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贵女小妾〕〔名门暖婚:冷情总〕〔剑鸣九天〕〔萌夫当道:这个杀〕〔星途旅者〕〔信仰大世界〕〔极品警花小郎中〕〔带着MC系统的异界〕〔虫族战纪〕〔天价婚宠:权少赖〕〔表演系差生〕〔网游版美漫〕〔斗魄星辰〕〔绝色美女的极品保〕〔一生一世笑皇图(〕〔王者荣耀:直播拯〕〔帝少爆宠:娇妻霸〕〔仙古封神〕〔龙尊剑帝〕〔追求永生路迢迢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933章 这竹屋,可还喜欢
    南浔听到这话,丝毫不感动,反倒嫌弃地朝他挥手,“去去去,你不找道侣,我还想找呢,等以后师父给你找个师爹,你就不

    要老在为师跟前晃了。”

    这话时,南浔没看到血冥眼中一闪而过的戾气。

    八看到了,在空间里嘤嘤嘤。

    亲爱哒,这么个牛逼哄哄的未来道侣就在你眼前,你就乖乖跟血冥大大走吧,千万别再祸害别人了,千万别啊!

    “我以为师父要放荡一生,过一世自由不羁的生活,原来师父也想过缔结道侣。”

    “不知……师父心仪的道侣是何样的?”血冥问,目光温和。

    真的很……温和,温和到眼底有血色涌动。

    南浔认真想了片刻,道:“至少要如阿冥这般英俊,为师天天对着你这张脸,眼光已经变高了,不能太将就。还有,资质也不能

    输我,不然以后我都飞升了他还是个普通修士,那就不好了。

    为师的口腹之欲比较重,所以对方最好有一手好厨艺,不过——”

    南浔到这儿撇撇嘴,“修真界全都是些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修士,这一点估计很难。

    由于我有时候脾气不大好,他还得有一颗包容的心。可我发现,那些但凡对女人很包容的男人,对其他的女人也都很包容。我

    不喜欢这种,他包容一个人就好了,对其他女人也那么好算怎么回事,那不是很容易就遭人惦记?我这人懒,不大想花费时间

    去掐桃花,伤肝伤肺。

    还有,他也不能是花架子,长得好看那方面却不行,生活不和谐,这样还不如不——”

    南浔到这儿骤然止声儿。

    我去,好险!

    着着就以为是自言自语了,这种不害臊的话怎么能在一个男人面前,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青葱少年!

    罪过罪过,幸好及时反应过来了。

    血冥眼底涌动的暗流慢慢归于平静,嘴角也不可抑制地往上微微挑了挑。

    “师父,你要求这么多,怕是也要同徒儿一样打光棍了。但徒儿细细一想,竟发现师父的这几点跟徒儿都能对上。

    只是,如我这般出色的男修亦是世间少有,师父日后有的找了。”

    南浔挤兑他,“阿冥你真不害臊,哪有这般夸自己的?”

    八:尼玛啊,刚才是谁也这么不害臊地夸自己来着?

    血冥认真道:“莫非徒儿的不对?到目前为止,师父还见过比我更出色的男修?”

    南浔想想,还真是。

    她来了这世界这么久,虽然出门次数不算多,但修真界有名的那些个男修见了不少,陆世寒算一个,长得不错,够俊,但比不

    上阿冥。

    那个她欠了人情的合欢派男修长得也不错,昳丽非常,在他那一款中算顶尖儿的,但她觉得,还是跟阿冥没法比。

    至于资质,当然是阿冥厉害了,五灵根齐修呢,放眼天下,还有谁比他碉堡?

    “就算是真的,你也谦虚一些。”南浔道。

    血冥正色点头:“我只在师父面前这般实诚,在外人面前徒儿一向谦虚。”

    “你心里有数就好,师父不是外人,又这么了解你,知道你的都是事实,可旁人不这么觉得,他们会以为你狂妄自大,此次去

    云海秘境也是,你尽量低调些,免得招人仇恨。”

    “徒儿谨遵师父教诲。”

    八:呵呵哒,还真是天生一对,两人都特么自恋得快上天了!你俩干脆一块上天与太阳肩并肩好了。

    师徒俩就这样将明里暗里地将对方连带自己夸赞一番后,开始谈天谈地。

    大多数时候都是南浔在叨叨,血冥坐在一边安静地听着,嘴角噙笑地看她。

    一开始干坐着,后来便拾了那竹子开始忙活,一边忙活一边同南浔话。

    “阿冥,我怎么拿剑劈这竹子啊,心把剑劈钝了,我记得我送你的那一堆法器宝器里有斧头,你拿斧头劈。”

    “我用这剑用习惯了,无碍的师父,这剑坏了就再换一把。”略顿了顿,“日后我想亲自打造一对宝剑,送师父一把,我自己一把

    。”

    南浔笑,“想的真美,你又不是炼器师。炼器师需得极好的臂力,咱们擎山的石长老身材魁梧,生得极壮,肌肉都是一块一块的

    ,阿冥莫非也想变成那样的大块头?”

    “我臂力比他好。”

    南浔才不信他,“知道你厉害,但是有些牛皮不能吹过头,会闹笑话。”

    血冥没再什么,手上动作极快,不一会儿便将那竹子削成了一根根粗细均匀的竹条,然后开始编那摇椅。

    南浔已经应承过要多陪陪他,白日他干活的时候,她必然会在旁边坐着,偶尔给徒弟端上一杯茶水。

    本以为做好那摇椅和桌凳要花至少半个月,哪料血冥两三天就搞定了。

    南浔躺在摇椅上试了试效果,简直太舒服了!

    那竹桌就摆在摇椅旁,极其方便,躺在摇椅上的南浔手臂一伸便能够着。

    闲时躺在这摇椅上,手里把着一本修真实录或者话本看看,再寻来一些灵果摆在桌上,有事没事吃一颗解馋。

    啧,南浔这日子别提有多恣意舒坦了。

    “师父,我今日练剑,一个没注意用了灵力,结果不心劈断了一大片竹子。”

    “倒都倒了还能怎么办呢,日后我再重新栽一些就是。”

    “师父不训斥我吗?”

    “训斥你做什么?训斥了这些被你劈倒的竹子就能站起来了?”南浔不以为意。

    她对主动承认错误的晚辈向来宽容。

    “可是,徒儿这一次劈断的竹子有些……多。”

    轻轻摇晃的椅子蓦地一停,南浔唰一下从摇椅上坐起身来,“你到底劈倒了多少竹子?”

    血冥不语,一副难以启齿的模样。

    南浔立马飞入竹林。

    等她亲眼见到那一片狼藉之后,顿时咆哮出声,“腾血冥!你这臭子——”

    后来,南浔一气之下闭关去了,一闭就是大半个月。

    没敢闭关太久,毕竟到时候还要跟徒弟一起去云海秘境。

    而这大半个月,血冥也没去打搅她,按照计划去处理那些倒下的竹子了。

    男人搭了一座……竹楼。

    竹楼占地面积很大,共两层,二楼还带着环形走廊,走廊边上安了扶栏,修建得十分精致,连竹窗都是用竹条编了花样儿,一

    楼外围一圈也用竹子铺了一块平地,可以光脚踩在上面。

    一眼望去,奢华至极。

    表面上闭关实则只是打算晾晾徒儿的南浔一出来就……惊呆了。

    “师父莫要再恼我了,这竹屋送给你。”

    血冥走到她身后,手掌轻轻落在她肩上,推着她走近一些,方便她看得更清楚,低笑道,“日后师父就不用睡在那黑漆漆的洞府

    里了,我知道你喜欢敞亮的地方。这竹屋,师父可还喜欢?”

    “喜……喜欢。”南浔突然变得结巴起来。

    她怔怔地望着那二层竹楼,内心激动得一时半会儿还平静不下来。

    这才多久,阿冥便送给她这样一份大礼,他是不是连觉也没睡,日夜赶造出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杀手兵王俏总裁〕〔第一强者〕〔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君临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我的邻家空姐〕〔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