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仙王者闯都市〕〔我的男友是帝少〕〔不朽狂神〕〔校花的贴身狂医〕〔神冥屠虐〕〔超神术士〕〔唐门毒宗〕〔冷艳总裁的超级高〕〔重生影后之强宠军〕〔龙血神帝〕〔驱魔龙族之极品言〕〔魔祖〕〔幻界铁序〕〔穿越之宛启天下〕〔木仙传〕〔怎么又是天谴圈〕〔军婚小媳妇:首长〕〔倾天娱后〕〔报告长官:夫人在〕〔倾城娇女:将军,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1009章 阿冥,我嘴馋了
    ter

    tertabletr

    td style=border:5px solid tra;padding-bottom:10px;/td

    td style=border:5px solid tra;padding-bottom:10px;/td

    td style=border:5px solid tra;padding-bottom:10px;/td

    /tr/table

    南浔没想到,不过这短短一路,她便听到了不少修真界的八卦。

    这第一个八卦便是关于徒孙陆时与的。

    在众修士眼中,陆时与虽已解除冰魔毒,但灵根受损,修炼速度极慢,如今滞留在幼时的筑基修为,多年来未曾晋级,曾经的天之骄子沦落为一个普通修士,让人唏嘘不已。

    不过,这陆时与虽修为低下,却长得俊美无俦,气度不凡,其绝色姿容竟引得同门两位师姐妹自相残杀,陆时与因此“名声大噪”。

    后来这位霞姿月韵的陆时与便被人冠上了个“月华公子”的美名。

    南浔听到这八卦时恨不得让血冥立马把徒孙从坤云带到面前,好让她瞅瞅徒孙到底多俊美,然而血冥直接以一句身体还未恢复,不宜破碎虚空为由,十分干脆地拒绝了。

    南浔呵呵哒,她怎么记得在魔宫守株待兔的时候,某人正悄咪咪地破碎虚空回来?

    知道某人心眼,南浔只好算了。

    第二个八卦。

    擎山有一位叫夭萌的貌美女修,旁人使用土遁术都会将自己弄得满身灰尘,可这位女修却在施用土遁术后纤尘不染,加之她年龄不到三十便已是金丹中期修为,资质极佳,又与白莲仙子同出一派,被人封作了碧尘仙子。

    据这碧尘仙子跟坤云的月华公子有一腿,某个风高月黑之夜,碧尘仙子在池中沐浴,却被路过的月华公子看到了,两人一见钟情,巴拉巴拉……

    南浔听到这个八卦时瞬间亮了双眼,萌竟和时与搞到一起去了?

    她以前怎么就没想到呢!

    这两人虽然差了六七岁,但修士之间的六七岁根本不算什么,她和阿冥好之前差了一百多岁,好之后差了十多万岁。

    年龄不是问题,重在感情。

    “阿冥,你这些人讲的八卦靠谱吗,萌真跟时与有那方面的意思?”南浔双眼发光地看血冥。

    两个都是她喜欢的后辈,若是能在一起,那便是亲上加亲了,哈哈哈。

    血冥却淡淡道了句:“我观夭萌的面相,她这辈子有段求而不得的感情,放下这段感情之后,她才能勇往直前,否则修为停滞,再不能问鼎仙道。”

    南浔一愣。如此来,萌对时与只是单相思?

    血冥见她纠结,不禁揉了揉她的脑袋,“个人有个人的命数缘法,你想得再多也无用,那是他们的道,是他们的情,需得他们自己去参悟,去取舍。”

    南浔叹了一声,“阿冥得对,凡事皆有定数,不可强求。况且我相信萌,一个情关而已,她能渡过。”

    揭过这一页后,南浔忽地笑眯眯问他,“阿冥觉得,那位叫苏未语的丫头以后能超越我吗?”

    这些日南浔听到的最多八卦是关于一个叫苏未语的女修。

    据这苏未语原是坤云的一个内门弟子,还是个资质不错的双灵根弟子,可惜十四岁时遭人暗算,灵根尽毁,成为一个废人,沦落为人人可欺的外门弟子。

    然而不久之后,这苏未语竟重修灵根,还变成了单一火灵根,修为进步飞速,只用了五年时间,便已修至金丹初期!

    十九岁的金丹修士。

    众人皆道:现在修真界那位厉害了得的白莲仙子当年是十七岁结丹,可那位白莲仙子七岁时就开始修炼,这位苏未语却是从一个废柴变成金丹修士,且只用了五年!

    此人只要不中途陨落,日后在修为境界上的造诣定能超过白莲仙子!

    南浔听到这话后,便有此一问。

    血冥看她笑眯眯地望着自己,长眉微微一挑,回道:“在我心里,浔浔天下无敌。”

    “噗!哈哈哈……”南浔笑得直不起腰,最后挂在了男人身上,摇头直叹:“阿冥啊阿冥,你这般宠着我,捧着我,日后我若被你宠出个骄纵性子,可怎么办呐?”

    “骄纵些才好,日后只有我能这般惯着你。”心机血冥道。

    南浔嘴角扬起,一不留神便又被他喂了一颗糖。

    “这里的风景真不错。”南浔转移话题,避免继续吃糖。

    糖吃多了,可是会长蛀牙的。

    两人皆未放出神识,就这般用眼睛观景,倒也别有一番趣味儿。

    血冥目光微微一动,道:“这里景致确实不错,我看着这美景,脑中已经出现了一首诗,浔浔可要听听?”

    南浔顿时来了兴致,“阿冥竟会作诗?快出来听听,我给你点评点评。”

    于是,血冥吟诗一首,“血战乾坤赤,冥茫见道心,爱之心无尽,南枝独有花,浔客是瑶林。”

    南浔无情嘲笑,“这什么鬼诗词,你怕是从哪里拼凑的几句吧?”

    可嘲笑着嘲笑着,南浔就脸红了。

    这个不要脸的!

    血冥看着她泛红的脸颊,淡笑,“浔浔果真观察入微,的确是从别处拼凑的几句,我不及浔浔有学问,也只能拼凑出这么一首。”

    “浔浔觉得,这首诗词如何?”血冥问。

    “不押韵,不顺口,不诚心,你还好意思问我怎么样?”南浔瞪他一眼。

    血冥低笑一声:“可是却能表达我对浔浔的心意。”

    南浔生硬地转移话题,“阿冥,我突然嘴馋了。”

    血冥知道她这是要耍性子了,不及她开口便接话道:“浔浔稍等,不管是那百节竹凝脂还是那双尾蜂蜜,亦或者冰鳞鱼肉,我皆替你寻来。”

    完这话,血冥一个瞬移便消失在原地。

    南浔看到这瞬移之术,想起自己是合体期大能了,便也跃跃欲试。

    她盯着前方,心念一动,身子已于瞬间移出数十里。

    等她再熟练熟练,瞬移百里不在话下!

    南浔觉得这大能术法委实牛逼。

    几个瞬移后,她已离两人分开之处越来越远,凭两人如今的修为,便是相距千里也能马上相见,所以南浔丝毫不担心血冥找不到她。

    察觉到前方有人,还有打斗声,南浔不由驻足,然后在自己身上施了个隐身术,并非真的隐身,而是一种幻术,境界在她之下的修士看不见她的身影罢了。

    南浔身形略略一动,又往前瞬移了百余步。如此,正好将林子里的情景收入眼底。

    打斗的是两个女修,她们所穿衣袍一样,皆是坤云弟子服饰。

    南浔面露讶异之色。坤云弟子?

    坤云的门规是修真界出了名的严厉,同门互相诋毁辱骂已是重罪,更不用像这样私下决斗。

    而且——

    这两人身上皆有杀气泄露,尤其那个长脸女修,杀气浓郁至极。

    彼此皆想置对方于死地。

    南浔对坤云无感,扫了一眼便打算离去,却不想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其中一人破口大骂,“苏未语,你这个贱人!我警告你多少次了,离秦师兄远一些,你这贱人怎么就听不懂人话?五年前我就该直接弄死你!呵呵,不过今日也不迟,我要你生不如死,再次变成一个废人!”

    听到苏未语几个字,南浔顿住。

    那位风头正盛的坤云弟子?

    却在此时,空间里的八嗷地一声叫了出来:这个世界的气运之子!

    主线展开了。

    ter

    te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一生为你空欢喜〕〔复仇的单细胞〕〔首席大人,超护短〕〔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回流大时代〕〔枕上名门:腹黑总〕〔我的邻家空姐〕〔帝焰神尊〕〔鬼王传人〕〔隐婚娇妻:老公,〕〔修行在万界星空〕〔不灭剑主
  sitemap