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撩到底:痞子总〕〔逆天冥帝〕〔都士霸道总裁在校〕〔月光如水照心扉〕〔我对你动了心〕〔奉孝夫人是花姐[综〕〔进化之眼〕〔鬼帝狂妃:系统御〕〔栽在了小可爱的手〕〔和大罗一起踢球的〕〔梦醒不知爱欢凉〕〔甜宠专属:小太太〕〔归墟——神沉〕〔《大天蝎的小心机〕〔修罗狂兵〕〔绝世武神一〕〔都市全能兵王〕〔穿越八零:麻辣小〕〔狂龙萌爸〕〔重回一九九四做学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941章 啧啧,好男人模范啊
    “师兄?血冥师兄?”南浔见他走神,伸过爪子在他眼前挥了挥。

    想在我面前蒙混过关?想得美!

    血冥眸子微微一闪,反问她:“师妹问的是这身皮囊的岁数,还是我这灵魂的岁数?”

    南浔听他这般问,不由一怔,心道:莫非阿冥的确是穿来的,只不过跟他不是一个世界?亦或者被那种千岁老祖夺舍而后重生

    ?

    不然,他怎么会问这么奇怪的问题?

    血冥不等她给出选择,便已兀自回答道:“这副皮囊不过十七八岁,而这皮囊下的灵魂却已有……十数万岁了。”

    南浔心里呵呵哒,不禁翻了个白眼。

    所以,这是在妹子面前装逼么,彰显自己心理年龄是多么多么的成熟?不管老的少的,他都能泡?年龄不是差距?

    十数万岁?呵呵,用来装逼确实够用了。

    “血冥师兄,你话真有趣。”南浔表面笑嘻嘻。

    “其实我性子很闷,只是师妹让我有了多的兴致。”血冥的目光落在她脸上,平静,深邃。

    有那么一瞬间,南浔好似真的从那双明明十七八岁的少年瞳孔中看到了一种千帆历尽的沧桑。

    那像是一片广袤深邃的海,又像是暗夜的空,包罗这宇宙万象,沧海桑田尽在那一方之地沉淀,有什么东西一层又一层地堆积

    ,最后便成了平静之下被封印的暗流,缓缓地涌动。

    南浔一时怔愣。

    血冥却已敛眸,转身去处理那些灵禽走兽了。

    除毛去内脏,再从每种灵禽走兽身上割下肉质最好的一块,串在一起。

    然后,他两指并拢掐诀,下一瞬,那两指间出现了一团火焰。

    他五灵根齐修,金木水火土五种属性都难不住他,跟着他实在方便。

    血冥用那火焰生了火,开始翻烤起手中的肉串串。

    闻着那肉香,南浔馋虫被勾了出来,喉咙直咽口水。

    阿冥真是太能干了啊,日后不管谁被阿冥拐走,都有极大的口福。

    阿冥他颜好腿长厨艺好,做事细致,待人温柔,极有耐性,偶尔还会讲个风趣的笑话,以后若是不找老婆,这绝壁就是绝世

    好男人的模范!

    瞧那翻烤肉串串的动作,熟练不已,一看就是个行家。

    南浔没有独吞这些好东西,能分的东西都分给血冥吃了,如果只有一颗果子,那她就先啃一半,将剩下的给他,还用亮晶晶的

    眼瞅着他,“血冥师兄,这果子极好吃,我也分你一半。那个……师兄不会嫌弃是我咬过的吧?”

    血冥从容接过那被啃得不成样儿的果子,低声道:“不嫌弃。”

    然后面不改色地将那半个果子吃掉。

    南浔在心里偷着乐。

    不过,虽然跟徒儿单独相处,趣事多多,但南浔还是心生怀疑。

    “血冥师兄,我们是不是走岔路了,为何今日走了一天竟连一个修士都没看到?就连妖兽也没见到几只?”

    血冥微微垂眸,眼底忽地掠过一道血光,手指也略略动了一下。

    做完这动作,他才回道:“许是中了什么草木精怪的障眼法。”

    许多成精的草木别的本事没有,却最能蛊惑人,要么就是用障眼法迷惑修士,要么就是开出漂亮的花,结出艳丽的果实,以此

    引诱修士,产生幻觉。

    南浔神色一凝,“若是真有草木精怪能同时瞒过我和师兄的眼睛,那这精怪的能力不容觑,师兄,你我还是心为妙。”

    血冥颔首,“浔师妹也不用太过忧心,有些精怪的障眼法虽厉害了得,却不擅长攻击,你我暂时不会有危险。”

    虽暂时没什么危险,但南浔还是正了脸色,认真回忆这一天中的所见所闻,想要看看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她本就是来保护徒儿的,若是连她都没有警惕心,她还保护个毛线。

    不过,南浔并未担心太久,因为她放出的精神力很快便发现到了人。

    离这不过几里开外,还不止一个,正在往这边赶来。

    “郭师兄,前面好香的肉味儿!”一女修忽地开口道,那声音娇滴滴的,能让人皮肉发麻。

    脚步声靠近,两男两女出现在眼前。

    来也巧,这两个男修正是一开始邀请血冥同路的那两个,一个是坤云修士张玉,一个是自称合欢派郭山的桃花眼殇无言。

    那两个女修姿色上乘,一个穿着鹅黄长裙,淡雅如水,一个穿着合欢派弟子服饰,媚态横生。

    话的是那千娇百媚的合欢派女弟子,她挨那殇无言极近,整个身子都快挂上去了。

    殇无言看到血冥后,神色微微一变,随即冲他笑开了花,“这位道友,一别大半日,别来无恙。”

    血冥方才生的火还没有熄灭,旁边还有多余的兽肉。

    “可否一起开个火?我这位师妹恰有些馋了。”殇无言问道,目光扫过血冥后落在南浔身上,不禁多看了一眼。

    好个清雅脱俗的美人儿!

    血冥神色陡然一沉,抬头扫视过去时,殇无言已经极有眼色地从南浔身上挪开了目光。

    殇无言见到血冥时吃了一惊,血冥身边坐着的南浔见了他时何尝不是吃了一惊。

    竟是合欢派那桃花眼!

    她记得在陆世寒道侣缔结大典上见到他时,他没有刻意压制的修为在金丹初期,所以他一金丹期修士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莫非也是为了那千年玄黄果?

    南浔看了血冥一眼,却发现这前一刻还对她淡笑的男人此刻面无表情,对那笑脸相迎的桃花眼竟连眼神也没给一个。

    她心中暗叹:臭子对妹子和男人居然差别这么大?

    在殇无言脸上的笑容变僵之前,南浔开口道:“这火和这兽肉道友只管拿去,我们刚刚已经食用过了。”

    这话得本也客气,却不料那媚态女子忽地娇哼一声,“原来是你们吃剩的,那我们不要了!”

    她的目光若有似无地自南浔脸上扫过,带着一丝敌意。

    南浔心道:长得美就是这点儿不好啊,容易引心眼嫉妒。

    “哦,那便算了,正好我这人啊,对于看不顺眼的人,便是自己用不着的东西也不想给她。”

    着,南浔看向血冥,用比那女修更加娇媚的嗓音跟他撒娇,“血冥师兄,明日人家还要吃那百节竹凝脂,你记得给我找哦,对

    了,方才那水参果我没吃够,明天我还想吃,双尾蜂的蜂蜜就算了,师兄给我找来一整个蜂窝,我一时半会儿吃不完,师兄,

    那蜂蜜真的好甜,都甜入我心里了,血冥师兄真好。”

    自外人闯入这里之后,血冥的表情便淡漠了许多,可此时听了这话,他却是眉头一挑,嘴角斜勾,眉眼间的笑容竟带了几分邪

    魅。

    “再甜的蜂蜜能有浔浔的嘴儿甜?你多叫几声好哥哥,便是再难寻的东西,我也会双手捧到你面前。”

    南浔微微瞪大眼睛,看着眼前这个邪魅狂狷的男人,一时风中凌乱。

    阿冥这是在配合她演戏,一起膈应那女修?

    但是,会不会装得太像了啊。

    再甜的蜂蜜能有浔浔的嘴儿甜?

    浔浔?

    还多叫几声好哥哥?

    卧槽!简直骚包得让她不出话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复仇的单细胞〕〔鬼王传人〕〔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大千劫主〕〔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