上人,她唯一要担心的事情就是够不够爱我,其他没什么可担心的。”

    说这话时,他目光锁住南浔,有那么一瞬间灼热如火。

    很短暂,稍纵即逝。

    南浔突然捂住心口。

    死孩子,从哪儿学的这些情话,简直苏破天际,听得她心跳都加快了!

    血冥知道她心里在纠结什么,淡淡道:“所有经不起考验的感情都是水中月,一戳即破。就算不是你,也会是别人。

    所以,那二人出事与你无关。”

    见南浔眉头还是微微蹙着,他不禁轻叹一声,伸手去按揉她的眉心,“这些事也不过外人道听途说,师父不必当真。”

    南浔被他揉了许久,头似乎不那么痛了。

    只是,她忽地对他道了句:“阿冥,我想去看看他们的孩儿。”

    血冥闻言,眉头一拧,可随即那拧起的眉又松了,“罢了,师父想看的话便去看吧。那孩子不会因他父母之事怪你,除非,他蠢。”

    他当初见那陆世寒身上有气运加身,以为那陆世寒便是这个世界天道选中的气运之子。

    如今回想,那人虽有气运加身,但却淡了些。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他并非天道气运之子。

    但不管是谁,都不能伤她。

    小八若是知道血冥大大能看到这种无形的气运,怕是要佩服得五体投地。

    它们虚空兽乃是受天道厚爱的神兽,所以能破碎虚空,能感知人的七情六欲,能看到人身上的气,这就像是一种本能。

    但是这只四爪赤血腾蛇,非但不受天道庇佑,还会受到天道嫌弃,他丫的不被天道弄死就算好的了,居然能够窥探这些天道气运?

    兽比兽也能气死兽,好在小八天生本领够碉堡,不羡慕任何兽兽。

    “那你说,我是光明正大去看那孩子,还是偷偷去看那孩子?”南浔问血冥。

    这一次竟变成了她征询他的意见。

    不知不觉中,她已有些依赖他了,只是自己并未察觉。

    血冥眉眼柔和,道:“师父如何高兴就如何来。”

    南浔扶额,“阿冥,你能认真给点儿意见么?”

    血冥点头,表示他能。

    南浔:……

    血冥道:“如果师父要明面上去看他,似乎没有合适的由头,我觉得私下里去看一眼便好。只是那孩子如今在坤云,想见他一面并不容易。”

    南浔心里想的也是悄咪咪看一眼,但如阿冥所说,坤云并非想闯就能闯的。

    “你说,我若是服用易颜丹,装成坤云弟子混进去可行?”

    血冥淡淡笑了笑,“师父真是天真可爱,那坤云可不似擎山,门规极为严格,你便是真混进去了,你也近了不了那孩子的身。”

    小八:血冥大大,你居然说南浔天真可爱,你眼睛里进沙子了吗?

    南浔听了这话,鼓着脸看他,等他想办法。

    血冥眸子微微闪了闪,提议道:“师父若是信我,我去想办法将那孩子弄到擎山来,保证神不知鬼不觉。”

    南浔:……

    卧槽!小徒弟已经牛逼到这种程度了?

    “怎么,师父不信我?”

    “我跟师父保证,不会惹来任何麻烦,至于我用什么法子,暂时还不方便告诉师父。”

    话毕,他突然朝南浔伸出了右手小指头。

    “作何?”南浔的目光落在男子那好看的小拇指上。

    不会是她想的那个意思吧?

    血冥忽地展颜一笑,丰神俊朗的男子这么一笑,差点儿没闪瞎南浔的眼睛。

    “弟子在同师父拉钩保证。”

    南浔突然想起十年前,自己好像跟小徒弟保证,不管什么事绝不骗他,也拉了钩钩,谁骗人了就要被对方吃掉?

    小时候幼稚便算了,怎的长大了还这么幼稚?

    等等,小徒儿该不会是在用这种方式提醒她什么吧?

    到目前为止,她没有骗过小徒弟,一些不能说的事情便瞒着,绝不会撒谎骗他。

    南浔瞄他一眼,见他神色认真,眼睛澄澈,并没有如她想的那般打小算盘。

    “师父?”血冥将手指又她这边伸了伸。

    “哦,好。”

    南浔回神,连忙也伸出小指头,同他那根小指头缠在一起,敷衍地勾了勾。

    分开前,男子的指尖无意间自她指腹轻轻滑过,令她有些瘙痒之感。

    南浔下意识地缩了缩手指头,狐疑地扫他一眼。

    应该不是故意的吧?

    阿冥可是这个世界的未来霸主,比她还牛逼哄哄的大人物,怎么可能色胆包天到调戏自己的师父?

    她最近总是疑神疑鬼的,大概是……没休息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杀手兵王俏总裁〕〔逆天炼丹师:妖神〕〔寡嫂〕〔第一强者〕〔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医毒绝世:帝尊的〕〔复仇的单细胞〕〔半妖修仙传〕〔武道大宗师〕〔大完美主播〕〔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