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宝来袭:爹地追〕〔神医凰后:傲娇暴〕〔纳米降临〕〔叶哥的传奇人生〕〔总裁大人超给力〕〔神仙外卖〕〔星际伪预言师〕〔最后一个契约者〕〔农家悍妻:相公宠〕〔月光光〕〔单挑帝国总裁〕〔异界第一商人〕〔山野春情〕〔家有医妻初养成〕〔念云念你〕〔我是邪神番古呀〕〔星王传奇〕〔何为宿命〕〔一剑倾国〕〔炮灰逆袭:师兄,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1001章 浔浔,痊愈了吗
    南浔一瞬的心软之后,想起正事儿,继续板起脸,“阿冥,我问你,当时在坤云切磋大会上,你是故意死在那‘莫玄韶’手上的,还是意外?”

    血冥回道:“我其实早已发现那人有问题,只是不太确定,直到跟他打斗时,他身上有阴气泄出,我便猜测他应当不是原本的莫玄韶了,不过那时候,我本也打算假死,就来了个将计就计,只是——”

    他轻叹一声,“我没想到他的暗器如此厉害,竟直接把我的肉身炸了。”

    说话间,血冥不知不觉中已走到南浔面前,俯身凑近她,道:“浔浔,若知道是那种死法,我一定不会在那个时候死。我舍不得让你为我伤心。

    看到你对着那一堆烂肉哭得伤心欲绝,我的心里很难过。”

    他的目光如此温柔,声音也低沉温和,带了蛊惑一般。

    南浔怔愣之际,他已是一低头,含住了她的唇瓣,轻轻吸吮,然后深入。

    南浔迷迷糊糊就被他引得入了套。

    小八翻了个大白眼,屏蔽五识前,叹了大大的一口气:恋爱中的女人果然都傻乎乎的,这么轻易就被某老淫蛇哄骗住了。

    一个深入灵魂的长吻过后,血冥的手轻轻按在南浔的胸口上,温柔地摩挲她的唇,问:“浔浔,这颗被我伤到的心有没有痊愈一些?”

    南浔感觉周围都是他的气息,将她团团包围,围得密不透风,让她的脑子有些晕眩,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

    她缓了一会儿,支吾道:“好了那么一点点。”

    血冥坐在她身边,长臂一勾,将她抱入了自己怀里,让她面对面跨坐在他腿上。

    “浔浔,别生气了。若心里还有火,便冲我脸上打几拳。”他将自己的脸凑到她面前。

    南浔盯着他的脸看了半天,相当诚实地道:“太好看了,舍不得。”

    血冥一双血眸染笑,“看来以后我得保护好自己这张脸,浔浔生气的时候,便凑过来让你多看看。”

    南浔嘀咕道:“不要脸。”

    “……继续继续,还没解释完呢。”南浔催促,努力板脸,却发现已经板不起来了。

    血冥搂着她往怀里按了按,使两人贴得更紧,“我知道浔浔定想知道为何我的元神没去找你。”

    南浔立马直了直身子,耳朵竖起来。这的确是她最介怀的事情。

    “元神出窍后我直接去找肉身了,打算与身体融合后再去青竹峰,好给你一个惊喜。不过,中途出了点儿意外。”

    说到这儿,血冥的表情变得有些奇怪,似乎在纠结一件事情。

    南浔忽地伸手勾起他下巴,一副调戏良家妇男的痞样儿,“咋的了?总不会半路被什么妖精拐走了吧?”

    血冥虽被她如此调戏,表情却还是有些紧绷,沉默了好一会儿他才终于开口,“在我重新融合身体的时候,我的血脉觉醒了。”

    南浔:……?

    什么鬼,怎么连血脉都出来了?

    南浔没有打断他,等着他的下文。

    血脉抿了抿嘴,向她坦白了一个大秘密,“浔浔,其实以前的我是个妖修老祖。”

    南浔瞬间瞪大了眼,“妖修?你怎么的从没跟我说过?”

    “夺舍了人类的身体,我以为自己就算个人了,这些年来也一直没什么问题,却不想我重新融合身体的时候,身体被我的元神激发出了妖修时的血脉。”

    南浔怔怔地道:“阿冥的意思是,你现在从人变回了……妖?”

    血冥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浔浔,我没想着瞒你的,是我以为自己已经变成了人,未曾料到会再次变回妖。”

    南浔顿了顿,问:“就算变成了妖修,这跟你不来找我有何关系?你是怕我不能接受一个妖修?”

    “的确有这方面的原因,但主要还是因为当时候血脉突然被激发,身体还不够强悍,无法容纳这么霸道的血脉。

    为了防止身体承受不住而爆破,我去了鬼界,借鬼界的幽冥岩浆池强化肉身,再去妖界,找叱妖火再次淬炼肉身。”

    南浔知道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心里的气已经被担心取代了,“阿冥,现在呢?这肉身可淬炼好了?不会再出什么问题了吧?”

    血冥摇头,“已经稳定下来了,只是还不够强悍,日后还得时不时去借幽冥鬼火和叱妖火淬炼这肉身。”接着,他解释起刚才无情逃窜的原因,“方才还没做好见你的准备,看见你有些不知所措。如你所说,我怕你知道我是妖修后嫌弃我,毕竟人妖对立,人类对妖修心存偏见,我知道浔浔跟其他人不一样。但

    是,浔浔你确定自己还会像以前一样对我吗?”

    南浔怔住。

    若是在这之前知道阿冥是妖修,她无法肯定地说不介意,但在阿冥死过一次,她亲眼看到他身体爆破成一堆碎肉的时候,南浔发现,只要他还在就好,其他的真的都不重要了。

    他比她心里想的还要……重要。

    “阿冥,我这辈子大概就认定你了,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儿。”南浔紧紧盯着她,无比郑重地道。

    血冥听到这话,心脏重重地跳了一下,猛地抱紧了她,眼里掠过一道得逞的精光。

    他的脸埋在她颈间,薄唇忍不住在上面留下了一串细碎的吻。

    眼里,心里,都是满足。

    他的确算计了她,但却是带着一颗真心去算计,所以现在他也得到了她的一颗真心。

    能让她说出这句话,实在不容易。

    现在便剩下最后一点了。

    血冥同她一阵亲昵摩挲之后,再次问道:“浔浔,我是妖修,你真的不介意,还愿意像以前一样待我吗?”

    南浔伸手勾住他脖子,笑盈盈地道:“真是的,你还要问几次啊?不介意,真的不介意。阿冥究竟在担心什么?”

    血冥有些犹疑地开口,“我怕你接受不了我的兽体。”

    南浔听到兽体二字便知他的本体是兽类,十之**是有脚的那种。

    如果小八此时知道南浔的内心想法,一定会呵呵一声,回一句:是的呢,的确有四只脚,可以天上飞也可以地上走,是兽类,完全没毛病。

    南浔笑着戳了戳他的俊脸,“这么小看我啊,老虎?狗熊?狼?”

    血冥嘴角微微勾起,眼里是那满满当当的动人的温柔,“我早就提示过浔浔了,浔浔再想想。”

    南浔突然想起什么,脸上的笑容蓦地一僵,尝试着问了句:“不会是……蛇吧?”

    老淫蛇。

    ……蛇。呵呵,呵呵呵。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寡嫂〕〔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最强医仙混都市〕〔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君临星空〕〔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