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乡村极品农场主〕〔网游:灵武皇妃〕〔能穿越美漫的大奥〕〔封神问道行〕〔洪荒之大反派〕〔联盟之超级奶妈〕〔人族第一帝〕〔万界次元商店〕〔仙尊传人在都市〕〔神级承包商〕〔重燃热血年代〕〔帝姬传奇:华都幽〕〔木叶之式神召唤〕〔缉魂录〕〔快穿之女配的悠闲〕〔艾梅达斯战记〕〔我只是个不用奋斗〕〔盛世医妃:病娇太〕〔天龙神主〕〔圣武称尊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977章浔浔,会吓到你的
    血冥闻言,薄唇微微一掀,“浔浔这个问题问得极好,不如等会儿你亲口问问他,看他想叫哪个?不过我倒觉得,还是师娘更动听一些。”

    南浔横他一眼。一本正经地占便宜什么的,脸皮真厚。

    血冥现在真是什么都不避着南浔了,炼丹当着她的面炼,便是此时去找陆时与,也是当着南浔的面破碎虚空,直接来个原地消失。

    南浔再一次见到这只有碉堡渡劫期大能修士才能做到的无上术法,惊艳之色依旧丝毫不减。

    阿冥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便是老祖夺舍重生,一切也都重头开始,不过是心境上早已通透,修炼得快一些。

    阿冥以区区金丹期修士之身来破碎虚空,实在厉害。

    血冥去来很快,南浔不过是发了个小呆的功夫,血冥便将陆时与带来了。

    如他这般,大白日的便在坤云来去自如,还顺手拐走个人,实在猖狂。

    南浔看向那小时与。

    才几个月不见,这英俊的小公子竟长高了不少,整个人也愈发英气了。

    南浔走过去就冲他脑袋上来了一下,笑骂道:“好啊你,当初是不是知道你师父比我厉害,所以才那般欢喜地拜他为师了?”

    陆时与浅笑,并不否认,只道:“师祖也很厉害,听说师祖已经是分神后期大能了,便是坤云掌门也不及你。”

    “哼,跟你师父一样,只会捡好听的说。时与,知道师父为何带你过来?”

    陆时与摇了摇头,可他心底已经猜到几分,神色不禁有些激动。

    血冥将那药丸随手抛给他,淡淡道:“去林子里寻个地方服下,离得远些。”

    南浔嘴角一抽,“阿冥,你这是作什么?”

    血冥解释道:“解毒过程会比较痛苦,我怕浔浔看到他的模样会心疼。”

    小八呵呵哒:我怎么觉得你是嫌小美男会疼得叫出声儿,然后吵到你呢。

    陆时与十分懂事,拿了那解药便自己去竹林了,服下丹药之后,他疼得全身发抖,差点儿在原地打滚,但他忍住了,愣是没有喊出声音。

    到最后一口黑水吐出,他才大口喘气,脸上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解了,他体内的冰魔毒解了!

    陆时与跪在两人面前,深深地行了一个大礼,“时与多谢师父!多谢师祖!”

    “咳~时与啊,以后不要叫我师祖了,都把人叫老了。”南浔有些心虚地道。

    陆时与颔首,“那日后我该如何唤您?”

    南浔厚颜道:“先叫仙子姐姐,等日后需要你换称呼了我再告诉你。”

    小八:不要脸。

    陆时与沉默片刻后,望了一眼血冥。

    他的目光不在他身上,而是一直落在白莲仙子的脸上。

    陆时与收回目光,唤了一声仙子姐姐。

    南浔听得高兴,立马将毛长老新送她的一堆丹药送给小时与,“以前这都是你师父的零嘴,现在他失宠了,所以这些变成了你的零嘴儿,收好。”

    血冥目光柔和,并无丝毫不悦。

    陆时与诚惶诚恐地收下。这些丹药中有好几种十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分珍贵,在坤云只有金丹以上修士才能分到,师祖竟就这样给他了?

    南浔想起一件正事。

    她从储物戒指里取出了人形活木桩,正色道:“时与,我此次去魔林,不仅找到了千年魔灵芝,还找到了你母亲的尸首,你……带回去葬了吧。”

    南浔以为陆时与得知这消息会高兴,毕竟谁也不愿意自己的亲人身首异处。

    可是,陆时与只是扫了那木桩一眼,表情竟有些冷淡。

    南浔以为他不知道这木桩就是苏念念,便连忙解释道:“因为她的身体已经全部腐烂,所以我让友人将她变成了一截木桩,时与,这就是你母亲。”

    “哦……”陆时与道:“谢谢师……仙子姐姐。”

    南浔纳闷,小时与为何不高兴呢?

    “你父亲的尸首跟你母亲的没在一处,我没找到。”南浔解释道。

    陆时与不以为意,“仙子姐姐,你不是说人不能总活在过去么,这些对我来说其实已经不重要了。”

    南浔唔了一声,“你能想开就好。”

    陆时与收起母亲的尸首,问血冥,“师父可否教我隐藏修为的方法?”

    南浔听到这话,不禁道:“这个我会,小时与,姐姐可以教你。”

    陆时与微微一笑,“谢谢姐姐,我想跟师父学。”

    南浔一怔。

    她这是……被小时与嫌弃了?

    小八:哼哼,血冥大大教的能跟你一样么?

    血冥淡淡嗯了一声,“我先送你回去。”

    南浔还没来得及多说一句,血冥便拎起陆时与的后衣襟走人了,一眨眼就没了。

    南浔:……

    破碎虚空了不起啊!

    血冥回来后,南浔有些不满地道:“我还想多看看小时与,你怎的二话不说就将他送走了?你马上把他再带来,快去。”

    血冥解释道:“他冰魔毒得以解除,正是迫不及待想要修炼的时候,心已不在此处,你又何必再留他?”

    然而,血冥无条件包容她的小脾气,说完这话转身就欲破碎虚空离去。

    南浔惊得双眼一瞪,立马朝他扑去,吊在了他胳膊上,“你这傻子,比篱雾前辈都傻!我同你开玩笑的话你也当真了?破碎虚空岂非儿戏,这去来一次便要耗费不少元气,你刚刚用完这术法,竟立马再用,再厉害也不能这般折腾自己。”

    血冥直接伸手将她揽入怀中,低头啄了一下她的唇瓣,“不麻烦,我喜欢帮你做些什么。”

    “唔……”

    一句话打个招呼,血冥再次吻她,又是那种缠绵入骨的深吻。

    四肢都软了。

    南浔小脸儿红红地看他,“你这老不知羞的,老实说,你是不是在梦里想了无数次这样的场景?”

    血冥直勾勾看着她,竟缓缓摇了摇头,“浔浔,梦里的我可不是这样的。”

    南浔哼哼,“我不信,你肯定在梦里肖想本宝宝肖想了很多遍。”

    血冥嘴角一点点往上掀起,“的确想了很多次,吻你的次数极多。但是浔浔,现在的我要比梦里的……温柔多了,真要像梦里那般,你会被吓到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寡嫂〕〔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时来孕转:总裁欺〕〔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不灭剑主〕〔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