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明宦之风流无边〕〔大历史小神仙〕〔妃常撩人:王爷,〕〔天才萌宝:总裁你〕〔赤壁之崛起荆南〕〔无限武者道〕〔嘿,魔法师〕〔唐云的异能生活〕〔大齐悍卒〕〔氪无不胜〕〔科技霸权〕〔全民领主〕〔妖艳贱货学习手册〕〔神级娱乐主播〕〔超神大刀魔〕〔妖灵狂潮〕〔兽医娘子已上线〕〔掌贵〕〔生存之末世为王〕〔人道至真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961章 故人,火羽魔君
    “凌长老,今晚便多劳您费心了。”一位长老道。

    凌梓诺叹道:“我量力而行。”

    她回头看向那新栽种的流火树,喃喃道:“恐怕,只有等到流火树开花的那一天,她才会真正欢喜。”

    “走罢,魔君应当快回来了。”

    片刻后,周围安静下来,这三个大能魔修已然离开。

    南浔偷偷放出精神力,发现他们果真身处一片流火林之中。

    成片的流火树皆是满树的泣泪花骨朵,虽未开花,那景致却已十分壮观,偌大一座山峰,远看时,竟如同弥漫了一层淡红的薄

    雾。

    “前辈?”南浔将神识探入篱雾脑海中,试图以神识跟他交流。

    篱雾没有回应南浔,此时的他亦被这满山的流火树惊到了。

    他们流火一族便是在三千年前也十分稀有,虽然年年结果,但只有万分之一的种子能够生根发芽。

    又因流火需要汲取的养分极多,两棵流火一起成长的可能性极少,多是那种子被灵禽叼到了别的地方,才有很大的机会长成一

    棵参天大树。

    是谁,对流火树有这么深的执念?竟种了这满山的流火?

    篱雾的那颗千年木心突然狠狠跳动起来。

    记忆深处有一幕浮现出来。

    她抱怨他:“篱雾,你真是个木疙瘩脑袋。”

    他不以为意,只淡笑道:“沐笙,我本来就是一棵树,脑袋自然是木疙瘩。”

    “你这么笨,日后我若找不到回来的路了,你会去寻我吗?你能找到我吗?”

    “会,我记得你的味道。”

    到底……是谁,让他回忆起那梦中熟悉的气息,好像弥散在这流火林中每个角落,淡淡的,细碎的,一伸手触碰,那气味儿就

    散了。

    他多想将那气味儿全部收拢起来。

    这样,是不是就能汇聚成你的模样了?

    ……沐笙。

    “前辈?前辈!”南浔连唤好几声。

    过了好一会儿,篱雾才声音沙哑地应了句:“南丫头,何事?”

    “前辈你没事吧?”

    “……没事,只是看到这些流火树,突然想起一些往事,一时有些感伤。”

    “前辈,现在不是感伤的时候,之前那魔修要带我们走的时候你就应该解开术法,如今我们入了这魔修大本营,还如何逃脱?”

    篱雾十分淡定地回了句:“静观其变。”

    南浔:……

    前辈,这样淡定真的好吗?

    我们是在一个魔君的地盘啊,好像还是这魔域十三州里最厉害的火羽魔君,脾气也是喜怒无常,不定一不高兴就把我们全都

    咔嚓了。

    南浔又跟殇无言交流,可她喊了半天也不见殇无言答应,后来才想起,哦,这狐狸才金丹期修为,还不能用神识交流。

    真可怜,只能听,不能。

    一个淡定到让南浔发愁,一个苦逼到没法跟她交流,南浔只能自己想想办法了。这么一直做木桩也不是个事儿。

    “前辈,今日恰好是那火羽魔君的寿辰,此时她未归,而这流火峰上似乎也没有魔修驻守,不如趁此机会离开?”南浔建议道。

    “南丫头。”

    “唉?”

    “……她来了。”

    她来了。

    篱雾似在喟叹,那声音隐隐带着一丝颤抖。

    南浔正想问什么,却在此时,她也感觉到了。

    对于道修来,筑基可以御器,金丹可以御空,只是在空中飞行的距离不能过长,而如她这般的出窍大能,已经可以在空中不

    借助任何法器,长久地飞行。

    可此时此刻,那疾速而来的人已经不是简单地御空飞行,她仿若一团火球,直接朝流火峰砸来,远远便能感觉到那股霸道强悍

    的气流,带着一股极强的威压。

    南浔没敢再放出精神力和神识,原本以为她自己挺牛逼的,但山外有山,在这种强者面前,即便她出窍巅峰大圆满的修为,也

    是不够看的。

    火羽魔尊归来,气势惊人,火焰州众魔修皆已感应到。

    一红衣女魔修降落于流火峰山巅之上,她睥睨着那脚下山河,表情冷漠至极。

    待目光扫过那满山的流火,她的眼里才有了那么一丝暖意,然而这一丝暖意转瞬即逝,眸色愈发冰冷。

    火羽魔君一挥衣袖,转身回了峰巅之上的魔宫。

    “魔君,梓诺求见。”

    火羽魔君已经歪在了殿中长榻上,闻言淡淡道:“进来。”

    身为长老之首的凌梓诺进来后,先是恭敬地朝她行了礼,然后才道:“今日是魔君寿辰,我带来了诸位长老以及众下属的一份心

    意。”

    火羽魔君兴致缺缺地道:“你知道我并不喜欢过什么寿辰,又何必准备这些。”

    凌梓诺淡笑,语气不疾不徐,叫人听着很是舒服,“哪里是我准备的,是她们自己记着您的寿辰,非要准备。并不是什么贵重东

    西,魔君便收着吧。”

    火羽魔君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嗯了一声。

    凌梓诺听到这话,胳膊一挥,被她存于储物器中的贺礼一一呈现于魔君面前。

    “这根万年檀木香是我准备的,你若是又头疼,便点一支。这瓶火精元,是周长老寻来的,还有这……”

    到最后,凌梓诺方拿出了一颗丹药,着重解释起来,“这颗丹药是池曦专门为魔君炼制的,若是能寻到千年魔灵芝,这颗丹药

    才是完美,是以今日我等几个陪她去寻了,可惜还是没找到,那丫头为此懊恼了许久。

    不过依我来看,这丹药成色极好,已经是上品了。池曦,服下之后,魔君今夜一定能做个好梦。”

    火羽魔君听到这话,脸上总算有了些笑意,“我当年捡到她的时候,她还是个孩童,声音稚嫩,像极了……肉滚。”

    她后一句得极轻,但凌梓诺还是听到了。

    她知道魔君为人冷漠,干不出捡孩子这种事,所以当年她将池曦捡回来的时候,几位长老都很诧异。

    后来她才知道,仅仅因为池曦幼时的声音像极了她的一位故人。

    “梓诺,将这丹药拿来吧。”

    凌梓诺连忙呈上那丹药。

    火羽魔君一口吞下,缓缓闭上了眼。

    凌梓诺见她已经闭眼憩,便低声叮嘱了一句少饮酒,随即轻手轻脚地退了出去。

    片刻后,歪在软榻上的火羽魔君,也不知想到了什么往事,嘴角竟缓缓勾起了一个弧度。

    只是笑着笑着,那眼角便滑下了两行清泪。

    梦里的事情的确快乐,可有时候,伴随着快乐的往往是痛苦。

    火羽魔君唰一下睁开双眼,片刻的迷离过后已然清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妖娆炼丹师〕〔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天骄战纪〕〔农门悍妇撩夫忙〕〔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鬼王传人〕〔真武狂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