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凉城空余心〕〔妇贵〕〔天下第九〕〔你们这些NPC〕〔都市修真邪少〕〔神通不朽〕〔无尽超武系统〕〔人皇葬天〕〔都市之最强快递员〕〔爆笑天王:来呀,〕〔赝品新娘〕〔谁不怀忧〕〔DNF之直播阿拉德〕〔重生之绝色男神妻〕〔网游之王者再战〕〔六零军嫂有空间〕〔无限次元之神迹追〕〔星球捕手〕〔游戏姬入侵异世界〕〔闪耀篮坛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995章 魔妃?我更喜欢魔后
    南浔双手负背,悠哉哉地朝山巅上的魔宫踱步而去,才走出几步便回头冲两人勾了勾手指,“你二人且过来,我还有话问你们。Ω Δ看书 阁.ΩkanΩshu.”

    两位护法平时都是被人捧着的,除了在杀戮魔君面前装孙子,何时受过这鸟气。

    奴印?这女修倒是敢!

    “瞪什么瞪,瞧你们这副沧桑样儿,少数也活了千八百年了吧,一身杀气也不知道收一收,这是在挑衅我的威严?”

    南浔一掐诀,两个魔修大能护法瞬间觉得身上压了一座山,腰都要直不起来了。

    “魔妃有话好,都是自己人。方才之所以犹豫不过是顾忌魔君,以往没他老人家的允许,此处我们绝不敢踏入半步。”那韩护法低下了高贵的头颅,呵呵笑道。

    “魔妃?”南浔微微挑眉,“我不喜欢这个称呼,杀戮魔君算是个王,那我便是后,叫我魔后的话,我或许会喜欢。”

    韩护法本是违心叫了这么一声魔妃,不料对方还不满意,想当什么魔后。

    他嘴角微微一抽,回道:“若是等杀戮魔君统一了这魔域十三州,我们便会封魔君为魔皇,届时魔妃就可以称后了。”

    “这么听来,也没错。那便等魔君日后统领了这魔域,你们再唤我魔后吧。”

    韩护法笑而不语。

    南浔知道他是表面笑嘻嘻内心妈卖批,但那又如何,修真界强者为王,魔域更是如此,她比他们厉害,他们就只能笑脸相迎。

    郑护法虽然憋了一肚子火,恨不得将这个暗算他的女修千刀万剐,但此时也只能忍着,同韩护法一起跟了进去。

    这场景就如女王身后跟了俩跟班,浔女王气场相当之强大。

    “这魔宫修得不错,你们魔君倒是会享受。”南浔边打量边感慨。

    “外面那八根柱子挺气派的,只是上面雕刻的为何不是龙,而是蛇?原来他这么喜欢蛇,以前倒是没注意,日后我问问他。”

    身后两护法瘫着脸,闷声不吭。

    “此处应是议事大厅。哇哦,这王椅居然是用千年魔晶做的,太奢侈了!”

    正中有长长一段阶梯,通往高台,一把千年魔晶做的王椅坐落在高台之上,晶光闪烁,耀眼无比。王椅两侧的扶手做成了蛇头的形状,椅身上也雕刻着许多蟒纹路,竟是一把蛇椅。

    南浔双眼亮了一下,直接飞了上去。

    某人霸气无比地撩了下裙摆,然后坐于那魔晶王椅之上,挺直身板,睥睨着阶梯之下的两人。

    两个护法见她直接坐上那杀戮魔君的专属王椅,齐齐倒吸一口凉气。

    便是他们私底下如何觊觎这个位置,他们也只敢在心底想一想,这女人居然如此放肆,直接坐了上去!

    她是嫌自己活得太久了不成!

    南浔挺了一会儿身子就软了,直接慵懒地往魔晶蛇椅上一靠,对二人道:“我会在此地等杀戮魔君,你们若有要事可同我,我转告他。”

    二护法:……

    “怎么,你们信不过我?我们道修可不会给人打奴印这种不要脸的损招,那是你们魔君教我的。”

    二护法:……

    这样在背地里杀戮魔君的坏话真的好吗?总感觉后脖颈凉飕飕的是怎么回事?

    “可是——”

    “可是我算哪根葱,你们是不是想这个?”南浔笑笑地道:“就凭你们杀戮魔君惧内,对我可谓是言听计从。”

    两护法闻言,一脸便秘之色。

    ……惧内?

    南浔继续补充:“你们魔君我是他的心肝宝贝儿,是他的全部。我东,他不敢往西,我西,他不敢往东。否则,你们觉得我为什么这么拽?”

    两护法心里直呵呵。

    屁的个貌比天仙,此女修话孟浪至极,态度猖狂,明明比他们魔修更像魔修!

    “看二位的神情也不像是有什么要紧事,那便算了,等杀戮魔君回来你们再上禀吧。”

    南浔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好了,我累了,要去寝宫休息了,二位自便。”

    完,她兀自离开议事大殿往后面的寝宫行去。

    “魔妃留步!咳,敢问魔妃何时解开我二人身上的奴印?”韩护法问道。

    南浔闲闲地道:“杀戮魔君回来的时候,我会让他亲自给你们解,也好叫你们知道我没有谎。”及此处,她突然想到什么,笑眯眯地提示一句,“我这人心善,所以才会当着你们的面,给你二人身上打这奴印,如你们杀戮魔君这般喜怒无常心眼极多之人,指不定早就在你们没有察觉的时候对你们做

    了点儿什么,所以——

    呵呵,二位没有什么心思最好,如果有的话,我劝你们还是早早死了这心的好,免得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自己把自己给弄死了。”

    两魔修听到这话,瞬间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这女修得极对,她都能在他们身上打下这奴印,鼻孔朝天地使唤他们,杀戮魔君又是何人,完全能轻易将他们的命攥在手心里!

    难怪,难怪杀戮魔君如此有恃无恐,哪怕消失一两个月也不担心下面的人反他。

    谁反谁死,以后谁他娘的还敢对杀戮魔君生出二心?

    此时便是那自以为是的郑护法也不敢作妖了,他完全不敢想象,若是自己的心思被杀戮魔君知道,会落得一个怎样的下场。

    南浔敲打完这俩心怀不轨的魔修后,悠悠然地向寝宫去了,抛下一句,“魔君也不知何时回来,你们都是干大事的人,手中应该有不少公务要处理。”

    言外之意,这些日你们不必守在这儿了,滚回自己的地盘吧。

    郑护法神色难看,身上煞气大盛,眼中也掠过一道杀意。

    不想这杀意一现,身上的负重竟瞬间重了一倍,宛如一座大山。

    郑护法一个没留意,竟直接被压趴在地上。

    韩长老引以为戒,不敢对这女修动杀念。

    郑护法面色阴沉,拳头捏得咯吱直响。

    他堂堂离识期大能魔修,平时哪个魔修见了他们不是点头哈腰,称一声老祖,如今却被一个道修如此威胁,不得不听她的。真是气煞人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时来孕转:总裁欺〕〔复仇的单细胞〕〔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不灭剑主〕〔我的邻家空姐〕〔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