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弃妇:陆三少〕〔重踏花都修金仙〕〔久爱成疾〕〔寻宝全世界〕〔综漫之重建地府〕〔王牌自由人〕〔情剑风云诀之神琴〕〔我是机械大师〕〔同桌凶猛〕〔仙临大秦〕〔陆少缠婚,狠毒杀〕〔主神的崛起〕〔我的地下城没有问〕〔混迹在二次元的男〕〔西游除魔传〕〔无限从龙骑士开始〕〔走出海贼的虐杀姬〕〔警察攻略〕〔逆锋〕〔非凡教练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999章 论道,修问心道
    ter

    tertabletr

    td style=border:5px solid tra;padding-bottom:10px;/td

    td style=border:5px solid tra;padding-bottom:10px;/td

    td style=border:5px solid tra;padding-bottom:10px;/td

    /tr/table

    陆心墨盯着她,眼里都似乎有煞气在凝聚,“生出心魔并不可怕,控之驭之便可,为何一定要灭除?你倒是跟我,这是为

    何?”

    南浔察觉到他突然变得暴躁,又想了想自己方才的话,似乎的确有些咄咄逼人了,便略略放缓了语气,“你问为何,那我便告诉

    你为何。在道修看来,心魔代表着阴暗、执念、贪婪,这些东西皆是修仙大道上的阻碍,任由其生之涨之的话,迟早有一天像

    陆世寒这般,被你吞噬,所以道修又为何要冒着这个危险养着自己的心魔?”

    陆心墨冷笑,“所以,你们便看不起这些操控心魔的魔修吗?连自己的心魔都不敢面对,还谈什么修道?一有心魔便灭之,到

    底不过是胆怯懦。”

    南浔:“没有看不看得起一,我不神和仙,只人,人皆有明暗两面,明不一定是善,暗不一定是恶,所以恶不是魔道本身

    ,而是因为大部分魔修主恶,魔修便成了邪的一面,而道修中也不全是好人,只因为大部分道修主善,他们便成了正的一面。

    道修灭心魔,魔修驭心魔,到底都是降伏心中魔性,既然都是降伏魔性,你又凭什么指责道修灭心魔是不对的?

    我也问你一句,灭掉恶念有错吗?恶念既由我生,便由我灭,这便是我以为的因果。”

    陆心墨怔住。

    八简直要竖大拇指,牛逼啊我浔,你都把这心魔得一愣一愣了。

    陆心墨身上的戾气煞气慢慢收敛起来,只神色还是迷茫不解,“所以,仙子觉得我是恶吗?应该被陆世寒灭掉?执念是恶吗?欲

    望是恶吗?懊悔是恶吗?它们到底恶在哪里?”

    南浔得口都干了,端起那绿茶饮了两口,茶水入口差点儿没被她一口喷出来。

    这特么的叫微涩?涩得她舌头直颤。

    “这茶……”

    陆心墨被他一打岔,迷茫的神色微凝,表情缓和,问道:“仙子可喜欢?”

    南浔直言道:“不喜欢,太涩。给我换一碗清水吧。”

    陆心墨点点头,朝傀儡乙道:“去给仙子取一碗清水来。”

    “仙子还未为我解惑。”陆心墨提醒道。

    南浔闲闲地道:“不急不急,了这么多口都干了,容我润润喉后再跟你细。”

    八:……很好,心够大。

    陆心墨忽地一笑,“是我怠慢了。”

    着,他朝傀儡甲吩咐道:“去山中为仙子摘一些水参果。”

    南浔看那傀儡甲离开庭院,好奇地问他:“傀儡似乎不能离开主人太久,他们最远可以去到哪里?”

    “此为活傀儡,可去到千里之外。”陆心墨解释道:“我只是一个人太过孤单,才制了两个傀儡解闷。”

    南浔心道:我又没问你原因。

    等到南浔润完喉也吃完果子了,她才清了清嗓子,继续跟他扯扯这正与邪,善与恶,道与魔。

    “……执念**懊悔等统统不是恶,连煞气戾气杀气都不算是恶,恶的是拥有这些东西的人。魔修也可以善良,道修也会邪恶,

    端看此人如何为人处世,行恶事,便是恶,行善事,便是善。”

    南浔最能讲的就是这一套一套的道理,想她以前还得过辩论赛大奖呢,这些东西岂能难倒她?

    “那仙子觉得,我是善是恶?”陆心墨问。

    南浔微微一笑,一副高人模样,“那便需要你扪心自问了,你做过恶事吗?方才你情绪不稳,周身煞气戾气环绕,但你没做恶事

    ,那么方才的你便不是恶,倘若日后你做了恶事,那你便是恶。”

    陆心墨有些纠结地问道:“杀人算恶事吗?”

    “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杀人不可避免,我只问,那些人当杀吗?你又为何要杀?

    做坏事若是没有一个缘由,那便是为恶。即便有个由头,那你也得看看,你这由头站不站得住脚根儿,若十个人中有九个人都

    你错了,那你十之**就是错了。”

    陆心墨良久没有话,南浔悠哉地在一边啃果子,时不时发出点儿声音,像只仓鼠。

    片刻后,陆心墨眼里的迷茫散去,周身的气息也似乎有些改变,变得更舒服了一些。

    “我好像明白了,多谢仙子。”

    南浔起身,看着他道:“我再问你一遍,真的不是你让那‘莫玄韶’杀我徒儿?”

    陆心墨摇头,“我不曾让那鬼杀人。”

    南浔沉默片刻后道:“其实,我也不是个蛮横无理之人,只是我徒儿一事或多或少跟你有些关系,令他死得极惨的夺命爆破针是

    你给的,不跟你找点儿麻烦的话,我心里实在堵得慌。”

    微顿,她直接道:“你接我一掌,这一掌过后,此事我就不追究了。”

    话毕,不等陆心墨有所回应,她已是狠狠一掌朝他胸口拍了过去。

    陆心墨神色一变,连忙运气去挡,不料还是被那一掌的掌力贯穿胸口,整个人直接飞砸到墙上,胸口气血翻滚,一口鲜血当场

    喷了出来,内脏都差点儿吐出来了。

    八:……可以是非常蛮横无理了。

    南浔收掌,淡淡道:“道修的心法并不适合你,以后别干那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坤云已经将莫玄韶的死算在了你的头上,我与

    坤云交恶一事也算在了你的头上。等他们知道是你吞噬了陆世寒的元神,你,他们会不会找你算账?”

    陆心墨不以为意:“那便来吧,我有何惧?”

    他伸手抹掉嘴角的血渍,吞下一颗固元丹,目光定定地看着南浔:“仙子的态度让我很意外,我以为你会因为陆世寒的死对我心

    存偏见,但你却没有。”

    南浔道:“你们之间的事与我何干?”

    陆心墨突然就笑了,莫名其妙地道了句:“陆世寒根本就不了解你。”

    她有没有喜欢过陆世寒这件事,似乎已经不重要了。

    “今日多谢款待,告辞。”南浔留下一句话后,直接飞走。

    陆心墨望着空中那一道流光,好一会儿才收回视线。

    他找到自己的道了。

    做问心无愧之事,修……问心道。

    八长长吁了一口气,还好还好,恶念值不仅没涨还降了10点。南浔果然是大反派杀器,咩哈哈哈……

    南浔回到魑魅山的这一路上还在想陆心墨。

    真是造化弄人,陆世寒竟是这么个死法,被自己的心魔吞噬。他的执念不是南浔,而是当初救他一命引他入修真界的白莲仙子

    洛水。

    可惜,洛水早就不在了。

    南浔突然想到了陆时与,眉头不禁一蹙。若是时与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被他滋生的心魔所杀害,他会不会去找对方报仇?

    这陆心墨修为看着只是魔婴巅峰大圆满,但南浔总有种感觉,他不止如此。

    魑魅山上的阵法没有被动过,心事重重的南浔撤掉阵法,往寝宫行去。

    寝宫里还是跟她离开时一模一样,里面一点儿生气也没有。

    南浔不禁叹了口气。

    那老淫蛇到底跑哪儿去了?便是去找肉身,这么久也该找到了吧。

    刚念叨着,南浔面前的虚空忽地细微波动了一下。

    有人破碎虚空来了!

    ter

    te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千亿盛宠:闪婚老〕〔回流大时代〕〔不灭剑主〕〔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我的邻家空姐〕〔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