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贵女小妾〕〔名门暖婚:冷情总〕〔剑鸣九天〕〔萌夫当道:这个杀〕〔星途旅者〕〔信仰大世界〕〔极品警花小郎中〕〔带着MC系统的异界〕〔虫族战纪〕〔天价婚宠:权少赖〕〔表演系差生〕〔网游版美漫〕〔斗魄星辰〕〔绝色美女的极品保〕〔一生一世笑皇图(〕〔王者荣耀:直播拯〕〔帝少爆宠:娇妻霸〕〔仙古封神〕〔龙尊剑帝〕〔追求永生路迢迢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979章浔浔,别胡闹
    “你快些去吧!”南浔刚说完,察觉到自己语气有些急了,连忙又不疾不徐地补了一句,“我的意思是,早去早回。”

    血冥嗯了一声。然后,又忍不住揉了揉她的头。

    南浔嘟囔道:“我又不是小孩儿,怎么总是揉我脑袋?”

    她记得阿冥小时候她就喜欢这样揉他的头,现在全被他给揉回来了。

    “其实,我更喜欢揉别处。”血冥留下这意味深长的一句后,转身走了。

    南浔:!

    敢问别处是指……

    血冥转身还未走出几步,南浔望着他高大挺直的背影,竟无端读出一丝寂寥落寞,秀眉不禁蹙起。

    她目光一动,忽地唤他一声,“阿冥!”

    血冥转身看她,道:“我很快就回来,浔浔无聊的话就小憩一会儿。”

    南浔嘴角忽地高高咧起,身形一动,哒哒哒地朝他扑了过去,临到近处,双脚蓦地一蹬,一下就跳到了他身上,像只树袋熊一样,缠在了他腰上。

    那张小脸儿突然在他面前放大,弯弯的眼睛里缀着两簇亮光,映着男人的身影。

    她笑眯眯地道:“阿冥在梦里是如何孟浪地吻我的,你要不要让我现在感受一下?”

    血冥第一时间便拖住了她的身子,闻言,眸色陡然一深。

    一开口,他的声音已是沉了几分,“浔浔,别胡闹。”

    南浔轻扬下巴,犹如女王般睥睨着他,“真的不要吗?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儿了。”

    血冥一手托着她,一手横在她腰上,此时,那手臂不知不觉中收紧,将这个不知死活勾他的女人往怀里按去。

    他静静地看着她。

    一瞬,两瞬,三瞬。

    蓦地,那腰间的大掌上移,稳稳地箍住了她的后脑勺。

    南浔双眼微微睁大,竟有那么一瞬间从血冥眼里看到了一抹血色。

    “阿冥,你的眼——唔……”

    她的脑袋便被人往下一压,顷刻间,呼吸被夺去。

    南浔真的被震惊到了,但她没法多想,因为血冥如洪水般突然爆发的吻已经让她无法思考。

    凶狠得像要将她吞入肚中,激烈得仿佛要把她的……灵魂也一并吸走。

    两人的脸因着这紧紧的挤磨,好似融为了一体,成了个连脸怪物。

    她根本没有机会回应,全是他在主导一切。

    腿滑下去了又被他勾回去,身子软了便被他托高一些。

    觉得自己快窒息的时候便被他渡一口气,接着又迎来一场凶狠无比的感官盛宴。

    ……要死人了。

    南浔耷拉在他肩上的爪子软绵绵抬起,抓住他的头发扯了扯。

    够了……

    可惜手上力道太小,仿佛在把玩那发丝,亦或者抚摸。

    周围都是他的气息,浓烈得染了她一身,好似将她也变成了他身上的一部分。

    突然间,南浔慵懒半耷拉的水眸唰一下睁大。

    “唔,唔唔唔!”

    有人来了!

    南浔加大了力道推他,甚至使用了灵力。

    却不知为何,这一波推人的灵力打在他身上,如同石沉大海,不能将他撼动半分。

    等到那人离得越来越近,南浔差点儿没忍住要给他一掌,但……没舍得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打伤了怎么办?

    后来,纠结的南浔听到了哐当一声。

    剑掉在竹板上,发出的声音无比清脆。

    南浔:呵呵,死小子你满意了?

    便是听到了这脆响,血冥也没有收敛,好一会儿之后才缓了动作,吻变得温柔缠绵,然后再慢慢退离出去。

    离开前,还在她唇上温柔无比地吮了吮。

    他托着她的手往上一移,改为环腰,牢牢地拥着她软成泥的身子。

    没了托举的臂膀,南浔的两条腿儿立马跟软豆腐一样耸拉下来,碰到地面不过一秒,便被提起,看起来只是虚虚地踩在地面上,其实已经悬空了。

    南浔缓缓转头看去,那双眸子里还含着未退的水儿,小脸儿也红扑扑的,至于那嘴,还泛着晶亮的光泽,就是有点儿肿,而且有越来越肿的趋势。

    她目光落在那如遭雷劈瞪大眼睛看着两人的少女身上,尴尬地笑了笑,“那个……小萌,你怎么来了?”

    虽然她没打算瞒着夭小萌,但绝对不是以这种方式让她知道。

    血冥替她整了整刚才因为贴得太紧而蹭乱的衣襟,又捋了捋方才被他不小心弄散的长发。

    女子一头乌发长及腰臀,实在好看,他忍不住多揉了几把。

    等到不慌不忙做完这一切,血冥才缓缓转头,同南浔一齐看向突然闯入的夭小萌。

    此刻的夭小萌觉得自己的脑子里有什么东西碎掉了,还是碎成渣渣的那种。

    她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浑身僵硬如石。

    “你、你们……”

    僵硬如石的身子一颤,夭小萌往后踉跄着倒退了两步。

    “小黑师弟,你居然……你居然!你这王八蛋,我杀了你——”

    夭小萌拾起掉落在地的剑,举剑就朝血冥刺去。

    血冥不过轻轻一挥手就将人……扇飞了。

    他知道南浔在乎这人,就只是单纯地将人扇飞而已。

    “我做什么,干你何事?”血冥淡淡道了句。

    “干我何事?你做出这种禽兽之事,还说干我何事?腾血冥,拔剑!”

    暴怒的夭小萌再次冲上去,然后再次被扇飞。

    南浔嘴角一抽。

    小萌啊,双标也不是这么个双标法,你没看到师父我还挂在他身上,一副心甘情愿的模样么?

    “好了阿冥,别闹了。”南浔在血冥肩上捶了一下,然后看向夭小萌,“小萌,别怪你小黑师弟,我们是两厢情愿的。”

    夭小萌摇头,表情快哭了,“仙子,是他强迫你的对不对?你可是他的师父,怎么能喜欢上他?今天我就替师父杀了这个冒犯仙子的禽兽!”

    说完拔剑再冲,又被血冥扇飞。

    换个姿势再冲,再扇飞。

    如此反复几次后,夭小萌终于冷静了下来。

    片刻后,夭小萌已坐在两人对面,冷冷地盯着血冥。

    血冥将南浔抱到了摇椅上,兽皮盖好,顺手就是一杯茶水递到她嘴边,目光温柔,声音温和,“浔浔,喝口茶润润喉。”

    南浔的确有些口干,接过那茶水,朝他笑道:“谢谢阿冥。”

    无意间的一个对视也是情意绵绵。

    一旁的夭小萌:……

    好想杀了腾血冥这禽兽,一定是他用这张脸勾走了仙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杀手兵王俏总裁〕〔第一强者〕〔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君临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我的邻家空姐〕〔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