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道万年〕〔以我江山,许你盛〕〔遂古之上〕〔凡俗至尊〕〔天价宝贝:总裁爹〕〔梦幻天朝〕〔嫡女令〕〔重生军婚:首长大〕〔都市圣医针神〕〔帝国总裁的囚笼〕〔韩少追妻:老公狠〕〔大德云〕〔清穿娇妃:四爷,〕〔重生蜜恋:上校,〕〔一抱成孕:总裁甜〕〔一生一世笑皇途〕〔逆天命:问梦情〕〔森罗拈花录〕〔惹火田妻:至尊丑〕〔首席心尖宠:甜心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975章不服,干架啊
    南浔说话不疾不徐,将那赵怜容秦烨磊等人的恶行说得神憎鬼厌。

    “……当日若非我及时赶到,那秦烨磊一行人已经将殇无言害死了,如此背后暗算的小人,实在让人厌恶。更让我恼火的时,他居然对我无礼,口出淫词浪语不说,还欲对我行不轨之事。”

    静静立在他身后的血冥听到这话,眼底掠过一丝极煞之气。

    亏得这附近就有个刚出炉的魔修,没人发现。

    南浔离得近才觉出一丝不对劲儿,连忙用神识给他传了一句,“阿冥莫恼,那是夸大其词了,不过那秦烨磊虽没说什么淫词浪语,他的眼神却在说,所以当时我就朝他背后戳了一剑,还想着日后再见到这人,就断了他命根儿。”

    血冥冷冷回了句:“他当碎尸万段,如此死法都是便宜他了。”

    南浔:呃……

    南浔的话让合欢派众人觉得臊得慌。

    这还没完,下面的话更叫人脸上无光。

    “还有那个叫赵怜容的,她自己得罪了秘境中的草木精怪,却怪罪殇道友见死不救,莫说她没死,就算她要死了,殇道友也不能冒着生命危险救她吧?

    不是我说,这位女修实在丢你们合欢派的脸,刚刚勾搭上殇道友,转眼就想勾引我的爱徒,不惜脱光了引诱。

    她也不自己照照镜子,就她那副尊容,也敢往我徒儿跟前凑?”

    那合欢派掌门面色难看至极,众合欢派弟子亦是尴尬不已。

    赵怜容虽然长得不错,但与这位白莲仙子相比,的确差了十万八千里,还有她身后这徒儿,颜色极好。

    有的人是因为常年修炼,身上才带了那么几分灵气,可这男修生来就美如神祗,实在让人嫉妒。

    无人怀疑这位白莲仙子的话,她说赵怜容不要脸地脱光了去勾引她徒儿,他们都深信不疑。

    “……当然,此事不能听信我的片面之词,当时与这赵怜容同行的还有坤云的两位道友,一个叫张玉,一个叫周紫欣。掌门若是不信,自可派人去请这两位道友前来问话。”

    这合欢派掌门听到这些话已经羞得不行,哪里还敢将事情弄得人尽皆知。

    对方既然敢提这两位道友的名字,这话又岂会是假的?

    合欢派弟子或许能做出诬陷同门的事情,但坤云……

    坤云门规是各大门派中最为严厉的,便是污蔑罪也足以将其逐出师门。

    合欢派掌门不禁叹气,他其实也不大相信殇无言会做出那种残害同门之事,可……

    他能怎么办?

    让外人知道合欢派竟有多达二十名弟子相互勾结串通,联合起来残害同门弟子?

    此事传出,外人本就心存偏见的合欢派还有什么名誉可言?日后谁还愿意拜入合欢派?

    原本,他想保住殇无言一命,却不料他偏偏带了一只魔狐回来。

    放在平时驯养一只魔狐也不算什么大事,可恰逢其他弟子说他与秘境中的草木精怪勾结……

    或许他真的老了,很多事情已经力不从心。

    这些年他为了合欢派在修真大派中的地位,在修炼一事上难免有了那么几分急功近利,对合欢派众弟子疏于管教,这才酿制了今日的祸事。

    无言,他最得意的弟子,他也……不舍啊。

    揭露完真相后,南浔纳闷不已地道:“……这一个两个的品性都如此恶劣,我真是弄不懂了,仅仅因为诬陷殇道友的人多,掌门和诸位长老便直接定了殇道友的罪?这事儿传出去,你们合欢派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nb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  南浔现在一点儿不顾及这合欢派掌门的颜面,一是她自己足够牛逼,而是她男人更牛逼。

    不服,干架啊。

    掌门面色铁青地道:“洛道友,此事是我的过错,是合欢派冤枉了殇无言,可是……他杀了同门弟子二十余人,如今又已入魔,我合欢派万万不能再留他了。”

    南浔听到这话笑了,“他杀人为你们所逼,反正都要被你们弄死了,死前若不拉几个仇人垫背,那也死得太不值了。若是我,我也想拉仇人垫背。

    你们扪心自问,若易地而处,你们会不会这么做?

    入魔更是被你们逼的,要不是你们不分青红皂白冤枉他,他何至于生出怨气一念成魔?

    不过,掌门说的也对,这仇已经结下了,便是你们不介意,殇道友也要介意。

    今日恰好我也在,便帮你们做个见证,殇无言自此与合欢派再无干系,以后你们桥归桥路归路,至于这二十多名弟子的仇,虽然他们不仁不义心思歹毒死不足惜,但好歹也是各位长老的爱、徒,诸位合欢派长老及弟子若是想这血海深仇,我觉得该报。只是——”

    南浔正色道:“咱们是正道大派,即便对方是魔修,我们也不能乘人之危,说出去实在有损各位长老颜面,各位长老以为呢?”

    这合欢派掌门和诸位长老不是要面子么,南浔便左一个面子右一个面子,膈应死他们。

    南浔目光扫过那一个个铁青着脸的合欢派长老,再扫过一众神色各异的合欢派弟子,最后落在那合欢派掌门脸上,“掌门以为如何?”

    此时,这偌大一个合欢派试炼场,竟无一人吭声。

    他们合欢派弟子虽然作风开放,却也知道什么是正邪什么是好恶。

    这位白莲仙子说的没错,殇无言便是入魔也是被他们……逼的。

    他的解释没人听,掌门不听,长老不听,素日同他交好的师兄姐弟,也没一个敢站出来为他说话。

    不等掌门点头,南浔已是对殇无言道:“走吧,我送你一程。”

    殇无言嗯了一声。

    走之前,他回头看了合欢派掌门一眼,淡淡道:“我将修为压至金丹期,本想给你一个惊喜,告诉你我已经步入元婴期了,没想到这惊喜还未送出,我自己倒先得到了一个‘惊喜’。

    你我师徒情分数十载,虽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但就在方才,我已经用命还了这恩情。

    没能死,是我自己命不该绝。

    日后,我与你,与这合欢派上下再无半分干系,你们既然诬陷我跟妖魔勾结,我便大大方方地让你们知道,我是如何同这些妖魔勾结的。”

    “言儿……”掌门张了张嘴,眼里划过一抹痛色。

    殇无言抱着小魔狐一步步走远,待南浔召出残影剑,他便跳了上去。

    血冥淡淡扫他一眼,最终还是没说什么。

    很快,这一行三人便御剑远去。

    从此,修真界再无合欢派殇无言,有的只是魔修殇无言。

    南浔送人送到底,直接穿过魔林,将殇无言送到了火羽魔君的流火峰。

    “……我在合欢派生活近五十年,自以为待门中弟子不薄,可在我遇难之时,同门师兄姐弟无一人站出来帮我,唯有你,还有它。”

    殇无言看着怀里的小魔狐,轻轻摸了摸它毛绒绒的耳朵,“最后刺向心脏的那一下是它替我挡下的,如果不是小墨儿,我可能已经……

    我平时待它那么凶,它却为我送死,果真愚蠢。”

    这话里哪有半分训斥,分明心疼得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寡嫂〕〔逆天炼丹师:妖神〕〔第一强者〕〔不灭剑主〕〔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最强医仙混都市〕〔医毒绝世:帝尊的〕〔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