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终极强人都市行〕〔半岛岁月〕〔首席心尖宠:甜心〕〔大国轻工〕〔农医悍媳:傲娇夫〕〔天价宝贝:帝国总〕〔打败十三个男主之〕〔总裁大人我们离婚〕〔超级大仙农〕〔[综]审神者画风不〕〔无敌小药农〕〔霍少,请轻亲〕〔最后的神徒〕〔西游封印师〕〔至尊鸿图〕〔昆仑侠〕〔火影之黑色羽翼〕〔末日轮盘〕〔重生之上古归来〕〔黄皮子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973章浔浔,我那方面很好
    南浔偷偷探出一小截舌尖舔了下嘴唇,好生回味一番后,红着脸点评了一句道:“感觉不错。”

    可很快她就想起了一个有些膈应人的事实。

    阿冥他上辈子十万多岁了。

    十万多岁啊,除非这男人性无能,否则不可能一个女人都没有碰过。便是不喜欢,作为一个男人也有那方面的需求。

    一万年一个女人,算起来也有十几个了!

    天啊,南浔突然觉得自己接受无能。

    阿冥碰过的女人太多了!

    你说你,怎么就一大把年纪了呢?

    南浔很郁闷,好不容易老树开花了,结果对象是个千帆阅尽的男人。

    一想到他极有可能像方才这样吻过别的女人,分分钟想把他揍成猪头脸。

    南浔郁闷之后看向血冥的眼神都带了一股子狠劲儿。

    然后,她直接一把揪住他的衣襟,恶狠狠地瞪他,“老实说,上辈子活了那么久,到底有过多少女人?看你吻技如此娴熟,怕是勾搭过不少小姑娘吧?”

    据说只有那些内心还存有幻想的小女生才希望自己是男友的第一个女人,成熟的女人不会有这么天真的想法。

    她内心果然还是辣么青葱水嫩。

    南浔见他短暂地怔了一下,怀疑他是不是被自己的小心眼给吓到了。

    唉,算了,谁叫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呢。她跟一个十几万岁的男人计较这些好像的确有些幼稚。

    如果他近五百年,不,还是五千年吧,如果他近五千年内没有碰过女人,他以前的情史如何,她就大方地不计较了。

    血冥看她那表情丰富的小脸儿,心中哂笑,突然屈指弹了一下她的额头,“浔浔,我只有你一个女人,从始至终。所以,你无需吃那些飞醋。”

    南浔一听这话,嘴巴顿时变成了o型,顿时有种中了头等大奖的梦幻感。

    不是吧,十多万年的极品老处男被她遇到了?

    等等,她才没有吃醋。那能算是吃醋吗?

    “十多万年都没有一个女人,为何?你该不会是那方面……有问题吧?”

    南浔虽然想说得再含蓄一点儿,但事关自己终身大事,有些事情得趁早摊开讲,“我不是很喜欢精神恋爱,我以后还想生几个大胖娃娃呢。”

    后一句南浔几乎是喃喃自语,声音极小。

    血冥却听得一清二楚,眼里的柔色和笑意瞬间又浓郁了许多。

    “浔浔,我那方面很好。”微顿,他认真建议道:“不如今晚你亲自看看?”

    南浔瞅着眼前这个一本正经耍流氓的男人,十分豪迈地顶了回去,“今晚没空,过段时间你洗干净,床上等我。”

    血冥没被这豪言壮志吓住,反倒闷笑一声,应了声好。

    豪迈完的南浔一时无言,突然不知道该如何跟他相处。

    而血冥也只是静静地看着她,好像仅仅就这样看着她,也很满足。

    “咳,阿冥,我有一件事要问你。上次你教我的进入这镯子的口令,我喊了好几遍都没用,进不去,这是为何?”南浔转了转手腕上的玉镯。

    血冥闻言,眸子微微眯了眯,带着一丝凉意的目光落在了那镯子上,“哦?失灵了?”

    空间里的小八蓦地打了个寒颤。

    嘤嘤嘤,血冥大大您老不要这样看着我,我错了,错了还不行吗?

    南浔纳闷道:“其实我并非想进这镯子,只是小精怪们似乎听不到我的话,没有出来。”

    “嗯。浔浔可以再试一遍。敲这镯子三下,敲重些。”

    “这样会不会太失礼,毕竟这镯子的主人就在里面修炼。”

    &nb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 “无妨。”

    南浔果然就重重敲了几下。

    按理说,这镯子乃神器,隔音,空间里的小八想要听到外面的动向也只能放出精神力查探,可此时,那敲击的声音不知怎的就传到星辰空间了,发出了如同响雷一般的三道轰隆声,将空间里的小精怪们吓得到处乱蹿。

    小八顿变死人脸。

    血冥大大,你够狠!

    下一瞬,小八就将空间里的小精怪们全部送出去了,然后默默施法更改了口令,变成了血冥大大上次说的那个。

    赤血腾蛇天下第一神兽。

    呵呵哒。你第一,劳资不当第一了。

    小精怪们一出来就叽叽喳喳说开了。

    “我们到小八哥哥说的擎山青竹峰了,这里的灵气果然足!”

    “走走,赶紧找个隐蔽的地方扎根。”

    “话说这女修不会将我们吃了吧?”

    “应当不会,小八哥哥说我们长得可爱,她不会吃我们,偶尔拔一片叶子扯一根胡须送她就打发了。”

    南浔嘴角微微一抽,当着我说这话真的好吗?

    不过,那小八哥哥是谁?莫非就是阿冥提到的镯子主人?

    他为何要跟小精怪们说这种话,好像很了解她似的。

    这些小精怪们眨眼间便跑得没影儿,南浔便是想多问几句也问不了了。

    被小精怪们这么一打岔,先前旖旎暧昧的氛围顿时散了。

    南浔要的就是这效果,见血冥杵在一边,便催促道:“愣着做什么,还不去干正事儿,不是要帮你徒弟炼制解药吗?”

    血冥微微扬眉,小坏蛋,这就开始撵他了。

    心情极好的血冥想起了一件事,便问她:“合欢派那位男修,浔浔可视其为友?”

    南浔一怔,随即反应过来他是指殇无言,“比泛泛之交稍微好上那么一点,此人除了有些花心,品性尚可。阿冥为何突然提到此人?”

    血冥姿态闲适,悠悠然道:“也不是什么大事,上次于云海秘境恰见到一群合欢派弟子,他们似乎商量着要陷害他,计谋可谓毒辣。这人若运气差些,此时很可能已经身陨道消了。”

    南浔神色瞬间一变,惊道:“何至于如此严重?那合欢派掌门也不算昏庸,而且殇无言资质和天分都极高,那合欢派掌门舍得杀了他?”

    血冥神色淡淡,“浔浔太低估人心了。二十多个弟子一起陷害另一个,此事若传出去,于整个合欢派名誉不好,在很多人眼里,一个有天分的弟子不及脸面重要。”

    南浔冷笑一声,“若真是如此,那这合欢派可以关门大吉了!”

    “阿冥,我要去合欢派一趟,无非就是千年玄黄果的那点儿破事,我去给他做个证人。”

    “我与你同去。”

    “好。”

    南浔话毕,直接御空飞往合欢派,一道流光极快地在空中划过。

    这一刻,分神后期大能的威压并不遮掩,所过之处,修真界众修士皆能感到那极强的威压。

    “好强的威压!从擎山而出,莫非是尹掌门?”

    “这般匆忙,莫非发生了什么大事?”

    “天啊,快看,后面又有一道流光,速度不逊于前面那道,恐怕是擎山的哪位长老。”

    “那方向怎么有些像是合欢派?”

    ……

    南浔和血冥先后飞落在合欢派试炼广场上,此时的合欢派正是嘈杂,似乎刚刚发生了什么大事。

    合欢派掌门大骂逆徒的声音远远便能听见,响如洪钟。

    南浔看向场地正中,待看到那满地尸首时,瞳孔骤然一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从姑获鸟开始〕〔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妖娆炼丹师〕〔重生军嫂有点甜〕〔君临星空〕〔逆天炼丹师:妖神〕〔一品道门〕〔大完美主播〕〔永生不灭〕〔最强透视〕〔万界垂钓系统〕〔天骄战纪〕〔邪王独宠:纨绔异〕〔大千劫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