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音乐之恋,项链爱〕〔王的二次元〕〔三界主宰〕〔美女总裁狂保镖〕〔三界微信群〕〔美女总裁的贴身保〕〔游戏世界旅行者〕〔我有一座军火库〕〔皇家宠婢〕〔乡村兵王〕〔婚婚欲动总裁霸道〕〔极品姐姐领进门:〕〔养个狼人当宠物〕〔侠女来袭:本王妃〕〔先宠后爱:老婆大〕〔萌宝上线:爹地,〕〔我的老千之路〕〔李强寻美记〕〔器焰嚣张〕〔冥界典刑司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962章 沐笙,我爱你
    清醒过后,火羽魔君的眼里闪过一丝冷嘲。

    梦再美也有醒的时候,而她从来不是那种会被假象所迷惑的人。

    哦对,她不是人,她本是妖修,却滋生心魔,堕入了魔道。

    而她的心魔,呵……

    一身火红长裙的美艳女子起身,走出了魔宫,去看那漫山的流火。

    望着那漫山的流火,女子秀眉蹙起,眉间凝着一抹散不开的愁闷。

    过了这漫长的三千载,她自己也不清楚了,她到底还在坚持些什么。

    若是他要寻自己,早便找到她了,即便她堕入魔道。

    三千多年,三千多年了啊……

    她这一生还能有几个三千年。

    女子仰头轻叹,微微闭了闭眼。

    那丹药不仅令她梦到了以前的快活日子,还仿佛让她如同饮了酒一般,喝醉了,酡红了脸,于是走路都是摇摇晃晃的。

    她晃荡着身子在林间漫步。

    有时候,她有一种极想毁灭的冲动,干脆放一把火烧光它们。

    ……烧光这漫山的流火。

    可终究……还是舍不得。

    这些都是他的同族。如果她真的干了这种事儿,她日后便是连个念想也没有了。

    爱也好,恨也罢,她始终放不下,也不愿意放下。

    走着走着,火羽魔君抬起头,一眼就看到了那棵与众不同的流火树。

    这里有漫山的流火树,这一棵却是最高最美的。

    她仰头望着它,微微发怔。

    这里何时有这么一棵流火了……

    而流火林中,篱雾早已远远地看到了她,痴痴地看了她一路。

    那一树的花骨朵都因为那一抹艳红的出现,轻颤不止。

    是她,真的是她……

    他等了三千多年的火焰鸟,他的沐笙。

    她还是跟三千年一样美艳迷人。

    不,她好像更美了。

    篱雾的呼吸狠狠一窒。

    她终是缓缓走到了他面前,眼神迷离地望着他,失了神。

    “好熟悉的气味儿……篱雾,我竟闻到了你的味道,还看到了你……”

    她咯咯笑了起来,突然摸上他的树干,“你看,这里有我偷偷用嘴啄出的印记,是一朵流火花,你这呆子一定没有发现。”

    她忽地展开双臂抱住了眼前的树干,脸蛋与那粗糙的树皮紧贴着,轻声问道:“篱雾,是你吗?”

    问完这话的火羽魔君自己先苦笑一声,“池曦那丫头的丹药果真厉害,竟让我连梦境和现实也分不清了……”

    “沐笙。”

    她抚摸的那棵流火树突然出声,跟她梦中无数次听到的一样。

    火羽魔君浑身一僵,缓缓抬头。

    下一刻,她所抱着的流火树竟变成了一个清俊不已的男子。

    他穿着跟她一般火红的长袍,那双看着她的眼,如枯木生春,动人极了。

    而她,正抱着他的腰肢。

    “沐笙……”他再一次低喃她的名字,眼里除开温柔便是浓浓的自责和懊悔。

    “对不起,我早该来寻你的,让你苦等我这么多年。”

    篱雾说完这话,轻轻地抱住了她,那动作小心翼翼,仿佛在对待这世上最易碎的宝贝。

    此时,作为木桩的南浔在心里啧啧出声。

    什么叫缘分?这就是啊!

    先前还道是自己想多了,现在一看,根本没想多,火羽,火羽,可不就是火焰一样的羽毛么!

    她还以为篱雾前辈出了那秘境至少要花个十年二十年的才能找到火焰鸟,不曾想到,上天竟亲自将他送到了爱人身边!

    呸呸,她之前居然以为这火羽魔君是个老妖婆,人家哪里是老妖婆了,听这动听的嗓音,分明是个娇艳大美人!

    都怪那几个长老的对话误导了她,说什么性子喜怒无常,火爆不已,还活了数千年,她当时便联想到了堕落成魔修的人类修士,压根没想到这魔君不是人,而是妖。

    南浔突然想到什么,心里嘿嘿地笑。

    这一对小情侣一分别便是三千年,这乍一见面还不得天雷勾动地火?

    南浔这想法刚刚生出,她便听到了哐当一声脆响,顿时一脸懵逼。

    这声儿怎么听着那么像是在……扇耳光呢?

    而且,打得那叫一个狠啊,响声脆脆的。

    南浔没听错,那火羽魔君从篱雾怀中离开,抬起手就是狠狠一耳光扇了过去。

    她冷冷地盯着篱雾,质问他,“为什么不开花?为什么!你在恨我?你篱雾有什么资格恨我?我掏心掏肺地对你,为什么就捂不热你这颗心,呵呵,果真是木心,无情得很。”

    “篱雾,我、恨、你。”这一句几乎是一字一顿地往外蹦。

    “恨你恨到再不愿意看见任何雄性生灵,因为,他们只会让我想起过去那段不堪的往事,提醒我自己曾经是多么的傻!”

    篱雾微微一怔后,没有去摸那脸上的红掌印,而是再次将她抱入了怀中,这一次力道加大,不容她再离开。

    “沐笙,你说的对,我是木疙瘩脑袋,蠢笨至极,你恨我是应该的,我辜负了你的心意,是我对不住你。可是沐笙,我……我爱你。”

    曾经的火焰鸟沐笙,如今的火羽魔君听到这三个字,心尖儿狠狠一颤,脑子里一片空白。

    篱雾说,他……爱她?

    她怔愣过后突然就笑了,笑得有些悲凉,“爱?你一棵没有心的草木也懂爱?”

    “沐笙,我有心,你不能因为我的木心乃后天长成,就不相信它对你的感觉。我把它掏出来给你看一看,可好?”

    说着,篱雾一手成爪,直接捅入了自己的胸膛,将那一颗形如人类心脏的木心给生生挖了出来,双手捧到女子的面前。

    “沐笙你看,它还在跳动,是为你在跳动。”

    那颗心鲜血淋漓,果真在他掌心跳动。

    沐笙吓了一跳,脸色大变,“篱雾,你疯了!快把它塞回去,快塞回去,听到没有?”

    篱雾没有听她的,这一刻的他无比执拗,“你相信我说的话,我便塞回去,不然,它便是在我胸膛里跳动,又有什么意义?反正,你也不信它对你的感觉。”

    沐笙气极,红着眼瞪他,“我信,我信还不行?”

    篱雾这才将这木心塞回了胸膛,目光贪婪地看她,声音一出口竟带了些许哽咽,“沐笙,我真的很想你,想了三千多年。

    你不是问我为何不开花?因为我蠢,我以为你不要我了,以为你丢下我走了,心灰意冷之后,便陷入了沉睡,这样的话,我就不会那般痛苦了。”

    沐笙本来还沉浸在刚才那挖心的震惊中,闻言却是陡然一沉脸,冷笑道:“对,我就是丢下你走了,丢下你这个笨蛋。”

    “沐笙,我错了,后来我才弄明白,你做那么多都是为了我,我为何要那么迟才明白……

    你从来都不是丢下了我,而是在等我去找你。

    我记得,以前你问我,如果你找不到回来的路了,我会去寻你吗?我说会,你的气味儿我会一直记得,不管过多久,我都不会忘记。”

    沐笙听到这话,突然放声大哭,“你骗人,如果真的记得这话,为何迟迟不来寻我?你可知我这些年都是怎么过来的!你这个负心汉,你这个忘恩负义花言巧语的木疙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复仇的单细胞〕〔鬼王传人〕〔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大千劫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重生八零:媳妇有〕〔大自在天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