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乱世之道士〕〔绝品神医混花都〕〔最强魔帝归来〕〔我的粗大金手指〕〔千颜〕〔三国之皇帝发家史〕〔回到上古当大王〕〔奇幻塔世界〕〔寻仙少年〕〔罗德的野望〕〔我有一枚建城令〕〔血魔无相〕〔千亿蜜宠:宋少,〕〔3岁小萌宝:神医娘〕〔火影之鼬神再现〕〔绯色迷情:血色蔷〕〔路边捡到一只猫〕〔超凡卡神〕〔乾坤陨帝〕〔隐婚蜜爱:总裁欺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981章 没错,万年老淫蛇
    血冥回来的时候,夭萌已经走了,南浔正躺在竹屋前的摇椅上,轻轻晃着椅子,闭眼憩。

    感受到那熟悉的气息,还未睁眼,她的嘴角便已经缓缓勾了起来。

    血冥将她从摇椅上抱离,自己占据了她的位置,然后将她抱在了腿上。

    “喂喂,不要动手动脚。”南浔睁开眼,先是眯了眯,然后睨他,“心把我这摇椅给坐塌了,这可承受不住两人的重量,何况你一个顶我两个。”血

    冥道:“塌了便重新做一个。”南

    浔哂笑,“有这么一个现成的木匠真是不错,家具坏了随时可以更换新的。”

    见他直直盯着自己,南浔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嘴,“看到没有,已经肿成腊肠了,下次你若再这样孟浪,以后休想再吻我。”血

    冥嗯了一声,“我给你揉揉。”南

    浔笑骂:“去去,都肿成这样了,再揉岂不更肿了。”“

    不用手,用别的给你揉。”血冥道,忽地垂头,薄唇含住那肿了一圈的粉唇,轻轻舔舐啄吻。

    “噗,有点儿痒。”“

    重些怕弄疼你。”

    “阿冥,你真是个老色狼。”

    血冥最后重重吮了一下,两指托着她的下巴,笑得很有深意,“我觉得自己更像老淫蛇。浔浔岂不闻蛇性本淫?”

    南浔:……你

    还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了?没

    错,的确更像一条老淫蛇,万年老淫蛇!“

    阿冥,方才我已经把萌哄好了。”“

    你又何必哄她。”“

    不在乎的人我当然懒得哄,可是萌是我看着长大的,这情分自然同别人不一样。”

    “你确定她是你看着长大的?”血冥微微挑眉。他

    话时,语调不疾不徐,掺着一丝柔情,含着一缕笑意,低沉而缓和,听着煞是好听。南

    浔横了他一眼,“对对对,这个看着长大是有些水分,你老实交代,当初你引我闭关十年,是不是故意的?”血

    冥坦然道,“若是真让你看着我长大,我怕你把我当成儿子来养。要追你,怕是会花费更多功夫。”

    “你个狡猾的老淫蛇。就是因为你平时耍的心眼太多,这才导致萌对你极不信任,走的时候都担心得哭鼻子了。”突

    然想起什么,南浔被他揽在怀里的腰身蓦地一直,然后直直盯着他,“阿冥,当初我帮萌洗灵根,是不是你动了手脚?”血

    冥默了默,极不要脸地来了句,“我只是不喜欢你的目光落在别人身上。”“

    你、你你你太过分了,这种事情也是能瞎搞的?萌体内的水灵根明显比土灵根足!”“

    我已经帮她拓宽了经脉,现在她体内的土灵根比以前的水灵根还足,修炼也会更容易。”有胆量搞破坏也有本事修补的男人姿态悠然,觉得自己无需悔改。

    南浔顿时一噎,竟找不到话反驳了。

    不等南浔再发表什么意见,血冥已经拿出了淘来的话本,“浔浔看看,这几本可还喜欢?”然

    后,翻开念了一段。南

    浔一下听得入了迷,夸道:“阿冥,以后你可以去当书人了,讲得真好。”

    “日后你懒得看的时候我便念给你听。”南

    浔莞尔,“偶尔给我念一两篇就好了,念多了我怕你嗓子不舒服。”

    血冥闻言,大掌忽地在她腰间不规矩地摩挲起来,声音低沉地道:“无妨,等嗓子不舒服的时候,浔浔让我亲一下,此举可助我润嗓。”

    南浔:……好

    想把这个臭不要脸的一巴掌拍进土里,来个倒插人。

    “对了浔浔,我运气极好,在外面找到了上次的变色斗罗碗,浔浔可要看看?”南

    浔每每准备敲打血冥的时候,血冥便用别的东西吸走了她的注意力。

    方才是她喜欢看的话本,这次又是她很感兴趣的变色斗罗碗。

    “还真有可以变色的斗罗碗?”南浔奇道。她

    已经认定当初是血冥在诓骗她,没想到对方真将这东西找来了!

    血冥将那斗罗碗递到她手里,“浔浔可试一试,往这斗罗碗中倒酒水。”

    话毕,一坛子桃花酿已被他取出,置于旁边的桌上。

    “你这样总抱着我,实在不便,还不离开?”南浔扭头,瞪他。血

    冥环着她的腰不松,反问:“坐在我身上不比坐在这摇椅上舒服?”

    南浔嫌弃道:“你身上太硬了,浑身都硬,硌得我很不舒服。”黄

    八:若不是血冥大大此时用心法控制着某处,你会,咳,更硌人。血

    冥无奈,只好松开她,自己坐到了一边的竹凳上。南

    浔迫不及待地将桃花酿倒入斗罗碗中,双手捧着那碗身,眼睛直盯盯瞅着。

    没过多久,那盛放了桃花酿的碗壁果然变了色!青

    玉色缓缓变红,最后变成了一片血红之色!

    “阿冥,真的变色了,变成了一个红碗,猩红剔透,比血玉都好看。”南浔欢喜道。

    八:血冥大大往这斗罗碗里滴了炼化过的血,爷只觉得那颜色瘆得慌。按

    理,四爪赤血腾蛇的肉身早已在第一个世界的时候爆成肉渣渣了,但因为眼前这只赤血腾蛇的元神太过碉堡,重铸的肉身再次凝聚出四爪赤血腾蛇血脉,再淬炼那么几次后,怕就能与原身一样强悍了。等

    等!八突然想到个事儿。这

    斗罗碗里有血冥大大的血,喝了这碗里的酒岂不是能改善体质?就算没法跟血冥大大比,但要承受这条大淫蛇那可就容易多了。

    八突然觉得自己真相了。血

    冥大大真是算无遗漏,连日后的幸福生活都考虑到了,啧啧。默

    默为南浔点一根蜡烛。

    “浔浔喜欢吗?”血冥问她。

    南浔摸着那碗身,点头道:“喜欢,感觉很神奇。”

    等到看够了,她才将这一碗桃花酿喝了。

    真是好喝。

    南浔的眼睛偷偷往桌上瞟。

    刚瞅了一眼,那一坛子桃花酿便不见了,被血冥收入了储物器里,动作可谓极快。男

    人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又冲她额上轻轻弹了一下,眼神宠溺至极,“馋猫,一天最多喝一碗。”

    南浔探过身子,撅嘴就在他薄唇上啵了两下,笑盈盈地讨价还价:“两碗。”

    “浔浔多来几下。”

    南浔想了想,果真就用自己的腊肠嘴在他唇上逗留许久,还专门发出了特别响亮的吮吸声。

    “这么久,不如三碗?”伸出三根指头。

    血冥微微抿了抿嘴,似在回味刚才的味道,见南浔一双水眸满含希冀地盯着自己,眼中笑意攒动,握住她的手,将其中两根轻轻按下,回了句:“一碗。”

    南浔:……

    “腾血冥,你这言而无信的王、八、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妖娆炼丹师〕〔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天骄战纪〕〔农门悍妇撩夫忙〕〔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鬼王传人〕〔真武狂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