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祸乱天下:国师大〕〔幽灵与少女与漫画〕〔透视兵王在都市〕〔未来美食日记〕〔至尊兵王俏总裁〕〔捉妖奶爸〕〔云海中的风〕〔凰栖梧桐,落笔生〕〔婚婚欲恋:盛少宠〕〔冷王娇宠:农女重〕〔万界黑科技聊天群〕〔快穿系统:反派bo〕〔蜜爱娇妻:闪婚老〕〔快穿逆袭:反派bo〕〔医女倾城:少主,〕〔夭寿啦,奶奶是穿〕〔你别欺负我,我后〕〔皇后每天都无视朕〕〔甜蜜暗恋:总裁诱〕〔师门至上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985章 只管咬,让你咬个够
    南浔嘴角抽搐,阿冥的三观是不是有些……不正常?

    这杀戮魔君吃的人十之**就是那个令他爱之入骨也恨之入骨的合欢派女修,他的小青梅。

    可南浔记得,那女修早就被他弄死了。

    千年寒冰等东西倒是可以封存尸体,但保存再完好那也是尸体。

    这杀戮魔君临死前居然把对方的尸体给吃了!

    不觉得恶心吗?

    尸体啊!

    被咬碎吞了!

    这杀戮魔君也不等消化完再死,骨头都没消化完啊啊啊啊……

    却在此时,血冥悠然道:“如果是我深爱的女人死了,我更喜欢将人整吞,咬碎了吞会毁坏她的身体。”

    咕噜。

    南浔默默咽了一下口水。

    血冥温柔地亲了亲她的嘴角,一脸宠溺地道:“浔浔,日后我们死了也这样可好?我一定把你打扮得如生前一样好看,然后将你整个吞下,让你和我融为一体。”

    南浔嘴巴微张,一脸懵逼地看他。

    整个吞下,最后还不是被消化吸收了,意义何在?为了吃相好看?

    还有,你嘴能张那么大么?

    不得不说南浔的脑回路十分清奇,这个时候最先考虑的居然是能不能整个吞下这种问题。

    看她这副目瞪口呆的傻样儿,血冥忽地低笑道:“傻丫头,骗你的,你当真了?”

    南浔刚刚松了一口气,便听他继续道:“肉身而已,即便吞了也不能融为一体,要吞就吞你的元神,这样才算永不分离。”

    说这话时,他双眼深不见底,如同两个黑漆漆的洞。

    那洞底是不是埋着无数森然白骨,亦或者流着一池猩红的鲜血?

    南浔陡然间打了个寒颤,紧接着有些恼了。

    她突然伸手去掐他的脸,压他的鼻子,压出个猪鼻子,对着眼前的猪鼻子男人道:“阿冥,你吓到我了,再开这种玩笑,小心我咬死你。”

    血冥也不管自己这张脸被她糟蹋成了何样,忽地将她一把抱起,分开腿缠在自己身上,呵呵笑了起来,“浔浔只管来咬便是,我让你咬个够。”

    小八默默屏蔽了五识,每天都要吃一波来自血冥大大的狗粮,真是糟心。

    南浔刚刚看完小黄书,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儿荡漾的,自己的男友又长得这么帅,此时抵抗力极弱。

    她心里一动,腿不禁收紧,将他缠得紧紧的,一低头便狠狠咬了上去。

    直接把人嘴皮都咬破了。

    “浔浔可是属小狗的?”血冥低笑。

    南浔继续咬,哼唧道:“薄唇的男人最是薄情了,日后我要是看到你勾搭其他女修,我就打断你的腿,三条腿全部咔嚓掉。”

    咬完后再吮吮,完全是打了一巴掌再给一颗甜枣。

    血冥任她嬉戏玩闹,含糊不清地道:“别浪费,把这血吸干净些,我的血是补药,浔浔吃了好。”

    南浔边亲他边笑骂,“不要脸,你以为你的血是神丹妙药啊,吃了能长生不老?”

    血冥不知不觉中已掌控了主动权,手指轻捏着她纤细的脖子,然后慢慢掌住了她的后脑勺,下压。

    先是给她一个极其缠绵深入的吻,一点儿不剩地将唇上被她咬出来的血喂给她,然后才道了句:“我何曾骗你了,的确是补药,能改善浔浔的身体,变得更……强悍。”

    南浔:……

    说得这么认真,我居然相信了。

    罢了,吃都吃了,就当做补药好了。

    ~

    两年对修真界的修士来说过得极快,若是闭关修炼,不过一个眨眼。

    青竹峰上,一男一女正在舞剑,到最后双剑合璧,踩在他肩上的女子往下一滑,顺势骑在了男子的背上。 南浔手臂勾着他的脖子,虽然已经嘱咐了好几遍,却还是忍不住再次叨叨,“阿冥,就算是假死,你也务必注意些,不要让自己的肉身损害得太厉害了。届时场上有不少上五重境界大能观战,务必保证元神

    出窍时不被人发现。”

    血冥也顺势挽住了她的腿,在她凑过来时,微微仰头啄了一下她的嘴,温柔细语,“浔浔届时不是会跟着去么,有你盯着,还怕什么?”

    “不知道为何,心里总有些突突的。”南浔蹙眉道。

    小八:其实爷心里也有种不好的预感,总觉得血冥大大要搞点儿什么事。

    血冥幽暗的眼里掠过一抹什么,不禁打趣了句,“就这么舍不得我死?”

    南浔立马强调一句,“阿冥,是假死。不要再说死了,听着不舒服。”

    血冥忽地一斜上身,令背上女子也跟着一歪,然后他右臂往后一勾,揽住她的腰身,将她打个转,从背后抱入了怀里。

    抱得紧紧的。

    看她片刻后,男人的大掌慢慢变得不规矩起来,上下游弋,然后在她耳边低声说了句什么。

    南浔听完小脸儿一红,没答应。

    血冥低叹一声,这一声叹息真是道尽了委屈和酸楚,“浔浔,两年了。”

    南浔心道:是啊,这两年你这么听话,说不让碰就不碰,虽然我存了故意憋死你的心思,但你真这样憋着,我都怀疑你那方面是真的不行了。

    平时两人亲亲抱抱,可不管哪一次,不管这男人表现得如何热情,身体都无无丝毫反应,让南浔一度怀疑他是只纸老虎。

    后来她想了想,她好像越来越喜欢阿冥了,如果以后都是这种仅限于亲亲抱抱的精神恋爱,好像也没什么不能接受的。

    就是,不能生一个属于她和阿冥的孩子,这让她有些遗憾。

    结果就在南浔已经接受血冥是只纸老虎的时候,他居然又主动提起了这事。

    莫非……阿冥真的只是尊重她所以一直忍了这么久?

    南浔愈发心动。

    她不该说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阿冥果然跟其他男人是不一样的。

    小八若是知道了,定会用看傻子的目光看她:南浔啊,这个世界的你注定要被血冥大大吃得渣子不剩,爷真的无比同情你。

    血冥又将她往怀里按了按,声音低柔,“浔浔,十日后就要出发去坤云了,临走前我可不可以……嗯?”

    南浔没啥好纠结的,考察两年,阿冥的男友力爆棚,对她好得没话说,完全是她心目中的理想对象。

    她一脑袋栽进他怀里,羞答答地应了句:“等到要走的前一日再说。”

    血冥目光一动,声音喑哑地道:“浔浔,一日怎够,就今日。”

    说完,他已是迫不及待地抱起南浔进了竹屋二楼。

    随手一挥,结界将整个青竹峰都给隔绝了起来。

    刚刚入门,他便将人抵在了门上,大掌微微使力,南浔一身衣裳眨眼间化作了碎片。

    竟是眨眼间坦诚相见。

    “阿冥,我的衣服!”

    “不管它,你什么都不穿的时候最好看。”

    不再压抑身体本能反应的男人把某人吓呆了。

    “阿冥,你的那那那那里……”

    还没有震惊多久的南浔彻底体验了一把什么叫饿狼出笼。

    这是一只温柔却又凶悍无比的野兽,这是一只优雅又流氓的野兽。

    这是一只不知餍足的饿兽。

    吱呀的竹床摇晃声让南浔羞红了脸,一声比一声大,后来那床不堪折磨,塌了。 ……塌了。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杀手兵王俏总裁〕〔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寡嫂〕〔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君临星空〕〔我的邻家空姐〕〔和美女班主任合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