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无敌医圣〕〔商途春娇〕〔变身萝莉剑仙〕〔斗破苍穹之大陆起〕〔重生八零逆袭记〕〔宠巫纪元〕〔旅法师的学霸系统〕〔契约暖婚:军少,〕〔倾城娇女:将军,〕〔女王心尖宠:恶魔〕〔猎户相公宠妻成瘾〕〔枭爷霸宠:重生系〕〔辰少宠妻无度:老〕〔绝色魔医:神帝,〕〔养狐为妃〕〔阴缘:鬼夫难缠〕〔兵者〕〔混沌幽莲空间〕〔宠妃打脸日常〕〔问月纪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937章 因为,我会看面相
    南浔原本是打算暗中跟着小徒弟的,但现在想想,这样光明正大地跟小徒弟结伴而行,岂不更好?

    不过这样的话,相对应露馅的可能性也更大了,毕竟她跟小徒儿相处时日不短,彼此也都有了不浅的了解。

    心思一转后,南浔已有对策。

    给自己安一个让阿冥完全想象不到的人设不就好了嘛,哈哈哈哈……

    短短几瞬后,南浔已经调整表情,怔怔地看他片刻,似是看痴了,惊艳道:“道友长得真好看,我从未见过你这般好看的男修。”

    血冥目光微闪,笑问:“哦?是么?其实,师妹的容貌也是世间少有,是我至今见过的姿容最出色的女修。”

    南浔听到这话,气得心里喷火:好啊臭小子,在我面前说我多么姿容绝艳,如今见了其他漂亮小姑娘,就说其他小姑娘最好看?

    还师妹长师妹短地叫着,请问这算你哪门子的师妹?

    你个花言巧语的小骗子!

    虽心里喷火,觉得这臭小子为了泡妹子就把她这师父忘到了九霄云外,但南浔已进入状态,闻言娇羞垂眸,声音柔柔地问他:“我只是一名散修,并未拜入任何门派。敢问师兄是哪门哪派的弟子?”

    血冥淡笑,连片刻犹豫也不曾就跟她露底了,“擎山,白莲仙子门下,腾血冥。”

    南浔:你可真是实诚啊,才见一面的陌生女修,问你什么就说什么?为师教你的江湖险恶,你都忘光了?若我对你心怀不轨,你丫的是不是就要被我牵着鼻子走了?

    面上却是这样的,南浔双眼蓦地一亮,一脸崇拜地看他,“师兄竟是擎山弟子!擎山乃修真界第一大派,师兄竟能进入擎山,好厉害啊!”

    南浔这一双眼生得极好,明亮璀璨如映星空,微微一笑,便弯成了两枚月牙,灿烂极了。

    那崇拜的小眼神装得有模有样,被她这么盯着,是个男人都会自信心爆棚,内心躁动。

    小八:戏精上线,此处扮演矫揉造作小白花。

    血冥看着南浔,笑着解释道:“擎山收弟子首看品性再看资质,我能入擎山并不是因为有多厉害。”

    微顿,他情真意切地建议:“师妹若想进入擎山也使得,你品性好,我可以为你引荐。”

    擎山也有将散修收入门中的先例,所以血冥这话并非信口开河。

    南浔一双星眸望着他,忽地盈盈一笑,问他:“请问这位师兄,你如何知道我品性好了?”

    这修真界大部分散修便是因为品行不端才没能进入修真大派,毕竟背靠一个修真大派,手中资源不愁,还有专门的仙长传授法术,能进去的话谁不愿意?

    也有部分曾入过门派,可后来犯下大错被门派逐出师门,自此成为闲野散修。

    剩下极少一部分,是因为不愿拘束于门派管教,喜欢自由自在的修仙生活,这才选择了做散修。

    但不管是哪种,散修们想要获得什么丹药灵草甚至灵石,都需要自己努力争取。

    也正是如此,许多散修经常干些抢夺资源的事情,一些狠毒的散修甚至直接将修士杀死,抹掉储物袋上的神识印记,将储物袋里的东西占为己有。

    所以,许多散修并不是好人,那些修真门派弟子也不屑于与散修打交道。

    血冥目光落在南浔脸上,忽地勾唇一笑,道:“因为我会看面相。”

    南浔先是一愣,随即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位师兄,恕我眼拙,竟不知你还是个算命先生。那你倒是说说,我这面相如何?”

    血冥果真就盯着她认真看了起来。

    他目光深沉,如此赤裸直接的视线落在额上、眉上、眼上、鼻上……唇上。

    在唇上逗留的时间比别处还多了那么一两秒。

    南浔下意识地抿紧了嘴唇,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

    阿冥从没有这么大咧咧地打量过她,以前毕竟是她的徒弟,便是直视也不敢如此放肆。

    赤露露地将眼前美人儿从上到下从左到右打量一遍后,血冥这才一本正经地道:“我观师妹面相极好,命宫润泽,肤如凝脂,应有功德加身,可见是个心善之人,做过的好事不少。

    眉如柳叶眼如月,一笑起来天真烂漫,说明心思纯正,心态极好,你的灵魂定十分干净。

    不过——”

    略顿,他微微拧眉,正色道:“师妹命中有一坎儿,有短命之相。”

    南浔起初不以为意,可听到这短命之相几个字,心脏却是重重一跳。

    她穿越来这修仙世界之前,已经因出车祸死了,若是指那一世,的确是短命之相。

    即便小徒弟扯得有模有样,南浔还是觉得他在瞎扯,方才那什么短命之相也不过是凑巧对上。

    她不禁打趣道:“师兄有如此本事,何不去摆摊算命,替众修士算算何时晋升,何时得到想要的机缘,说不准师兄你能凭此捞上一大笔灵石呢。”

    血冥面色严肃,并不似在开玩笑,看得南浔心里直突突。

    “在进入修真界之前,我乃是风水世家后裔,虽家中破败了,但那看家本领还在,这话并不是在骗你。

    师妹,你这短命之相还未完全解除。”

    血冥严肃起来的模样挺能唬人的,南浔目光闪烁,不信中便信了那么一分。

    阿冥从不骗她,他若是用这副表情同她讲话,那他说的话多半是……真的。

    只是,他跟着她十多年,从未提起过什么风水之事,如今跟一个才见了一面的女修倒是聊起这秘密了?

    这让南浔心里颇有些不爽快。

    三岁一代沟,修真界虽说不能用这么个算法,但她和小徒弟隔了一百多岁,也的确该有代沟了。

    ……唉,好忧伤哦。

    “那师兄可否说说,我这短命之相到底是怎么个短命法?”

    血冥疑惑道:“劫数时间分明已过,按理说师妹人还在,那命坎儿便算过了,但师妹面相显示,你的命数虚虚实实,并不稳定。”

    南浔越听越心惊。

    怎么越说越像了?

    她死过一次,那劫数自然就过了,但已经死了的她却穿进了洛水的身体里,莫非她命数虚虚实实,与这有关?

    血冥见她柳眉微蹙,极其纠结,话音忽一转,语气柔和了些,安抚道:“师妹莫慌,这虚虚实实的命数并非无解,师妹可愿将生辰八字告知于我?我可帮师妹算一卦,以寻求解决之法。”

    见她犹豫,他面露了然之色,退一步道:“若是不方便,只告我月份和日份便是。师妹这命数实在危险,我若能算出解决办法,也算帮了师妹大忙。”俨然一位侠肝义胆、乐善好施的正义修士。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杀手兵王俏总裁〕〔逆天炼丹师:妖神〕〔寡嫂〕〔第一强者〕〔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医毒绝世:帝尊的〕〔复仇的单细胞〕〔半妖修仙传〕〔武道大宗师〕〔大完美主播〕〔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