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终极强人都市行〕〔半岛岁月〕〔首席心尖宠:甜心〕〔大国轻工〕〔农医悍媳:傲娇夫〕〔天价宝贝:帝国总〕〔打败十三个男主之〕〔总裁大人我们离婚〕〔超级大仙农〕〔[综]审神者画风不〕〔无敌小药农〕〔霍少,请轻亲〕〔最后的神徒〕〔西游封印师〕〔至尊鸿图〕〔昆仑侠〕〔火影之黑色羽翼〕〔末日轮盘〕〔重生之上古归来〕〔黄皮子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923章 没毛病,气势够足
    “阿冥,我想去小憩一会儿,你自己练练剑。”

    南浔已经教了血冥擎山基本剑法,只是这徒弟一学就会,连剑意也能自己悟出一套,所以她就没像其他长老一样,要求弟子每日晨起练剑。

    她可是一个给弟子足够自习空间的好师父。

    血冥看着她,目光沉静,道:“师父去吧,等你一睁眼,我或许就将那孩子带来了。”

    南浔以为他是在开玩笑,只是笑笑,没当真。

    所以,当半个时辰后,南浔一出洞府就看到一个英俊漂亮的小男孩时,她完全懵逼了!

    十岁的小孩虽然已经开始退去幼时的婴儿肥,但却没有一个能像眼前这小男孩一般,小小年纪便已是玉树临风,霞姿月韵。

    坤云弟子的一身白袍将他的腰身箍得极有形,小公子出色得让人移不开眼。

    不过南浔觉得,与她的徒儿相比,还是差了那么一点。

    阿冥若是也换上一身白衣,绝对美如九天神祗,还是自带发光体的那种。

    南浔发怔时,这英俊小公子已朝她望来,一开口,嗓音稚嫩,顿时让人想起他还只是个十岁大的孩童。

    “你便是外人口中我父亲念念不忘的那位白莲仙子?”他问。

    这么一长句话说下来竟也不疾不徐。

    南浔不知该用何种心情同他交流,最后便只有维持着那高冷的表情,点头回了句:“我是。”

    血冥将人送到南浔面前后,便自己离开了,留下一大一小自己谈话,相当贴心。

    但只有小八才知道此人多装,不管他离得多远,他只要想听,即便南浔布下隔音结界,他也能听到好么!

    此时,南浔说了句“我是”后,那英俊小公子便只是盯着她,没有再主动开口。

    一时之间,两人大眼瞪小眼。

    最后,还是南浔败下阵来。

    她竟不知,这人小小年纪便如此沉得住气。

    “近日你可听说了什么?”南浔问。

    陆时与绷着小俊脸,镇定道:“仙子不用顾忌我,我都知道了,父母去魔林寻千年魔灵芝,一个月未回,前几日,掌门同我说,我父母没了。”

    他看着十分镇定从容,但南浔还是从他声音里听出了一丝隐忍的悲痛。

    “你想哭便哭,没人会笑话你。”南浔道。

    陆时与眼睛有些红,却愣是没有掉一滴泪水,“我知道仙子找我来所谓何事,只是,你想知道的那些事,我为何要告诉你?”

    南浔没想到他如此人精,心思一转,已经不再将他当成个小孩,而是用跟大人交流的口吻道:“我还没开口,你便知我要问什么了?”

    陆时与嘴角勾起一抹嘲笑,“仙子想必是听到了一些风言风语,所以来向我求证了。”

    他一双乌黑的眼睛盯着南浔,丝毫不胆怯,目光反而带着一丝犀利,“我可以回答仙子的任何一个问题,但前提是,仙子先如实回答我一个问题。”

    小八:没毛病,气运子以后的男人,这个世界的男主,气势够足。

    南浔目光闪了闪,她今天找他来其实不是问问题的,一个小孩儿哪里知道那么多。

    但照现在看来,他非但不是一个普通的小孩儿,还知道很多事情。

    南浔对上那双闪烁着慧光的眼睛,突然就忘了今天为何想要见他一面了。

    “你问。”南浔淡淡道。

    “十一年前,我父母道侣缔结大典上,你送了我父亲一份厚礼,人人惊羡的升境丹,我只想问仙子一句,当年那瓶中,真有升境丹?”

    陆时与谈及此事,双目死死盯着南浔,好似这个问题对他多重要一般。

    “……并无,里面确实有颗丹药,却不是升境丹,而是辟谷丹。”

    陆时与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突然有一瞬间的失神。

    好一会儿,他才又问道:“仙子是拿错了,还是——”

    “你觉得呢?我自然是……故意的。”

    陆时与一时语塞。

    他没有追问为什么,以他的聪颖或许猜到了南浔这么做的缘由,也或许现在再问这些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孩子,你可怨我?”南浔问他。

    陆时与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豁然道:“我听过我爹和仙子的事情,最初是他做了背信之事,仙子此举不算过分,仙子不过是埋了个引子罢了。

    我父母之事怨不得仙子。自我记事的这几年来,父母在外人面前恩爱无比,私下里却有许多矛盾,母亲她……对父亲缺了一份信任,不只是那升境丹一事,还有别的。

    其实,我知道父亲是爱她的,为了安她的心,他们早早有了我,父亲也从不同其他女修多说一句话……”

    不用南浔问什么,他便将该说的都说了,与其说是在给南浔解惑,不如说是在自言自语。

    大抵是陆世寒太优秀了,即便已经有了道侣,身边也不乏一些莺莺燕燕,哪怕陆世寒不搭理那些女修,也会有人自荐枕席。

    苏念念太缺乏安全感了。

    “……我觉得母亲有些畏惧你,畏惧仙子终究有一天会抢走父亲,这种畏惧已经成了心魔。

    最初我一直不明白,母亲为何畏惧一个十年都没有出现在她面前的人,直到有一次,我从她同心魔的对话中知道了一些真相。”

    南浔一怔,这孩子胆子也忒大了。

    修士生出心魔的时候最是可怖,有可能神志不清六亲不认,他倒好,居然还躲在暗处偷听?

    “母亲她……似乎骗了父亲。”

    “父亲入道晚,还是凡人的时候遇难,为一位女修所救,那位女修同我母亲……长得有几分神似。

    其实不是神似,只因那女修服用了易颜丹,易容出来的相貌恰好就像极了母亲。”

    陆时与说到这儿,看向南浔的神色有了几分复杂,“母亲无意间见过那女修一面,正是易颜丹药效刚过的时候,她亲眼看到女修的容貌从与她相似,慢慢变成了一绝色女子。”

    南浔对上他的眼神,突然觉得一大盆狗血从头淋下。

    “仙子,当初救了父亲一命的可是你?”陆时与问。南浔不想让这狗血继续下去,神色淡淡道:“记不得了。我救过的人不多,但也不少,没有一个记得。”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从姑获鸟开始〕〔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妖娆炼丹师〕〔重生军嫂有点甜〕〔君临星空〕〔逆天炼丹师:妖神〕〔一品道门〕〔大完美主播〕〔永生不灭〕〔最强透视〕〔万界垂钓系统〕〔天骄战纪〕〔邪王独宠:纨绔异〕〔大千劫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