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云诗诗慕雅哲〕〔画满田园〕〔沈若初厉行〕〔Boss腹黑:影后,〕〔AI西游记〕〔我是都市医剑仙〕〔空间农女:将军赖〕〔隐龙惊唐〕〔冥妻在上〕〔王牌兵王〕〔她的左眼能见鬼〕〔掌心雷〕〔重生校园商女:大〕〔十二生肖历险记〕〔大国旗舰〕〔振南明〕〔无限伪穿越〕〔洪荒之证道无疆〕〔美漫的超凡之旅〕〔工科小生混大唐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993章 寻人,杀戮魔君
    ter

    tertabletr

    td style=border:5px solid tra;padding-bottom:10px;/td

    td style=border:5px solid tra;padding-bottom:10px;/td

    td style=border:5px solid tra;padding-bottom:10px;/td

    /tr/table

    南浔唱到最后,一声高亢嘶吼,声音高得几乎捅破了天。

    夭萌被那最高音吓得浑身一抖,随即便红了眼睛。

    听着好难过。

    仙子的心里是不是在滴血?

    两人你一坛我一坛,到最后夭萌喝醉睡过去了,南浔还在喝,边喝边唱。

    一夜宿醉。

    夭萌醒来后,觉得眼前的光线好像被人挡住了。

    她揉了揉眼看过去,发现她的前方,一位天仙下凡般的白衣女子正迎着朝阳而立。见她醒来,女子忽地转身看她,那神清气爽

    周身犹如闪着亮光的模样,让夭萌整个人懵了好一会儿。

    “萌,我准备出去散散心,你自己好好修行。”南浔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夭萌听她语气松快,心中一喜,忙问:“仙子姐姐要去何处散心?”

    早知道仙子多喝点儿酒就能看开,她就去师父那儿讨几坛子酒来,同仙子喝个三天三夜了。

    南浔嘴角微微一勾,眼里燃着两簇火苗,一闪一闪的,“魔域,归期未定。”

    夭萌一愣,“仙子去魔域做什么?莫非仙子要去找那什么巫山老祖报仇?”

    “报仇?”南浔眉头一挑,“对,是得报仇,只是报仇于我乃是次要,我去魔域找人。”

    夭萌下意识地问:“仙子要去魔域找何人?”

    “杀戮魔君。”

    南浔丢下一句话,竟于眨眼间便化作一道流光飞远了。

    对方风就是雨,夭萌彻底傻掉了。

    “……魔域。”夭萌轻喃这二字,微微蹙眉。

    虽道修和魔修这数千年来一直井水不犯河水,但因着修真界灵气相对魔域浓上一些,遇到天材地宝的机会也多,很多魔修都

    会越界,来修真界闯荡。

    所以,在修真界遇到魔修是件很常见的事情。

    可道修就不一样了,魔域的氛围多是杀戮抢夺,没有道修会去那边图谋什么。

    夭萌觉得,还是不要让人知道仙子去了魔域的好,不管她究竟是找人还是杀人。

    空间里的八听到南浔要去魔域寻这杀戮魔君时,不禁露出了慈母笑。

    不愧是他看中的人啊,就是聪明。

    不过,八还是有些看不懂南浔。

    她到底是百分百确定血冥大大没死呢,还是不确定他没死?

    她要是不确定他没死,今儿怎么看着仿佛跟变了个人似的,活力满满?

    她要是确定血冥大大死了,为啥昨天抱着酒坛子哭成了狗?

    啊啊,算了,她开心就好。

    等南浔找到杀戮魔君,看她丫的不整死那心眼男人!

    南浔去了魔域之后,先找了熟人。

    流火峰还是如同她离开之时那般美,峰上的两人站在一起的风景可以是不逊于那满山流火了。

    “南丫头,你来得不巧,那位殇道友前两日已经离开流火峰了,是要去外面寻找自己的机缘。”篱雾道。

    如今这男人美人在怀,离他几丈之外便能闻到一股浓浓的恋爱酸臭味儿。

    南浔淡笑:“篱雾前辈,谁跟你我是来找殇道友的?我可是来找火羽魔君的。”

    旁边的火羽魔君哈哈笑了一声,道:“我就喜欢你这直爽性子,有什么事只管,当初你帮了我们一个大忙,以后只要是我能做

    到的,必定竭尽全力还你这人情。”

    南浔道:“沐前辈,我把你们二位当做自己人,自己人不用讲什么人情不人情的。此次前来,我是为向前辈询问几个问题,沐前

    辈在这魔域乃是数一数二的存在,对这魔域应该是最熟的。”

    “我还当是什么大事呢,你随意问,这魔域十三州的动向皆在我的眼中。”

    南浔抿了抿嘴,缓了一会儿才开口:“我想问沐前辈,你可知道杀戮魔君?”

    火羽魔君沐笙听了这话,神色微变,讶异道:“你竟连杀戮魔君也知道?

    当年我来到魔域之后,正是那杀戮魔君刚消失不见的时候。大半个魔域再次陷入混乱,许多魔修开始争抢地盘,最终变成了如

    今的情况,魔域十三州,每州各有一位魔君。

    我统领火焰州的这三千年来,听过杀戮魔君的威名,却从未见过其人,直到两年多前……”

    南浔听到此处,目光一闪,并未打断她。

    两年多前,杀戮魔君重新出现,一出现就接连斩杀了几位魔君,接管了几位魔君的势力,下面但凡有不服他的,皆杀之,手段

    可谓狠辣。

    短短两年,这杀戮魔君便统领了近半的魔域,重振了三千多年前的雄风。

    “……据我打探来的消息,这位杀戮魔君很可能已经步入了渡劫期,他每次出现皆是破碎虚空,来去自如。”

    火羽魔君到此处,神色凝重,“若真是渡劫期大能,除了魔域那两个不知躲在哪儿修炼悟道的老祖,整个魔域又有谁是这杀戮

    魔君的对手?

    他若要我这火焰州,我已打算双手奉上,本来这魔君做着也没什么意思,我有篱雾就足够了。”

    篱雾同她对视一眼,深情款款。

    南浔听到“破碎虚空”几个字后已是目光闪烁,心中的七分猜测瞬间变成了十分,直接忽略这两人身上的恋爱酸臭味儿,陷入自

    己的沉思。

    “沐前辈,最近那杀戮魔君可有什么动作?”

    火羽魔君谈到这个问题显然松快许多,道:“我以为那杀戮魔君很快就要找上我,不想近两个月他都没有再现身。

    杀戮魔君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统领半个魔域,手中的势力本就不算太牢固。最多再等一个月,他要是再不现身,他下面那些本就

    有二心的下属怕是又要蠢蠢欲动了。

    呵呵,魔域可不比你们修真界,人人皆为己,人人都想往上蹿。”

    南浔颔首,“沐前辈可知这杀戮魔君平时会出现在何地?”

    火羽魔君虽然纳闷她为何对这杀戮魔君这么好奇,但并未多问,回道:“下面的人为讨好这杀戮魔君,为他建了个宫殿,位于魑

    魅山颠之上,他若出现,必定是在那宫殿中。”

    “多谢沐前辈为我解惑。”南浔朝两人一抱拳,转身就欲离去。

    “等等,你莫非要去魑魅山颠寻那杀戮魔君?”火羽魔君惊道。

    南浔知道他们想什么,直接道:“我同这杀戮魔君是旧识,找他有些事。”

    火羽魔君神色一凝,“南丫头,你何时跟杀戮魔君扯上关系了?

    这魔域的魔修很多都是表里不一,这杀戮魔君尤其喜怒无常,便是曾经有过救命的交情,他现在也或许将那救命之恩抛到九霄

    云外了,你切不可莽撞行事。”

    南浔忽地勾唇一笑,笑意却不达眼底,闲闲地道:“我跟他啊,交情可大了,他将我拐上床,吃干抹净后,就不要脸地溜之大吉

    了。

    我肚子里不定已经有了他的种,这样的王八蛋,你们,我能不找他算账吗?

    两位前辈,告辞,等我找那王八蛋算了账,回头再同你们叙旧。”

    南浔完便飞远了,留下篱雾和沐笙在原地目瞪口呆。

    天呐,这、这是真的?

    ter

    te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从姑获鸟开始〕〔妖娆炼丹师〕〔逆天炼丹师:妖神〕〔重生军嫂有点甜〕〔君临星空〕〔鬼王传人〕〔一品道门〕〔大完美主播〕〔第一强者〕〔顾轻舟司行霈〕〔永生不灭〕〔最强透视〕〔万界垂钓系统〕〔医毒绝世:帝尊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