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凉城空余心〕〔妇贵〕〔天下第九〕〔你们这些NPC〕〔都市修真邪少〕〔神通不朽〕〔无尽超武系统〕〔人皇葬天〕〔都市之最强快递员〕〔爆笑天王:来呀,〕〔赝品新娘〕〔谁不怀忧〕〔DNF之直播阿拉德〕〔重生之绝色男神妻〕〔网游之王者再战〕〔六零军嫂有空间〕〔无限次元之神迹追〕〔星球捕手〕〔游戏姬入侵异世界〕〔闪耀篮坛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968章 再蠢,也比你聪明
    火羽魔君和久别的爱人重逢,心里欢喜,便叫来了诸位长老和众心腹下属,于魔宫设大宴。

    那离识中期的大能魔修凌长老,还有那叫池曦的魔修赫然在列,另有数十个女魔修,修为皆在魔婴期以上。

    南浔想,若不是她突然入定修炼了十天,这两口子怕是早就摆宴庆贺了。

    桌上那一盘一盘的妖兽肉勾出了南浔的馋虫,等上座的火羽魔君先动了筷子,她立马大块朵硕起来,吃得极香。

    肥嫩的妖兽肉配上各种美味的琼浆玉露,妙,妙极了,南浔的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高座上那火羽魔君了几句场面话后,便开始跟篱雾眉目传情,对着这一殿的单身狗狂撒狗粮。

    殿中众魔修不禁交头接耳,声嘀咕着什么,但无一不是欢喜的表情。

    自己的主子高兴了,她们这些做下属的自然就有好日子过了。

    南浔偶尔望过那变成了个女人模样的火羽魔君,心中哂笑。

    这火羽魔君看着也像个女强人,现在遇到篱雾前辈,完全化为了绕指柔。

    她原本觉得,如果因为这些情情爱爱变得不像自己,那是一件十分可悲的事情。

    可现在——

    她改观了。

    或许,那不是变得不像自己了,只是变成了自己心底深处害怕成为……却又渴望成为的样子。

    南浔想着想着,嘴角便不自觉地勾了起来。

    “唉……”邻桌突然传来一声长长的叹息。

    殇无言无奈摇头,蹲在他肩膀上的魔狐也学着他的模样,一脸无奈地摇了摇头。

    那狐狸脸上的人性化表情像极了殇无言,就算此刻殇无言不在这里,旁人一看也知道是他家的狐狸。

    “墨儿,你也觉得这两人肉麻至极?”殇无言桃花眼一勾,斜瞅着它。

    魔狐立马嗷了一声,应答得极快。

    南浔啧啧一声,“年纪,便是个马屁精了,以后还了得?”

    魔狐疑惑地歪了歪脑袋,瞄向殇无言,询问他这马屁精为何意。

    殇无言嫌弃道:“才觉得你聪明,你便又露出了这副蠢样儿。”

    “嗷~”魔狐立马拿脸蹭了蹭他。

    “滚,几天没洗澡了。”

    魔狐听到这话,先是默默伤心了一会儿,然后可劲儿地蹭他脸,还伸舌头舔,舔了他一脸口水。

    “你再舔我一脸口水,信不信老子把你扔在这流火峰不管了?”

    “嗷。”

    “从我身上滚下去。”

    “嗷?”

    “现在给我装听不懂人话?墨儿你本事见长啊。”

    南浔手里把着一盏琉璃酒杯,笑看这一人一狐打闹。

    看了一会儿好戏,南浔才朝那魔狐勾勾手,“墨儿,过来。”

    魔狐用爪子抓紧了殇无言的头发,乌溜溜的兽眼警惕地瞅着她,坚决表明自己的立场。

    南浔乐道:“你家主人不是嫌弃你脏么,你过来,我给你施个水灵术,帮你洗洗。”

    魔狐一听这话,登时踩在殇无言肩上一蹬,蹬到了南浔面前,然后展开两只前腿儿,一副等她清洗的大爷模样。

    南浔眼里划过一抹狡黠的笑意,对着它掐了个手决。

    空中的水汽快速聚集,很快便汇成了一股一股的水流,直接冲魔狐的身上淋去。

    “嗷!”

    在魔狐被淋成了落汤狐狸,气愤地朝她龇牙的时候,南浔笑道:“慌什么,好好洗一洗,等会儿再帮你吸干,保证你的毛发油

    光水亮,成为狐族第一美狐。”

    魔狐一听这话,乌溜的狐狸眼一转,顿时不咧嘴也不龇牙了,任由那一条条的水流往它身上淋。

    殇无言一副不忍直视的表情。

    这么蠢的狐狸真想丢掉。

    南浔话算话,皮够了就将它身上的水汽吸走了。

    魔狐果真变成了个油光水滑的美狐狸,还臭美地在殇无言面前转了个圈。

    “行了行了,赶紧滚回我肩上。”殇无言拎起它的尾巴,将它放了回去。

    殇无言见南浔一副闲适模样,踏入元婴期的他终于牛逼了一次,以神识与她交流,问:“你竟不觉得这两人肉麻?”

    南浔轻笑,同样以神识回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在我们看来或许肉麻,当事人却全然不觉得,两位前辈应当不是故意的。”

    “呵呵,的确不是故意。你可知我这几日过的什么日子?”

    南浔端起酒杯轻呷一口,笑盈盈地欣赏殇无言那张苦瓜脸,“你看。”

    “咱们来流火峰的那晚,篱雾前辈寻得佳人,万分欣喜,是以把我俩变成木桩的事情给忘了,我能理解他的心情,可是!

    我足足等了三日也不见篱雾前辈现身,第四日他才想起我,可那时术法已经自动解除,哪里还用得着他。你也是聪明,第一天

    便自己强行解除了那术法,随后打坐修炼……”

    南浔目光微一动。

    篱雾前辈那变木桩的术法她可没有强行解除。

    南浔听他抱怨不停,不禁白他一眼,道:“亏你还自诩风流多情,这种时候,篱雾前辈自然要同沐前辈温存一番,三千多年不见

    ,想的话极多,第四天能想起你就不错了。”

    殇无言却再叹一声,“成了木桩的时候什么都不能不能做,的确憋屈,可是,如果知道变回人之后我要每日看这二人你侬我侬

    ,我宁愿自己还是个木桩。

    后来我索性跟你一起打坐修炼,来个眼不见为净。

    其实上次在云海秘境我本可以直接冲击元婴期,奈何时机不对。如今这流火峰虽在魔域,却清静得很,我不过打坐两日便成功

    进入了元婴期……”

    “无言师弟。”南浔突然打断他,问:“那晚我同你的话你可听到了?”

    殇无言微顿,嘴角忽地勾起一抹似笑非笑,“我又没聋,当然听到了。没想到南道友也会做春梦,梦到情郎了?南道友似乎因为

    这个春梦十分困扰啊。”

    他桃花眼微微一挑,“你后来的那些话倒也霸气,只是,你若真敢对男人什么咔嚓一声断人命根的话,绝对没男人敢要你。

    ”

    南浔没有理会他的调侃,只问他:“除了我后来问你的那些话,你之前什么都没听到?”

    殇无言狐疑:“之前你还是木桩,我能听到什么?”

    南浔突然呵呵一声,“如果我,我看到一个俊如天神的男子破碎虚空而来,对我一见钟情,你觉得——”

    殇无言顿时用看神经病的目光看她,“破碎虚空?我南道友,你知道什么境界的修士才能破碎虚空吗?是渡劫期大能修士!

    修真界修魔界乃至妖界有几个渡劫期大能,大家心知肚明,都是不出世的几千岁甚至上万岁的老祖,你是喝多了才会看到这么

    个‘天神’吧?”

    南浔忽地笑了一声,“是啊,刚开始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在他面前蠢态毕露。我因为自己傻了这么一次心中还郁闷不已。不过

    ——”

    她话音一转,语气轻快地道:“就在刚才听了你的话之后,我不郁闷了,因为我发现,就算我再蠢,也比你聪明。”

    殇无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时来孕转:总裁欺〕〔复仇的单细胞〕〔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不灭剑主〕〔我的邻家空姐〕〔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