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凉城空余心〕〔妇贵〕〔天下第九〕〔你们这些NPC〕〔都市修真邪少〕〔神通不朽〕〔无尽超武系统〕〔人皇葬天〕〔都市之最强快递员〕〔爆笑天王:来呀,〕〔赝品新娘〕〔谁不怀忧〕〔DNF之直播阿拉德〕〔重生之绝色男神妻〕〔网游之王者再战〕〔六零军嫂有空间〕〔无限次元之神迹追〕〔星球捕手〕〔游戏姬入侵异世界〕〔闪耀篮坛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1002章 浔浔,我的本体好看吗
    南浔觉得此时此刻自己的心情很复杂。

    她居然喜欢上了一只蛇妖。

    蛇、妖。

    血冥点头,目光温柔地看着她,问:“浔浔会害怕吗?”

    南浔努力想象了一下蟒蛇啊毒蛇啊各种蛇在地上游走扭动的样子,努力让自己适应了适应,最后艰难地回了一句,“也……还、好。”

    血冥搁在她腰间的大掌不规矩地摩挲着,一脸满足地看着她,温声道:“早知浔浔不介意此事,我以前便跟浔浔坦白了。浔浔,你不愧是我看中的女人,果然跟一般人不一样。”

    南浔呵呵干笑一声,“我跟其他人没啥不一样,只因为这个人是你,我才能接受。”

    她咽了咽口水,问道:“阿冥,你是什么品种的蛇啊?”

    有的蛇长得还挺萌的,比如那种眼睛大大的水汪汪的,身上不是那么花花绿绿,看起来q萌q萌的,阿冥长得这么帅,应该也是一种品相好看的蛇……吧?

    “浔浔,你想看我的本体吗?”血冥直接问了句。

    南浔一怔,“现在吗?好、好啊。”

    血冥环着她的腰,带着她往外走。

    南浔有些懵,“阿冥,为何去外面?”

    “因为本体太大了,这里伸展不开。”

    南浔眉心一跳。

    伸展不开?

    这寝宫修建得很大,那是得多大才伸展不开?

    不会是……蟒蛇吧?

    可就算十多米的蟒蛇那也放得下啊。

    南浔正纳闷的时候,血冥又悠悠然来了一句,“好久没在空中舒展身体了。”

    南浔一愣。空中?

    “阿冥,你还能飞啊?难道你长翅膀了?”

    血冥嗯了声,“长了一对肉翼。”

    南浔:……

    印象中生有肉翼的蛇那都是神话传说里的上古神兽了。难怪阿冥说他活了十多万岁了,阿冥竟是只牛逼哄哄的神兽么?

    南浔微微松了口气。神兽的话,大多数本体都长得挺好看的,有些比较威严,应该跟丑沾不上边儿。

    “浔浔,你站好不要乱动,我怕一会儿找不到你。”

    南浔下意识地哦了一声,心里还在想,本体得多大才会找不到一个活生生的人。

    血冥嘱咐了这么一句话后,身形一动,猛地砸向了空中。

    一身黑袍的男子极快地朝空中冲去,越冲越高,最后成了一个小小的黑点。

    从某个高度开始,男人周身汇聚了一大片黑雾,越来越浓,伴随着他的动作,晕染了头顶的大片天空,如同降下黑云。

    于那黑云之中隐藏着一股可怕的力量。

    南浔刚开始还能看清那小黑点在什么地方,后来黑雾一多,便完全找不到黑点的位置了。

    她仰头望着那黑雾,突然有些心慌慌。

    稍许,一个庞大生物自黑雾中飞出,令南浔双眼陡然瞪大。

    入目一片赤红,血的颜色。

    身形庞大,几乎遮天盖日,巨大的肉翼舒展开来,只轻轻一扇,四周便刮起了强风,连同那黑雾一并刮散,令那空中的身形更为清晰。

    粗壮庞大的蛇身上,赤血红鳞密密麻麻,蛇身下生有如同龙爪一样的锋锐利爪,硕大蛇头上一对蛇眼赤红摄人,寒气四溢,背后一排尖锐倒刺,如一排倒插的血刀!

    那两颗赤红的眼转了转,似乎在找南浔的身子。

    最后,找着了,那一对赤红如血的眼直勾勾盯着南浔。

    南浔跟个木头似的杵在原地,双眼瞪得大大的,近乎呆滞,一副被吓傻了的模样。

    腿,好像……软了。

    咕噜。

    南浔咽了下口水。

    魑魅山上煞气磅礴,惊动了天道,只是劫云还未来得及凝聚便又散了。

    那庞然大物在空中伸展身子,似乎畅快地伸了个懒腰,血盆大口一张,正对着南浔,露出一对极其扎眼的蛇牙,尖锐无比,有南浔身子那么粗!

    南浔:腿软得快跪下了。

    血冥在空中来回伸展身体,变换体位,让南浔将自己的本体一次看个够。

    南浔的内心已是泪流满面。

    已经看够了,真的看够了,不用再变换体位扭来扭去了,你特么的以为自己是超级模特啊,还各种扭摆姿势。

    等到差不多了,那遮天蔽日的庞然大物才又变回了人。

    丰神俊朗的男人朝她飞来,落在她面前。

    南浔瞅着他那张脸,怎么也无法将这绝色美男跟刚才那吓人的大家伙联系到一起。

    血冥伸手摸了摸她的脸,认真地问了句:“浔浔,我的本体长得好看吗?”

    好看……吗?

    你丫的是怎么好意思问出这句话的?

    南浔张了张嘴,实在无法违心地说出一句好看,只道:“看着很威严,很有震慑力,日后若是跟别人干架,你直接现出本体,直接就能把对方吓死。”

    血冥屈指勾了勾她的脸蛋,“抱歉,好像把你吓到了。”

    南浔摇头,“……还好。阿冥,你过来些,我想扶着你。”

    血冥伸手揽住她的腰肢,发现她的身体软得不可思议,心下讶异,不禁挑了挑眉,“果然把浔浔吓到了。”

    南浔吸了吸鼻子,委屈巴拉地道:“是啊。阿冥,你把我吓得腿都软了。”

    血冥将她整个抱进怀里,几乎让她全身悬空,免得那软趴趴的腿还要无力地撑在地上。

    “怕我,还要往我怀里钻,嗯?”血冥笑问,忍不住在那唇瓣上啄了一口。

    对于这一点,南浔也很无语,她低声道:“谁让你是阿冥,就算怕你,心里也想亲近你。”

    这话跟蜜一样甜,甜到了血冥心里。

    男人眼里的笑意浓得都盛不下了,一个劲儿地往外溢,把南浔包围进去,再用他的温柔和宠溺将她溺在里面。

    “阿冥,你怎么笑得这么开心?看我被你吓到腿软,觉得很好笑?”南浔微微眯眼,睨着他。

    她胆子算大的了好么,信不信别的小姑娘看到后直接尖叫一声然后晕死过去?胆小的说不准就被当场吓死了。

    “浔浔,我只是心里高兴。”血冥说完,不等她再开口,已是低头噙住了她的嘴。片刻的相触之后点燃起一片火热。

    这一次,他的吻激烈不已,就好像内心有什么压抑的东西再也不用顾忌,可以肆无忌惮地释放出来。

    “唔,好了好了,腿还软着呢。”南浔趁着间隙连忙道了一句。

    “不行,还不够。”

    南浔本来就够软了,这一下过后,简直想直接死过去。

    亏那王八蛋还一脸歉疚地道了句,“浔浔,你的嘴唇怎的如此娇嫩,才这么一会儿就肿了?”

    南浔翻了个白眼。王八蛋,这是一会儿吗?这是吗!都特么快半个时辰了!你怎么不干脆把我的嘴吞进肚子里呢?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时来孕转:总裁欺〕〔复仇的单细胞〕〔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不灭剑主〕〔我的邻家空姐〕〔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