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祸乱天下:国师大〕〔幽灵与少女与漫画〕〔透视兵王在都市〕〔未来美食日记〕〔至尊兵王俏总裁〕〔捉妖奶爸〕〔云海中的风〕〔凰栖梧桐,落笔生〕〔婚婚欲恋:盛少宠〕〔冷王娇宠:农女重〕〔万界黑科技聊天群〕〔快穿系统:反派bo〕〔蜜爱娇妻:闪婚老〕〔快穿逆袭:反派bo〕〔医女倾城:少主,〕〔夭寿啦,奶奶是穿〕〔你别欺负我,我后〕〔皇后每天都无视朕〕〔甜蜜暗恋:总裁诱〕〔师门至上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955章 出秘境,误入魔林
    a ,最快更新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最新章节!

    秦烨磊吓得后退一步,赵怜容也是大惊失色。

    无言师兄?

    怎么会是无言师兄!

    赵怜容白着脸悄悄拉扯秦烨磊的袖子,低声怨怪道:“秦师兄,如果不是你说此人绝非咱们合欢派弟子,我们又怎么会跟他结仇?这下可遭了,这人竟是无言师兄!是殇无言!我们该如何是好?如何是好!

    残害同门,罪加一等,即便没弄出人命,你我也极有可能被掌门逐出师门,何况无言师兄还是掌门最器重的弟子!”

    “你现在倒怨起我来了?如果不是为了替你出气,我能殇无言结仇?你这贱人!”

    赵怜容脸色难看至极。

    秦烨磊不知想到什么,眼里划过一抹阴毒之色。

    他更担心的不是这个,而是殇无言会暗地里要了他的命。

    金丹巅峰大圆满,再给他一百年,他也不一定能修到这个境界。

    殇无言自然不会现在就要他们的性命,他们知道合欢派门规,他又岂会不知?

    但要暗中给这几人使绊子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日后他们别想活得痛快!

    金丹期修士的出现触犯了云海秘境定制的法则,忽然间,天地变色,周围狂风大作。

    空中猛然间刮来一股霸道罡风,在快要压下之际快速旋转,瞬间成为了龙卷风,朝殇无言这边席卷而来。

    众人大惊,四散而逃。

    南浔趁那秦烨磊逃跑至极,直接朝他背后挥了一剑。

    没错,她不要脸地干了偷袭之事,但是对待小人,就不用讲究那么多了。

    谁叫这人刚才猥琐地看她,让她不爽得很。

    那秦烨磊被南浔剑气所伤,口中喷出一口鲜血,脚步踉跄了一下后,继续逃跑,身子看起来耐打得很。

    众人皆已逃离这处,唯独殇无言和南浔停留在原地,一动未动。

    南浔望着那气势惊人的龙卷风,嘴角不禁一抽。

    她本来还在想,云海秘境会用怎么个法子将高境界修士给弹出去。

    原来是……这种方式。

    呵呵,好像有点儿粗暴哦。

    南浔没有恢复境界,这龙卷风自然是朝殇无言来的,她恰好也要出秘境,正巧可以搭一搭对方的顺风车。

    此时那龙卷风已经将殇无言卷住飞了起来,南浔瞅准时机,忽地往上一跳,抱住了殇无言的……小腿。

    殇无言浑身一颤,吓得不轻,“我说南道友,你这是作甚?”

    南浔大义凛然道:“郭道友有难,我岂能袖手旁观?”

    俨然一副不知这龙卷风为何用的模样。

    殇无言:你特么分明是看出这龙卷风是带我出秘境的,所以想跟着老子一起出秘境!

    也对,玄黄果已经到手了,再留在这秘境中也没什么好处,反倒会因为怀璧其罪惹来杀身之祸。

    眼看着两人被那龙卷风带向高空,南浔脚上蓦地一重。

    ……有人抓住了她的脚。

    突然增加的重量让殇无言的身子跟着往下坠了一坠。

    这次又是谁,特么的又是谁?

    两人齐齐垂头,于那强劲的风中眯着眼看去,这一看就看到了……

    篱雾。

    南浔神色微变。篱雾前辈干事儿的效率果真快,这才多久便找来了?

    此时的篱雾面色凝重。

    &n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bsp;   南浔:……

    她和殇无言都知道这龙卷风是秘境搞出来要送他们出去的,可是篱雾前辈似乎……不知道。

    这是以为两人遇到危险了?

    南浔心中咆哮:不是啊啊啊啊,篱雾前辈,我没遇到危险了,我好着呢!

    篱雾一手抓住南浔的脚,一手变成了粗木枝,瞬间伸长,在触及地面的时候又化出根系,牢牢地扎根于地中,起码扎进去了三丈深。

    繁杂的根系牢牢抓住了秘境大地,同那龙卷风抗衡。

    三千多年树龄的流火古树,境界已至神游期巅峰大圆满,本事可不是吹的。

    龙卷风里的两人因为篱雾帮了个倒忙,齐齐停滞在了半空中。

    然而,双方僵持不过几瞬的功夫,这龙卷风的强度便加大了。

    风中的几人原本只是眼睛有些睁不开,可现在,他们身上的肉全被刮得生疼。

    南浔:……

    殇无言:……

    南浔不知怎的开口,最后还是殇无言无奈大叫道:“篱雾前辈,你快松手!这龙卷风乃是秘境所生,专门送我出去的!”

    这一张嘴,殇无言顿时吃了一嘴的土。

    娘的,他就知道遇到这女人准没好事!

    腾血冥那小子呢,特么的为什么要放这女人出来祸害别人!

    篱雾听了殇无言的话大吃一惊,“你说……什么?这风可以送我们出去?离开这云海秘境?”

    殇无言:是送老子一个人出去,一个人!跟你们屁点儿关系都没有!

    篱雾这些天每天都巴巴儿地盼着出秘境呢,现在乍然听到这么个天大的好消息,脑子里好像突然炸开了花儿。

    他飞快收回了扎根在大地里的手臂,这一收手,强大的龙卷风立马卷着这一溜串的人往高空飞去。

    没多久,那龙卷风就消失无踪了。

    远处,血冥抬头望着高空,目光深邃难辨。

    虽然猜到浔浔是在找个借口离开,但他还是取来了她想喝的甘泉。

    此时,他将那竹筒里的甘泉一口饮尽,薄唇衔着那竹筒沿儿,抿了抿,停留片刻后才离开。

    这竹筒一直是南浔在用,那竹筒沿儿也不知被那粉嫩的唇瓣含过了多少次,上面仿佛还残留着她唇上的香气。

    血冥微微眯了眯眼,嘴角勾起一抹浅淡的弧度。

    便放你几日,等我找齐了你想要的东西,再去寻你。

    却说南浔这边,两人一妖被那秘境所生的龙卷风带出秘境,出来之后见到的却不是熟悉的风景,而是一处从未见过的林子。

    这林子里的树木竟比云海秘境里的还要高大浓密,几乎遮天盖日,令整个林子里的光线暗淡不已,形如傍晚。

    林子里弥散着一层淡淡的瘴气,只可看到方圆十丈之内的景象。

    “这是何处,为何灵气如此稀薄?反而煞气极重。”篱雾蹙眉,率先出声。

    草木类精怪大抵对这些更加敏感,篱雾的不适直接表现在了脸上。

    他不喜欢这个阴森森的林子。

    南浔心里已经有了个猜测,对于这个猜测,她只想骑一只草泥马。

    这秘境法则果然是个小肚鸡肠的东西,把他们安全送出秘境便是,却为何要将他们送到——

    “魔林。”殇无言忽地开口道,神色凝重。

    微顿,他再次开口,“还是魔林深处。”

    南浔突然就想起了一件事。那陆世寒夫妇好像就是在这里面完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杀手兵王俏总裁〕〔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寡嫂〕〔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君临星空〕〔我的邻家空姐〕〔和美女班主任合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