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鸿蒙雄主〕〔仙帝归来当奶爸〕〔言安希慕迟曜〕〔烽火佳人:少帅的〕〔放肆的那几年〕〔霸道总裁宠上天〕〔万界美食之神级餐〕〔至尊帝少的盛宠〕〔农家小寡妇:带着〕〔最强升级〕〔天龙武神诀〕〔女教师的贴身高手〕〔孕妻当道:总裁深〕〔重生成蛇〕〔近身妖孽兵王〕〔蜜爱娇妻:闪婚老〕〔南北杂货〕〔宠妻如命:霸道老〕〔妃倾天下:王爷请〕〔霸道老公宠妻上天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940章 无奈,真是调皮
    八被矫揉造作的南浔白花雷得不轻,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也不知血冥大大听了这话后为何还能如此淡然,还特么的……

    笑了。

    血冥往南浔白花跟前凑了凑,低笑着问道:“生气了?师兄的都是真话,如果惹你生气了,我日后不就是。”

    南浔闻言,立马又转身瞪他,“不这好听的真话了,那师兄要什么?难听的真话,还是好听的假话?”

    血冥:……

    南浔看他一副无措模样,心里乐呵:就是让你知道,女人心海底针,一会儿一个样儿,可不是你光凭一张嘴就能追到手的。

    在我这儿吃了亏,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在妹子面前如此孟浪了!

    “那……浔师妹想听什么,我就什么?”

    “那也不行,我想听假话,莫非师兄就假话?我才不稀罕听假话呢,我要听好听的真话!但师兄也不能得太好听,太好听了

    让人觉得有些假,显得不真实,哎呀,这个度,师兄要自己掌握嘛,我就不了~”

    血冥:“……好。”

    八:劳资又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

    南浔这还没完,继续在徒儿面前各种做作,还越作越起劲儿。

    她嘟嘴,目光落在泣泪树下的那片草地上,一脸嫌弃:“血冥师兄,我们今晚便在这里歇息吗?地上如此潮湿,全是杂草,还有

    好多虫子,我不想坐在地上,难受。”

    血冥默默拔掉了那一片杂草,又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张兽皮铺上,对她道:“浔师妹可以坐在这兽皮上。”

    南浔看到那张十分眼熟的雪狼兽皮,微微一怔。

    阿冥居然把她送他的那张雪狼兽皮随身带着了?这么喜欢雪狼兽皮啊。

    一张足够一人横卧于上的兽皮,两人一人坐一端,中间还隔着一段距离。

    血冥还算君子,没趁机往她这边蹭。

    只是两人屁股还没坐热,南浔便摸了摸肚子,偷偷瞅血冥,声地道:“师兄,我嘴里甚是寡淡,想吃点儿东西填填肚子。”

    然后,她就一脸憧憬地报出了一大堆吃食,“不知道这附近有没有水参果,这水参果一咬一口水,甚是解渴,还有百节竹的凝脂

    ,喝了很是养颜,双尾蜂产的蜜能甜入骨子里,吱吱兽的肉烤着吃的话,外焦里嫩油水极多,冰鳞鱼的肉是所有人水中族类肉

    质最好的,刺也不多……”

    八:南浔你真是够了!

    血冥认真听她一个接一个地往外数,看着她时,眼角和嘴角都是情不自禁上翘着的。

    那眼里的笑意更不用提了,浓得化不开。

    南浔对上这堪称必杀绝技的宠溺眼神,顿时挫败,但还是嘀嘀咕咕地将自己想吃的东西全了一遍。

    等她都完了,血冥还是那副淡然浅笑的模样。

    “暂时……就这么多了,我就是而已,血冥师兄你可千万不要去给我找啊,我会不好意思的。”南浔神色严肃,可还是若有

    似无地露出了几分馋样儿。

    血冥心中轻笑:浔浔,你是不是可爱果吃多了,不然,怎么能如此可爱动人?

    他站了起来,微微俯身看她,道:“那冰鳞鱼要极冷之地才有,那百节竹的凝脂也要清晨第一缕曙光出现的时候才会凝结而出,

    至于其他的,要找到并非难事。

    浔师妹同我赶路赶了一天,想必也累了,你稍作歇息,师兄去去就来。”

    “啊?什么?”南浔一脸震惊,“血冥师兄要去给我寻这些吃食吗?不用了,我就是自己而已,真没想让师兄帮我去找!血冥

    师兄——血冥师兄——”

    南浔朝那颀长伟岸的背影探了探手,挽留的表情假得不行。

    等血冥御剑飞远,南浔拍着一旁的草地大笑起来,“哈哈哈哈……阿冥你个傻孩子……以后你真要这般谈恋爱,绝对会被累死,

    哈哈哈……”

    南浔光顾着乐呵了,没有注意到她身后那垂落而下的泣泪树整个轻晃了一下,仿佛沉睡了千年的泣泪在这一刻被这笑声惊扰,

    终于彻底转醒,懒懒地打了个哈欠。

    南浔一边等乖徒儿,一边哼起了歌,心情极好时哼唱出的歌儿那叫一个缠绵悱恻酥麻入骨。

    “来呀~快活呀~反正有大把时光……”

    酥得那泣泪树上的花骨朵都齐齐颤了颤。

    南浔并未等太久,只用了半个时辰,血冥便满载而归。

    除了那冰鳞鱼和百节竹凝脂,其他东西竟全都被他找来了!

    因为储物袋不能存放活物,南浔的那几种灵禽走兽被血冥用绳子串在了一根竹竿上,就这般被他扛了回来。

    一眼望去,那竹竿上,大的的飞的走的好几种灵禽走兽全被串在一处,一个紧挨着一个,活像个……烤串串。

    放下这些活物之后,血冥再将其他死物从储物袋里一一取了出来,在南浔跟前摆了一溜。

    南浔不可思议地盯着瞅了半响,那灵禽走兽什么的就算了,运气好便能碰到,以阿冥的本事,想捉到并不是难事。

    可这些极难碰到的灵果玉露等东西,也被他找齐了?

    其中那双尾蜂的蜂蜜,他竟直接把那蜂窝给带回来了!

    那可是双尾蜂,群居,难缠,一旦惹上,便是金丹修士也要许久才能挣脱。

    南浔一脸感动地望着他,眼睛水汪汪的,蒙了一层雾,感动得都快哭了,“血冥师兄,你……你真好。”

    内心:为了泡妹子你可真是拼了啊阿冥。这样坚持两个月,没毛病,一般妹纸妥妥地对你死心塌地。

    可惜,你找上了为师,注定要碰钉子了。

    “闲来无事,师妹又想吃,我便去寻来了。只可惜现在天色已晚,有些东西不大好找,就勉强找了一些下品的,等明日我再去为

    师妹找找。”

    南浔一边吃吃喝喝,一边继续夸他上天,“血冥师兄,我做散修两百年,还是第一次有人为我做这些,你对我真好。以前我同那

    些人多唧唧歪歪几句,他们就会烦我。”

    吃着吃着她就呜呜哭了起来,鼻子一抽一抽的,思及那伤心事,真是委屈极了。

    血冥柔声哄她,“我耐心好,不管你什么都不会烦你。”

    “真的吗?”埋脸低泣的南浔蓦地抬头看他。

    她止哭就止哭,长长的眼睫毛上还挂着细的泪珠,那睫毛一颤,晶莹也泪珠也跟着颤了颤,好看得很。

    血冥眼眸一沉,低垂,遮住了里面的暗色。

    他知道,她低泣的时候一直都很好看,特别是他把她弄哭的时候,她就一边声音柔柔地喊他,一边委屈地抽噎,看得他更想欺

    负她了,叫她哭得更可怜才好。

    “真的,我不嫌你烦。”血冥声音低沉,表情甚是温和。

    南浔心情顿时阴转晴,重新笑了起来,转而又问他别的:“血冥师兄,我芳龄两百三十岁,不知道血冥师兄多少岁了?”

    血冥对上那双乌黑带水的眸子,正巧捕捉到了她眼底还未收起的一丝捉弄之意。

    若是他出自己才十七八岁,她定会在称呼上占他便宜。

    他于心底轻叹一声,这调皮的性子真是半分未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回流大时代〕〔大唐颂〕〔我有奈何桥〕〔超级鉴宝师(风乱刀〕〔隐婚娇妻:老公,〕〔不灭剑主〕〔真武狂龙〕〔逆天炼丹师:妖神〕〔一生为你空欢喜〕〔重生之娇宠小军妻〕〔龙裔的轨迹〕〔修行在万界星空〕〔我的邻家空姐〕〔妖娆炼丹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