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凉城空余心〕〔妇贵〕〔天下第九〕〔你们这些NPC〕〔都市修真邪少〕〔神通不朽〕〔无尽超武系统〕〔人皇葬天〕〔都市之最强快递员〕〔爆笑天王:来呀,〕〔赝品新娘〕〔谁不怀忧〕〔DNF之直播阿拉德〕〔重生之绝色男神妻〕〔网游之王者再战〕〔六零军嫂有空间〕〔无限次元之神迹追〕〔星球捕手〕〔游戏姬入侵异世界〕〔闪耀篮坛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965章 心慌,老树开花了
    a ,最快更新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最新章节!

    南浔的脑子被血冥的话一阵狂轰乱炸,懵了一懵后,突然就镇定了。

    然后,她默默翻了个白眼。

    这么能演,得,姐姐今儿心情不错,陪你演。

    南浔伸手推他,可惜没完全推开,男人那胳膊硬得跟铁似的,将她的腰肢箍得紧紧的,两人腰肢处仿佛黏在了一起。

    一个腰,四条腿儿,两颗头颅对一对,差点儿没成了个连体怪物。

    推不开就不推了,南浔颤着手指他,怒问道:“知道我是师父,你还不要脸地搭讪?还言语调戏?你个逆徒!”

    “浔浔,分明是你先勾我的。”说这话的血冥神色淡然,丝毫让人联系不到什么登徒浪子。

    啊呸,南浔觉得自己就是被他这副遇万事波澜不惊的性子给骗了。

    “腾血冥,咱说话要点脸,我勾你?我怎的勾引你了?明明是你一见面就说我姿容绝色,把我夸上了天,变着花样勾搭我。”

    血冥盯着她,忽地淡淡吐出一句,“师父唤我血冥哥哥的时候,我的心都化了。”

    南浔:……

    南浔的脸唰一下红成了猴屁股。

    虽然是在秘境里,但一想到她曾经叫小徒儿血冥师兄和血冥哥哥,她心里那个羞啊那个臊啊。

    “你给我闭嘴,不准叫我师父!你个逆徒!”南浔羞恼不已。

    血冥低笑,大掌撑着她乱动的小身板儿,在后背轻轻抚弄,“好,我其实也不大喜欢唤你师父,叫浔浔就好,我喜欢叫你浔浔,好听极了。”

    “我我我、我跟你说,我那么做都是为了你好!

    阿冥,人心险恶,不能看到个美人儿就不知道东南西北了,这次我就得批评你,我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你是不是个傻瓜?

    以后若再遇到个美人儿,她不只是我这么作,而是要算计你的命,你再这么傻乎乎的话岂不是连命都给她了?”

    “不会。”血冥那对暗沉的眼直直盯着南浔,声音低沉中带了一丝喑哑,“我知道是你,才会如此。别的女人,我不会多看一眼。”

    “师父,我知道是你。”他再次道,看过来的目光如此……专注、深情。

    南浔咽了咽口水,突然觉得呼吸不畅,快窒息了,心脏也咚咚咚地快速跳个不停,都要跳出胸膛了。

    不得了,不得了了!

    上辈子这辈子连正经恋爱都没谈过的某人突然老树开花了。

    她居然因为小徒儿的一句话就春心萌动了?

    他们差了一百多岁!

    他还是她看着长大的!

    看着他从那么小小的一只变成了如今这般玉树临风的大祸害,虽然中间那十年唰一下就过去了,这个“看着长大”很有水分,但这是事实。

    南浔突然有些慌乱。

    她不会真因为阿冥一句话就动心了吧?

    如果是真的,她也太禽兽了,居然会对小徒儿产生这种想法!

    等等!

    南浔深吸一口气,差点儿忘了,这特么的是幻境!

    所以她惶恐什么啊?这都是假的!

    眼前的阿冥是假的,方才他说的那番话自然也是假的!

    这些流火树也太过分了,居然编造出这般荒唐的幻境。

    呵呵哒,她又不是没见过美男,岂会为美色所惑?

    虽然阿冥颜好腿长,极对她胃口,还会做饭,天赋比她好,可以无限度包容她的脾气……

    这么一想,阿冥的优点还真多,是个女人都难不动心。

    幻境中为何会出现这些?莫非流火树真的从她心底挖出了这心思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她内心深处其实对阿冥有着超越师徒的……

    打住,打住。

    南浔连忙摇头,她觉得自己是一位非常称职的师父,定是这些流火树胡编乱造,就跟第一次篱雾前辈瞎搞一样。

    “浔浔?”血冥唤她,大掌还箍住她的腰肢,偶尔在那细软的腰肢处轻轻摩挲一两下。

    “怎的又发呆了?你这小脑袋瓜里是不是总想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

    已经认清现实的南浔不羞恼了,只拿眼斜斜睨他,悠悠然地伸出一根指头戳他胸膛,“我说阿冥啊,为师养你十数载,怎么就不知你是个三观不正的禽兽,连师父都敢觊觎?”

    血冥听到禽兽二字,哂笑出声:“是啊,从见你第一面开始,我就觊觎你了。”

    南浔嘴角一抽,“第一面?第一面你还是个又黑又矮的小屁孩呢,你就知道觊觎二字为何意了?”

    血冥淡笑道:“不是同你说过,灵魂已有十数万岁么,那话并非骗你,是真的。”

    南浔张了张嘴。

    这幻境是不是太牛逼了啊?什么东西都能编造出来。

    “你……其实是夺舍重生的老祖?”南浔试探着问道。

    血冥淡然地嗯了声:“要这么说也可以。”

    “那小孩儿的灵魂呢?被你给吞了?”

    如果是老祖夺舍,一般会有三种情况。

    一种是夺舍的老祖很强大,直接将原主的生魂给吞了,一种是夺舍的老祖元神受到了重创,只能先将原主生魂强行压制在体内,然后在长久的岁月中慢慢吞噬掉。

    还有一种,直接强行剥离生魂。因为属于非正常死亡,鬼界不会有鬼差前来,久而久之,这生魂变成了死魂,最后沦落为孤魂野鬼。

    在南浔看来,无论哪种,都极其残忍。

    血冥眸光微闪,顿了一会儿才道:“我同他做了交易,然后把他的鬼魂送入了鬼界。”

    他知她不喜欢自己多造杀戮,所以,之前很多次因着只是一缕神识先附体,神识相对弱小,暂时与原主灵魂共存,等他元神归位,再同对方做了交易。

    他们也算聪明,在被生吞灰飞烟灭和重新投胎之间,自然会选择第二个。

    南浔沉默片刻后方道:“虽然有乘人之危的嫌疑,但比其他夺舍的老祖要好上许多。”

    突然意识到什么,南浔不禁扶额。

    她为何要一本正经地跟幻境中的一个假人讨论这些?

    阿冥怎么可能是夺舍的老祖,她还记得他小时候萌萌哒的模样,他也最喜欢躲在她怀里撒娇了。

    几千岁的老祖能做这种事儿?

    哦对,眼前这“阿冥”还不止几千岁,他说他多少岁来着?

    十多万岁!

    南浔将幻境编造的这故事情节从头到尾捋了捋。

    他的徒儿其实是个夺舍的老祖,十多万岁的那种高龄老祖,还是小黑娃的时候对她一见钟情?

    据说此老祖能力碉堡,可瞬移,可破碎虚空,那云海秘境中他见她第一眼就知道她是师父了,但因为原本就对她心怀不轨,于是顺水推舟,光明正大地调戏她。

    现在,这老祖又破碎虚空出现在了她面前,对她剖腹明心,试图得到她一颗芳心。

    这剧情……

    真是太离谱太夸张了,南浔只想翻白眼。

    “浔浔,你不是说想我么,如今我就在你面前。”眼前自称某老祖的假人忽道。

    南浔听了他这么多离谱的谎话,即便他再像阿冥也不想继续搭理他了,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道:“我突然又不想你了,你可以滚蛋了。”血冥伸手捏了捏她鼻子,“浔浔真是无情,为了寻你想要的东西,我去了仙界、鬼界、魔界,你竟见了我就撵我走,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时来孕转:总裁欺〕〔复仇的单细胞〕〔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不灭剑主〕〔我的邻家空姐〕〔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