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凉城空余心〕〔妇贵〕〔天下第九〕〔你们这些NPC〕〔都市修真邪少〕〔神通不朽〕〔无尽超武系统〕〔人皇葬天〕〔都市之最强快递员〕〔爆笑天王:来呀,〕〔赝品新娘〕〔谁不怀忧〕〔DNF之直播阿拉德〕〔重生之绝色男神妻〕〔网游之王者再战〕〔六零军嫂有空间〕〔无限次元之神迹追〕〔星球捕手〕〔游戏姬入侵异世界〕〔闪耀篮坛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984章 不就是,把人吞了么
    南浔心里还真有些舍不得。阿

    冥虽然很厉害,但保险起见,刚刚“死”的那段时间,肯定不能随意出现在擎山,到时候就没人给她端茶倒水念话本子了。而

    且,日后两人不是师徒关系了,她再也占不到阿冥的便宜。想

    到这儿,南浔颇为失落地道:“阿冥,这两年你多叫叫我师父吧,以后我就听不到了。”血

    冥闻言,也不知想到什么,眸色竟微微一深,哂笑道:“浔浔,日后会让你经常听到的。”他

    嘴角轻勾,补充道:“只有我们的时候,我会叫你……听个够。”

    南浔不喜欢这个话题,不乐意说了,转而问他,“阿冥,这话本子你看过吗?”她

    指的是那本狗血连连的小黄书。“

    淘书的时候扫了一眼开头和结尾,中间倒是没细看。”

    小八听到这话,呵呵一声:你以为这话有人信?南

    浔果然一脸怀疑地瞄他许久。所

    以你以为是本正常的小言,才拿给我看的?

    南浔偷偷翻了个白眼。老

    淫蛇,你就差说除了中间香艳的那九九八十一式没看到,其他地方都看到了。“

    这话本上讲了几千多年前杀戮魔君堕为魔修之前的事情,阿冥觉得这话本上说的事情有几分真假?”血

    冥淡淡道:“时间太过久远,即便有这事,也夸大其词了。”南

    浔眯了眯眼,笑笑地问:“阿冥啊,你从哪儿淘来的这书,这上面竟直接提到坤云和合欢派。坤云的人最注重名声,这书若是被坤云弟子看到,那卖书的人还不被拔掉一层皮?即便是合欢派,那也是不好惹的。”就

    算不是这老淫蛇找人写的,也定是他知道哪里有卖这小黄书的,故意找来给她看。阿

    冥啊阿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算盘。哼

    哼,告诉你,就算我学会了这些九九八十一式,你也憋着吧,死之前你都休想开荤。

    鉴于这淫蛇总是耍心机,南浔有理由怀疑这淫蛇是不是在小黄书描述上九九八十一式的地方施了什么迷惑**,不然明明是那渣男和女主孟浪翻滚的画面,她怎么会脑补成了她和这老淫蛇欢好的画面?非是角色带入,就是单纯地脑补那啥啥姿势的时候,人物变成了她和阿冥。

    南浔把所有锅往血冥身上甩,还甩得特别理直气壮。血

    冥对上那双乌溜溜带着一丝怀疑的眼,一本正经地解释道:“我也是无意间看到的,这书似乎从魔修那边流传过来的。”

    南浔听了这话,呵呵一声。她

    就说么,肯定有门路。

    若是魔修那边流过来的,这就不难理解了。魔修才不管什么坤云不坤云,能给坤云抹黑,他们才高兴。而且魔修在**一事上向来直接,不管是贪欲、爱欲还是别的方面。“

    阿冥觉得,这杀戮魔君入魔的原因跟书上讲的一样吗?我觉得实在狗血。”南浔懒洋洋地睨着他,问。

    “半真半假。凡事不会空穴来风。”

    南浔将剧情回忆了一遍,大抵知道什么地方是真什么地方是假了。那

    些香艳的地方是假的,动不动就撞活春宫估计也是假的,撰书人又没有亲眼看到,十之**是自个儿根据道听途说来的东西瞎编的一部狗血大戏。而

    这结局,最后男主杀了妻儿和女主,然后疯癫入魔,这点应该是真的,那些恩怨纠葛也至少有一半是真的。南

    浔有些感慨,“自作自受,怪不得旁人,入魔了也是活该。唉,这就男人啊,又渣又贱。”血

    冥无奈一笑,“浔浔这话可是一竿子打死了所有男人,我同他们不一样。”

    南浔轻哼道:“谁知道呢,你们男人惯会装了,爱的时候各种甜言蜜语山盟海誓信口就来,结果一旦遇到问题,瞬间翻脸不认人。有

    句话说的好,相信男人的话还不如相信母猪会上树,就是因为你们男人的信誉太低了,多是只会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拔x无情的渣男。”血

    冥目光幽深地看着她,悠悠然来了一句,“看来浔浔在这方面颇有心得。”

    南浔忽地被口水呛了一下,方才好像一不小心言语孟浪了,居然连拔x无情这词都出来了。血

    冥作为她的男人,下一句比她还孟浪,“浔浔大可放心,我以后定是个拔x仍深情的好男人。”南

    浔默默转脸,想找个地缝儿钻进去。

    “浔浔,等我死后,打算暂借杀戮魔君身份一用。”

    南浔一愣,蓦地又转过脸看他,“好端端的,借这渣男身份做什么?等你死了,你就改名换姓做个散修,我自会去找你。”

    血冥嘴角斜挑了下,“借用他的身份可以少杀几个人,我时刻铭记着浔浔的话,能不杀生就不杀生。”南

    浔不禁蹙眉,“阿冥,你说清楚些,你到底想做什么?”

    “上次浔浔说男人应当有自己的事业,我想了想,的确如此。”南

    浔嘴角一抽,我那不过随口一说。

    “不知阿冥想干一番怎样的大事业?”

    血冥的语气跟喝口水一样随意,“先统一这修魔界。”

    南浔张大了嘴,吃惊道:“阿冥,你说啥?统一修魔界?你一个道修去统一修魔界做什么?”血

    冥:“无聊,干番事业。”南

    浔:……

    她是不是给阿冥传递了什么错误的思想?她

    说的事业真不是统一修魔界这种的啊喂!“

    不行,太危险了!魔修与道修向来不对付,你又如何去统领他们?”血

    冥伸手给她顺了顺毛,“所以借用这杀戮魔君的身份。”“

    这身份岂是你想借用就借用?而且道修和魔修身上气场不同,一个是正气,一个是煞气邪气,一看就看出来了。”“

    一个死人的身份自然是想借用就借用。至于身上的气场可以改,这一点浔浔大可不必担心。”

    “死了?”南浔微惊,随即唏嘘,“死了也好,那样一个人活着也是痛苦,除非他的良知丝毫不剩,否则定会日夜活在悔恨之中。”

    妻子和儿子被他亲手杀死,深爱的女子在怀着他孙子的情况下被他活活弄死,这特么是个人都会疯癫吧?

    “阿冥如何知道他死了?”南浔好奇地问。血

    冥淡淡道:“无意间发现了他的尸骨,死了很久,腹部还有许多人的碎骨,是个女人。”南

    浔先是一怔,随即瞪大眼睛,“等、等等!啥意思,腹部有许多……人的碎骨?”

    血冥伸手勾了勾她的鼻子,眉眼柔和,姿态闲适地道:“瞧你这副吃惊的样子,不就是把人吞了么。”南

    浔:……不

    就是……把人吞了……么?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时来孕转:总裁欺〕〔复仇的单细胞〕〔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不灭剑主〕〔我的邻家空姐〕〔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