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凉城空余心〕〔妇贵〕〔天下第九〕〔你们这些NPC〕〔都市修真邪少〕〔神通不朽〕〔无尽超武系统〕〔人皇葬天〕〔都市之最强快递员〕〔爆笑天王:来呀,〕〔赝品新娘〕〔谁不怀忧〕〔DNF之直播阿拉德〕〔重生之绝色男神妻〕〔网游之王者再战〕〔六零军嫂有空间〕〔无限次元之神迹追〕〔星球捕手〕〔游戏姬入侵异世界〕〔闪耀篮坛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953章 暗算,被围
    ,!

    星辰空间里。

    刚刚进入空间的小精怪们又叽叽喳喳地说开了。

    “这储物空间里怎么是晚上?好黑啊。”

    “哇,天上好多星星,真好看。”

    “这里面没有土也没有水,真不习惯。”

    “只是人类的一个储物器,你还想要什么水什么土?”

    ……

    “你们有没有发现这里面的灵气好足?”肉小滚突然插了一句。

    小精怪们纷纷噤声。

    天啊,真的!

    这里面的灵气竟比云海秘境中心的灵气还要浓郁数倍!

    若是在这里面修炼,岂非事半那什么倍?

    “咳咳……”重重的咳嗽声传来。

    肉小滚和小精怪们听到这声咳嗽,纷纷调头看去。

    然后它们就看到了一匹很像马的妖兽?

    小八见它们全部朝自己看来,心中大喜。

    原来除了南浔,其他人都能听到它说话!

    方才他其实是人形形态,在这些小精怪们进来之前才刚刚变回了兽形,毕竟他的兽形这么美这么仙。

    此时的小八一身雪白皮毛,四肢修长,鬃毛蓬松漂亮,尾巴就像一把小伞,一撑一缩时,闪烁着星星般的光点。

    神秘,优雅,高贵。

    它蓦地跃向空中,身体在夜幕中划过时竟留下了一串星星汇聚成的流光,美极了。

    然后,它四肢着地,落在了这群精怪面前。

    “你是什么妖兽?长得真好看。”小精怪们纷纷问道。

    小八睥睨着这一群小精怪,高冷道:“吾非妖兽,而是这星辰空间的主人——上古神兽虚空兽。

    吾拥有强大的神力,乃时间和空间之主,可破碎虚空,可穿梭时空,可回过去,可到未来……”

    空间外的几人自然不知道小八已经在一群小精怪面前开始装逼。

    得到了想要的千年玄黄果,殇无言主动提出分道扬镳。

    他是这样说的,“叨扰两位道友和篱前辈数日,我也该去寻求自己的机缘了。腾道友,还有南道友,咱们有缘再见。”

    事实上,他只是受够了南浔和血冥的腻腻歪歪,也受够了这棵流火古树时不时痴汉脸望着那秘境出口之处。

    南浔自然不会挽留他,她那压制境界的丹药药效也快到了,她必须在这之前离开云海秘境。

    给她丹药的毛长老许是记差了,还以为这云海秘境的入口在这两个月是一直打开的,到时候一个月药效一到,她再原路偷偷返回。

    然而那入口早已关闭,任何人想要离开只能通过秘境另一端的出口。

    不过,南浔以为,只要寻个没有人的地方解除药效,恢复修为境界的她自会被秘境弹送出去,届时一样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秘境。

    那么,现在的问题来了,到底要找个怎样的借口离开阿冥和篱雾前辈。

    阿冥这小子精明得很,若是不能找个合适的理由,定会引他怀疑。

    南浔在心里掰着手指,在还差三天就要药效失效的时候,她终于行动了。

    “血冥师兄,咱们昨日路过的那处甘泉水甚为好喝,我又想喝了,你去帮我取一碗来,好不好啊?”南浔用手指头拉着血冥的袖口,轻轻摇了摇,声音软软地撒娇。

    血冥眼底有一瞬掠过了一道暗光,他并未拒绝,只宠溺地点了点她的鼻子,“小贪吃鬼,那般远的地方,便是我御剑飞去也要半个时辰。”

    南浔嘿嘿笑了一声,“我就知道血冥师兄待我最好了。”

    内心:看在我马上就要离开的份上,就不计较你占师父便宜的事情了。等到血冥御剑飞走,南浔在原地坐了一会儿,又开始想办法支走篱雾,“前辈,我是第一次来这云海秘境,对那秘境出口有些好奇,虽然还有一个月才会打开,但我想先御剑过去看一看,你在这里等我片刻

    可好?”

    篱雾一听到秘境出口几个字,哪里还坐得住,立马问道:“你不是说出口就在那座最高的山上么,为何还要去看一眼?”

    “可我也是听别人说的啊,自己亲眼看一下,顺便瞧瞧那附近的地形,心里也能有个底儿。”

    篱雾想想也是,便建议道:“不如你在这儿等你血冥师兄,我去探探那秘境出口。”

    南浔犹疑道:“我会御剑飞行,前辈到底是草木精怪,应当不及我快。”

    篱雾笑了起来,“你太小看草木精怪的土遁本事了。”

    说完这话,篱雾已化为一棵小植株,扎根入土里的植株转瞬间便移到了几里外,只远远留下一句,“我很快就回来。”

    南浔左右看看。

    一个御剑飞走了,一个土遁离开了。

    此时不逃,更待何时?

    南浔在地上留下一行字,称自己突然遇到急事不得不先行一步,然后便脚底生风地跑了。

    她选的自然是与两人完全相反的一条路,打算跑得远一些之后再恢复境界离开。

    却不想,她这一走还真遇到事儿了。

    南浔一路往反方向御剑飞行,正觉得够远了准备找个没人的地方落下,下方却突然飞来一把剑,直接朝她刺来。

    我去,哪个王八蛋暗算她?

    南浔截断那剑,飞低一些,准备用这王八羔子的剑刺回去,却不想飞低之后她竟看到了干架现场。

    略一思量后,南浔将那剑……扔了,默默御剑飞高,不管闲事。

    “南道友竟不来找我报仇么,那一剑是我朝你掷去的。”一道熟悉的嗓音让南浔身形一顿。

    郭道友?

    他遇难了?所以刚才不要脸地攻击她,好让她下来找他算账,顺便帮个忙?

    南浔心思一转,最终还是飞入了那包围圈里。

    “才几日不见,你便将自己弄成了这副样子?”南浔蹙眉看他。

    殇无言此时的模样实在狼狈,他倒在地上,后背心染血,沾了一身尘土。

    虽然他易容之后的长相十分平庸,倒也看着清秀顺眼,可此时他嘴角溢血,面色阴沉,一双眼里满是怒意。

    殇无言冷笑一声,“让南道友见笑了,不小心被同门弟子暗算了。”

    南浔抬眼望去,这围了一圈的人,大概二十来个,有几个穿着合欢派弟子服饰,剩下的穿着便服。

    从他们彼此之间的眼神交流来看,应当全是合欢派弟子。

    而且,她在里面还看到了个熟人。

    ……赵怜容。

    那赵怜容看到南浔后,目光愤恨,显然还对之前被变成木桩之事怀恨在心。

    “这位道友,这是我们合欢派自己的事情,你就不要插手了吧?”一位男修看向南浔,面带警告之色。南浔呵呵一笑,“我也没说要插手啊,旁听不行?我跟郭道友虽然没啥深厚情谊,却也有过一段同行的缘分,不知他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大事,竟让各位不要脸地以多欺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时来孕转:总裁欺〕〔复仇的单细胞〕〔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不灭剑主〕〔我的邻家空姐〕〔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