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乱世之道士〕〔绝品神医混花都〕〔最强魔帝归来〕〔我的粗大金手指〕〔千颜〕〔三国之皇帝发家史〕〔回到上古当大王〕〔奇幻塔世界〕〔寻仙少年〕〔罗德的野望〕〔我有一枚建城令〕〔血魔无相〕〔千亿蜜宠:宋少,〕〔3岁小萌宝:神医娘〕〔火影之鼬神再现〕〔绯色迷情:血色蔷〕〔路边捡到一只猫〕〔超凡卡神〕〔乾坤陨帝〕〔隐婚蜜爱:总裁欺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931章 舞剑,双剑合璧
    血冥将那一山在他眼里其实都是废品的“宝贝”收入储物袋,优雅起身,冲南浔淡笑,“时辰不早了,徒儿就不打搅师父了,

    师父早些歇息。”

    然后,血冥在南浔看似笑眯眯实则极想揍人的表情下淡定走入侧门。

    走到跟前,似想起什么,又回头看她,“师父,徒儿这些日钻研出了一套剑法,不过需得两人一起使剑,最后那一招双剑合璧,

    威力极大,师父明日可否跟徒儿一起试试?”

    没兴趣!

    “看为师心情。”南浔高冷地丢出一句,然后砰一声阖上了门。

    男人本就站在那门口,离门极近,那门撞来时,他并未动弹,实实在在地吃了一嘴……灰。

    血冥于那飞扑而来的灰土中站定,随便掐了个水诀,那一身的灰尘便被悉数洗净。

    他随手一挥,于洞府布下一道结界,然后信步走至石床边。

    男人目光落在南浔送他的那张雪狼狼皮上,不禁发起了呆。

    稍许,他将那雪狼皮隔空吸入掌中,放在鼻尖轻轻嗅了起来。

    上面还残留着她的体香。

    那是由内散发的香味儿,灵魂的味道,独属于她的,也只有他才闻得到。

    想起方才她像条傻乎乎的呆头鱼,主动咬住他的鱼饵,还吃得那般欢快,他心中愈发觉得好笑。

    终于是忍不住,他沉沉低笑出声,低笑着低笑着便开始放声大笑。

    笑得畅快之时,那暗黑的眼瞳竟有一瞬闪过了一道血光,然转瞬即逝。

    他知道浔浔可爱,但以往她总是带着面具,这份可爱也不知掺了几分假,如今他把她脸上的面具撕下,要她将真实的自己呈现

    在他眼前,他这才知道,面具下的她竟比他想象中还要可爱。

    他爱极了她方才的憨态。

    血冥这失态的模样连他自己都没见过,更别暗搓搓偷瞄他的八了,可惜八的精神力被那道结界挡在了外面,不然此时定

    要被这笑声吓瘦十斤。

    等到血冥终于平静下来,他轻轻阖了阖眼,再次看向那扇内门,嘴角还噙着一抹浅笑,眼里仍有散不开的温柔。

    且这头,南浔一把这扇内门关上后,迅速双手掐诀,往那门上打了足足三道符文,仿佛这样一来,这扇门就可以当做不存在

    了。

    死子,这才多大点儿就会坑骗自己师父了,等再过个几十年上百年,那还了得?

    不过——

    南浔躺回床上,脑中又闪过了血冥那张脸,再一次感叹,不愧是以后的世界霸主啊,长得真是好看,越看越好看。

    不笑的时候是九天神祗,笑起来的便是温润清俊芝兰玉树,简直男女老少通吃。

    如此感叹一番徒儿的美貌之后,南浔想起了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

    以后阿冥该不会也像那些修仙种马文里的男主一样,勾搭许多女人吧?

    或者,他就是随便给个寓意深刻的眼神,这天下最优秀的女子们便如飞蛾一般朝他这冰火扑来了?

    南浔觉得,她有必要在这方面好好教育教育徒弟。

    虽这是个古代修仙世界,凡人界的男人很多都是三妻四妾,便是这修真界,一个男修也能跟数个女修搞在一起,有的干脆不

    把女修当人,只当个采补的炉鼎,性质恶劣……

    可阿冥是她的徒弟,万万不能干这种提完裤子不认人的事情,太渣了。

    也不能招惹太多女人,桃花太旺盛也不好。

    君不见古代帝王后宫佳丽三千人,个个盼着帝王雨露,一不心就盼成了老太婆,或者一不心就变成了蛇蝎美人,踩着别人

    的尸骨往上钻,搔首弄姿以求帝王恩宠。

    更可怕的是,有的美人因爱生恨,不准什么时候就把这帝王给毒死了。

    南浔可不想他徒弟变成这样的男人,招惹那么多美人儿,消受得起吗?

    直到意识混沌之前,南浔还在心里叨叨着此事,势要将徒弟培养成一个专情深情的绝世好男人,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那种,

    以造福未来的徒媳。

    南浔一闭眼再一睁眼,这天儿就亮了。

    当修士就是好啊,不会觉得累,她躺着修炼了一晚上,虽然这个姿势比打坐时气运丹田修炼慢多了,但胜在舒服。

    南浔觉得自个儿都是出窍巅峰大圆满的牛逼大能修士了,不用再修炼太快,享受享受这休闲生活才是正道。

    等她出洞府时,血冥已经晨起舞剑了。

    她知道徒弟舞剑舞得好,每次看着都是一场视觉盛宴,不过这一次,南浔看了会儿不禁疑惑出声。

    这可不是她教给阿冥的剑法。

    想起昨晚上他的双剑合璧,南浔有些诧异。

    居然是真的,阿冥自己钻研出了一套剑法!

    眼前的男子手执长剑,剑势凛冽生风,浪卷风霜,气盖山河,破云贯日,总之,那叫一个帅气逼人,帅到南浔都词穷了。

    却在此时,血冥朝她看了一眼,剑势陡然一转,变得柔和飘忽,剑尖如蛇游走,连贯灵活,行云流水,又自带一分洒脱恣意。

    刚才是男儿阳刚,现在是女子柔情。

    并不过分柔软,而是刚柔并济。

    南浔双眼陡然一亮,朝他走近,问道:“阿冥,后面这剑法可是为我创的?”

    血冥将手中长剑收起,眉眼如画,唇畔含笑看她,“是我为师父量身定做的剑法。师父可看清这最后一式了,同我前面挥出的最

    后一式一模一样,两道剑气上下交叠,最后汇成一股,威力不容觑。”

    顿住,他道:“师父,我教你可好?”

    南浔哈哈一笑,“阿冥,那你就看你师父了,为师过目不忘,看你舞一遍就会了。”

    完,她已召出残影剑,在他旁边舞了起来,舞了几式后,还分神朝他扬扬眉,“看,是不是同你方才舞的一模一样?”

    血冥道:“不,师父比我舞得更好看。”

    话毕,他也加入其中。

    两人一个凛冽生风,一个灵活洒脱。

    一个芝兰玉树,一个高山雪莲。

    劈,刺,撩,挂,扫,下腰,挥臂,侧身,动作如出一辙。

    地上落叶被剑气扫得飞起又落下,再慢悠悠地飘洒下来,落在两人身上,那情景极为赏心悦目。

    终于,到最后一式,双剑合璧。

    南浔忽地飞身而起,十分不客气地踩在了血冥的……头上,同时挥出这最后一剑。

    八:……

    卧槽!

    南浔你特么真的要上天啊!是踩肩膀啊肩膀!不是头!不是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农门悍妇撩夫忙〕〔天骄战纪〕〔逆天炼丹师:妖神〕〔重生八零:媳妇有〕〔大千劫主〕〔鬼王传人〕〔真武狂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