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青春我的刀塔〕〔心里有个兵工厂〕〔冒牌愿望店〕〔都市之时间主宰〕〔海贼王之海军雷神〕〔抱剑〕〔诸天头号大反派〕〔漫威世界混日子〕〔诸天镜仙〕〔吸血姬的堕落〕〔海贼王之文斯莫克〕〔大数据修仙〕〔古穿未之夫君养成〕〔领主之兵伐天下〕〔证道长生之路〕〔虫临暗黑〕〔阅读封神系统〕〔凡人修仙之仙界篇〕〔不准吃狗肉〕〔穿越之紫狐秦时三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926章 阿冥,反了你
    拜师怎能没有敬师茶。

    南浔连忙从储物戒指里翻出一个玉碗,往里倒了一瓶玉露琼浆,“来,时与,用这玉露琼浆代替茶水敬你师父,行拜师礼。”

    “谢谢仙子。”陆时与接过玉碗,低头,高举玉碗,呈给血冥。

    血冥看了南浔一眼,对上那双亮晶晶的眼,在心底轻叹了一声。

    他接过那碗,对那分分钟变为厚颜小公子的陆时与道:“你虽未拜师,但在外人眼中到底还是坤云弟子,我可以收你为徒,但你不得对外透露半分。”

    陆时与点头,“好,除非师父放话,我绝不对外声张此事。”

    血冥淡淡嗯了一声,将碗中的玉露琼浆一饮而尽。

    此时空间里的人形小八已是一副死人脸。

    呵呵哒,未来男主居然拜了血冥大大为师。

    特么的,这主线还怎么进行下去?

    小八深深一叹气,按照原世界主线,血冥大大的原身会因为五灵根资质苦练无果,同时受尽白眼欺凌,后来堕入魔道,在魔界大杀四方,最后统一魔界,将三魔君之一的殇无言收入旗下。

    陆时与作为气运子的男人,某种程度来说比气运子还要碉堡,他以后当然是跟气运子一起对付大魔头,拯救苍生了。

    可现在……

    嘤嘤嘤,小八已经不奢望主线按照原世界发展了,只求血冥大大好好教育未来男主,千万不要把他带歪。

    “时与,你叫了他师父,可还没叫我呢,来,叫声师祖听听。”南浔迫不及待地道。

    陆时与立马朝她行大礼,“师祖。”

    南浔高兴得哈哈大笑起来,“好极了,好极了,我现在不仅有了徒儿,还有了徒孙,两个皆是绝世天才,我日后定会名扬天下,叫所有人羡慕嫉妒我。”

    小八:这算个毛线,你第一个世界还开山立宗了呢,成了一代师祖爷。

    南浔突然想起陆时与才失去双亲不久,笑声戛然而止,有些歉意地看他。

    陆时与淡笑道:“师祖,今日是我拜师的好日子,我也很高兴的。”

    南浔秀眉蹙起,“你懂事得让人心疼。师祖想跟你说,人不能一直沉浸在过去的悲痛中,得往前看。不过,刚才确实是我失礼了,毕竟你……”

    才失去双亲不久。

    这孩子反应如此淡定,让南浔一时忘了,他是最痛苦的那个人。

    “无碍的师祖,我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并不难过。”

    南浔拍拍他的小肩,忽地对两个男人道:“阿冥,时与,今夜来个不醉不归可好?”

    血冥薄唇微抿,提醒道:“他已经离开很久,该回坤云了。”

    聪颖的陆时与这次却仿佛没听懂师父的言外之意,立马回道:“师父,无事的。近日我闭门不出,也没什么人前来看我,徒儿一时不会被发现。”

    血冥目光凉凉地扫他一眼。

    “那还多说什么,来来来,今夜不醉不归!”

    南浔手一挥,上次剩下的几坛子桃花酿被她全部取了出来。

    血冥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轻叹了一声,“师父,莫要再喝醉了。”

    今日有外人在,你那副醉态岂能叫别人看去?

    南浔辩解道:“阿冥,我上次其实没有喝醉,只是头有些昏沉罢了,我还能很冷静地思考问题。”

    “只可喝一坛。”血冥道。

    男子手臂挥过,只留下三坛桃花酿,其他几坛全被他收入了储物袋中。

    南浔不可思议地瞪着他,“阿冥,反了你!你居然敢收师父的酒!”

    血冥由着她瞪自己,正色道:“徒儿只是怕师父喝多。师父喝一坛还不够?”

    “这酒喝着一点儿不醉人,一坛子就跟一小杯似的,哪能够啊……”南浔嘀嘀咕咕几声,最终妥协。

    可是——

    喝了一坛桃花酿的南浔的确没醉,却兴致高昂地开始教徒孙唱歌。

    “时与,师祖同你说,心情不好的时候唱唱这首歌,唱完之后就舒服多了。师父先给你唱一遍,你听好了。

    发飞法,发哇飞法,发哇发……啊——”

    唱得那叫一个声情并茂,高音可冲入九霄,但圆润不刺耳。

    陆时与坐在她旁边,手里抱着一罐子桃花酿,边喝边听她唱,听着听着眼睛竟越来越酸,到最后那一声近乎发泄的高音呐喊而出,他已是泪流满面。

    他记性好,只听一遍就记住了,南浔唱完他接着唱,来了个童音版的,边唱边流泪。

    最后,哭成了个泪人。

    南浔拍他的肩,“哭出来就好,嗝~谁说男子汉大丈夫就不能哭了?”

    “仙子,你真好。”陆时与吸了吸鼻子,这会儿的模样总算像个十岁孩子了。

    “是师祖。”南浔更正。

    小八:我跟你讲啊男主,以后你绝对会后悔今天在南浔面前哭鼻子,这会成为你月华公子一生的黑历史。

    南浔回头看血冥。

    他倚着石壁,双手环胸,姿态闲适,一双眼正直直盯着她。

    她这一看去,恰与他的目光对了个正着。

    南浔对他笑笑,“阿冥,我先回洞府了,你送时与回去吧。”

    虽然很好奇阿冥是用什么法子将陆时与带来又送走,但南浔知道他还不想让自己看到,所以她就回避一下好了。

    等南浔一走,血冥柔和的目光重新变得淡漠,变脸变得极快。

    他扫了那泪人一眼,冷冷道:“再哭就滚。”

    陆时与一怔,狠狠地抹了一把脸,眨眼间恢复小大人模样,然后恭恭敬敬地站在他身边,“师父。”

    “走吧。”血冥道,手臂朝虚空一挥。

    这一挥过后,那虚空之中竟平白裂开一道口子!

    那口子越来越大,里面竟是一片无形的浩瀚漩涡,站在那裂口处已能感觉到里面可怕的空间飓风。

    陆时与再一次看到那虚空裂口,仍然如来时第一次见到的那般震惊。

    这样的场面无论他看几次怕都不能平静。

    ……破碎虚空!

    修真界中唯有渡劫期以上的大能修士才能做到破碎虚空!

    众修士皆知,修真界已经有三千年不曾有人飞升。

    如今修真界中除了三个不出世的老祖,再无渡劫修士,修为最高的也不过擎山尹掌门,分神后期的修为。

    而分神期和渡劫期中间隔了足足一个合体期。

    合体期过后才是渡劫。

    眼前这人究竟是何来头?年轻轻轻便能做到渡劫大能才能做到的破碎虚空!

    而且,就连白莲仙子也不知他有此等本事。

    陆时与心中疑惑重重,却不敢向他询问。他对这人又敬又怕。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妖娆炼丹师〕〔回流大时代〕〔第一强者〕〔枕上名门:腹黑总〕〔帝国萌宝:奔跑吧〕〔君临星空〕〔九龙刀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